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修真 > 太监能有什么坏心思 > 第三百七十八章 小妖?!
    妖女巧笑嫣然,眉目含秋地看着秦源,分明是一副撒娇的样子。

    常言道柔情似水,看到她,就仿若真的能看到水,这水在她柔弱无骨的身上,也在她妩媚轻佻的眸中。

    见秦源没有回答,妖女又“咯咯咯”地笑了一阵,然后越发娇滴滴地说道,“你们男人,都是这般样子么,看到人家就挪不动眼睛了?你还没回答我的话呢。”

    “额,你刚问什么?”

    “烦人!奴家方才问你,你杀了那么多妖人,又舍不舍得杀奴家呢?”

    “不是,上一句是什么?”秦源淡淡道。

    “上一句?”妖女皱了皱眉,回忆了下,然后笑道,“奴家问你是不是秦源?”

    “哦,你认错人了。”秦源立即露出正经脸,严肃地说道,“我叫张全蛋,家住平安县和平坊甲七号。至今未婚、无业,有各种不良嗜好,曾因家暴未婚妻从而被退婚,所以我俩不太合适,再见!”

    说完,赶紧一个回头,又准备蹦跶起来跑路。

    怎么说呢,不管这妖女有没有要杀自己的意思,但她几乎是明晃晃地把“色字头上一把刀”写脸上了,绝对不宜深入交谈。。

    却听那妖女又喊道,“站住。”

    秦源叹了口气,这怎么还没完没了了?

    极品妖女赖上我?

    妖女有点不太高兴了,嘟着小嘴,一脸幽怨地看着他。

    “呵,还以为你年纪轻轻便有这番修为,好歹也是个英雄。却不想敢做不敢当,当真叫人失望。”

    “在我们那,这种叫稳健。”

    “是么?你好有趣啊!”

    妖女站了起来,窈窕的身姿在夜风中摇曳,再一次饶有兴致地打量了秦源一番。

    又咯咯笑道,“那你觉得, 你现在就很稳了么?我即刻就杀了你, 你信么?”

    秦源无奈道, “你想杀我完全可以立即动手的,说那么多做什么?难不成你真看上我了?可是我不喜欢你啊,如果你非要找个好郎君, 我可以给你推荐个朋友,他不介意跟妖好的, 甚至他曾经睡过蛇......”

    “呵呵, 你是说庆王?”

    “这你都知道?”

    “略知一二, ”妖女说着,伸了个懒腰, 又道,“好了,不逗你了。我来是告诉你一声, 拜妖会的大统领, 你就别插手了, 插手你也打不过他。对了, 也让你的朋友站一边,否则姐姐我会不高兴的哟。”

    秦源闻言, 顿时皱了皱眉,心里一片惊讶。

    问,“你......不是拜妖会的大统领?”

    此女妖气冲天, 又修为骇人,秦源原本猜测她就是拜妖会的大统领了, 没想到不是?

    “咯咯咯,”妖女捂嘴一笑, “难怪你怕我怕成那般,原来你认为我便是那大妖人?”

    秦源看了眼妖女的身姿, 说道,“是不是那大妖人我不确定,不过,你也挺大了......”

    妖女瞬间会意,低头看了眼自己的胸,然后媚眼道,“你要看吗?”

    “算了算了。”秦源连忙摇头, “我还小。”

    毕竟看过聊斋系列的各种小影片,秦源表示自己有心理阴影,下不去这个手。

    “但是,你为什么要跟我说这些?照道理, 你跟他不是一伙儿的么?你应该想办法杀我才对。”

    妖女笑道,“我是妖人,就要跟他一伙儿么?妖人也有好坏的,小朋友,你不试试怎么知道?”

    “我还只是孩子,等我长大了再试吧。”

    “咯咯咯,那好吧,小孩子要听话哦,姐姐与你说的这些,一定要记牢。”

    那妖女说完,便即刻纵身轻越,如同一只翩翩蝴蝶,消失在夜空之中。

    而直到她的身影不见,那声音仍在回荡。

    秦源站在屋顶,独自在风中凌乱。

    那到底是个什么品种的妖人?

    她到底想做什么?

    不过,这笑声好熟悉啊......

    想到这里,秦源忽然猛地一瞪眼。

    妖女......小妖?

    寻仙会里的小妖,好像也动不动就是这个笑声啊!

    虽然两者的声音不太一样,可是这种“咯咯咯”的节奏,几乎完全一样。

    而且,寻仙会里的小妖,似乎也爱开车,上次说自己“小”的不就是她么?

    难不成这妖女就是小妖,只是在寻仙会里,她对自己的声音做了些变化?

    可问题是,她明明就是修仙的,身上哪来这么大的妖气?

    对了,如果她来了的话,那南霸兄是不是也会来?

    另外,看起来小妖是专程奔着拜妖会的大统领来的。

    所谓无利不起早,能让她这么大老远跑过来,难道这大统领身上,又藏着什么要紧的东西......或是秘密?

    一时间,无数个疑问瞬间占据了秦源的脑海。

    秦源也不由摸了摸下巴,顿时来了兴致。

    emmm......先抛开别的不说,关于杀拜妖会大统领这件事,他们,还缺中间商吗?

    ......

    秦源来到苏府的时候,受到了齐婶等人的热情接待。

    “老爷,您回来了?”

    “老爷,夫人正在房中。”

    “老爷饿吗,我们要不要去煮点宵夜?”

    那叫一个嘘寒问暖、关怀备至,连称呼都全改了!

    嗯,齐婶是想通了。

    既然小姐都亲口说了,已经怀了人家的骨肉,那她们再阻拦也就没有任何意义了。

    虽然依旧觉得这是个登徒子,可是事已至此又有什么办法?她们做下人的,也只好尽量对他好一点,希望他能感恩,然后对小姐......啊不对,现在应该叫夫人了,希望他能对夫人好一些吧。

    秦源很高兴她们终于有了应有的态度,于是当即掏出一张三百两的银票,塞到齐婶手里,让她们拿去分了。

    齐婶却坚决不要,并且强调,“只要老爷对咱家姑娘一心一意,咱就心满意足了。”

    秦源当时就讪笑了起来。

    一心一意什么的......嗯,就是说,妖人它也分好坏,咱就是说,心里好几个女孩子的人,有没有可能,他也不是什么坏人呢?

    肯定不是,咱一个假太监,能有什么坏心思?

    秦源苏若依房间的时候,发现她坐在床沿上,腿上放着针线、布料,不过现在正低着头,嘴里吮着一根手指。

    连忙过去,问道,“怎么了,被针扎到手了?”

    苏若依点点头,然后把手指从嘴里拿出来,给秦源看。

    可是怎么找都找不到伤口。

    嗯,伤口已经愈合了。

    秦源默默地把原本准备献爱心的止血纱布,重新收回纳石。

    差点忘了,苏若依有超强的自愈体制。

    可是,她就算不是大宗师,也起码已经是铜皮铁骨了,居然被一根针伤了......试问她是用打架的力气,在缝东西?

    等下,她这缝的,是什么玩意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