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重回九零 > 男同学(捉)
    怀愫/文

    江宁拍完就问:“妈妈,  电视上什么时候能放啊?下个月吗?”

    她觉得下个月已经很长很长了,她都跟叶蓓蓓沈夕说过了,  她要去拍电视剧,马上就会在电视上放的。

    林文珺笑了:“没有这么快的。”

    “那过年的时候放吗?”江宁继续问。

    江烨开着车,他趁女儿化妆梳头这段时间,往影视城还没造好的工地去看了看,他常年跟工人们打交道,很快就找准了小工头。

    那片影视城的开发计划要好几年,这得是个多大的工程啊,  这么大块蛋糕,  可惜没能力咬上一口。

    江宁在片场累了半天,坐上车兴奋了没一会儿就睡着了,  手里还拿着半块面包,这是林文珺给她垫饥用的。

    “刚刚有个经纪人给了我一张名片。”说江宁很有潜质,有戏的话他可以推荐江宁,  双方签一个经纪人合约。

    “嗯。”江烨应了一声。

    “但我看宁宁不是很喜欢拍戏,也可能是今天太累了,  我就说回去考虑考虑。”林文珺继续说,看名片好像还是个台湾公司,说专门拍合拍剧的。

    最近老上海背景的剧很多,  影视城那么大点的地方,好几个组在拍,林文珺刚刚还看到那一批小报童了呢。

    “嗯。”江烨还在琢磨,半天才嗯一声。

    林文珺看他心不在焉,也不理他了,翻包从里面拿出她的记事本来,现在日历的小格子根本不够她记的,  她就买了本巴掌大的小本子,把每天要干的事记在上面。

    这才用了一个月,本子已经被她翻得皱巴巴的。

    江烨回过神来,从后视镜里看见女儿睡得香喷喷,一条腿还勾在椅子坐背上,老婆又翻她那个小本子,皱着眉头拿笔写着什么。

    她皮包里的bb机,“哔哔”响起。

    林文珺只看了一眼,就眉头舒展,嘴角带笑。

    “谁啊?”江烨问。

    “我同学。”真是不知道哪片云彩能落雨,林文珺的笑容藏都藏不住,她故意说出给江烨听,“跟我谈生意的。”

    谁知江烨问:“男同学还是女同学啊?”那没开过张的,也能叫生意?还同学!

    林文珺在后视镜里冲他翻了个大白眼。

    还真是位男同学。

    她没放过任何一个可能的机会,趁着上课之前,把名片发给了同学们,还挑选几位同学送上两种样品礼盒。

    大家在一个教室上课两个月了,林文珺的人缘还挺不错。

    倒不是因为她擅于交际,而是因为她的笔记是最全的。

    有工作的人偶尔总有请假的时候,林文珺堂堂课不迟到不早退,她跟别人拼不了聪明才智,那就拼笨功夫。

    电脑机房不是次次都能去,全得靠笔记,来跟她借笔记的人越来越多,她跟全班同学都能说得上话。

    “哎,我问你呢?”江烨又问。

    “男同学!”林文珺头也没抬,她反复看bb机上的信息,对方觉得林文珺的礼品盒很不错,想仔细谈一谈定制礼品的事。

    林文珺本来是很累的,身体上的那种累,回家就想躺一会儿,现在她一点也不想躺了,一路上都在想怎么把这单做成!

    江烨根本没进大门,停下车让她们回家:“我晚上有事啊。”

    脸色还有点不太好看,时不时瞥一眼林文珺手里攥的小本子。

    “知道了,你要是不回来,提前打电话。”免得还给他留门,他要是不回来,里面就反锁掉。

    “嗯。”又是个嗯字,江烨踩油门走了。

    一进家门,林文珺连口水都来不及喝,先坐到沙发前回先给同学打电话:“不好意思啊,我刚刚在外面办事,没电话,你公司里要多少个礼盒?有什么具体要求吗?”

    一边说一边拿起电话旁边的记事本子,这是她专门放在这里用来记录业务的。

    江宁知道妈妈忙,她每天放学之后,都是自己写作业,练琴时间也改了,改到妈妈做晚饭的时候,做饭的时候妈妈才不打电话。

    江宁自己换衣服,把裙子挂起来,再打开冰箱找吃的,叼着小面包,还给妈妈也倒了杯牛奶。

    林文珺百忙之中对女儿做口型“谢谢宁宁”,一口气把牛奶喝光。

    江宁想回房间躺着,但摩丝头硬梆梆让人难受,她头发太多,自己洗不干净,只能等妈妈给她洗,靠在毛绒大兔子身上,听妈妈打电话。

    林文珺挂了同学的电话,立即打给冯兰,家里没人,打到厂里:“我们有定单了!”

    冯兰笑得合不拢嘴,车间里机器声音都没盖过她:“好好好!我请假!我回家给你打电话。”

    车间主任看着冯兰:“又要请假啊?”

    冯兰原来是怎么也不好意思的,抹不开脸面干私活,现在她只是笑一笑:“是家里有事,我得回去看看。”

    “那今天就算你请假了啊。”

    冯兰都干了大半天了,算请全天假,就得扣全天工资。

    “行。”冯兰哪还有功夫计较这个,好不容易生意要开张了,她骑着自行车回家。

    为了跑工厂,她让林卫东教她的。

    总不能次次有事都让林卫东接送她,冯兰原来胆小,一直以为自己学不会骑车,没想到逼一逼也学会了,现在跑近一点的厂子,她全都能骑车去。

    这次是会议礼盒,茶叶保温杯再加笔和笔记本。

    “茶叶我想分两种,男士就碧螺春,女士的换成花茶。”林文珺握着听筒,话虽然说得慢,但心口直跳。

    花茶!

    冯兰在本子上写上大大两个字,还打上圈做记号,明天就去茶厂问问,看有哪几种花茶。

    “这个茶叶罐子有没有办法再好看一点?要是带花的不好看,干脆就用纯色的铁罐,字体好看一点就行。”

    那个叫什么来着?高级感!

    林文珺也想过全用陶瓷罐,陶瓷罐子不管是烧上山水画,还是纯青釉色,都好看,讲究有讲究的做法,朴素也有朴素的美感。

    但陶瓷的成本比铁罐要高,运输损耗也厉害,目前还做不起。

    只能少量的,用在高档礼盒里。

    冯兰一样一样记下来:“好,那宋锦的那种披肩呢?”

    “那个暂时不需要,以后有需求再说。”

    “保温杯的颜色呢?”

    “那个我也建议过了,但对方要求不换,说是深色的才端庄。”要是也能分成男款女款的,就更精心一些了。

    两人打了好长时间的电话,江宁从房间里出来,乖乖坐在妈妈身边,她知道妈妈今天陪她很久了,她也可以陪陪妈妈。

    直到林文珺的bb机响起来,她拿出来一看,竟然是江烨给她留的言,告诉她晚上不回来。

    “哎哟,把时间给忘了,你们也快吃晚饭了吧?”冯兰这才回神,林卫东已经从厂里回来了,还做好了饭,林妍已经收拾桌子盛饭了。

    两人挂掉电话,林文珺着急给女儿做饭:“饿了吧?”

    “不饿。”江宁摇摇头,她今天累过头了,也不觉得饿,就是头发很难受同,“我想先洗澡。”

    林文珺一下乐了,这头发恨不得抹上半斤摩丝:“妈妈去放水,你给爸爸打个电话,问问他去哪儿了。”

    江宁拨通电话,江烨听见女儿的声音,这回没急着说他在外面,他问:“妈妈打电话打到现在?”

    “嗯。”江宁老实回答。

    江烨哪会不知道呢,他就是打不通电话,才打bb机的,真是没想到,明明都在家,还得用传呼台联系,她还成个大忙人了。

    “她给谁打电话了?是她同学?”

    “给舅妈打电话,刚刚才打完的。”江宁根本不懂爸爸问这个是什么意思,“爸爸你在哪儿?你不回来,我们就要锁门了。”

    江烨问完了,叮嘱女儿:“锁门吧。”

    江宁挂掉电话,跑去浴室,林文珺拿着花洒,等女儿脱掉衣服站在淋浴房里,开始给她搓头发:“怎么这么硬啊!”

    “可硬了!”江宁终于开始跟妈妈埋怨,“头皮可痒了。”挠都挠不动。

    林文珺心疼了,宁宁一定是等着她电话打完,才提洗澡洗头的事,她用力打泡沫,冲一遍水,再上一次泡沫。

    那些小童星可真是厉害,这不到二十就得掉头发吧。

    “你还想拍戏吗?”

    “不想。”又累又枯燥,一点都没意思,江宁自己搓泡泡,再让妈妈给她冲水,“舞台剧有意思多了。”

    每次她冒出来的小点子,都能被齐老师夸奖。

    林文珺看着女儿的小脸,替她把沾到鼻尖上的泡沫冲掉,原来在她这么小的时候,就已经更喜欢有创意有想法的工作了。

    “那我还能上艺术学校吗?”江宁皱着鼻尖,还有一点泡沫没洗掉,弄得她鼻子痒痒,张嘴就打了个大喷嚏。

    白泡泡轻飘飘飞到林文珺身上,她替女儿把洗好的头发包起来,让她自己洗澡。

    “当然能啊,你愿意上就上,不愿意了咱们就再学别的,但是!”林文珺强调,“交了钱得把这个学期的给上完。”

    尊重她的选择,但也不能浪费。

    江宁很愿意,她喜欢表演舞台剧,整个片场,最让她羡慕的就是导演了,不仅可以坐着,还能发号施令。

    “我要是能当导演就好了。”

    “为什么呀?”林文珺抖开印着小草莓的大毛巾,把宁宁裹起来。

    “我就能分配台词了呀,你!三句台词!你!五句台词!”江宁指点江山,自己把自己说笑了,踩在浴室地毯上穿睡衣,等妈妈给她吹头发。

    “那光当导演可不行,你得当投资人才行,给钱的说了算啊。”

    江宁怔住了,原来导演也说得不算,她眨巴眨巴眼睛,盯着镜子里的自己,顺着妈妈的手势歪头,在吹风机嗡嗡嗡的声音中,大声对妈妈说:“那我要当投资人!”

    江烨是第二天大清早才回来的,林文珺给他开了门,又慢慢踱回床上睡回笼觉。

    “哎,”江烨一身烟味,跟她到小房间。

    林文珺躺到床上,拉过被子挡住味道:“冰箱里有吃的,你自己微波炉热一下。”有饭有菜还有皮蛋粥。

    这周是大礼拜,能休息两天,昨天拍戏,今天她跟宁宁都要睡个懒觉。

    “哎,”江烨又叫,“下午带你们去城隍庙吧。”

    林文珺困意消退:“去城隍庙干什么?又要陪谁应酬?”江烨哪会就陪老婆女儿一起休闲娱乐呢,说要出去,肯定是应酬。

    江烨用种不识好人心的口气说:“你不是想买金项链嘛。”

    她还真买过金项链,上辈子的时候。江烨做工程赚了第一笔钱,刚把那三十万拎回家,他们就一起买了金戒指,金项链,结婚的时候没能买的东西,给她补上了。

    那条大金链子又粗又重,下面还有个爱心花样的金牌,那是林文珺唯一一次报复性消费,长大的江宁只要看到她首饰盒里的金项链,就要笑。

    林文珺记得后来,江宁三十岁的时候,江烨也给女儿买了一条爱心坠子,这回不是金的了,是宝石的。

    跟她那块“金牌”一模一样,江烨的品味还真是二十多年不变。

    这辈子把钱全花在买房买车换学校上,当然没买金项链。

    “宁宁!”江烨叫女儿的名字。

    江宁从房间里出来,赤着脚,穿着小草莓睡裙,长头发乱蓬蓬的,好像晚上睡觉跟人打过架似的。

    她一边揉眼睛一边问:“爸爸怎么了?”

    “下午爸爸带你们去城隍庙,吃小笼包,买东西。”说完他拍一下女儿的头,洗澡补觉去了。

    江宁看着妈妈,又看看钟,下午的事情,为什么现在就把她叫起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