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重回九零 > 借钱
    江宁睡不着了,  她自己刷牙洗脸,用大梳子把头梳顺,但她不会扎头发,  拿着头绳和梳子进妈妈房间。

    妈妈又睡着了。

    江宁翻出个蝴蝶结头箍,  把头发顺到后面去,啃着面包,  坐在桌前写作业。

    周末的早早晨静悄悄的,江宁没一会儿就把作业都写完了,  还练了几张字,最后看起课外书。

    齐老师推荐的英文绘本,翻开每一页,一半是字一半是画,全是彩色的,  每本都很贵,比她别的图书都更贵!

    每次看的时候,  江宁都很小心,  就怕把书翻出折痕。

    她们已经学过怎么查英文字典了,  江宁像读中文书那样,把每句话里,她不认识的词写在小本子上。

    然后再查字典,  从众多意思里,  挑出最合适的那个。

    江宁看完一个故事,  合上书,  小兔子钟上的兔耳朵指针,  才刚指着九点。

    ……

    吃完午饭,江宁打开电视机,礼拜天她可以多看半小时电视,  昨天她没看电视,她拍电视去了,今天妈妈就允许她多看四十分钟。

    江宁爬到沙发上,看《青春的火焰》,小鹿纯子好不容易才自创出了晴空霹雳。

    下午两点,江烨终于醒了,家里一点声音也没有,他一把推开门,看见老婆搂着女儿在睡午觉。

    坐到床边,拉女儿的小辫子:“小笼包。”

    宁宁打着哈欠翻个手,手放在妈妈的肚皮上,她还想睡。

    妹妹踢了她一下,江宁醒了,她瞪圆眼睛:“爸爸,妹妹踢我了!”

    “妹妹觉得你是懒猪,让你快点起来出去玩。”

    “爸爸才是懒猪呢。”江宁哼哼一声,哼哼完爬起来换衣服,她还是想去吃小笼包的,逛城隍庙,小桥流水绿波廊。

    林文珺坐起来,她不是很想去,但江宁很高兴,她已经期待一上午了。

    上次说要一起带女儿去旋转餐厅,江烨就没去成。昨天拍戏,是工作不是娱乐。今天林文珺才跟江烨一起,带女儿去城隍庙玩。

    算是媛媛出生之前,宁宁最后一点独生女的时光。

    江烨直接带着老婆女儿去看黄金,一进店就直奔金器柜台,金项链金戒指金手链,上面打着金花,他指着说:“你看看这个呢。”

    “这个哪儿好看了?”份量倒是实足的。

    林文珺简直不明白江烨心里在想什么,怎么就突然想到买戒指了?

    柜台里的款式,怎么看怎么老土。

    宝石戒指虽然漂亮,但有很多是人工合成的,颜色漂亮,大几百或者一千多就能买到一只,但那个不保值,跟后来的天然红宝石蓝宝石根本不是一种东西。

    林文珺慢悠悠逛柜台,营业员笑容满面向她推销:“想看看什么?戒指还是项链啊?”

    江宁就跟在妈妈身边,她这里看看,那里看看,扭头问爸爸:“为什么不给妈妈买钻石啊?钻石恒久远,一颗永留传。”

    电视广告天天放,好记又顺口,江宁听过一次就牢牢记住了,光听这个广告词儿,就觉得钻石是比黄金更好的东西。

    “那就买个钻石的。”江烨拍板,“有没有钻石的对戒?”

    “有的呀。”营业员眼睛利,一看江烨提着包,手里还拿着个大哥大,就知道肯定是老板,把店里好几种钻石戒指拿出来给他挑。

    “这个多大?”林文珺挑起一只,拿在手里试了试,她骨架子小,怀孕也没能让她胖多少,手伸出来细白纤长。

    “这只五十分的。”

    “有没有一克拉的?”一克拉的钻石才保值,都要买了,干脆就买大点的。

    胖营业员笑开了花:“有的有的,我到里面去给你拿。”现在还少有人买大颗钻,一克拉的已经算是罕见了。

    江烨瞥瞥林文珺,等营业员走进去了,他才说:“不得了,你还知道一克拉了?”

    “要买就买价值最大的东西,不到一克拉的钻石不保值,要不然我怎么买学区房呢。”要问江烨,他现在住的地方好不好,他一点毛病也挑不出来。

    “贵的东西永远更贵,一只金苹果比一篮子苹果值钱。”林文珺也瞥瞥他,“要是觉得贵,那就算了。”

    “我又没说不买。”现在讲话还一套一套的了,这也是大学里面学的?

    营业员托出一只丝绒盘子,林文珺戴在手上看了看,“这个净度颜色是多少啊?有没有国际证书?”

    “那肯定的啰,我们是国营的,又不是私人店铺。”胖营业员笑眯眯说,“太太看一看,喜欢哪只啊?”

    林文珺挑了最普通的那种,单独一颗钻,嵌在戒面上,因为石头够大够亮,十分瞩目,她伸着手指头给江宁看:“好看吗?”

    江宁两只眼睛盯着钻石,比电视里说的还要闪亮,她点点头。

    “现在妈妈戴,等你长大给你戴。”

    江宁抿着嘴笑了。

    江烨还不肯放弃黄金,还是买了一对黄金婚戒,要买金手链的时候,林文珺直摇头:“不要不要,难看死了。”

    营业员就笑:“怎么会难看,我们这个花色款式都是最时髦的,百合花这个多好看,百年好合。”

    林文珺还是摇头,江烨就以为她是在心疼钱,根本没听她的,对营业员扬扬下巴:“一起算。”

    “你老公真是心疼老婆,你好福气呀。”胖营业员一边开单一边说好听话,“要是胖了瘦了手寸都可以来改的,出个工费就行了。”

    “你的买好了,看看给我们宁宁买点什么?”江烨带女儿去看玉,给她买了一块雕着兔子的白玉牌。

    再吃小笼包,江宁觉得这一天也可以写下来。

    “妈妈,我要把今天也写在作文里。”江宁自己挟起一只小笼包,咬掉一点点皮,往里面吹气,把汤吹凉了再吃。

    “写吃小笼包,不要写买东西。”说完林文珺看看丈夫,“你一共就陪她两天,她能写两篇作文。”

    昨天拍戏的事,江宁也记下来了,她也要写到作文里,题目就叫《我拍电视剧》。

    江烨哈哈一笑,给江宁挟了只小笼包:“以后爸爸有空,爸爸带你出来玩,跟爸爸出来玩比跟妈妈出来玩要好吧?”

    江宁小手握着长筷子,原来是的,但现在不是,妈妈带她出来玩,也一样去好地方,书店饭店买漂亮衣服。

    “都好玩。”江宁总结,“一起玩最好玩!”

    第二天林文珺送女儿去读书,江烨在厕所里刮胡子,看见她们准备出门,特意伸头看了看:“你戒指怎么不戴?”

    “我是去读书的,戴那个干什么?”也不知道他这是哪来的新鲜劲儿,江宁的学校也很明确的规定过,不许学生配戴首饰。

    到时候伸出手来,那么大一颗,出去吃饭也就算了,去上课不像样。

    “给你好东西也是白给。”江烨半边下巴还有白沫,“哦,你是不是故意不戴的?还不想让人知道啊?”

    林文珺扫一眼玄关边贴的两张课程表,一张是她的,一张是宁宁的,音乐和体育都用彩色笔划出来,今天江宁有体育课。

    她催江宁快点换鞋子:“今天有体育课的,要穿跑鞋。”

    然后她才抬头看江烨,指指肚子:“人家还要怎么才能不知道,你是不是有毛病?十三点!”

    说完拉着女儿出门,“呯”一声把门重重关上,差点被他气笑了,搞了半天原来是因为这个!

    江宁坐在电梯里抬头看妈妈,想说话又不敢,她还从来没见过妈妈骂爸爸呢。

    林文珺生了会儿气才注意到女儿的眼神,她和颜悦色:“爸爸妈妈不是吵架,我们没生气。”

    骗人,江宁虽然点头,但她觉得爸爸妈妈就是在吵架。

    她一进学校就问叶蓓蓓:“你爸爸妈妈吵架吗?他们都怎么吵架的?”

    叶蓓蓓点头:“吵架,吵得可厉害了。”她妈妈还会扔东西,她问江宁,“你妈妈扔东西了吗?”

    “没有,我妈妈骂我爸爸十三点,有毛病。”江宁很认真的跟她好朋友讨论,讨论爸爸妈妈是不是真吵架。

    “没扔东西就不算吵架。”叶蓓蓓安慰完江宁,拉着她说悄悄话,“你这礼拜是不是拍电视剧去了?拍电视好不好玩啊?”

    “一点都不好玩,一点都没意思。”江宁放下心中大事,跟叶蓓蓓凑在一起,扡长音告诉她,拍戏是顶无聊的事。

    高峰在机关办公室工作,十一月有个学习活动,主任让底下的人想办法办得漂亮些,一半是学习,一半算疗养。

    高峰马上想到林文珺送给他的那个礼盒,把这个建议提了上去,他当然没讲已经有样品了,仿佛这种会议礼盒的想法是他自己想出来的。

    领导听了想看看东西,高峰打包票:“行,我来找厂家,看看怎么把东西做得实用又便宜。”

    然后他才找的林文珺:“我们是同学嘛,这种事儿,我肯定先想到你。”

    “但是我要先讲清楚哦,你的公司手续齐全吧?□□什么的都要正规开给我,这些我们单位都要审核的。”

    那就得有公章落款了,林文珺笑着点头:“那当然的,这些东西已经在走流程了,要是能下订单,□□手续肯定是齐全的。”

    一段话说完,掌心都在冒汗,她竟然也学会打太极了。

    国企要走财务要入帐,想做这单生意,还是得赶紧把公司办起来。

    林文珺咬着牙,半节课都没放松,一放学就回家去,打开大衣柜,把江烨的旅行袋拿出来。

    五万,十万,十五万。

    现在政策还不像以后那么宽松,注册公司要实缴注册金,每种注册金额还不一样,礼品公司算是服务性公司,注册金得缴十万。

    林文珺吸口气,把钱又锁回柜子里。

    她给江烨打了个电话,江烨接起电话听见是她,还有些意外,林文珺问他:“你今天回来吃晚饭吗?”

    电话那头传来打麻将的声音,江烨打牌打麻将都是好手,他总能输得正好。

    一只手搭着麻将牌,一只手握着大哥大:“不知道,晚上再说。”

    也许打完麻将,这些人还想换个地方继续玩。

    “我今天要回去的,我老丈人生日。”其中一个打出张牌,“东风。”

    林文珺听见了:“那我做几个你喜欢吃的菜,你早点回来。”

    糖醋鱼,炒虾仁,还蒸了只童子鸡。接江宁放学的时候,她还去买了点酒。

    “妈妈,我们要请客啊?”江宁一回家就闻到满屋子香味,她跑进厨房,偷捏了一个虾仁塞进嘴里。

    “洗手!”

    江宁吐吐舌头:“请谁啊?阳阳家吗?”阳阳就是王太太的儿子。

    “不是,妈妈请爸爸吃饭。”

    江宁听不懂,为什么要请爸爸吃饭呢?还这么正式,连玻璃酒杯都拿出了,但她只关心一件事:“那我能喝可乐吗?”

    妈妈不怎么让她喝可乐。

    “今天可以喝。”

    “耶~”江宁跑进房间写作业,写完一本就看看门,终于!到她写完了数学作业的时候,爸爸回来了。

    林文珺把一盘盘菜端出来,还给江烨倒了杯酒。

    “哟,过年啊?”

    林文珺让江宁抱着可乐瓶子先呆在自己房间。

    江烨洗完手出来,坐下来就要动筷子,一筷子夹在鱼肚皮上,挑出来就要自己吃,林文珺忍了忍。

    西瓜中间那块肉,鱼肚皮肉,他从来没想过孩子,江宁没吃到过,江辰也一样。

    “你等会儿,我有事要跟你谈。”

    江烨没放下筷子:“什么事?”娘家人又来借钱了?

    “我想跟你借点钱。”林文珺说,“十五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