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超级医婿刘浩 > 第736章 魂殿会所
    第736章:魂殿会所

    睡在床上的刘浩在想今天已经是第三天了,秦家到底在干什么?

    总有一种直觉告诉他秦家在密谋一场更大的阴谋。

    阳城,魂殿会所。

    “给你一百万,帮我处理一个人。”

    纪台穿着一身夜行服,带着一顶鸭舌帽,外加一个黑色的口罩。

    看上去很神秘。

    他将一张银行卡递给面前的黑脸大汉。

    茅洪,阳城有名的小混混,原来是跟着鬼洋混,但是后来鬼洋死了以后就顺理成章的在华青门下混口饭吃。

    听说这家伙前不久因为命案进了相关部门。

    后来还是因为背后的势力才出来的。

    有句话叫狗改不了吃屎,被放出来的茅洪还是一副臭毛病,手脚不干净,天天都是刀尖舔血。

    这不,纪台听说了他在紫阳区这一片是手里攥着不少命案,也是一代狠人。

    于是就想让他帮忙收拾一个人。

    “哼!小子你他吗这是在看不起我吗?

    你在跟洪爷我开玩笑吗?”

    茅洪看了看旁边的银行卡,随即说道。

    “洪爷我看还是你说个数吧。”

    纪台就算是再心疼钱也比不了杀了仇人痛快。

    这次纪台把自己的爱车卖了,才凑了这么点儿钱,如果这点儿钱还是不够的话。

    那么下一步只能考虑卖房子了。

    反正那个人他是一定要杀的,要不然就对不起自己死去的舅舅和刚追到手的女朋友。

    说着茅洪竖起了一个大拇指,纪台看到后平静道:“一千万?”

    “一千万都算是少的了,我们还要看目标的价值,以及武力再慢慢加价。”

    茅洪斩钉截铁道。

    纪台暗想一千万啊,他妈的老子把房子卖了也没有一千万,这不是在要老子的命吗?

    “洪爷你是认真的吗?

    一千万啊!买一条人命也才三百万左右。”

    从纪台说话的语气就能感受到,他拿不出这么多钱。

    然而茅洪却不在乎这些,干他们这行就是冷血动物,一口价不行拉倒,这是规矩。

    “小子你没睡醒吧,老子这是什么地方?”

    茅洪有点儿小生气。

    暗想他妈的在老子地盘还讲价钱,真他吗是活腻了。

    纪台却轻描淡写道:“魂殿会所啊!”

    嘴里叼着雪茄的茅洪则是冷笑一声,然后道:“小子你他吗都来魂殿会所,还跟老子讲什么价钱,不行赶紧滚!”

    但是纪台心有不甘啊,赶忙求情道:“洪爷,你就帮帮我吧,钱一定少不了你的。”

    他正要说下一句,茅洪直接打断道:“哈哈!早说嘛,有钱能使鬼推磨,放心一千万保证给你干的利利索索的。”

    正在茅洪高兴的时候,纪台说了一句分期付款可以吗?

    当场茅洪就生气了,直接猛拍桌子,站起来说道:“小子,你他吗以为老子这是银行啊,还分期付款,买保险呢?”

    “不是的洪爷,我……我我……我一时半会儿也凑不了那么多钱啊,洪爷你放心,只要事情办完后我立马给钱,绝不拖延。”

    看到茅洪生气,纪台赶忙紧张道。

    但是地下行情就是这样,根本不讲价钱的,一看纪台就是一个外行的。

    “小子,你闹着玩儿呢,门在那边趁老子还没有后悔赶紧滚,不然今天我就让你横着出去。”

    茅洪指着大门道。

    随即上来几个小弟,准备要驱赶纪台。

    “好!一千万就一千万,我认了!”

    纪台满脸的肉疼,心在滴血。

    为了杀一个刘浩几乎已经倾家荡产了。

    一千万对他来说不是一个小数目,要是以前在金盛集团上班别说是一千万了,就是一个亿也不在话下。

    但是现在不行了,自己的将近一个亿的存款被金盛集团使用法律手段给冻结了。

    不仅要还金盛集团的三千多万,还有赔付相对应的罚款,所以现在手里根本没有什么钱。

    但是还是从另一个腰包掏出一张一模一样的银行卡。

    这是里面的钱原本是不想动的,毕竟以后要想在阳城混的风生水起,还是需要点本金的,无论是个体经营还是投资都可以带来效益的。

    现在看来也只能这样了,茅洪那狮子大开口,他知道杀一个人根本不需要这么多钱,但是魂殿的人也是惹不起的,只能吃哑巴亏了。

    拿在手里,迟迟不想递给茅洪。

    一个小弟上去直接就拿走了,纪台说道:“洪爷这里面有八百万是我的启动资金,这是我身上最后的一点儿积蓄了,身上真的没钱了。”

    此时的茅洪正要开口,他赶忙说道:“洪爷再说了,杀一个臭要饭的应该不需要那么多钱吧。”

    “什么?

    臭要饭的?

    早说嘛,行了,看在目标简单的份上老子就收你九百万,说说这个人的基本特征,外貌形象以及出没地方。”

    茅洪看在是一个乞丐的份上少收了一百万,但是按行情来算杀一个乞丐五十万就够了。

    这次是赚大了,多赚了八百多万啊!茅洪自然是开心,这可以他出来以后的第一单生意。

    “洪爷目标是一个年轻的小伙儿,二十多岁,在林家要饭,至于穿着,破破烂烂,很明显的……”

    纪台把刘浩的形象描绘的淋漓尽致,在茅洪眼里这人不就是一个软弱无能的乞丐。

    然后总是到林家要饭吃,简直太简单了。

    似乎一只手就可以把刘浩掐死,这单对他来说真是太值得了。

    天下竟然还有这么好的事情。

    本来纪台想要说一下刘浩的武功,但是又一想刘浩固然再牛逼,也不是魂殿会所的对手。

    阳城大部分人都听说过这个魂殿会所,简直就是杀人不眨眼的恶魔团体。

    还传言只要找魂殿会所,从来不失手!

    “呵!一个乞丐你竟然愿意花大价钱要他人头,看样子也不是很弱吗。”

    茅洪轻笑一声。

    “你就是你接不接单了?”

    纪台有点儿不耐烦了。

    被茅洪活生生的坑了几百万,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啊!

    “嗯……行吧,看在你还算仗义的份上,老子就接了这单,也算是活动活动筋骨了。”

    随即茅洪掐掉雪茄,说道:“你想要那乞丐什么样的下场?

    是直接毙命好,还是打残?”

    纪台暗想哼!让你死简直太容易了,还不如把你打残,然后让老子好好的折磨你,那样岂不是更好玩。

    “打残!”

    纪台爽快道。

    “好,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