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收个女帝做老婆 > 第三十二章 诡异地宫
    摇光圣地东南方位各宫殿中,江尘去而复返。

    脑海中系统提示音:“未检测到此处有相似气息。”

    “都没有?”

    江尘舔了舔干燥的嘴唇,皱眉道:“系统你在故意玩我?”

    系统:“地下。”

    江尘来到一处屋顶,目光扫视一圈,突然他目光一顿,发现了一个不对劲的地方。

    东南方位确实有十几座建筑,但是还有一个地方并没有建筑,但是地面上没有建筑,不代表地下也没有。

    一处平整的圆形石台上,有一尊雕像,高约百米,看样子应该是摇光圣地某位圣主。

    江尘趴在地面上,将耳朵贴着石板,敲了敲,心中问道:“不会在这下面吧?”

    系统:“或许吧!”

    听到这模棱两可的话,江尘就想捶死系统,但还是强忍怒火,在平台周围寻找可以深入地底的道路。

    十几分钟后,江尘在平台一侧终于找到了门户,但是门户封闭起来,却不能进入。

    “喂,系统,摇光圣镜肯定在这里面,说不好摇光圣后也在这里面,你这影身卡对她有效?”

    江尘有些担心,他不是担心门户破不开,而是担心碰到摇光圣后,她可是神玄境强者,江尘除非使用那一张千里瞬移技能卡,否则只能死路一条。

    系统:“有效吧!”

    “只能拼一拼了。”江尘一咬牙,开始沿着门户的缝隙小心翼翼的摸索机关。

    江尘不认为这门户会没有机关,否则别人如何进出?难道每一次都要破门而入?这根本不现实。

    门户之上有一个图案,似牛非牛,似蛇非蛇,但是江尘的眼睛却盯着图案的头部,其中一个眼珠子明显比另一个眼珠子光滑的多。

    这是经常被打磨的原因。

    江尘小心翼翼的按下门户图案上的眼珠子,只听到一声轻微的咔嚓后,门户慢慢转动,一个足够一人进出的空间出现。

    “果然有机关!”江尘一笑,连忙进入门户之后,那扇石门又缓缓闭合。

    望着前方蜿蜒曲折的通道,江尘更加确信这里面一定藏着什么。

    通道两边有跳动着的赤红色火苗,将整个通道照耀的如同白昼。

    江尘回头看去,惊奇的发现,自己居然连影子都没有。

    “这隐身有点牛逼啊!”江尘心中的担忧逐渐减弱,他小心翼翼的朝着通道前行。

    这条通道蜿蜒曲折,江尘也不知有了多远,才看到一行行向下的阶梯,一直延伸到黑暗之中。

    叮!

    系统提示音突然响起。

    “检测到与六棱晶石相似的气息,与天云殿屏风上残留的气息相同。”

    江尘不再犹豫,小心翼翼的沿着台阶往下,直到周围传来一股阴冷的气息,才停下脚步。

    眯眼看去,江尘愣住了,眼前竟是一个地下宫殿,丝毫不比地面上那些建筑逊色。

    “想不到这下面还有一座地宫,但是怎么感觉有些阴森森的?”江尘心中腹诽不已,开始靠着墙往前探。

    谁也不知道这里有没有什么危险,所以江尘精神高度集中,只要有一丝异常,他都能在一瞬间做出反应。

    地下宫殿很庞大,比天云殿还要大,江尘估计这地宫覆盖了摇光圣地整个东南方位的地下。

    “喂,系统,检测到气息在哪里了吗?”江尘望着诸多建筑,总不能一个个找吧,当即心中问道。系统:“左前方,深处。”

    江尘小心翼翼的穿过回廊,一个个房间,最终来到一个散发微弱光芒的房间之外。

    见到房间中有淡淡的光华闪烁,江尘眉头一皱:“有人在?”

    鉴于对自己隐身的自信,江尘紧抿嘴巴,摸到窗边,从那一丝缝隙之中,他看到了吃惊的一幕。

    “怎么会?”

    就是这突然的惊讶,让江尘口中发出一丝声音。

    “谁?”

    一道身影闪烁而来,正是摇光圣后莫倾言,她目光阴沉,盯着江尘的位置扫视一番,又蹙了蹙眉,自语道:“错觉吗?”

    江尘躲在墙角瑟瑟发抖,右手手掌紧紧捂着嘴巴,左手抓着千里瞬移卡。

    若是莫倾言发现了他,江尘会立刻毫不犹豫的启动千里瞬移卡,什么摇光圣镜,他才不管,逃命要紧。

    不过这隐身还是很有用的,能够完全隔绝气息,即便是莫倾言这种神玄境强者也发现不了。

    “还好,这女人还真敏感!”江尘松了口气,不过依然不敢有什么大的动作,怕引出声音引来莫倾言。

    小心翼翼的远离,江尘才吞了吞口水,暗道:“没想到莫倾言居然在这里为人解毒,看来躺在床榻上的就是莫天痕了。”

    让江尘震惊的不是这件事,而是在散发光晕的玉光石之下,有一个方形玻璃框,里面有五六个染满鲜血的人的心脏。

    不仅如此,江尘还闻到一股很浓的血腥味,明显这里经常有人被挖了心脏。

    “难道都是为了解莫天痕的毒?可是这手法未免太残忍了一些!”

    昏暗的房间中,莫倾言看着那鲜红的心脏却露出一张诡异的脸,疯狂的笑道:“痕儿,只要吸收这些血液,等你解毒后,修为与神魂之力都会暴涨,整个摇光圣地将会被我们母子所统治,哈哈哈。”

    “莫不悔,我要亲手毁了摇光圣地,我要把它变成一座炼狱…”

    谁能想到,人前光鲜华丽的摇光圣后,居然还有这样一副疯狂而狰狞的面孔。

    堂堂圣地,居然掌握在这样的人手中,江尘不得不震惊。

    这一刻,他只想早点离开摇光圣地,否则他恐怕哪天会被这疯婆娘杀了。

    “系统,快点找出摇光圣镜所在,然后赶紧跑才行。”江尘急不可耐,用几乎咆哮的语气,在心中对系统吼道。

    系统:“正在检测……”

    “左前方大约一百步,有浓郁的气息逸散!”

    江尘连忙冲了过去,这下连他也察觉到了浓郁的气息,只是这气息有些诡异。

    大厅之中,江尘见到一座烛台上,供奉着一面直径大约五十米的圆镜子。

    “摇光圣镜?”

    江尘眉头一皱,就要走近一观,掌心突然传来刺痛,一道金光猛的从中射出。

    “卧槽尼玛!”

    这突如起来的一幕,让江尘下意识骂了一句,接着他便看到当初钻入掌心的六棱晶石正盘旋在烛台之上的镜子前。

    然后,诡异的一幕出现了,镜面中突然浮现一个面孔。

    “卧槽?!”江尘也吓了一跳,往后退了两步。

    仔细看去,那六棱晶石突然化为粉末消散,那面镜子开始漾出金色光晕,镜中的面孔从长相来看,应该是一个男人。

    “过来…”

    突然,江尘浑身一激灵,因为有另外一个声音在大厅中响起。在这样一个昏暗封闭的地宫之中,任何发生的事情都显得那么诡异。

    “我太紧张了,都出现幻听了?”江尘朝四周看了看,有些不确定的暗自猜测道。

    “过来…过来呀…你过来呀!”

    那略带沙哑的声音又响起,江尘目光一凝,视线锁定在面前烛台上。

    这绝对不是幻听,一次两次还是幻听,可这声音太真实了,而那镜子中的面孔仿佛在经受巨大的磨难,表情痛苦。

    江尘壮着胆子,周身玄气狂涌,左手握着千里瞬移技能卡,这才小心翼翼的靠近烛台。

    直到距离烛台一米,江尘才彻底看清镜中画面,那是一个看起来面庞棱角分明的男子,但是面庞却惨白如纸。

    “不管你是谁,既然你的体质能让六棱晶石完美契合,那就有很大把握让摇光圣镜认主。”

    江尘不再害怕,他静静的聆听,因为他发现这说话之人并无半分恶意。

    “我乃莫不悔,是摇光圣主,莫倾言她毒害了我,想要把摇光圣地变成一座炼狱,她是一个疯子,只有摇光圣镜能够破开她的护体金光,解救摇光圣地!”

    “年轻人,拜托了,我临死前拼着永不超生,才将一缕残魂打入金光洞的六棱晶石中,这么多年来,只有你是完美契合它的体质。”

    闻言,江尘震惊了,当即开口问道:“我要是不能让摇光圣镜认主呢?而且这摇光圣镜可是你们摇光圣地的东西。”

    莫不悔无奈的叹了口气道:“一切都是我的罪过,是我对不起列祖列宗,只求你不要让摇光圣地毁了。”

    江尘还要问什么,刚开口,就发现镜中面孔逐渐泛起涟漪,直到完全消失。

    莫不悔终于还是神魂俱散,这一缕残魂存在于金光洞,才得以维持下去,如今却将摇光圣地的未来托付给一个外人,可悲可叹啊!

    江尘沉默片刻,咬破手指,朝着镜中滴下一滴鲜血,立刻就被吸收干净。

    叮!

    “检测到摇光圣镜,正在建立联系…”

    江尘也很好奇,他这空玄体质到底能不能让摇光圣镜认主。

    大约三十秒之后,烛台之上的摇光圣镜开始颤动起来,接着竟然缩小到巴掌大小落到江尘掌心。

    叮!

    “恭喜,你已经让摇光圣镜认主!副作用:每天需朝圣镜中滴入一滴血,持续一个月,方才完全建立心魂联系!”

    “卧槽,这玩意还来这一套,你当小爷我的血是白开水吗?”江尘当即就不乐意了。

    系统:“你也可以选择放弃,不过机会只有一次,随你。”

    听到这话,江尘想起老婆玉玲珑的话,当即鼓了鼓腮帮子,不情愿道:“就一个月,我忍了!”

    收服摇光圣镜后,江尘刚想开溜,但是又退了回来,嘀咕道:“这要是被摇光圣后发现了,那就不好办了,留个假的放这。”

    空间戒指中,江尘捣鼓半天才找到一个圆镜子,不过跟摇光圣镜比起来完全不一样,但是从大厅之外看,应该看不太清,毕竟这里处于地宫,光线本来就昏暗。

    做完这些,江尘悄悄溜出地宫,迅速朝着通道狂奔,出了石门,不要命般的跑回自己的住处。

    “卧槽,累死小爷了!”

    江尘往床上一躺,这一趟地宫之行,让他的精神一直紧绷,此刻才放松下来。

    要知道,关于摇光圣地的秘密,江尘是知道的清清楚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