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修真 > 大荒扶妻人 > 第331章 以后你就叫法海吧!
    镇国府。

    看着面前桌上满满当当的饭菜,赵昊不由留下了幸福的泪水。

    刚才他坚持让御厨做饭。

    但白秀坚持自己做,然后……

    这一顿,含泪吃下。

    白秀看着赵昊在红苓的帮助下吃得香甜,由衷地露出笑意,等他吃得差不多了,才略带埋怨道:“你这臭小子,前线这么危险,怎么还有时间回家啊?延误了军情怎么办?”

    作为军情处的大老,楚国和佛门那边什么情况她再清楚不过。

    那些入境秃瓢的实力,看得人心惊胆战的。

    所以哪怕她再怎么思念儿子,也从来没有写信催过。

    今天,惊喜的同时,还是免不了有些担忧。

    赵昊笑着摆了摆手:“要是前线离了我就不行,那这个仗还打个什么啊?您就放心吧,冯大钧贺啖岳鹏程在前面顶着,还有婉梨管着后勤,就算真打起来也不会出问题。”

    “倒也是!”

    白秀忍不住笑了笑,却又露出一丝狐疑的神色:“不过前线这么紧张,就算离了你也行,也不应该这个时候回来啊!说吧,是不是发生什么事儿了?”

    “可不咋地!要不娘您是军情处大老呢!”

    赵昊一拍大腿,一副崇拜无比的模样,说出了早就编好的理由:“事情是这样的,前线虽然我们不怂,但我寻思着还是越稳妥越好,就去看了看我爹我爷爷的闭关情况,要是能回来带兵肯定是大好事儿一件。”

    白秀叹了口气:“那看你这模样,他肯定还没闭关成功吧?”

    赵昊点头:“可不咋地!其实我爹已经到宗师境巅峰了,但鬼谷祖师给我说,有国运加持,宗师境巅峰虽然也是不容忽视的战力,但还是起不到逆转局势的效果,要等破了神通境才行,就让我先回来了。

    我爹短暂出关了一阵,说想您做的饭了,就让我回来代他吃一顿!”

    白秀不由喜笑颜开:“也算这黑脸汉有点良心!”

    又寒暄了几句,白秀摆手催促道:“这顿饭你也吃过了,你也别耽搁太久,陪一陪红苓,就赶紧回前线吧!”

    “哎!好嘞!”

    赵昊身份狗腿地把她送回房,心中不由感叹,自己大后方能如此稳定,还是得看当娘的啊!

    反正就是能不占用儿子的时间就不占用,这些个儿媳妇,一个个都把她当成亲娘。

    他转过头,握住红苓的小手:“肘!跟我回屋!”

    红苓温柔地点了点头,便跟他一起回了卧房。

    回屋之后。

    赵昊仔仔细细给她检查了一遍身体。

    一个时辰之后。

    他长吁了一口气,微微笑道:“红苓姐,你现在修为已经突破宗师了吧?”

    刚才给他缠得够呛。

    红苓伏在他的胸膛上:“只说修为的话,应该是有了,只是时刻陪着娘,还有一堆政务要处理,虽有勤勉习武修法,却从未有过生死之战,比起真正的宗师高手,还是差得太远。”…

    “没事,已经很厉害了!”

    赵昊感受着小腹的空虚感,由衷地说道。

    不过真龙血脉实在是强,虽然这几年,红苓用的都是他能拿出的最顶级的天材地宝。

    但三年的时间,就能从普通武者突破到宗师,还是有些吓人。

    所谓宗师的瓶颈,在真龙面前就是个笑话。

    甚至连神通境的瓶颈也是,对于龙凤的血统,实在不值一提。

    别人要么拼死拼活,要么像佛门一样内卷排队。

    凰禾修为一到,随时就能突破,甚至还要压制自己的境界。

    赵昊拍了拍她光洁的后背:“有个好东西送你!”

    红苓眼睛一亮:“什么?”

    赵昊从木镯里面取出了一个瓶子,还有一个大木箱:“这瓶子里是几个七八蜕蛟龙的血液精华,我已经托人提纯了,对你现在应该是大补之物。箱子里面是他们的鳞片,到时候国内的工匠你随便挑,给你自己打造一副龙甲。”

    虽说这些蛟龙实力都没有达到神通境,但毕竟都是宗师中的顶尖人物,几百年上千年的修行,根本不是普通宗师能够比的,更何况是刚刚突破宗师境的红苓?

    这种同源性极高的能量,最适合红苓炼化,等全部收归己用,估计也差不多宗师巅峰了。

    至于龙甲,对真龙来说,更是犹如皮肤一般,轻松发挥最大价值,充分弥补红苓短时间内无法化为龙躯的缺憾。

    有了这些,红苓在宗师境,怎么也算一个高手了。

    红苓温柔一笑:“嗯!谢谢公子!”

    赵昊撇了撇嘴:“这些东西随便给一个高手,他们都会激动得发抖,你就不能激动激动,满足一下我的虚荣心?”

    红苓掩嘴轻笑:“我真的很激动啊!”

    赵昊:╮(╯▽╰)╭

    这些东西,哪怕给了洛水,她也不会这么平澹,至少要比拿到糖葫芦激动。

    也就红苓不会了,因为即便她觉醒了龙血,也只是把自己当做赵家的管家媳妇,对修炼并没有多大的兴趣,提升到宗师实力,完全就是不想浪费天赋,给家里做一些贡献。

    “对了!红苓姐,还有一件事情。”

    赵昊神情有些凝重,把关于黑脸汉的事情讲了一遍,最后交代道:“你在娘身边呆着,一定要密切注意来自万妖国的消息,有了就直接拦截,千万别让娘知道!”

    听到这个消息,红苓也变得无比担忧。

    如果白秀真的去了万妖国,别说将军不一定回得来,连带着一家人的心态都要被扰乱。

    她郑重点头:“放心吧!我一定不让娘知道!”

    ……

    另一处卧房。

    白秀静静坐在桌子旁,红木桌上,满满地刻着笔锋凌厉的字迹。

    这是一封邀请函。

    内容很多,曾让她一夜无眠。

    落款是一个陌生的名字:鹿芊芊。

    白秀神情有些痛苦,心中无比挣扎,她也不知道现在应该怎么做。…

    想到自己儿子刚才差点鱼目混珠的演技,她轻轻地叹了一口气,手掌覆在桌面上,掌心真气凝聚,将桌上字迹抹了个干干净净。

    现在不是做决定的时候。

    但在做决定之前,她不会让任何人看到这封信。

    ……

    翌日破晓。

    荒国西部,某处山峰。

    曾几何时,这里土地贫瘠,山上也是光秃秃的,唯一的一座寺庙也非常简陋。

    但现在,山下村舍鳞次栉比,山上植被郁郁葱葱。

    寺庙依然不大,却是香火鼎盛。

    赵昊站在大殿之上,燃起三根上好的竹立香,象征性地拜了拜,便插在了香坛之中。

    他转过头,笑道:“你们这些光头怎么都鬼鬼祟祟的?”

    一个年轻的和尚走出来,面带微笑道:“怎能打扰施主诚心祷告?”

    赵昊指着空荡荡的供奉之位:“你这贼秃还真没素质,这上面一个秃驴都没有,几城百姓的香火,就这么被你吃空饷了?”

    年轻和尚笑着摆手:“这世间,谁敢贪墨众生香火?”

    赵昊撇嘴:“那这些香火去哪了?莫非你们小西天,有秃驴连肉身都没有?”

    年轻和尚笑道:“鄙寺不拜佛陀,只拜众生。”

    “啧啧!有点意思!”

    赵昊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笑容,看向面前清瘦却神采奕奕的和尚,一脸严肃道:“法溪,你要不改个法号吧!”

    法溪颇为好奇:“施主觉得,贫僧应当改何法号?”

    赵昊指着香坛里面满满当当的香灰:“民心如流,汇溪成海,以后你就叫法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