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收个女帝做老婆 > 第二卷 紫兰仙第六十三章 答对没奖
    西翎战城中心。

    天墓台。

    轻风吹拂着面庞,江尘与叶小白站在人群中,不禁震撼那漆黑一片如同海浪一般的人头。

    “就是国庆出行,恐怕也就这样了吧!”江尘心中感叹不已,这才早上,天墓台就被人群挤得水泄不通。

    天墓台是一个四四方方的平台,高一丈,占地面积约千平米,是为了开启荒芜天墓特地设置的。

    每一次荒芜天墓的开启都会先在天墓台展开限定名额的争夺。

    进入荒芜天墓的名额是有限的,而要想得到进入的名额,就必须通过天墓台拿到。

    在天墓台的东面,那里有高筑数十丈的亭台,其中落座着数道身影,每一个都是气息深厚,修为深不可测。

    最中间的位置,坐着一位头发斑白,面容却很是轻狂的男子,他便是西翎战城的战神武长风。

    “武帅,这一次天墓台争夺,不知会不会比上一次更加激烈,我倒是有些期待了!”妖刀姬美眸轻挑,唇角带着一抹微笑,轻声道。

    “刀姬是对刀灵儿有所期待吧!”武长风笑着摸了摸胡子,接着说道:“这一次,前来争夺名额的年轻人倒是不少啊,希望不会让本帅失望。”

    武长风说完,站起身走到亭台边缘,雄浑的嗓音立刻在天墓台扩散开来,“本次天墓台争夺战,与以往规则相同,修为圣玄境之下皆可争夺名额。”

    “帝玄境、王玄境、化玄境,同境界之间皆可挑战,只要获得十场胜利,就能得到一个名额。”武长风雄浑的声音掺杂着玄气扩散到每一个人耳中。

    人群中,江尘与叶小白对视一眼,后者噘嘴道:“十场胜利?也就是说我要击败十个王玄境的玄士,怎么感觉有点难度啊!”

    “我也是!”江尘随口一提,却让叶小白愣住了。

    “你…你什么时候突破到王玄境了?”叶小白眼睛瞪大,抓着江尘的肩膀,摇晃着问道。

    “前天晚上突破的,你睡的跟个死猪一样,当然不知道了。”江尘没好气的白了一眼叶小白,淡定道。

    “你牛逼!”叶小白竖起一个大拇指,心甘情愿的赞叹道。

    江尘的目光则看向周围人群,发现绝大多数人的年龄都不大,与他差不多,显然这荒芜天墓的开启,是为了年轻一辈。

    武长风大手一挥,高声道:“开始吧!”

    随着武长风一声令下,天墓台居然开始颤动起来,然后出现裂缝,分隔成相同大小的十个小平台。

    天墓台前,一位身穿铠甲的中年男子严肃道:“可有守擂者?”

    声音落下,人群中立刻跃出人影,稳稳的落在十个平台上。

    接着,又是数道身影跃出,江尘一眼看去,居然清一色的都是帝玄境强者。

    而且看他们的年纪,也都在三十岁左右,可以说算得上天资卓越了。

    战斗一触即发,十个平台皆爆发出璀璨的光华,玄气激荡着,人群不断为了某一瞬间的华丽招数而欢呼雀跃。

    又为了某一个平台上反败为胜的局势而喝彩,或为了某个妖娆女子而尽情吼叫着。

    场面热闹非凡,叶小白早已经融入进去,挥舞着手臂疯狂叫喊着,江尘撇撇嘴,无奈的扶额叹息。

    帝玄境级别的战斗自然精彩,但是与江尘没什么关系,很快,一轮战斗结束,留在台上的十个人获胜一场。

    接着又有二十人上场,如此一轮一轮下去,想要获得十场胜利是很难的。

    因为你赢下一场之后,只有短暂的休息时间,又要继续战斗,各方面的消耗都会让状态下降。

    直到中午,江尘才上场,他的对手是一个王玄境三品的青年。

    “炎庭,请赐教!”青年微微抱拳后,手中长剑一横,周身玄气涌动。

    “江尘!”江尘同样回了一礼,不过神色从容淡定,压根没有将炎庭放在眼里,甚至连兵器都不想出。

    “疾风剑法!”炎庭手中长剑浮现气旋,朝着江尘冲袭而来。

    “追风术!”

    江尘脚底浮现青光,身影瞬间如风一般飘忽不定,只在平台上留下道道残影。

    “好快的身法!”炎庭眼睛一眯,心中惊叹,同时手中长剑斩出数道剑气风旋。

    烈焰掌!

    一道清澈平静的声音却在炎庭身后响起。

    炎庭脸色剧变,想要转身提剑格挡,但是后背一股灼热感袭来,整个人已经被打的飞离平台,如同离弦之箭一般射向地面,他想要控制身形都做不到。

    “承让了!”

    江尘手掌收回,朝着炎庭露出一抹微笑。

    炎庭脸色惊骇,他的修为要高江尘两品,却被他一掌击败,当下也长叹口气道:“技不如人,甘拜下风!”

    亭台之上,战狂面带笑意,若有所思道:“那小子倒是不错啊,越阶挑战,一掌击败对手。”

    武长风摸着胡须,点头道:“是不错,这一次的天墓台争夺战倒是比上一次有意思一些。”

    妖刀姬美眸轻闪,并未发表言论,只是那一双清澈明亮的美眸流转着异彩。

    “咦?那小子不打算休息休息?”

    突然,仲末眼皮一抬,目光注视着江尘所在的平台,诧异道。

    正常来说,打一场之后都会选择休息一下再战,这样可以保持自己的状态一直不错,但是江尘明显没有这个打算。

    “这家伙,不会想连续打十场吧!那也太疯狂了!”叶小白嘟囔着嘴,也摩拳擦掌,准备上场。

    武长风目光轻抬,笑道:“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本帅倒要看看这个家伙能够连续胜几场。”

    天墓台上,江尘负手而立,神色淡然。

    “这家伙不准备下场休息?”

    人群中,很多人都注意到江尘没有下场的意思,皆面露疑惑。

    “还真是狂妄自大啊,我来会会他!”一个身背大刀的男子一跃上台,眼中满是不爽。

    “喂,你确定不打算休息一场?”男子朝着江尘抬了抬下巴,沉声问道。

    江尘神色自若,只是淡淡道:“打吗?”

    男子见江尘居然无视他的话,瞬间脸上浮现一抹怒意,背上大刀一抽,朝江尘就是一刀砍下。

    刀光化为月牙冲击向江尘,他却丝毫没有要躲闪的意思,脚下青光浮现的一瞬间,江尘已经消失在原地。

    “吓傻了么?”

    见江尘一动不动,男子嘴角不禁浮现一抹不屑,看着刀光穿透江尘的身体,但是他脸色一变,因为并没有任何鲜血溅射,刀光如同斩中了空气,毫无受到阻碍。

    噗!

    江尘的身影破碎成虚无,男子这才下意识说出声音:“残影?”

    “答对了!可惜没奖!”

    男子身后,江尘的白皙手掌探出,一掌狠狠地拍在男子肩膀上,狂暴的玄气直接将其震的翻飞出去。

    那些关注江尘平台的人都震惊不已。

    “又是一掌?”

    “这…这也太邪乎了吧!”

    很多人都难以置信,江尘的速度居然在原地留下残影,他们却都没有第一时间看穿。

    大刀掉落在身前,男子一拳狠狠砸在地面上,不甘的看了一眼台上的江尘,随后转身去疗伤了。

    叮咚!

    系统提示音响起,江尘嘴角不自觉的上扬。

    “震惊周围人群,奖励玄气流动速度加快一倍!”

    玄气的调动需要从体内玄丹引导而出,而玄气流动的速度加快,就会让自己的出招更快,这无疑是提升了江尘的战斗力。

    亭台之上,武长风笑眯眯道:“这小子的速度恐怕在王玄境中是首屈一指的啊!”

    “应该是一门皇阶的速度类玄技。”妖刀姬美眸凝视着江尘,缓缓说道。

    正端着酒杯的战狂大声笑道:“这小子还不打算休息?”

    仲末也轻笑道:“年轻人总是血气方刚,年少轻狂,看他的状态,确实前两场都没怎么消耗,都是一掌击败对手。”

    武长风脸上兴致勃勃,“这小子倒是很对本帅的胃口,去查查这小子的来历!”

    立刻有士兵退出亭台,开始调查江尘的底细。

    天墓台上,江尘负手,傲然而立,那云淡风轻的模样,让台下诸多年轻人很是不爽,都是恨得牙痒痒。

    可是一时间竟然没有人上去挑战,前两场江尘的出手可谓是快准狠,大家都看在眼里,这下都没有信心敢上台。

    见半天没人上来,江尘一怔,目光扫视四周,挑衅道:“怎么?没人敢上来了吗?”

    江尘言语之间的讥讽,以及那眼神中的挑衅意味,让周围年轻人辱骂声一片。

    “别光嘴上说啊,有胆子就上来碰一碰!”江尘目光轻抬,一副目中无人的态度。

    “哼,小子,你太狂了!”

    终于,还是有人忍不住跳上台,自报姓名,“我叫霍东山,你叫什么?”

    “江尘。”

    “我无法原谅你的狂妄,你会为刚才的行为后悔!”霍东山眼中怒意迸射,周身玄气尽展,王玄境八品的气息扩散开来。

    “王玄境八品对王玄境一品,看这江尘还神气什么!”

    天墓台下,那些看不惯江尘出风头的年轻人都冷笑不已,投去鄙视的目光。

    “我看,这回该轮到江尘被一掌轰下台了吧,哈哈!”

    “王玄境一品,也敢如此嚣张,真是狂妄自大!”

    周围的议论声,叶小白听的清清楚楚,不过却在心中摇头:“或许结果会让你们失望透顶的!”

    天墓台上,霍东山手中浮现一副黑色拳套,其上竖起的倒刺一旦被勾中,那必然会鲜血淋漓,骨肉分离。

    “小子,你的嚣张到此为止了!”霍东山冲了出去,他的身形虽然魁梧,但是速度却不慢。

    江尘依然神色平静,脚下青芒闪烁的一瞬间,整个人突然诡异的消失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