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收个女帝做老婆 > 第三十四章 气场镇压
    摇光城第一酒楼门外。

    江尘脚步一顿,偏头看去,却发现刚才那人已经消失不见。

    “奇怪,是我看错了吗?”江尘皱眉摇了摇头,走进第一酒楼。

    街道上人群中,一个身影缓缓浮现,他嘴角勾起一抹冷笑,而后又没入人群中。

    “似乎有人在监视我们!”一回到二楼,莫寒衣就压低声音说道。

    “会是谁?”江尘眸子看向窗外,目光扫视街道,却并没有什么收获。

    莫寒衣也噘着嘴,摇头道:“除了莫天宇,我真想不出其他人。”

    听到这话,江尘却轻笑一声道:“莫天宇不会,圣后倒是有可能,或者…”

    江尘没有说下去,因为他心中一直对莫天云存有芥蒂,这个人根本不像表面上看起来那么温文尔雅。

    相反,江尘觉得莫天云比莫天宇更难对付,因为这个人什么事情都藏着,只在认为有绝对把握时,才会给你迎头一击。

    你永远不知道他何时会突然咬你一口,莫天宇这种人喜怒溢于言表,江尘是最不放在眼里的,因为他很好对付。

    这种直觉,一直在江尘心中回荡,莫天云直到现在还没有对他做什么,但是这种感觉却越来越浓。

    “一周后,你真的要离开吗?”莫寒衣突然问道。

    江尘随意的夹着菜,目光却深邃起来,轻声道:“离开?恐怕没有那么容易。”

    “什么意思?”

    “你没发现圣后是故意拖延时间,不归还玉光石吗?”

    “什么?!”莫寒衣大眼睛瞪的更大,一脸震惊之色。

    叮!

    “恭喜,震惊一次摇光圣地圣女莫寒衣,奖励一次金钟罩!”

    金钟罩:“免疫一次任何伤害性攻击,无视修为境界!”

    “卧槽?!”

    “这踏马也可以啊?”

    江尘手中的筷子都怔的掉到桌子上,他没想到这句话也能震惊到莫寒衣,还被系统奖励了金钟罩。

    “你说什么?”莫寒衣满脸疑惑,好奇的问道。

    “哦,没什么。”江尘捡起筷子,继续有一嘴没一嘴的吃着菜。

    莫寒衣继续说道:“莫天痕的毒已经解了啊,为何圣后还拖着不还玉光石,难道有别的用处?”

    江尘自然知道是为了什么,但是他却不好告诉莫寒衣,毕竟那种事情说出来,恐怕没有人会相信。

    堂堂圣地,怎么可能发生那种事?

    圣后为了夺权谋杀了圣主,而且和圣主有了私生子,却谎称是自己姐姐的孩子?

    这种狗血的剧情,圣地中人会一度认为江尘在污蔑圣地,恐怕会立刻成为全民公敌。

    “只能等七天再说,到时候如果圣后还拖着不还,那我也只能强行索要了!”江尘黑色的眸子一眯,冷声道。

    莫寒衣也颇为担忧的轻叹口气,仿佛这些天就没有平静过,她总感觉摇光圣地与她离开时不同了。

    这种感觉很快就应验了。

    在回去的途中,几个蒙面人冲了出来,二话不说就攻击江尘周身要害。

    “卧槽,这就开始了?”

    江尘脸色不变,施展游蛇步躲闪的同时,体内默念:“发动气场镇压!”

    轰!

    一股狂暴的青色玄气自江尘体内席卷而出,几个蒙面人当即被气势笼罩,动弹不得。

    “怎么会?”

    几个蒙面人彻底震惊,明明只有化玄境的江尘为何能控制住他们几个王玄境巅峰的强者。

    这哪怕是帝玄境巅峰,恐怕也做不到仅仅凭借气场,就让他们动弹不得。

    此刻,几个蒙面人细思极恐,他们心中只有一个想法:“江尘隐藏了修为!”

    叮!

    “恭喜,消耗一次气场镇压,还剩一次可以使用,同时震惊敌人,获得五颗闪光弹!”

    闪光弹:“爆炸瞬间,爆发刺目强光,可让圣玄境之下强者失明三十秒。”

    莫寒衣本想动手,但是见到江尘周身突然爆发的那股威压,她伸出的手便猛然顿住。

    “原来他这么强,根本不需要我的保护,一直以来,都是他在保护我吗?”

    不得不说,莫寒衣这个女人还真是会胡思乱想,她看向江尘的眼神充满了别样的神情。

    江尘则走到几个蒙面人面前,扯下他们的面罩,但是都不认识,只是每个人脸上都流露出惊恐不安的神色。

    “说吧,谁让你们来的?”江尘神色淡漠,冷冰冰的问道。

    几个人闭口不言,甚至不敢直视江尘的目光。

    “本公子从来不会对前来杀自己的敌人手软。”江尘说完这句话,手掌在几人脖子间划过,然后直接拉着莫寒衣离开。

    路上围观的人们此刻却并没有多少慌张与惊讶,似乎并不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事情。

    莫寒衣疑惑道:“还没搞清楚背后之人,就杀了他们?”

    江尘抿了抿唇角,淡淡道:“问不出来的,我猜无非就是那几个人中的某一个罢了!”

    心底,江尘暗道:“莫天云,是你吗?”

    一处楼阁中,莫天云正好透过门窗间的缝隙看到了那一幕,他脸色平静,自言自语道:“果然与我预料的一样,江尘,你在藏拙啊!”

    没错,这一次选择在大街上突然动手,就是为了测试江尘,莫天云想知道江尘仅仅化玄境的修为,凭什么被女帝派来圣地。

    为了验证这一点,突然的刺杀是很有必要的。

    “江尘,你真是越来越神秘了,诗词,音律,剑道,气势镇压,你还有什么……”

    莫天云眼睛眯成一条线,心中不知在想些什么。

    与此同时,摇光圣地天痕殿,正是莫天痕管辖的宫殿中,莫倾言一脸关切的道:“痕儿,接下来几天,我会利用玉光石帮你调养,你的修为也会突飞猛进,他们三个永远都不会是你的对手,摇光圣主的位置,是你的!”

    听到这话,莫天痕却并没有多少喜悦,反而微微皱眉。

    “姨母,我想凭借自己的努力,坐到那个位置,不想通过这种近乎作弊的手法,这样即便我坐到那个位置,今后也会寝食难安的!”

    莫天痕的话如同一根刺扎进了莫倾言的心,她脸色猛的一抽,避开目光,沉声道:“你太天真了,只有坐到那个位置,你才能安然无恙,否则其他三人任何一个坐到摇光圣主的位置,你觉得你的下场是什么?”

    面对这样直击灵魂的提问,莫天痕沉默了,他不是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兄弟之情还抵不过一个圣主之位吗?最多一死罢了!”莫天痕叹了口气道。

    莫倾言却冷笑一声,“死?”

    “到那时,死不过是一种奢望,生不如死才是你的下场!”

    “你只有和我一起,完全掌控整个摇光圣地,才能控制一切,明白吗?”说到这里,莫倾言整个人都激动的颤抖起来,她脸色变得让人害怕,眼神则充满了疯狂。

    “姨母,你…”莫天痕脸色一变,他从未见过圣后这诡异的一面。

    “痕儿,我不会害你的,我是为你好!”莫倾言说完这句话,周身气息收敛,神色也恢复正常,似乎刚刚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莫天痕此刻发现,他痊愈后,竟然有些不认识这个姨母了,这个令人敬畏的摇光圣后似乎变了许多。

    “还有那个江尘,他很不一般,女帝既然选择和他成亲,其中必然有什么秘密,这几天正好可以好好观察他。”

    莫倾言说完,离开天痕殿,转眼消失不见。

    莫天痕迷茫了,他不知自己该如何面对摇光圣地其他人,他望着自己的双手。

    “我的手,真的要染上鲜血,才能得到那个位置吗?”

    “可这样的我,还是我吗?”

    不断地自问,让莫天痕几乎要发狂,他双手抱头,口中发出吼叫,想让自己的心平静下来。

    良久。

    莫天痕才缓缓闭上双眼,他一直想壮大摇光圣地,想带领摇光圣地走向无尽的辉煌,可是如今的一切,让他有些找不到方向了。

    “难道壮大圣地之前,必须要进行内耗吗?”莫天痕有些绝望,嘴角浮现一抹苦涩,表情充满了无奈。

    他转头看向摇光圣后离去的方向,长吐一口气,喃喃自语道:“或许,姨母说的对,只有坐到那个位置,才能实现圣地辉煌!”

    江尘也回到摇光圣地自己的住处,但是他明显发现了不对。

    住所周围的守卫明显加强了,江尘心中暗自猜测:“看来圣后要有动作了啊,这个老娘们,别把主意打到我的头上,不然有你好果子吃!”

    盘腿坐于床榻之上,江尘开始修炼万剑朝宗剑法,这门无上剑术不仅仅在剑道上有领悟,还能印证其他玄技的领悟。

    一天时间很快流逝。

    所有人都察觉到了不对劲,似乎大圣子莫天痕回归后,圣地的气息就变得压抑起来。

    这让圣地各强者隐隐心有不安,而对此最关心的莫过于三圣子莫天云了。

    天云殿中。

    莫天云抬手抚琴,身体则跟着节拍轻微摆动,微闭着双眼,一副很享受的模样。

    等到一曲奏罢,莫天云双手按住琴弦,双眼睁开,却透着一股冰冷的气息。

    “莫天痕,摇光圣主的位置太高太沉重了,你,把握不住的!”

    这如同是莫天云的自语,又像是在宣布着什么。

    他眼神突然犀利起来,手掌爆发玄气,掌下古琴连同桌案尽皆化为齑粉。

    与此同时,处于地宫中的摇光圣后,她身在一个漆黑不见五指的房间,只听到瘆人的声音。

    “莫不悔,痕儿还真的和你很像,总带着一份天真活着,我要让你后悔,我要让摇光圣地化为一片炼狱,要让这里变成人们闻之色变的地狱,哈哈哈……”

    莫倾言疯狂的冷笑着,话中带着疯狂的报复,疯狂的折磨,她要用自己的一双手,亲自毁了莫不悔心目中的圣地。

    即便莫天痕是她的亲儿子,莫倾言也没有丝毫的动容,她要带着莫天痕一起,把人人心中的圣地变成一个恐怖的地狱。

    当她转头的那一瞬间,透过昏暗光线的映照,隐约见到一张狰狞,布满邪恶的恐怖面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