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收个女帝做老婆 > 第三章 绝艳一掌
    听到云飞扬这话,殿中众强者都是面露古怪之色。

    一个帝玄境高手要挑战一个修为渣渣的废物奴仆?

    玉台之上,玉玲珑也不由的黛眉一蹙,这个云飞扬是不是太过分了点。

    江尘指着自己的脸,一脸愕然道:“你…你说你要挑战我?”

    云飞扬伸着脖子,继续叫嚣道:“怎么?不敢接受我的挑战吗?”

    这可是帝玄境的高手,自己一个凝玄境的渣渣,都不够人家一掌拍的。

    不过江尘在脑海思索片刻,还是决定借这个家伙试试那伸阶玄技飘渺掌,正好震惊一下殿中强者,搞点奖励。

    随即,江尘嘴角一掀,脸上露出如沐春风般的温和笑容,帅气逼人,让众多圣女见了都忍不住秋波相送,花痴起来。

    江尘虽然修为渣渣,但是模样却俊秀的很,即便是在场的皇子,天骄级别的圣子都比之不及。

    “谁说不敢?身为女帝的老公,我自然要接受你的挑战!”

    江尘爽朗的声音在大殿扩散,众强者都为之一愣。

    “他竟然真敢接受。”

    “云飞扬在整个东极帝国,那都是天骄般的人物,帝玄境的修为在年轻一辈中也算是一个天才!”

    “区区废物奴仆也敢接受挑战,真是搞笑!”

    见江尘一口应下,飘渺宫长老也不断摇头,心中暗道:“这点激将法就上当了,要知道这丢的不仅仅是自己的脸,同样丢的是女帝和飘渺宫的脸啊,真是傻的天真。”

    成亲之后,江尘就算是女帝的夫君,也就是飘渺宫的人,若是三下五除二被云飞扬解决了,那岂不是让飘渺宫成为笑柄。

    这些长老也一直很不解,为什么身份高贵的女帝要和这样一个废物奴仆成亲,他们简直想要吐出一口老血。

    殿中议论纷纷,但是江尘却充耳不闻,他伸出手掌,对着云飞扬招了招。

    还敢挑衅?

    云飞扬眸子一冷,踏出两步,周身玄气狂涌而出,与此同时周围的强者也都自觉的让出一片空地,准备看一场好戏。

    “别说本皇子欺负你,接下来会将修为压制一半。”云飞扬嘴角带着不屑,眼神轻蔑仿佛在看蝼蚁。

    他若是压制一半修为,还轻松解决了江尘,那无疑可以好好在女帝面前露把脸。

    听到这话,江尘心中则忍不住一笑:“你还压制修为,那敢情好啊!”

    江尘也调动体内玄气,凝玄境三品的修为爆发开来,众强者一愣,随后有人嘀咕道:“不是说废物奴仆,连入玄三品都没有吗?”

    “是啊,怎么如今凝玄三品了?”

    “那又如何,不还是个渣渣吗?入玄三品和凝玄三品,对上云飞扬都只不过一掌的事!”

    “……”

    云飞扬一掌拍出,速度很快,他的身影都变得虚幻起来。

    不过就在这一掌到达江尘面前一寸位置时,江尘动了,他竟然选择与云飞扬硬碰硬。

    “啪!”

    两人的手掌碰撞在一起,一直面含讥笑的云飞扬突然脸色大变,他感觉自己面对的不是一个废物奴仆,而是一个帝玄境级别的高手,强大的冲击力笼罩着他。

    “不好!”云飞扬不再压制修为,但是他却惊骇的发现,有一股威压让他的修为境界恢复不了。

    他瞥了一眼玉台之上,云飞扬猜到这股威压是女帝降临的,当下脸色很是难看。

    而江尘哪管那么多,飘渺掌拍出,一股股细微的如同冰雪的气旋从四面八方聚集,随后化为一道丈许的掌印,无情的拍在云飞扬身上。

    这一掌,直接将云飞扬拍飞出去,重重的砸在大殿承重柱之上,摔落到地上吐血不止。

    “啊……这?!”

    所有人皆目瞪口呆,震惊不已。

    叮!

    “完成惊艳震惊,奖励神阶武器九劫玉扇!”

    “获得增气丹,提升一年修为,突破至真玄境一品!”

    被飘渺掌消耗一空的玄气又瞬间补了回来,江尘才松了口气,不然他施展这神阶玄技,恐怕要虚脱而死。

    但是此刻殿中除了云飞扬的哀嚎,再无其他声音,所有人都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一切。

    云飞扬居然被一掌打飞、打残,而且还是被一个废物奴仆?这让人怎么都无法接受。

    “飘渺掌不是神阶玄技吗?”

    “号称飘渺宫最难以修炼的玄技,他一个废物为何会飘渺掌?”

    “不可能啊,是我看花眼了吗?”

    飘渺宫长老们都惊呆了,那可是飘渺掌啊,整个飘渺宫都只有玉玲珑一人练成,几乎等同于失传,可一个废物奴仆居然能够练成。

    这难道就是天纵奇才?厚积薄发?

    长老们只能如此解释,玉台之上的玉玲珑在见到江尘施展出飘渺掌时,美眸中也流露出一抹惊诧。

    这让她有些相信自己在漩涡之门得到的信息了,江尘真的能让她获得成仙路入口的指引吗?玉玲珑不由这样暗自思忖。

    殿中,江尘微笑着看向蜷缩在地上,面色苍白,气息萎靡的云飞扬,大声道:“现在,你觉得我配得上女帝了吗?”

    云飞扬眼神中布满惊恐,他不知道为何一个修为渣渣的废物奴仆能够爆发出如此威力强大的玄技。

    玉玲珑终于站起身,淡淡道:“今日大婚,若再有人挑事,就不要怪本帝手下无情了!”

    话音未落,一股强大的威压自玉玲珑身上爆发出来,在场的众强者皆面露骇然之色,体内的玄气皆停止运行,压的他们似是要跪地匍匐。

    这就是神玄境巅峰强者的威压吗?仅仅只是气息的威压,就让他们冷汗直冒,头皮发麻。

    这股威压来的快,散的也快,众强者顿时如释重负,看向女帝的眼神皆充满敬畏,看向江尘的眼神,也没了之前的不屑与嘲弄。

    江尘这一手飘渺掌,直接震惊所有人,让来此的强者们心中掀起惊涛骇浪。

    玉玲珑俏脸则浮现一抹好奇,她修炼这飘渺掌也是历经千辛万苦才得以功成,江尘又是如何在凝玄境就能修炼成功的,而且施展起来如此娴熟呢?

    “噗…”

    云飞扬终于是颤颤巍巍爬了起来,他擦去嘴角的鲜血,无法接受自己堂堂皇子居然被一个废物奴仆一掌打伤。

    而此刻,江尘嘴角却带着淡淡笑意,脑海中系统提示音不断叮咚!

    “震惊奖励:九劫玉扇爆发能量,再次改善体质,重塑气质!”

    神阶兵器九劫玉扇突然浮现在江尘体内,接着一股氤氲能量若有若无的散发出来,将他整个人笼罩。

    这一刻,江尘的气质仿佛发生了变化,身后似是有星辰闪耀,一股朦胧感浮现。

    那俊秀的面庞此刻显得更加帅气,面庞轮廓分明,气质达到巅峰。

    云飞扬甚至不敢直视江尘,他总感觉自己看过去,心底就自然而然的产生一股自卑感。

    那些圣女则俏脸绯红,一脸迷离,仿佛江尘就是她们心目中的男神。

    玉台之上的玉玲珑此刻都有些许怔神,不过仅仅只是片刻,她便恢复如常。

    殿中众强者不由的自语:“你不是一个废物奴仆吗?怎么可能…”

    江尘冷笑:“废物?”

    所有人都等着江尘接下来如何回答,但是却听到:“我确实是一个废物!”

    众强者一愣,连玉玲珑都是有些不解。

    江尘继续说道:“修炼一道,若不能一步入神玄,怎么敢说天才?不是废物又是什么?!”

    哗然!

    整个玲珑殿一片死寂,众人似是连呼吸声都被江尘这句话压制住了。

    那些圣子,使者…皆以天才自居,可直到如今,他们也没能踏入神玄境,他们配的上天才二字吗?

    每个人口中都在念叨着江尘那一句:“若不能一步入神玄,又岂敢言天才?”

    所有人的脸色都难看到了极点,难道他们都是废物吗?

    甚至还不如一个废物奴仆?

    那些圣子个个面如死灰,眼神空洞起来,对前路产生了迷茫。

    玉玲珑却美眸流转异彩,暗道:“一句话就打击了所有天才的自信心,还真是让我意外。”

    这还没完,江尘继续笑着说道:“不过我不像你们那么骄傲自大,我承认我是个废物,跟你们不同。”

    轰!

    噗!

    这话如同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让众天才如同遭受重击,口中皆喷出鲜血。

    一股暗气压抑着他们的胸口,这踏马的也太憋屈了,你一个废物,不引以为耻,还反而引以为荣吗?

    “你好无耻!”有圣子面色惨白,从牙缝中挤出几个字。

    “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而云飞扬眼神也不断变幻色彩,口中喃喃道:“天才?废物?我到底是个什么?”

    做为东极帝国三皇子的云飞扬,他从小到大都是同龄人中的佼佼者,外人都以天才称呼他,可如今却被江尘一句话打击的丧失所有信心,他曾经供奉的骄傲,如今被江尘彻底粉碎。

    “好了!”玉玲珑终于出声,她怕再搞下去,这些人都要被江尘活活气死,那这些人背后的势力恐怕都要来飘渺宫讨个说法了。

    飘渺宫大长老玉衍虚则岔开话题问道:“江尘,你这飘渺掌是在哪学的?”

    江尘一愣,他能说这是系统外挂送来的吗?

    当然不能,当下也想好了说辞。

    “是在藏书殿学的!”

    玉衍虚继续问道:“你修炼成功用时几许?”

    江尘眼珠子一转,说道:“两天!”

    他肯定不能说系统外挂让他数秒学会的,两天在他看来已经很长了吧。

    但是这却让熟悉飘渺掌的人大惊失色。

    什么?!

    大长老震惊不已,神阶玄技什么时候这么好学了?他学了十几年了,还是没有领悟这飘渺掌,一个废物却两天就能施展,这让他无法接受。

    玉玲珑也是略感惊诧,她同样花了大半年才领悟一点精髓,江尘居然只要两天?

    “这就是空玄体质的特殊性吗?”玉玲珑心中暗自猜测,美眸不由的注视着江尘,似是要将之看透。

    不过任由她怎么注目,却都看不穿江尘这个人,如同有一层迷雾笼罩在他的身上,玉玲珑心中的好奇之心更浓烈了。

    婚礼还是照常进行,江尘与玉玲珑在众人见证之下进入洞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