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重回九零 > 宁宁的选择
    江烨筷子停住,  他脸上的表情,林文珺见过,上次她说要贷款买房的时候,  他就是这付震惊的样子。

    确实,  十五万够再买一套房子的了。

    “多少?”他问。

    “十五万。”林文珺既不气壮,也不气怯,  但她的手放在腿上,指尖微曲,  有些紧张。

    江烨要是不同意,她就得再想别的办法,十五万是给自己留了讨价还价的余地。

    她自己手里还有四万多,老家的房子抵押给银行还不知道能贷多少钱,要是连注册金都不够,  这笔订单肯定做不了了。

    “不是,你们家谁要借这么多钱?”江烨想了想,  在老家就算买房,  也用不了这么多钱啊。

    “不是别人跟你借,  是我跟你借,我给你打欠条。”

    江烨皱起眉头,他当然不想同意,  他都不同意林文珺去做什么礼品公司,  本来以为她小打小闹也就算了,  她还真想开公司,  开公司就这么容易?

    但他也不把话说死,  怕老婆又罢工。

    林文珺也不急着让他下决定,她说:“我接到单子,但对方是国企,  不是正规公司不肯合作。”

    其实就是个小订单,这一单能赚多少还不一定,但她要趁着生孩子之前,把该干的都干完。

    江烨现在就不同意,他不反对只是不想吵架而已。

    等她生完孩子事情更多,她害怕自己还没冲出这道门,就被挡在门外面。

    一定得是现在,一定不能迟疑。

    “你想一想,再告诉我吧,要是不行,我再想别的办法。”林文珺没有一点火气,她很认真的跟江烨说这件事。

    江烨不肯那也正常,毕竟袋里那些钱都是他赚来的。

    上辈子林文珺就知道他辛苦,这辈子她更有实际感受,她说的也不是气话,借不到她就再想办法。

    “吃饭吧。”林文珺叫女儿,“宁宁!出来吃饭了。”

    江宁抱着可乐瓶子出来,这么会功夫,她已经喝掉一半,肚子里都是碳酸饮料,还没说话就打出汽嗝。

    “嗝~”江宁闭紧嘴巴,汽就从鼻子里冲出来,她自己先笑了。

    林文珺赶紧把可乐收掉:“不许喝了,快来吃点菜。”

    江烨一直没说话,她没跟他说软话,也没说气话,一下就把他冲口而出要拒绝的话给堵上了。

    林文珺把鱼的另一半肚皮挟起来,把大刺挑干净,放到女儿碗里。

    江宁只吃没有鱼刺的鱼肉,吃完鱼肚又指指盘子:“爸爸,我要吃鸡翅膀。”妈妈做的可乐鸡翅!她从来没吃过这种,明天上学的时候要告诉叶蓓蓓。

    鸡翅在江烨左手边,他心不在焉,挟了个鸡翅到女儿碗里,江宁啃着翅膀,看妈妈一直笑眯眯的,大概有点明白,可能是爸爸又不顺心了。

    以前妈妈就常说,爸爸忙,爸爸在外面很辛苦,不要吵爸爸,那她就跟妈妈说话。

    “我今天踢键子了!”左脚一下,右脚一下,两只脚都踢起来,才算成功。

    “是嘛,今天成功了吗?”林文珺给女儿剥虾,放在小碟子里,旁边佐上醋,让她能挟着吃。

    江宁的运动细胞没遗传到江烨,江烨到六十岁,还能每天在跑步机上跑八公里,江宁从小就不行。

    跑步、铅球都不行,连跳绳都差点不合格。

    “我踢了一个,本来能踢到第二个的,键子掉下去了。”还是叶蓓蓓的键子,她最喜欢的那个,“叶蓓蓓就生气了,我明天要买个一样的,赔给她。”

    她们读二年级,教室在二楼,键子飞出走廊,掉到一年级教室前,等她们下去找的时候,键子已经不见了。

    “那你们有没有到一年级教室里问一问?”

    “想去问的,但是打铃了,我们只好去上课。”叶蓓蓓噘了一节课的嘴,江宁从储蓄罐里抠出一个硬币放在铅笔盒里,明天就赔给叶蓓蓓。

    “那你要跟她好好说,明天要不要妈妈带你们一起去买键子?”

    “好啊!”江宁还偷偷答应叶蓓蓓,把妈妈给她买的自动铅笔盒带到学校去,给叶蓓蓓玩一天。

    吃完晚饭,江宁坐在电视机前,看每天必看的《猫和老鼠》,汤姆在弹钢琴,江宁手摆在膝盖上,跟着汤姆活动手指。

    江烨在房间里咳嗽了两声。

    江宁还在哈哈笑,房间里又传出来两声咳嗽声,这下她回头望了望:“爸爸?”

    房间里传出来一声低咳,江宁站起来,慢慢腾腾往房里走,一边走还一边扭头盯着电视机,杰瑞举着大锅,要砸汤姆了!

    “呯”一声,砸着了,汤姆的脑袋扁平扁平的。

    “过来。”江烨眼看女儿磨磨蹭蹭,叫了她一声。

    “爸爸怎么啦?”江宁跑进房间,还有一集猫和老鼠呢,她想赶紧去看。

    “妈妈工作,你同意吗?”江烨这么问她。

    江宁怔住,她看着爸爸脸上的表演,感觉他不是真的问她同不同意,但她同意,一边点头一边说:“同意啊,我们同学的妈妈都有工作。”

    写作文的时候,大家都会写妈妈的职业,江宁就写了,她写妈妈是经理。

    是从名片上抄来的,那张名片雪白烫金,妈妈还在上面喷了点香水,香喷喷的,江宁偷偷藏了一张在铅笔盒里,塞在胶带贴着的课程表后面。

    整个铅笔盒都是香的,一打开就有香水味。

    她刚带去的那一天,每个女同学都到她座位边,打开笔盒闻香味了。

    “妈妈工作,就没办法照顾你和妹妹了。”江烨继续说。

    “那我们不是请了钟点工吗?”每天三个小时,买菜洗菜打扫房间洗衣服,这样妈妈就能出去工作,要是三小时不够,那就再多三个小时。

    江宁觉得妈妈工作很好,妈妈读书工作之后,她们每天都有很多话说,妈妈还带她去大学图书馆了呢!

    大学图书馆比新华书店还要好上一万倍,是世界上最好的地方。

    要是妈妈不去大学,她也不能去大学的读书馆了!

    江烨看着女儿,原来林文珺不读书不工作,老老实实呆在家的时候,女儿上地段小学,什么也没见识过。她读书工作之后,宁宁连电视剧都拍过了。

    也确实不能说她没照顾好孩子。

    江烨开始说别的:“家里有一笔钱,是准备给你开书店的用的,但妈妈要用了,就没有书店了。”

    这是个礼物,是爸爸送给她的礼物,江宁记得。

    江宁眉头皱起,她站在爸爸床边,身体摇来晃去,很难做决定。她又想要一个像图书馆那样的书店,又希望妈妈可以工作。

    江烨摸摸女儿的脑袋:“去看电视吧。”

    今天的最后一集猫和老鼠已经放完了,江宁坐在沙发上不动,林文珺路过看看女儿:“宁宁,电视怎么还不关啊,超过时间了哦。”

    江宁把电视机关上,回自己房间背英文。

    林文珺坐在餐桌边背书,马上就要考试了,她自己背一段,提高声音:“宁宁!在干什么呢?”

    江宁平时背书声音又脆又亮,今天却时断时续,林文珺还以为她又开小差了。

    江宁没在开小差,她在认真想事情,想妈妈工作的事情。

    林文珺继续准备考试,江烨等了半天,也没等到她进房跟他说好话,端着杯子跑出来倒茶,倒完茶不急着回房,就在餐桌边坐下。

    林文珺从他出来就知道他有话说,但这人就是喜欢叫人猜测他的心思,有什么话不肯直说。

    “你想好了?”林文珺干脆放下笔,先发制人。

    “家里一共就这些钱,到年底工程结算才有钱拿,我本来是打算用这些钱添设备添人手的,但你说给宁宁买商铺,我就先没动。”

    他的意思很明显,他为女儿做出牺牲了,现在轮到林文珺牺牲。

    “你要开公司,也不是不行。”江烨喝了口茶,“本来买了商铺,你要是觉得在家里歇不住,做点小生意也行,反正店是自己的,赚的钱够水电就行,你不是跟你大嫂做那个丝巾生意嘛。”

    他们年初的时候还是这么打算的,要是海市呆不下去,就回老家开个店,没想到江烨越做越好,能在这里扎根。

    老家沿街的店铺,差不多就是十万块钱。

    江烨不等林文珺说话,就把女儿叫出来:“宁宁,你是不是想开书店?”

    江宁一直在门边偷听,小耳朵竖得尖尖的,爸爸说的话她全听见了,她也思考好了:“我不要书店了,就让妈妈开公司吧。”

    她从铅笔盒里拿出那张名片,捏在手里给爸爸看,指着上面的字说:“这个是我跟妈妈的,我们俩的。”

    上面有个“宁”字呢。

    江烨没想到女儿反水,林文珺明白了:“你这人幼稚不幼稚?”竟然指望用江宁来对她施压!

    她一直忍着不在女儿的面前跟江烨吵架,没想到一天能吵两回:“你有什么话跟我说就行,跟女儿瞎说什么?”

    她拍拍江宁的肩:“别理爸爸,妈妈的事跟你开不开书店没关系,妈妈以后挣了钱,给你开大书店。”

    一边说一边狠狠瞪了江烨一眼,怎么有他这样的人!

    扔下江烨带宁宁去洗澡,一晚上都没再搭理他,不借就不借,她想办法凑齐这十万块钱。

    娘家人那里是借不到的,大哥刚刚才开了厂,虽然这厂子后来越做越好,但刚起步肯定拿不出来钱。

    大嫂冯兰就算卖断工龄,也没多少钱,再说公司还没影子,怎么能让大嫂辞职呢。

    只能用老家的房子去贷款。

    那房子后来江烨的二姐住着就不肯走,江烨总说那房子不值钱,不值得为了这点钱折腾,不如现在抵押换钱。

    林文珺躺在床上,睁着眼睛出神。

    田爱也不行,她自己还在租住,儿子又刚到城里读书,还在跟丈夫谈离婚,她就算义气,也拿不出钱来。

    王太太更不行,林文珺跟她相处久了,知道她把握着家里的政财大权,但王太太这个人的性格跟她互惠是可以的,借钱不行,借不到反而伤感情。

    她原来厂里那些小姐妹,跟冯兰的状况差不多,厂里连工资都扣一半,哪来的钱借给她?

    深更半夜,江烨起来上厕所,上完厕所经过林文珺门前,脚步声停住,他把门打开:“还没睡啊?”

    林文珺不理他。

    江烨走进屋,坐到床边,黑暗中只能看见他一个轮廓,但林文珺能想像他的样子,板着脸,眉心发皱。

    “行吧。”江烨好像还有点说服自己的意思,“借了。”

    说借这个字的时候,他还带点笑音,好像是在笑林文珺那个“借”字。

    “不是你借给我的,是女儿借给我的。”

    江烨哧笑一声,出去了,把门替她关上。

    第二天一早,他起来的时候,家里已经没人了,桌上摆着好些吃的,汤包煎蛋腐乳酱菜,锅里还放足了肉糜的皮蛋粥。

    江烨到处找,最后在微波炉里找到了,榨菜炒毛豆,他就爱吃这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