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深空彼岸 > 新篇第131章 唯有什么不变
    这人是谁?一个散修出人意料的被认可,闯进去后,哐哐几拳撂倒苏通、凌瑄、齐晟。

    外面的养生主脸色变了,都坐不住了,前程远大的三位英才,竟然因为一个野修而昏死过去。

    王煊负手而立,盯着前方的石山,文字繁复,布满不算高的山体,他仔细观看一个字都不认识。

    那不是新学的妖文,也不是他从体验者那里学到的“共主族”的文字,山体上像是爬着许多生灵和景物。

    虽然还不认识,但是这些字已自成景观。

    它们或鱼跃龙门,或蚍蜉撼树,或云卷云舒,或如毒火划过宇宙,也有的如枯树在窗外的黑夜中随狂风乱舞。

    不认识,那就照搬进心中,记下就是了。

    既然已来到新宇宙,等出了这片秘境后,他将会详尽地学习各种文字,这些都是小事,算不得问题。

    山体上,文字流淌,一页又一页,如天外神瀑落下,挂满崖壁,于绚烂中蕴含着至高的经义。

    王煊迈步向前走去,神感之下,捕捉所有,一个字都没有漏过。

    然后,这些经文又重复了一遍。

    看了几段后,王煊踩着瓦砾,踏着废墟,走过去扒拉了下苏通,有弹了凌瑄额头一指,并且给了齐晟一脚。

    见他们还不醒,王煊一人踹了一脚,让三人都跌落在发光的石山近前,摔得他们彻底明白身在何方。

    毕竟,这三人先进来,明显得到了此地旳认可。王煊怕错过什么,将原本的“正主”都给扔到经文前,看是否还有变化。

    这狗贼三位前程远大的养生主,被踹醒后惊怒,心中诅咒,这到底谁?真不将他们当一回事。

    英俊的和漂亮的,都已经鼻青脸肿,浑身长毛的雷公嘴因为最嘴欠,被打的如同猪头,满头是包。

    形势比人强,三人虽然心中窝火,但也没有作死嘴硬。因为他们很清楚,这种人别看云淡风轻,该下死手时绝对不含糊。

    “没什么变化,看来这就是最后的经文了。”王煊自语,那三人在旁一声不吭地默记最后两页。

    三人心在滴血,这次的经义量很大,最起码有十页经文,远超以往。

    但是,他们清醒后,模糊地看到,石山上经文快速翻篇,机会稍纵即逝,他们意识还朦胧不清醒呢,就已错过了七八页。

    最后两页,说得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鬼内容?云遮雾绕,三人总觉得错过了关键性的隐喻部分。

    直到石山熄灭,四野断壁残垣,一片寂静,再无任何变化,王煊才收回眼神。

    伸手按死这三人吗?他瞥了他们一眼,他没那么嗜杀,不至于因为被轻慢就要取人性命。

    “算了,咱们也算有缘。”王煊一人一脚,踹在他们的屁股上,竟将他们踢出这片混沌光缭绕的场景。

    “我!”苏通英俊的面孔铁青,险些咒骂出声,人生从未有过的狼狈,竟被人这么收拾了。

    外人提到他就是天赋异禀,是长生教的嫡系传人,未来的掌教,今天实在太丢人了。

    凌瑄被人称为仙子,自然是天赋才情和容貌并存,现在气的身躯都在发抖。

    至于神猿齐晟,脾气最暴烈,当场就是一声大吼,杀气爆发,转身恨不得立刻就和那人死磕。

    事实上,三教人马都行动起来,准备截杀这个人,不管纠纷是否因他们而起,都要拿下此人。

    “小心点,他最起码是养生主后期的人物,甚至,他已经大圆满了,接近成仙。”有人提醒。

    六七位老者上前,仙风道骨,鹤发童颜,有顶级大教的仙家气韵,都是养生主圆满的名宿。

    王煊静等混沌光熄灭,石山消失,场景模糊下去后,他才动身。

    他以精神具现化遁地梭,将命土后方的金色神话物质填充在内,外人看不出,以为他取出一件顶尖的异宝。

    瞬间,他沉入地下,激活“遁地梭”,一路土遁,神速消失。

    所谓的封天锁地,对那个野修没什么用处,他们被破法,那野修突围远去。

    一群人脸色都变了,飞上高天,腾云驾雾,俯视山地,眺望远方,寻找他的踪迹。

    初来新宇宙,王煊没有过于激烈,并不想血洗此地。如果不是因为违禁初篇,他都不会显踪,暗自修行就是了。

    而且,他不久前说过,和这些人都有缘。

    不管苏通、凌瑄仙子、神猿齐晟是否爱听,那确实是王煊的心里话,因为,他肯定要“光顾”三教。

    王煊已经知道,所谓的违禁初篇,每隔一段时期出世一次,仅翻动有限几页的经文,前前面的都被几家得到了。

    “兽潮爆发了,快走!”

    沿途,王煊惹出山岭中各种凶禽猛兽和毒虫等,引发暴动,他一路极速朝着出口那里赶去。

    大后方地带,自然也有四教的修士留守,为了接应己方人马,更有彻底放弃经文机缘的散修在采药等。

    出口很大,有些敏锐的散修果断跑路,飞了出去。

    王煊变换容貌,发丝也化成银白色,又以精神棺椁大法改变元神气息,换上新甲胄后,干脆又动用仙术,为自己施加了隐身,跟着散修第一时间离开此地。

    整片天地,果然悬浮在世外,冲出这里后,前方星空无限,冰冷和深邃的宇宙带有莫大的压迫感。

    这方大宇宙的道则等,活性极为强烈,甚至能让人捕捉到部分规则的痕迹,能极大的干预现实世界。

    下方有一颗大星,充满了生命气息,无比浓烈,超凡因子充沛。这片秘境就悬在这颗大星大气层上方。

    出口这里,竟有仙人隐伏,神念扫过这里,并拦下一些散修,一一盘问他们。

    显然,真有人得了逆天的大造化,也会被截胡,几个大教把持着一切,各自派出一位真仙镇守。

    几位仙人并没发现动用仙术隐身的王煊,毕竟,并不是每个人都能拥有特殊的天眼,兼且王煊道行确实很深。

    他无声无息,一头向着那颗大星俯冲下去。

    来到外界后,他进一步感受到了大宇宙的不凡,他的身体在“微调”,在适应完整超凡大世界的环境。

    总体来说,问题不是很大,他的道行未曾受损,实力依旧如故,顶多也就是有些水土不服的后遗症。

    这种感觉,远比那片悬浮在世外的秘境强烈的多。

    他评估了一下,有个一年半载的话,他将会彻底融入这方宇宙,毕竟,他确实很不凡,在超凡世界崩溃后,一路逆行而上。

    换成其他人就不好说了,他估摸着,大概需要十年以上载,甚至更久。

    “体悟不同的世界,不同的宇宙规则,这也是一种磨砺和修行。”

    接近大地后,王煊一怔,这颗星球上既不是古代世界,也不是科技感十足的现代城市布局,无摩天大楼等。

    总体来看,这颗星球像是蒸汽时代,当然,并没有什么蒸汽动力等,只是历史时期有些相仿。

    地上有跑的车子,不过是神话文明最粗陋的应用,天空中也偶尔可以看到铁皮壳子在飞行,速度不快,是杂质非常多的超凡物质结晶和符文的运用。

    “看来我离衍道、慕寒他们所在的那个文明有点远啊,什么歼星舰,机械族等,都不可见。”

    大宇宙浩瀚,星域无限,生命星球如同一颗又一颗珍珠点缀在星空汪洋中,各种色彩的文明星土应有尽有。

    王煊蛰伏下来,在一座小镇生活,并不闭塞,但也没有车水马龙的喧嚣。

    他潜心研究新世界,很快掌握了这里的文字,了解这里的历史,探索超凡文明的种种秘密。

    他自然能发现,自己所学的文字和违禁初篇上的不一样,看来还是得从那些大教身上入手。

    他讶然,居然没有发现那些养生主,甚至,连逍遥游层面的人都没怎么见到,只是有一次去都城时,看到了两个地仙。

    终于,他弄清楚了,修行者另有世界居住,超凡和普通人有别,不在一起,要严格遵守某种约定。

    王煊没有急着去探索,而是耐心的修行,研究新世界,他在等自己彻底适应这片大宇宙再动身。

    有一次,他去相邻一座较大的城市的陈旧图书馆去借阅时,意外发现一本无人问津的书,里面都是杂谈等,其中一篇让他大受触动。

    “超凡中心宇宙始终在变,每一次的偏移和变迁,都关乎着无数种族的兴衰,数不尽星土文明的更迭。”

    “我们这片宇宙是第十七宇宙中心,在此之前,已有十六个超凡大宇宙被放弃了,远离了中央大舞台,渐渐暗淡,没落”

    “而在十七纪之前,更古早的旧圣时代,超凡中央世界究竟经历了多少次的偏移和变迁,已经无法考证。”

    “终有一天,我们这里也会熄灭,成为偏远之地,世界兴衰,最强文明更迭,超凡之上,有什么可以始终不变?”

    王煊认为,本书中的这篇杂谈,必然是从一个顶尖超凡生物那里遗落出的感慨之语,绝非凡人所着。

    他的心头无法宁静,超凡中央世界一次又一次的更迭,究竟有什么在不动,不变?

    超凡中心宇宙换了一个又一个,无论怎么看,这种演变都似乎遮着可怕的迷雾,水非常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