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频言情 > 少夫人她又穷又抠 > 第286章 谈个交易(1)
    怀元铮目瞪口呆,“那晋极突然打电话警告我,是因为我得罪了五少爷?”

    “你说那个人姓林?”怀如海想了想,:“我要是没记错,五少爷六月份刚娶了个媳妇,她养父就姓林。你是没得罪五少爷,如果你对姓林的养父做的事,影响到了五少夫人或者是无少爷……”

    怀元铮顿时一身冷汗,难不成那个林大财,刚好就是五少夫人的养父?

    那他……

    “爸!我,我这就找人把林大财放了!”怀元铮急的马上就要走。

    怀如海叫住他,“你刚刚说,晋极在电话里是怎么说的?”

    “让我识相点,说是给十一爷面子,让我别得寸进尺,说是他不找我麻烦,但是让我按份!”

    怀如海略一沉思,“常理来说,如果五少爷和无少夫人发现有人养父下套,该会大发雷霆,绝对不允许你得手才对。但是……”

    但是五少爷是在事情发生到结果最坏的时候,跳出来警告怀元铮安份,这不合常理。

    五少爷不可能不知道养父家的情况,那……只能是五少爷故意等到了妻子养父走到今天。

    是五少爷跟养父的关系不和?还是五少夫人跟养父的关系不好?

    不管哪一种,显然,五少爷和五少夫人跟养父的关系并不好,而听晋极转达的意思,就是让元铮不要多管闲事。

    “你什么都不要做!”怀如海看着大儿子说:“五少爷让你安份,从接到他电话的那一刻,安份下来就行,不要再插手林家的任何事!”

    “那……十一爷那边……”怀元铮有点担心。

    “如果十一爷那边再有人找你,你就把晋极的话转述给对方,问对方五少爷是什么意思。”怀如海说:“周家人内斗,你绝对不能掺和其中。”

    “是!”怀元铮觉得自己后背都湿透了,幸亏来问一声亲爹,要不然他脑子一轰,把林大财保出来就完蛋了!

    十一爷分明是要收拾林大财,而五少爷现在是想送林大财进去,说白了,他就是十一爷和五少爷收拾林大财的工具人。

    现在他功成身退,就不能再多做一件事!

    虽然怀元铮是没想通,林大财什么地方得罪了十一爷,但怀元铮觉得自己应该是完成了十一爷交代的事,至于五少爷,他什么就不做,就绝对不会再开罪。

    两个都是祖宗,他一个都得罪不起。

    盛世豪庭顶楼。

    厉戎对周之楚喊:“阿楚,晏少爷的电话!”

    周之楚抬头:“拿过来。”

    厉戎把电话递给周之楚,周之楚接过电话:“少庄?什么回来?”

    “三爷回了南城,这边离不开人,我最近不回去。”晏少庄看着周围:“矿区到处都是人,还会有当地人偷搬石料,我要负责协调……”

    “你两个月没有回来,打电话也不接,三哥在那边都没有你忙!”周之楚冷着脸,语气带了一点怒意:“怎么就你忙成这样?”

    晏少庄无奈道:“我在这边的工作性质跟三爷不一样,我是负责对外关系,需要打通所有关卡,事情更多。现在正是最忙的时候,等再过一阵才会闲得闲。还有,我不是不接电话,而是矿区信号不好,不是故意不接电话。”

    周之楚咬着牙,“你什么时候回来?”

    “阿楚,我暂时真没时间。”

    周之楚握电话的手紧了紧,“如果我告诉你,何小燃失踪了,你也不肯回来?”

    “你说什么?”晏少庄瞳孔一扩,“小燃怎么了?她怎么会失踪?她……”

    “我只知道这个消息,其他的我不知道,毕竟,她是阿渊的媳妇,我一个当叔叔的怎么好过份关注?”周之楚垂着眼眸。

    “什么时候的事?”

    “两天前。”

    “两天前?竟然在两天前……”

    “我以为你回来,想等你回来再跟你说,结果你不回来,我就只能跟你说一声了……”

    晏少庄看向大左,“大左,帮我订最快回国的机票!”又对电话说:“我这两天会回去一趟,我现在去把这两天的人和事安排好,先挂了!”

    周之楚握着被挂断的电话,脸色依旧不大好看。

    厉戎随口问了句:“阿楚,少庄这两天回来吗?”

    “回。”周之楚拿着电话,转身回了卧室。

    厉戎抓头,“刚刚还怪他一直不回来,现在回了还不高兴?”

    身边一个戴着眼镜的青年抬头看他一眼:“没听到阿楚讲的话?是因为五少夫人出了事,晏少庄才要回来的。”

    “总归是回来了嘛。管他因为什么呢。”厉戎嘀咕:“一直待外头,有什么事也不回来汇报,打电话还不通,阿楚不生气才怪。”

    青年看他一眼,没再说话。

    明城霸天下拳场。

    林潇贤坐在椅子上,腿上怕着一只双色瞳孔的白猫,一手抚猫,一手握着电话,语气无奈中又带着宠溺:“怎么又吵架了?他为什么骂你?……是吗?那是他不对,他必须跟你道歉。身体最近怎么样?……那就好……”

    他慢条斯理地说了二十多分钟的电话才挂断,抬头看向面前的人:“追踪的人还没离开?”

    “没有。”对方有点担忧地说:“林先生,那丫头的背后是不是真有靠山?要不然,怎么那帮人就跟狼狗似的盯着,好几天了都不肯走?”

    林潇贤笑了笑:“那就等着看,看对方是何方神圣了。我们之间,究竟谁能耗得过谁!”

    门口有人匆匆走了进来,“林先生,有人刚刚送了份拜帖过来。”

    “拜帖?”林潇贤伸手把腿上趴着的白猫撵下去,接过拜帖打开,一眼看到上面的印戳,打开后,“南城周家?”

    “是。传闻南城周家是个极低调的隐世富豪,一般人根本没听过,如果有人认识周家的人,那这人必定非富即贵。”

    “所以,南陈周家的地位远高于那些认识周家的权贵?”林潇贤笑道:“有点意思。我久居国外,近年回国,对国内很多地方都不大了解,最近半年倒是大开眼界。周家十一爷?那就见一见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