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重回九零 > 第50章 纪念日
    怀愫/文

    林文珺的这个小目标,  还没等到年底就实现了。

    期中考试那天,林文珺见到了许久没见的田爱,田爱人瘦了很多,  短发越发利落,穿一身职业套装,手里还拿了个大哥大。

    一看见林文珺,就勾住她的手臂:“走,  我请你吃饭。”

    林文珺笑了:“怎么?你考得特别好?”

    田爱整个人焕然一新,气质完全不一样了,  原来的浮躁和茫然不见,  眼睛神采奕奕:“走走走,我们去西餐厅?”

    “好啊。”一看就知道田爱有喜事要宣布,林文珺当然愿意给她鼓掌。

    两人去了钢琴西餐厅,就是江烨刚拿了工程款,带她和宁宁来吃过的餐厅,林文珺记得这里吃顿饭可不便宜。

    “你到底有什么好事要说啊?”

    “等等!上了菜再说。”田爱点了两客牛排,  一份意面,还有一杯香槟。

    东西送上来,  田爱举起酒杯,  林文珺不能喝酒,喝果汁,她拿着杯子催促:“到底有什么好事啊?”

    田爱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小卡片递过来,  林文珺接过一瞧,嘴角止不住往上翘:“办公室?副主任?”

    “还是总经理助理。”田爱急急忙忙补充,  说完自己先笑了。

    “真是了不起!”林文珺真心实意夸奖她,田爱才干了没多久,这么快就升!

    田爱一笑,  眼睛像游鱼似的一尾,自从林文珺认识她,她就从来没笑得这么快乐过。

    “我们大区经理下来巡店,问我们有什么意见,别人都不敢说,我说了!”田爱只是理货员,门店经理觉得她肯上进,带她去过听过几次总部的培训。

    但这种机会,不能全给田爱,还得照顾门店里别的员工。

    “大区经理听我说完,说我很有想法,我就提出想去总部参加培训。”培训期一个月,田爱除了密集学习之外,还得兼顾成教的课程。

    那段时间人跟个陀螺似的打转,恨不得一天能有四十下八小时,每天最多睡四五个小时,幸好她妈妈从松江上来照顾她,不管多晚回去,家里总有饭菜等着她。

    “你不知道,我吃那种北方人的蒸馒头,可以吃一大个。”菜场里一对北方夫妻卖的,田爱妈妈给她买过一次当她晚上的宵夜。

    她全吃光了,后来就经常买,给她当点心:“面包是好吃呀,挺大的面包,一捏就扁了,还是馒头份量足。”

    看她实在是太辛苦了,给她蒸排骨配馒头,就这么吃,她还是瘦了。

    “每天都像打仗一样。”但结果是好的,培训之后的考试,田爱拿了第一,立刻就从最下层的理货员,到总部去工作了。

    “你知道,我的第一个任务是什么吗?”

    林文珺摇摇头:“是什么?”

    “让我,去收债。”底下选上来的人,不是能干嘛?那就让她干最难的活,收债去。

    林文珺当然知道要债是件多辛苦的事,欠了钱的是大爷,要钱的反而是孙子,田爱每天上班的地点不是挤破了头才进的办公室。

    是债主公司的办公室。

    “每天早上八点,我准时到,进了办公室就先给他拖地板擦桌子泡茶。”田爱发现一开始是想拍马屁,觉得也许自己殷勤点,人家就把钱还了。

    结果发现不是,就有人能心安理得欠着钱,问他,他就打太极:“这个事情,我也不能作主,我们经理去出差了,你等他回来再说吧。”

    田爱没走没放弃,她拉张椅子坐在他办公桌边:“他手一动,我就先替他动,点香烟买报纸擦皮鞋,我什么事情都干了。”

    人的脸皮可以厚到什么程度?田爱有的时候摸摸脸,都觉得自己修炼出来了,做这些事的时候,她还笑眯眯的。

    林文珺本来觉得她找机会去跟钟雪搭话,走蒋太太的门路,就已经够厚着脸皮了,心里几番宽慰自己,才把脸皮拉下来,没想到还能听见田爱这些经历。

    “真是不容易,你真是能撑。”

    田爱叹出口气,人往椅背上一靠,用小勺子搅着咖啡,轻悠悠说道:“不撑不行啊,我离婚了。”

    每个月一百五十块抚养费,第一个月还有,从第二个月开始,就没拿到过,田爱可以拉下脸皮给人点烟擦皮鞋,但她不愿意问前夫要钱。

    离的时候,那个人就说“你有本事,以后不要求我养儿子。”

    田爱咬着牙,一丝劲都不敢松,她不仅要把儿子养大,还要养好!

    “那后来呢?钱还了吗?”林文珺知道钱肯定还了,要不是要回了欠款,田爱哪会升得这么快。

    “两百万欠款,人家要了一年要不到,我一个礼拜要到了。”田爱伸出一根手指,眼睛里含着光,更像一尾鱼了。

    “怎么肯给你的?”林文珺好奇。

    “不要脸啊。”田爱笑嘻嘻的,“守在办公室没用,那我就跟到他家去,早上再早点起来,去接他上班,就站在门口光笑,什么话也不要讲,晚上再送他到家门口。”

    那人吃得消,他老婆可吃不消了。

    “他老婆还报警了。”

    田爱振振有词:“我又不是来骚扰他的,我这是盯着公司资产啊,两百万呢,他跑了怎么办啊?”

    警察也没办法,她就是接送上下班,田爱还故意说给那人的老婆听:“我不光接送,还陪上班,点香烟擦皮鞋,什么时候还我们公司钱,什么时候我就不出现。”

    田爱不是钟雪那种美貌,她三十几岁,看上去跟二十多似的,笑起来又甜,谁能顶得住她天天守在门口,接自己的老公上班。

    “没讲什么难听话吧?”

    “怎么不讲。”田爱低头喝了口中咖啡,“还骂到邻居也出来看了。”她骂她的,田爱还笑眯眯听着。

    还当着邻居的面解释:“我只是来要帐的,你不要误会啊,公司派我来的,你要是不相信,可以打电话到我们公司办公室问嘛。”

    第七天,那人把钱还了。

    田爱带着两百万还款回去,升成副主任:“我本来还担心,以后天天让我要债去呢……”

    林文珺知道了,田爱这才要宣布她的大喜事:“那现在让你干什么?”

    “我要外派了,跟着我们大区经理去周边城市开拓卖场。”本来她资历不够,但大区经理说,去开发新区,要一个“勇”的人,田爱要回欠款,让他印象深刻。

    说她既有手段,又能放下身段。

    问她愿不愿意跟去外地,她一口答应了。

    外派组的名额有限,多是男员工,女员工最终就只有她一个人去。

    “我又租了一个房子,马上就从原来的地方搬出来了。”她外派之后,田父也从松江上来,爸爸妈妈替她带孩子。

    原来田父不同意女儿离婚,但看到她事业越来越好,反而是觉得老实靠谱的前女婿,连孩子的抚养费都不肯拿,就不再说这事了。

    “那你读书呢?”

    “只好先请长假,但肯定是要读的。”没学历,升不上去。

    牛排意面来好了,田爱看着雪白餐布上摆着的菜说:“这是你请我吃过的。”那天,她身上连付出租车车费的钱都没有,求助无门,找林文珺借钱。

    当时,林文珺就请她吃了这个。

    林文珺笑了,原来是这个意思,她拿起刀叉,切下一块肉,沾点黑胡椒盐:“那我不客气了,我不光要吃牛排,再给我来个芝士蛋糕。”

    “服务员。”田爱笑着把服务员叫来,“你们这里有没有那种生日小蜡烛啊?给我插在蛋糕上。”

    “请问是生日吗?”

    田爱想了想:“是纪念日。”纪念她们冲出脚上套的圈。

    很快圆型小蛋糕就送上来了,上面插着一支彩色细蜡烛,送到她们面前,服务员替她们点上火。

    “我不光是请你吃饭。”田爱还在笑,整顿饭,她脸上笑容就没停过。

    “不光是请我吃饭,那你要干什么?”林文珺问,“你要跟我谈合同做生意啊!”

    她只是说句玩笑话,谁知田爱收起笑容:“对,就是跟你谈生意,送订单给你。”

    大卖场在海市已经有了成功的模版,去新的地区开拓市场,选址已经敲定了,田爱还跟着经理去过工地。

    赶在年里开业,田爱出了主意,用购物收银条可以换取一份小礼品。

    “这不就给你送订单来了吗?”

    林文珺立即从包里拿出她那本小本子,这本子才用了几个月,就已经翻得起皱,她翻到新一页:“有什么要求?我记一记。”

    “吃了饭再谈工作!”田爱觉得好笑,看了一眼林文珺的笔记本,缓缓出口气,“咱们还真是,越来越好了。”

    报名读书的时候,一个主妇,一个女工,谁能想到现在面对面坐着,是林经理和田副主任了。

    田爱脱离了那个环境,原来她有过短暂好感的门店经理,已经是她的下属了。

    “我觉得这个条款,还可以再细化一些,比如满了一定的购物金额,可以抵扣三十五十一百,买些小家电啊,或者食品礼盒什么的。”

    林文珺当主妇的时候,就很容易被这些给吸引,家里的壶旧了,但也没到必须要换的时候,看到抵扣,她基本会买。

    田爱也拿出她的记事本:“这个好,还能拉一拉滞销商品。”

    两人这顿饭,吃着吃着吃成了工作餐。

    吃完饭,林文珺去了公司,公司现在有四个人了,她对小吕说:“小吕,你弄一个卖场的问卷调查表给我。”

    小吕刚跑完保险公司,屁股还没坐热,那一单他就快成谈成了,刚想报告这个消息,经理就又带回一单来。

    他“哎”一声答应,林文珺看看这办公室,现在这个场地,确实太小了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