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星界使徒 > 第265章 割据湖阳
    第265章 割据湖阳

    官道旁,露天茶肆中。

    不少过往路人在此歇脚,一边喝茶汤,一边闲聊。

    所说的话题,自然逃不开最近的时局变化,正是朝廷征湖阳失利一事。

    “那陈封竖起反旗,在湖阳聚众百万,真是百年未有之巨寇,如今打退了官兵,不知还会有什么动作。”

    “既是反贼,多半会席卷天下,到时候战事连连,世道可要乱起来了。”

    “唉,朝廷征讨无果,还丢了湖阳,而今陈封羽翼丰满,我看朝廷再难制之。”

    “哼,官兵水淹湖阳,也不是什么好货色。”

    “慎言,慎言!”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交谈。

    这里位于中原偏北地区,湖阳之乱未蔓延至此,众人语气虽有凝重,对于未来感到忧虑,但不至于惶恐不安。

    现在陈封的名头,已经与“反贼”一词挂钩,湖阳以外地区的百姓,都不敢旗帜鲜明支持陈封,谈话间多有收敛,大多谨慎站在朝廷立场。

    对陈封此人,各地百姓感情复杂,既佩服这人除恶讨奸诛杀权贵的行径,又觉得这人揭竿而起祸乱世道。

    富庶者痛恨之,尚能温饱者敬畏有加,偶有埋怨,唯有底层中才有铁杆支持之人,不同成分的人看法各有偏向,但除了湖阳百姓以外,绝大多数人都想敬而远之。

    而在茶肆角落,坐着两位青年,衣袍一黑一白,俱是英武之辈,但眉宇间气质有所不同。

    白衣青年名为卫仲,气质温润。而黑衣青年唤作江狄,眉锋凌厉。

    两人师出同门,以师兄弟相称,下山已有多日。

    听着旁人闲聊,江狄眼中精光一闪,勾起嘴角道:

    “这陈封号称为民除害、替天行道,师兄,你怎么看此人?”

    卫仲抿了一口茶汤,轻声道:“师弟可是想问,这人值不值得投效?”

    江狄呵呵一笑:“不错,这人自称为民起事,估计正合师兄的胃口,而且他是当今天下第一高手,或许能成一番事业。”

    闻言,卫仲沉吟了一会,摇摇头:

    “此人起义时宣言,是‘挟天欺民,自居王侯,人补均平,权贵当诛’,虽说颇具豪气,可更像是裹挟民怨而起,并非改善民生的长久之计。

    民怨只能运用一时,暂可借之席卷天下,可一鼓作气,二衰三竭,起事中道便难以为继,万民所求的根本,仍是温饱生存,泄愤只能用于一时。

    况且人必有私,待陈封势大之后,麾下定有人腐化,贪图功利,为己谋私,同样凌驾于民众之上,届时又谈何均平?所以依我之见,这陈封勇则勇矣,实则只能掀起乱世,造成一时之祸,最终恐难以成事。”

    江狄听完,轻轻笑了两声:“师兄所见,倒是与我颇为相合,只能裹挟民心一时,难以长久。”

    卫仲眉头一挑:“师弟也不看好陈封吗?”

    江狄嘴角一勾,随意点评道:“这陈封一身草莽习气,过于暴烈,倚仗自身武力,自绝于权贵世家,不留退路,并非雄主,不值得投效。愿意投奔于他的,只有草莽贫民,不会有任何世家子读书人,如此怎能争霸天下?便是乘一时之势侥幸推翻了朝廷,如此不容权贵,江山也是坐不稳的,最终只会为他人作嫁衣。”

    卫仲抿了抿嘴,摇头不语。

    虽然都不看好陈封的起事,但两人出发点各有不同,与自己相比,师弟更看重此人的争霸资本。

    卫仲对此并不意外,从小一起学艺,他深知师弟一展抱负的野心,远大于自己。

    这时,江狄再度开口,移开话题,问道:“乱世将至,师父让我们建功立业,你可做好了打算?是匡扶朝廷平定乱世,还是扶持一方雄主逐鹿天下?”

    卫仲定了定神,叹气道:“还未想好,我打算先去京城,见识朝廷气象,看这大夏还有没有救。”

    江狄点点头,缓缓道:“既如此,伱我便在此分别吧。”

    卫仲一怔:“师弟?”

    江狄眼中精光闪烁:“乱世潮生,群雄并起,必有雄主出世,我打算云游各地,待时而动,择一雄主而辅佐,便不和你一起了。”

    卫仲默然,心中却不多么意外。

    两人虽是同门,但追求并不相同,师弟向来傲气,比起与他联手,更倾向于独行,建立自己的功业。

    “唉,看来你我终需一别,就在今天吧。”

    卫仲叹了一口气,知师弟心意已决,并不挽留。

    “好,那就江湖再见了……或许有朝一日,你我还能有较量的机会。”

    江狄说完这句话,随即起身离开,出了茶肆。

    走出几步,他动作顿了顿,隔着围栏最后看了卫仲一眼,随口道:

    “还有……你可别轻易死了。”

    言罢,江狄再不留恋,大步向西。

    卫仲摇摇头,结账离开,出了茶肆,朝另一方向而走。

    夕阳渐落的官道上,两人渐行渐远,各奔东西。

    ……

    随着湖阳兵败的军情传回京城,朝野震动。

    又一日上朝。

    京城,紫极殿。

    “四十万大军讨贼,最终却大败而归,三军统帅竟如此无能,枉费朕一片苦心!”

    皇上大发雷霆,群臣不敢言语。

    待皇上骂累了,秦松才越众而出,小心翼翼道:

    “圣上所言极是,那马震、黄平二将,虽为国捐躯,但统兵不利一责,也是难辞其咎,空耗国库钱财,毫无建树……三军统帅是由庞枢密保举,不知庞枢密有何话可说?”

    皇上的目光立即转到庞洪身上,颇为不善。

    庞洪咽了口唾沫,急忙伏地告罪:“臣识人不明,臣有罪!”

    皇上冷冷道:“庞枢密一力促成出兵,朕本寄予厚望,你却教朕好生失望。”

    “臣有罪!”

    庞洪满头大汗,心里已经将马震骂了个狗血淋头。

    他对马震嘱咐过要久战拖延,最后竟然连半年都没挨过去。

    这下好了,不仅钱没捞多少,自己还要被拖累。

    这时,左相吕文宗上前几步,像是要为庞洪辩解,小声开口:“陛下,马震统兵虽败,但也保全了大多军力,而且采取了水淹贼寇之策,只是最终功亏一篑。”

    这事不提还好,现在一提,群臣就激动了,纷纷指责怒骂马震。

    水淹湖阳这等毒计,群臣表面上都是反对,毕竟要考虑自己声名。

    有些事能做不能说,要是公开赞同了,恐怕受到口诛笔伐,一世清名难留……特别是这个计策还失败了。

    失败了,就必须是错的。

    而且,战败要有人背锅,没人想为马震开脱。

    不过,无论群臣暗地里是否支持水淹之策,对于灵风子的救灾行为,都觉得很是不妥。

    很快便有清流一脸愤懑,开口弹劾:

    “启奏圣上,马震此举虽然有错,可御风真人所为更是不该,他作为朝中天师,竟然相助反贼救灾,此事已在民间传开,大伤朝廷颜面,绝不可继续纵容御风真人,望圣上明察!”

    群臣纷纷附和,态度都差不多。

    一个代表朝廷的高人,竟然去帮助反贼,成何体统,哪怕是救灾也不行!

    这个影响太坏了,让人不敢深思!

    按照群臣的意思,水淹毒计是不对的,但这是反贼的困境,官兵应该坐视不管,不然就是助贼。

    这显然暴露了他们的真实想法……嘴上喊着反对,可要是水淹之计真能重创反贼,他们多半乐见其成,一边严辞批判一边暗自高兴。至于湖阳万民受灾,自然没人真当回事。

    皇上听着群臣弹劾,眼神阴晴不定,最终缓缓道:

    “御风真人行事想必有缘由,待他回来,再让他说个清楚便是,眼下众爱卿不用再提。”

    他心头难免对御风真人产生猜疑,可还是按捺住了。

    有马震万军丛中被擒走的前车之鉴,灵风子的重要性,在皇上的心目中再度上涨了一个档次。

    ……

    另一边,湖阳,洪州州府。

    周靖站在城楼上,俯瞰着鱼贯入城的山寨兵马。

    如今龙王寨正式占州夺城,湖阳各府基本由山寨接管,成为管辖一方的势力。

    他看了一阵,收回目光,打开面板看了眼消息:

    [触发成就【一方霸主】]

    [获得10000星界点,20信息态粒子,【资质提升-魅力(中)】x1、【资质提升-统率(小)】x1]

    [生涯目标【王侯将相宁有种乎】已完成]

    [获得80信息态粒子]

    [当前使徒恒定进度:947/240]

    “果然,一旦割据湖阳,就完成了这个人生目标,现在只剩最后一个了……另外,我击退官兵,重创朝廷威信,造成天下大势,后续会不断有采集与放置收益进账,进度涨到1000以上很轻松。”

    周靖暗自点头。

    战略的第一步算是达成了,让龙王寨在此当坐寇,发展经营根据地。

    下一步就该亲自率兵攻伐附近地界,发挥自己势不可挡的个人武力,见城破城,充当流寇长期在外游走,与根据地遥相呼应。

    推翻朝廷不是直接目的,杀权贵世家才是最后一个生涯目标。要是没杀够世家,改朝换代也不满足生涯要求。

    不过世家豪绅散落各地,一个个拔除,费时费力。

    等自己在南方杀的权贵多了,各地世家自然会如惊弓之鸟,被逼得齐齐迁徙去安全地带,比如北上前往京城避难之类的。

    毕竟……京城有灵风子坐镇,在世家看来至少不会陷落。

    到时候,正好收割!

    “至于下一个讨伐对象……”

    周靖摸了摸下巴,目光闪烁。

    干脆选邻居江春好了,毕竟宁天府自个儿太熟了。

    这个大夏辅京,里面一窝窝权贵,什么数百年世家,什么开国勋贵,什么皇室宗亲,应有尽有,能杀个痛快。

    周靖眯了眯眼:“正好,上次宁天府世家请一堆冤种截杀我的账,也该找这群幕后之人算一算了,免得他们真以为事情过去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