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重回九零 > 第51章 准备
    怀愫/文

    林文珺以前觉得自己最多只能干一件事,  真的干起来了,三五件事也能一起处理。

    她把楼上的办公场地租下来。

    江烨看租赁合同的时候说:“你怎么不多签点。”他第一年开公司的时候,房租比现在低多了,  但那时没底气能干下来,签了短租,后来再续,就不是这个价了。

    “现在租金是低,  但这地方也就一般,不是看它交通方便,  我还想换地方。”坐江烨的车上下班,  确实“交通方便”。

    周围也没有老旧居民区,街道干净整齐。

    “我还要搬的。”搬到更好的地方去。

    一口气签了三年租约的江烨,看看老婆,嘿笑一声把合同放下了,还搬?搬天上去。

    江烨一个眼神,林文珺就知道他在想什么,  她也笑:“现在这个房子也太小了,明年换个大房子。”

    她在沙发后面靠墙的小角落收拾了一张办公桌出来,  江烨办公靠大哥大,  她办公需要的电脑写字桌。

    两个人在家的时候,大哥大的声音此起彼伏,江宁关上房门,  还得塞上耳朵,她这周的小作文题目是《大哥大,  太“吵”啦》。

    齐老师看了作文直笑,把这篇送选,还贴在班级后面的作文角。

    一百多个平方的场地,  分成四间办公室,最大的改成会议室,一间是经理办公室,一间是财务室。

    进门有前台,大厅里靠墙竖起产品展示柜,中间摆放办公桌,林文珺还给公司添了一台电脑。

    新招的小张,就是电脑人才,小吕下班之后还跟小张一起,学电脑操作。

    打印机传真机,全部配齐,公司墙上贴上规章制度,从前台到办公区放几盆发财树富贵竹,走进来一看,很有正规公司的样子了。

    毛会计从楼下上来一看:“你们夫妻两个,还真是越做越大了。”

    江烨也来看过,这里面积跟楼下差不多,但因为重新规划过,使用更合理,办公桌也都淘汰了老式的那种,一人一个格子间。

    乍看上去,有点外企的排场。

    以后约谈业务都可以在公司里进行了,原来一间办公室,还是搭在建筑公司里的,看上去就是没什么资本的小公司。

    现在有了自己的地方,带人谈合同先来公司看一看。

    林文珺还让小吕把给银行定制的台历、水杯全都展示出来,一进门客户就能知道,公司跟银行有业务往来。

    小吕是眼看着公司一步步起来的,从开始没订单,到一下拿下需求量这么大的两个订单,他笑着说:“要不要我去订两个开业花篮?摆在门口。”

    “行啊!”林文珺点头,“两个太小气了,订六个吧,六六大顺。”

    不求大发,只求大顺,只要顺利,迈小步子也一样前进。

    “那要不然,咱们搞个剪彩仪式吧!”原来是借的办公室,只有两张办公桌,现在都有自己单独的场所了,大门前台样样齐全,再摆开花篮,正好搞个剪彩仪式。

    林文珺一听就点头:“是该搞个剪彩仪式,请大家吃个饭。”

    原来开始的太仓促了,也没挑日子,撞到哪个是哪个,现在都起步了,该挑个黄道吉日,再把宁宁也带来。

    她和女儿一起剪彩。

    江烨只上楼来看了一圈,一句话没说,就下楼去了。

    原来他觉得办公环境挺好的,看过老婆的公司就开始嫌东嫌西,这儿也不好,那儿也不行,怎么到处都脏兮兮的。

    “小佟!你看看这像什么样子!找个保洁来,怎么就擦不干净?这墙上都是什么?”林文珺一走,牌局又恢复了,那些人憋了这么久,一边打牌,一边瓜子皮吐一地。

    江烨当然不能跟“关系户”发脾气,正好看见小佟,把小佟拎出来说一顿。

    小佟溜上楼,他看见林文珺就叫:“老板娘,我就来取取经。”

    老板下楼去看什么都不顺眼,小佟想了想,还是来照葫芦画瓢,免得弄出来,老板不满意。

    林文珺笑了:“这有什么难的,不就是打扫的干净点嘛,别的都容易。”

    “你去工地的时候,拍几张安全施工的照片,做成宣传海报,这不就跟我外面墙上挂的会议礼品照片差不多了嘛。”

    “再定做一些安全标语,贴在墙上。”

    最后林文珺笑眯眯的对小佟讲:“要不然,外包给我们公司做吧,我不嫌活小,算一个亲友价。”

    小佟把这话传给老板,江烨哼笑一声:“行啊,就外包给她,让她报价。”

    “哎。”小佟楼上楼下跑了两趟,回去把这事说给他老婆听,这夫妻俩,还互相做起生意来了。

    小佟的老婆杨霞坐在灯下织毛衣,她小时候得过小儿麻痹症,一只脚有点不方便,但一双手十二分灵巧。

    “老板娘可真是厉害。”杨霞感叹,她一边说一边勾花,白毛衣上织了只大白兔,兔子耳朵上还戴了只大红蝴蝶结。

    毛衣的领子和袖口,都用红毛线勾了一圈边。

    这是她织给江宁的,每次老板娘托佟建办事,都又是点心又是水果的,她觉得老板娘人好,特意织的这两件毛衣,还有一双毛袜子。

    勾完最后一针,她把毛衣叠起来,放在袋子里:“明天上班,你把毛衣带给老板娘。”

    佟建答应一声,看她还没停,又摸出一团线,织个不停,他问:“这又织什么?我跟儿子的你不都织完了嘛。”

    “给妈也织一件。”杨霞这么说。

    “你不会又给邻居织毛衣吧?”佟建看老婆一眼,“你可别给再干这种活了,家里又不差那点钱,公司今年干得好,年底我估计能拿这个数。”

    他伸出两根手指,大概是两万块的意思,还有老板娘说要包的红包。

    “没有,你不是不许嘛,找我的人是多,但我没答应。”杨霞背过身去,她腿脚不方便,从来也没工作过,织毛衣既是她的爱好,也是她赚钱的办法。

    杨霞手艺好,织得又快,门口毛衣店的店主经常给她介绍生意,别人买来毛线,交给她织,给她人工费。

    分花纹的难易度来收钱,天一冷下来,她的活儿就多了,白天织个不停,到晚上还要织,几乎闭着眼睛也能打毛线。

    没人找的时候,她也织,小鞋子小玩具杨霞都能勾出来,做好的就放在店里寄卖,很快就能卖掉。

    一个冬天,她少说也能挣上七八百,女人手上还是得有钱。

    第二天小佟就把老婆织的毛衣送给老板娘了,林文珺抖开一看,两件花色一模一样,一件江宁穿,一件等孩子一岁多的时候能穿。

    还是姐妹装,林文珺笑了:“你老婆太细心了,这么点大的小裙子,做得这么精细。”说完,林文珺顿了顿,“小佟,你老婆愿意工作吗?”

    佟建随口回答:“她脚不好,人又笨。”

    听上去不想让杨霞出来工作,林文珺指指毛衣裙子:“这要是笨,那就没有心灵手巧的人了。”

    “算了,她干不好的,在家里呆着就行了。”佟建连连摆手,眉头都皱起来。

    林文珺生完孩子,总要出来工作的,保姆要换成全天,她还想找个放心的人选在家里看着,一直都还没找到,看到毛衣裙,一时想到,就问一句。

    佟建这么反对,他家里也有孩子要照顾,林文珺就没再问下去。

    晚上回家翻黄历,把合适开业的日子都圈出来:“宁宁,杨阿姨给你织了条裙子,你写完了作业试一下。”

    江宁一看见裙子就笑了:“这是我的?这是妹妹的?”

    “嗯,好看吗?杨阿姨手巧。”

    让她自己去房里试衣服,家里开了热空调,宁宁穿着毛衣裙子,没一会儿就热出汗,她又照镜子,又摸裙子上的小白兔。

    盯着妈妈的肚子问:“妹妹什么时候生?什么时候能跟我穿一样的裙子?”

    林文珺笑了:“年底妹妹就出生了,长到能穿这条裙子,大概还得一年。”

    “一年?还要一年啊?”江宁重重叹了口气,数着月份算算数,妈妈肚子里有妹妹都好久了,妹妹怎么这么慢。

    “她叫江慢慢好了,太慢了!”江宁摇摇头,对肚子里妹妹很不满意,她都等急了!

    林文珺低头继续定日子,太慢?她还觉得太快了呢,要是能再慢一点就好了,再多给她一点时间。

    生产,喂奶,养育。

    怀孕的时候觉得吃了大苦,受了大罪,只要生下来就会轻松了,生下来哪儿还能轻松得了!

    那才是辛苦的开始,就连现在的林文珺,对生产之后要养育孩子,同时还要继续工作读书,都觉得有点发怵。

    林文珺不知不觉,叹了口气。

    江宁扭过头来,看了看妈妈,走到妈妈身边:“妈妈怎么啦?”她依偎着林文珺,脸上是很关切的神情。

    “妹妹生下来什么都不懂,她会哭会闹,可能会打扰到你弹钢琴,写作业,排练学校的节目,妈妈也没办法像以前那样,每天都接送你。”

    江宁一听,就知道是很严肃的话题,她坐直了:“她一直这样吗?”

    “不会一直这样,她长大了,上学了,就会慢慢懂道理,你也是上学了才懂道理的对吗?”

    “我一直懂道理!”江宁立刻强调自己跟妹妹不同。

    林文珺对宁宁很有信心,她对江辰一直很友爱,阅读的爱好和自立的习惯,都是江宁影响到了弟弟。

    江辰从小就看姐姐在读书,他读小学的时候,江宁又去打暑期工了。

    江辰问:“姐姐是没钱吗?”

    “嗯,没钱。”江宁开始胡说八道,恐吓刚读小学的江辰,“大学生都没钱吃饭的。”

    江辰捧着碗,筷子都不动了:“妈妈,那我把我的压岁钱给姐姐。”在他的脑袋瓜里,压岁钱是很多很多钱。

    林文珺搂住女儿:“好,你一直懂道理。”

    江宁抱着胳膊靠在沙发上,很为难的样子。

    “妈妈也一样,妈妈得休养一段时间,不能去工作,也不能去读书。”林文珺最近在大学图书馆里借了几本育儿的书,开始学习怎么和孩子交流沟通。

    当了妈妈这么多年,再重新开始学。

    小孩子什么都懂得,父母不要认为他们什么都不懂,遇事是可以跟他们商量的。

    江宁知道妈妈多喜欢读书和工作,如果让她呆在家里,不能去学校,不能见叶蓓蓓,那她也受不了的。

    江宁伸出手,摸摸妈妈,用安慰的口吻说:“那好吧,希望她是一个听话的妹妹。”她接受了新生下来的妹妹会是个“碰哭精”。

    红笔一划,林文珺圈定了日子:“你跟妈妈一起给公司剪彩好吗?”

    江宁知道什么是剪彩!她艺术学校的同学告诉她,电视塔落成的时候就有剪彩仪式,就挑了他们很多人。

    穿着一样衣服,手上还挥舞鲜花。

    “电视新闻还拍到我了呢。”其中一个同学这么说。

    可惜那时候江宁还没读艺术学校呢,要不然她也能去挥舞鲜花了。

    但现在她要给她和妈妈的公司剪彩!江宁欢乐点头,跑回房间给自己挑衣服,剪彩都要拍照片的。

    她打开衣柜挑衣服,还问:“妈妈,那爸爸去吗?”

    “去啊。”林文珺说,“让他给我们拍照片。”

    她等江烨回来,邀请他参加剪彩。

    江烨酒还没清醒,大拖鞋“踢踢踏踏”往水柜边走,枸杞蜂蜜都已经调在杯子里了,每天回来他自己泡一杯,解酒。

    “咚咚”喝了半杯,他醒了,面孔通红,目光灼灼:“蒋经理去不去?蒋太太是设计师,肯定要请,搞个邀请函呢。”

    上次吃饭没能好好聊,正好趁着这个机会再认识认识。

    林文珺扭头往房里去了,江烨跟在后面:“哎,跟你说呢,把人一起请来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