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你好,我的1979 > 第702章 各人的心思,还不肯放弃
    “老板,小苏的那个保镖来了。”

    有人汇报,骆先生脸上露出了一点兴趣,问道:“那件事情是不是进行了?”

    “是的,老板。按照时间来算,这会儿,应该已经相遇了。”

    “那就让他回去吧。这船上的事情, 都是自愿的,我们也不会管,我们也就是来玩耍的客人。”

    于途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看着眼前的这个保镖,不相信自己听到的是事实。

    但既然骆先生不管,他也没办法。

    于途倒是想要冲进去, 但被人拦下了,他连骆先生的人都没见到。

    于途回转, 保镖进来,骆先生就问道:“人走了?”

    “是,刚才还想冲进来,不过被我们拦下了。我们说老板已经休息了,别的事情都不会管,他就走了。”

    骆先生点点头,又叹息一声:“要不是江自然的要求,我还真不想这么做。这可是一个做生意的好苗子啊,可惜了,在生意场上,无时无刻的都要做选择。”

    他是真的有些可惜,这一次之后,肯定是要得罪苏何的。

    之前已经说好的生意,也不知道会不会黄。

    “应该不会, 再说了, 都是成年人,嗯, 那还真是个未成年。别不会真的一怒之下,就分道扬镳吧?”

    他这么说着,好像有些担心,脸上却是笑意满满。

    因为他从别的地方,得到了足够的利益。

    这就是生意人的面目。

    “就是可惜了关先生了,他还想和对方合作呢。这一下,还真不知道能不能成。”

    “关先生也没有表态,他连自己住在哪里都没有告诉对方。而且,关先生向来都是和您共同进退的,关先生知道他的生意要靠谁。”

    “那倒是。”

    于途回来的时候,就发现现场好像有些尴尬。

    “老板?”

    于途都不敢相信,那个女孩还在哭泣,几次想要靠近苏何。

    但苏何手里还拿着鱼竿,直接对着女孩,她根本不能靠近。

    周庭钰也算是看明白了,什么少年人,什么暴脾气,都是没有的。

    苏何早就看穿了这一切,黄炳奘和女孩一起演戏,他就是那个看戏的。

    原本看戏的自己, 却成了舞台上的演员,这上哪里去说理去?

    好吧, 他确实有些理亏,说白了,骆先生和关先生其实也是他介绍给苏何认识的。

    事情没做出不说,还闹出了这样的事情。

    苏何看着于途问道:“骆先生不想管?”

    于途看苏何的样子,好像苏何早就知道一样。

    “是的。骆先生说,船上的所有生意,都是自愿的。江自然先生可以保证这一点。”

    于途也不傻,此时也看出了一点不对劲来。

    这女孩,怎么看都好像要靠近老板那边。

    黄炳奘一个大男人,反而抓不住一个女孩。

    既然如此,这女孩难道不能直接逃走,去找江自然先生?

    周先生的神色也很奇怪,看起来有点享受,还在女孩身上抓了几把,女孩也没有太躲着。

    这是怎么回事?

    只是不喜欢黄炳奘,但周先生还是可以接受的?

    也是,周先生又不好看,脸上多麻子,以前或许有钱,还能找到一些女孩。

    但如今呢?

    苏何点点头,似乎早就知道这个结果,他对着女孩说道:“这船上的事情,我们也说了不算。你可以去找江自然,我看你的力气也不小,黄炳奘应该是抓不住你的。实在不行,你手指甲很长,直接抓黄炳奘的脸,他还能扣着你不成?不行的话,你腿这么长,往黄炳奘裤裆哪里踹,他命根子受创,绝对是没有力气的。”

    女孩:……

    这是一个少年人应该说的话?

    这怎么听着都好像是在上防狼课啊。

    周庭钰:……

    你这小子,把男人的要害,都把握的清清楚楚啊。

    你这是想要做什么?

    苏何却不管这些,转身就走:“于途,跟着。这件事情,船上被人都能管,咱们不行。也不认识多少人,又没几个熟人,管了也没用。这可是在公海上,到时候被人丢下去,喂了鲨鱼都不知道。”

    打开门,苏何进门,于途进门,然后关门。

    几乎是一气呵成,留下现场三个人面面相觑。

    这到底是知道,还是不知道?

    是胆小,还是不愿意管?

    真是,从来没有遇到这样的人,不按剧情来演啊。

    周庭钰起身,戏谑的问道:“那小姐,你是跟我回屋,还是?”

    女孩其实很想跟周庭钰回屋的,这也是个大客户,而且出手也是不吝啬。

    比黄炳奘要好不知道多少,但她是接了江自然先生的任务,可不能半途离开。

    “先生,我去找江先生。”

    女孩也没有说跟还是不跟,转身走了。

    黄炳奘居然没拦着,这是苏何离开了,戏也就不用演了?

    周庭钰轻笑几声,黄炳奘是不敢惹他的,惹急了,黄炳奘在魔都都待不下去。

    以前黄炳奘手里还有点钱,他大哥也有人脉。

    现在,什么都没有了,黄炳奘还能做什么?

    周庭钰转身,开门,进去。

    心里还在想着:“苏何这小子,多半是看穿了。之前做了那么多,估计是想要看清楚骆先生的态度。这代表了他和骆先生以后的相处态度?”

    周庭钰有些担心,不过也没有太担心:“无所谓的事情,反正庭乡这边,该知道的,我也都知道了。他要是没办法了,大不了就是退了股份,我到时候按照价值给他点钱,这庭乡就归我一人了。就是不知道,这小子的脑子里,还有没有其他的计划。不能轻易的撕毁合同啊,他还有个被大院挂住的发卡厂呢。”

    想到发卡厂,周庭钰挑了挑眉:“这发卡厂,后面也不知道怎么发展。这小子吃了亏,肯定不会那么老实的去扩大发卡厂,他要怎么做呢?”

    对于骆先生之前的逼迫,周庭钰说一点不舒服都没有,那肯定是骗人的。

    好在都在苏何接了过去,他才能这么轻松。

    “这么算起来,苏何是帮了我一个忙的,算了,还是老柒的侄子,我不能做的太过了。明天还是提点一下这小子,别着了套。”

    虽然看起来苏何很是老道,但毕竟年轻,周庭钰也担心他万一着了套,后面不是很好看。

    老柒的面子还是要给的,多年的交情了。

    再说了,这点子事情,应该还不至于让苏何彻底的沦落。

    “这小子在老家,还有很多的产业,加上他脑子聪明,被算计一两次,其实也不会有什么严重的后果。骆先生这一次的选择,也不知道以后会不会后悔呢。”

    周庭钰语气中,还带着一丝幸灾乐祸,他觉得往后的日子,估计好看了。

    苏何也不是那种吃了亏,就忍气吞声的人。

    “这小子,看着人好,脾气也好。实际上,也是个不吃亏的性格。我不提醒他,他不就给我惹了点小麻烦么?”

    虽然这个小麻烦,他其实还是很喜欢的。

    那女孩长的还不错,身材也好,刚才他也是吃了点肉的。

    苏何回了屋,看着于途,叹息一声:“你出身退伍兵,性子正直,也不是你的错。其实今天这黄炳奘,唱的是一出戏。我只要搭讪,或者是出手,后面恐怕就会被这女人缠上,后续还会有什么手段,我不清楚,但也猜得到。多半,这女人的背后,还有其他人,江自然派出她来,可不是这么简单的。”

    于途惊讶:“这女人是个骗子?”

    “不是骗子,是个演员。”

    苏何挑了后世某位湾湾老奶奶的那种三观不正的事情说了几个,于途脸上的惊讶,怎么都掩饰不住。

    “怎么会有这样的人?”

    “可不是?可世界大了,人多了,什么样的人都有。小三上位什么的,既然能够成功,这三观就正不了。”

    别和他说什么真情,什么为了爱情,可以抛却一切,但至少,必要的道德还是要的吧?

    另外,什么您这么善良,一定不会舍得什么的。

    在苏何这里,可是行不通的。

    “行了,睡吧。明天早上,把咱们的东西收拾一下,放到周大哥那边去。他这点忙,应该还是要帮的。”

    “啊?”

    于途这一晚上,注定了是无法睡着的。

    嗯,睡得不好,他想了很多,最后得出了结论。

    这个世界太恐怖了,他还是看不穿那些人的套路。

    所以有事情,他就跟着老板就好了。

    不管怎么说,老板告诉他怎么做,他就怎么走好了。

    他脑子太简单了,可不知道怎么处理这些事情。

    与其自己纠结,听老板的就是。

    “不过这些事情,回去要和兄弟们好好地说一说,免得兄弟们上当。这个社会,实在是太复杂了,还是军队好,战友都是相亲相爱一家人。”

    想通了这些,于途才算是恢复了过来,又去把门给反锁好了,拿自己做的装置给固定住了,才回来休息。

    可此时,已经到很晚了。

    第二天一大早,于途没能起来,这早上的晨练就没办法了。

    不过这船上,本来也不好进行晨练,就先休息两日吧。

    骆先生第二天早上知道昨天晚上的事情的时候,还愣了愣神。

    “这么看起来,这小子是看穿了你的把戏啊。”

    骆先生并不在意事情的发展,他觉得有趣:“江自然,你这是第一次失手吧?我之前还觉得,你这套路不错啊。谁能想到,你也有失手的时候?”

    江自然冷哼一声,显然有些不太高兴。

    但他的办事方针是要自愿,人家不上钩,他也没办法。

    骆先生想要维持这门生意,也不可能让他乱来。

    一次破了规矩,这规矩往后就别想再立起来。

    做这门生意的,又不只是骆先生一人。

    失了规矩,往后还有人能上船来?

    人家又不是只有这一个门路。

    这涉及到了骆先生的生意和人脉,骆先生不会让步。

    “他今天去做什么了?”

    “老板,他吃了饭,去钓鱼了。对了他还拿了书,去看书了。”

    江自然和骆先生都是无语,正好关先生也来了,听到这话,立刻就是笑了出来:“他是假装的,还是真能看进去?”

    顿了顿,关先生补充了一句:“对了,他看的是什么书?”

    “好像是冷凝技术的书籍。”

    场面有些震惊,关先生惊讶的说不出话来:“我以为他是看的闲书,什么话本,什么小说什么的。没想到……”

    这人要是真的能看进去,那就真的不可小觑了。

    骆先生这一次的选择,没准是真的亏了。

    这一点,从那发卡厂就可以看出来。

    只是不知道,这发卡厂还能不能办下去?

    我那两万块啊,不知道能不能拿回成本?

    现在虽然看起来是盈利了,但还没回本呢。

    人家要是真的愿意拿几万块坑你,杀敌八百,自损一万的事情,也不是没有人做的。

    几人说笑着,但脸上的表情,却是各异。

    江自然觉得,这件事情,不能就这么算了。

    他还就不信了,有天时地利人和在,他还治不了一个小子?

    “离返航还有三天呢,我还就不信了。去看看,他今天要做什么。总不能一天都在看书钓鱼吧?他还能一直在甲板上待着?”

    骆先生知道江自然还不放弃,这是还要继续设计。

    这是不知道那少年能不能看穿了。

    关先生觉得,这事情还真好玩。

    他们因为不想因为一个苏何断了自己的门路和生意,不想别人兔死狐悲,这束手束脚的,还真的不好说,能不能把人拿下啊。

    “就是我有点可惜了,这事情还不能去说明什么。这小子心里肯定是记住我了。这生意啊,平白就要出问题。”

    关先生是真的打算好了,要去碧水市那边看看原材料的生产的。

    如果能够达成合作,他能赚不少呢。

    这是工厂未来的发展方向,他必须要有足够多的原材料供应。

    “现在看起来,我还得去别的地方看看。少了这里,我这事情还得做不是?”

    这些人心思各异,苏何心里也有想法,他打定主意,不到晚上睡觉就不回去了。

    反正那房间摆在那里,人家要做什么,他还能拦得住?

    “与其担心那些,还不如想想我能在这里做到什么。今天怎么也要下水去看看,嗯,他们不会等我下水,就故意开船吧?还真别说,很有可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