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动漫 > 神兽大佬们都宠爱我[星际] > 第八十三章
    他在这样一条看似开玩笑的评论下, 回复了。

    @贺宁天:【是的。】

    ……

    贺宁天看着回复缓缓发送出去,心底泛起淡淡的波澜,眼底多出几分柔和。

    他唇角上扬, 无奈叹口气。他不管那条回复底下火箭式增长的评论和点赞,关掉了光脑。

    林予安在机甲舷窗那晒着太阳,慢慢地睡着了。躺在男人的棉布手套里, 细细的手紧紧攥着手套上的食指套,软糯的脸蛋泛红, 像真的抱住了男人指头睡觉,满足得很。温馨的阳光晒得他的黑色碎发漫上层金光。

    贺宁天悄悄从林予安身边走过, 在转角遇到了腓腓和凤凰。

    腓腓放下儿童光脑, 拧起眉,摇摇头:“我们联系了饕餮……”

    凤凰抢先说:“我和饕餮提了‘甜品城堡’的事。他说行不通。食材会污染环境,群众也不一定能吃得完……”

    腓腓冷笑:“我之前都说了,这个不行。饕餮还笑你‘怎么那么幼稚呢’。”

    “…………”凤凰说:“林予安会喜欢甜品城堡的。”

    腓腓:“但我们的目的是吸引更多人来古地球啊……我们得想想别的。”

    贺宁天眉头微皱,他瞥一眼青年,说:“有没有人来古地球这个问题,你们不用太担心。”

    他之前在微博上宣传过了, 至少会有一点点人来这里。

    “你们先去想想怎么招待来古地球的客人们。”

    贺宁天说罢。留下两名满脸疑惑的青年离开了。

    当然。除了腓腓和凤凰招待未来的客人们外, 贺宁天也不会让那些客人期望落空, 他自有办法, 要不然他不会这样草率地用皇帝的身份发微博, 宣传古地球。

    贺宁天路过载着林予安的棉布手套,顿了下。他侧身小心翼翼地捧起手套和林予安, 回到他的卧室。

    贺宁天的卧室是很简洁冷淡的风格,只有干净极致的黑白两色,穿着自制天蓝色小睡衣的黑发小人,为这间卧室加了点温暖的亮色。

    他谨慎地将小人从手套里抱出来,放置在自己枕头边,然后用一角被子轻轻地为对方盖住。

    林予安在外面睡着,肯定会着凉的。

    黑发小人抱着绵软的被子,闷哼几声,继续熟睡。

    他深切地看了几眼小人,忍不住也脱了外套,躺上床,和黑发小人享受着这静谧的午睡时光。

    林予安本来躺在枕头边的,没过一会,被男人放到了结实的胸膛上。林予安的睡姿很不好,一直在男人胸膛上蹭来蹭去。但对方没有异议,一直在静静地瞅着他。

    林予安睡着时特别……可爱。再衬上类似两头身q版人物的小身子,软绵绵地睡着,像一团软糯的团子。脸颊一鼓一鼓的,泛着腓红。纤长的睫毛盖住眼皮,鼻子精致而小巧。

    他从男人胸膛上一直滚到男人的颈脖处。他迷迷糊糊地,抱住了对方的下巴。

    贺宁天没有阻止他。任由他迷迷蒙蒙地半趴在自己脸上。

    带有点奶味儿的甜滋滋灵气一个经地往男人鼻子钻。

    午后清冽温暖的阳光透过厚实的帘布,倾泻而入,盖住床上的两人。

    突然,林予安动了动嘴,似乎在磨牙。吧唧一声,他的手随之贴上男人的嘴唇,半个人也贴了上去,包括他自己的唇。

    林予安身上特别好闻,不是一般的好闻。灵气气息一下包裹了贺宁天的大脑,让他整个人麻了一下,随后,他能清晰地从自己嘴唇上感受到对方更柔软水润的唇,除了很软,就是很软和很软。

    林予安的嘴唇缩小了很多倍。

    只要一张嘴,贺宁天就能将对方的唇整个含进去。

    林予安在梦游呢。把贺宁天的唇当成了某种果冻……

    四舍五入一下,就是嘴对嘴地亲了。

    紧接着,睡梦中的林予安舔了舔对方的唇,细微的“咕叽”水声在贺宁天耳边堪比雷声,声音盖住自己隆隆狂跳的心脏。

    贺宁天的耳根难得的红了。英俊的面庞漫上层淡淡的浅红。

    很久后。他伸出手,提起对方的小衣领,啪叽一下,把软糯诱人的小人放到柔软的被子上。

    他猛地坐起来,清咳几声,低头,在光线阴暗处舔了舔嘴唇上林予安留下的水光,星蓝色眼睛里像有浓墨在翻滚。他解开最上面的三颗纽扣,解下皮带,拿上浴袍,准备去浴室冲个冷水澡。

    他现在的走路姿势稍微有点奇怪……

    两腿夹着……

    哗啦啦的冷水声响起,终于冲淡了贺宁天一些危险的思绪。

    同时。

    熟睡中的林予安被贺宁天的动作给弄醒了。

    他被对方丢到了被子上,迷迷糊糊地坐起身,揉揉乱蓬蓬的脑袋,含着水光的茫然双眼环顾下四周,意识到这是皇帝的房间……

    他抬起脑袋,看见床头柜上自己的光脑。

    皇帝陛下怎么拿他的光脑来这里了?

    他站起小身子,努力地想将床头柜上的光脑取下。趁着这空闲时间玩玩光脑,看看微博上的小粉丝们。

    殊不知。自从皇帝发了那个回复后,微博已经沦为他和皇帝的世界。所有人都在讨论他们俩。

    他费力地按开按钮。

    与此。男人咔嚓一声推开浴室门,擦了擦自己湿漉漉的银发,抬腿迈到卧室,第一眼便看到了在玩光脑的黑发小人。

    贺宁天:“…………!!!”

    不,不。不能让小妖怪发现。

    他之前在微博上正面回应了网友的疑惑-——他是喜欢林予安。

    现在微博想必已经轰动了。林予安不知道都难。

    要是林予安知道了自己对他的感情会怎么样?他会羞成一个粉红色的草莓团子,还是被吓得两眼汪汪?或者是一脸厌恶鄙夷?……无论哪种。贺宁天都不想要。

    贺宁天皱眉,几步走过去,从黑发小人手中抽出光脑。

    贺宁天的动作太大了,林予安没反应过来,光脑离手的同时,他悬空了一下,啪叽地摔倒了。

    林予安抬起头看了眼顶着湿漉漉头发的贺宁天,说:“你拿我的光脑做什么?”

    男人沉默片刻。一本正经说:“你的光脑有点坏了。所以我拿到我房间修一修,修不好,等回帝国我给你买新的。”

    林予安:“…………”

    他无法想象没有光脑玩的日子。就像二十一世纪的人类没有手机。

    “小妖怪幼崽不要多玩光脑,伤眼睛。”男人俯身,用指头拍了拍小人蓬松的头发。一副大人的语气。

    林予安表示自己气成一个圆鼓鼓的河豚。他抱住男人沾有男士剃须水香味的指头,轻轻地用贝齿咬了口泄愤。

    男人索性用手掌包住小人,让他坐在自己手心里,和自己平视。

    贺宁天沉默一会,望着林予安越发越清俊利落的面庞,说:“我问你个问题。”

    “什么问题?”

    “……你,接不接受有人喜欢你?”

    林予安愣了愣,说:“可以。目前就有很多人喜欢我啊……我都接受了。”

    “不是的。”贺宁天摇摇头:“我说的是另一种‘喜欢。’”

    男人天鹅绒般的磁性低沉声音,被静谧的环境放大了无数倍。听得林予安一愣一愣的。

    “是那种会谈恋爱,会结婚,会上床,甚至会有一个孩子,要陪伴对方一辈子的那种喜欢……”

    林予安:“……哎。”

    林予安踉跄了一下,要攥住男人一根垂落到手心里的头发,才不至于摔下去。他面庞涨红,看了对方一会,又低下头,,摸摸衣角,又看看对方,最后,他才支吾道:“我没考虑过。”

    贺宁天:“……”

    贺宁天:“哦。”

    林予安摇摇晃晃地站起来,拍拍胸脯,憋红张脸,挤出一个笑容。

    “不过……如果真的有这样的人。能包容我的一切,哪怕我长大后是朵食人花之类的妖怪,我觉得我可以和他试试。不合适到时候再说。”

    “我会认真对待每一个喜欢我的人。”

    贺宁天愣住了。脑子里回响着林予安软糯的声音“我会认真对待每一个喜欢我的人。”

    他表面无动于衷,仍然板着副冰冷的面庞。但内心已经像个气球般,濒近破裂。

    能喜欢上小妖怪果然是件很幸运的事……

    他想了想。

    对方能这样坦然对待“喜欢”,很棒。

    自己也要好好对待这份感情。

    第一。不能向小妖怪隐瞒一些事。

    他得找机会告诉他其实是白泽,是来自洪荒时代的穿越者……

    毕竟他们以后可能会相处一辈子。

    第二……

    “咪啾。”

    男人突然俯身吻了吻林予安的头发。

    林予安啪叽一下坐到男人的手掌心上,不知所措。

    男人让林予安坐到肩膀上,出到了机甲外面。

    此时。机甲不远处的空地停着几艘飞船,古地球已经来了点客人,都是因为贺宁天的宣传。

    他们好奇皇帝陛下为何会突然宣传一颗冷清的老星球?还有惊喜究竟是什么?

    古地球环境不好预测,来的人大多是带着战斗力强大的战斗兽。

    但其中有一个男孩,在里面特别显眼。

    他孤身一人,瘦弱身子拖着一个笨重的行李箱,戴着副厚厚的口罩。

    他手里抱着一个蓝色的小布包。

    小布包钻出半颗毛茸茸的小动物脑袋。

    那个小动物戴着呼吸罩,输着液,存放药液和氧气的仪器聚在一个小包包里,挂在男孩的腰侧。

    小动物伸出小爪子,无力地摸了摸男孩的手。“喵呜。”

    这是男孩的猫猫。它要死了,临死前,男孩想带它离开冰冷的医院,看一眼这美丽的世界。

    冥冥中,直觉让他来到了古地球。

    他相信……古地球或许能给猫猫带来不一样的转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