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重回九零 > 我不大方
    怀愫/文

    **烨一大早起来冲了个热水澡,穿条短裤就在家里晃荡:“舒服。”

    原来住的地方洗澡要排队,哪像现在,不论多晚回家总能洗个热水澡,出门之前还能再冲一把。

    这贷款还得值了!

    “你穿件衣服。”他这毛病到六十还没改,夏天在家恨不得剥光。

    “出去的衣服,穿着不舒服。”**烨坐在桌边等早饭。

    林文珺这才想起,还没给全家人买睡衣。

    林文珺给他煮了碗泡饭,用的是昨天的剩饭,再加一碟咸菜炒毛豆。

    江宁的早餐就丰富多了,牛奶面包,煎鸡蛋再配一根煎香肠,父女俩看看彼此的早饭,都觉得自己的更好吃。

    **烨一边吃一边用筷子指指沙发上的包:“包我让人带回来了,你先挑一个,把另一个送给王太太。”

    林文珺拿出来一看,还真是lv包,最经典的老花,两个不一样,一个大点,一个小巧点。

    林文珺挑了小的,样子更别致更适合她,把大的留给王太太。

    **烨教她:“你跟她去看新房子的时候送给她。”原来他以为老婆不会跟王太太这样的女人打交道,也不强求,现在她有这个意思了,那正好走动走动。

    “**国升了。”**烨笑着说。

    **烨比那些现在才开始拉关系的人,不止早了一步半步,**国手里的工程,当然先批给**烨。

    本来他和程志军两个吃下这个工程都吃力,现在只有他一个人忙,人更累,但成就感和满足感也更大了。

    “这个工程忙下来,大概能有这个数。”**烨伸出一根手指头。

    “十万?”江宁插嘴,小孩子不认识钱,十万块对她来说已经天文数字了。

    **烨哈哈大笑,摸摸女儿的脸:“一百万。”

    林文珺有些吃惊,她记得**烨这时候还没赚这么多钱。

    “原来的工程,该怎么结钱还怎么结钱,就算他出来了,也不能说我一句**道。”但这个工程是**烨自己啃下来的。

    “能做得下来吗?”林文珺保守的心态又冒头了。

    “这半年肯定忙,到时候把你的户口也弄上来。”要是抓紧时间,年底就能做完,还完贷款还能再买套房子。

    林文珺一时没说话,这才刚住上新房子,**烨怎么就想到她的户口了?

    原来一直到生儿子,他才分出神想起户口的事儿。

    “也行,反正我办过一次了,也熟悉流程了。”林文珺把碗筷收起来,她要跟**烨说正事,“我妈想来照顾我,我拒绝了。”

    **烨看了老婆一眼,有些疑惑:“你妈来照顾照顾你,不是好事嘛,能帮你买菜做饭洗洗衣服什么的,家里现在又不是没地方住。”

    当年他们都是这么想的,可请神容易送神难,那时候没地方住,老两口还是来了,来的时候空着口袋来的,走的时候装满了口袋走的。

    林文珺自认没有一点亏待父母的地方,可谁知道他们觉得女儿拿他们当保姆,他们就是来打工的。

    人心不足蛇吞象,可该怪谁呢?只能怪她自己,是她把他们的胃口越喂越大的。

    这个头不能开!

    “我爸妈都大年纪了,再说了,我嫂子生孩子我妈根本没照顾过,她现在来照顾我,我哥哥嫂子怎么想?”

    林文珺又说:“小房间我是准备好带孩子用的,你跟宁宁都要好好休息,他们一来怎么住?再说家里也没多少钱了。”

    请个钟点工好了,钱花得少,还不用受林父林母的气。

    “你觉得好就行。”**烨看了看老婆的肚子,“你这样真没事?”

    “不行我就请个钟点工,每天两小时,价钱不贵我人也轻松。”林文珺昨天出门买菜的时候已经看好了职业介绍所,反正**烨不在家,她想请几个就请几个。

    **烨心里飞快算了下,工地上做饭的阿姨,得做一天三顿饭,一个月工资五百。

    请钟点工确实省力又便宜:“行,你自己找还是我来找?”

    “我自己就行了,去职业介绍所让人来试工,又不麻烦。”

    **烨笑了,那笑里带着一种“你还出息了”的意思,原来她什么也不敢干,现在还真是什么都知道,什么都敢做了。

    **烨留下包,开车走了。

    林文珺催江宁换衣服:“快点换衣服,今天是返校日呀。”

    江宁还要回地段小学一趟,她的作业本学生手册都还在原来的学校里,她还给原来的同学准备了小袋糖果。

    穿粉红色的?还是穿蓝色的?

    江宁想穿蓝色的,带纱的,像公主一样。

    林文珺笑个不停:“太夸张了,穿个普通的新裙子就行了。”

    最后江宁穿了件海军领的蓝裙子,配上白袜子白皮鞋,像大商场里童装柜的小模特!林文珺就是按模特身上的搭配给她买的。

    江宁的班主任小王老师很喜欢她,江宁机灵漂亮,又懂事乖巧,听说她要转学了,还有点舍不得。

    小王老师只见过江宁的爸爸,开家长会也是爸爸过来,还没见过江宁的妈妈。

    地段小学多数是爷爷奶奶带孩子,女孩子们要么是童花头,就算长了长头发,也是辫成麻花辫子。

    只有江宁不一样,她时常换发型,头上的发夹也经常是新的。

    大家都穿校服,有些顾不上的家长,孩子的校服裤管都拖地,订的时候就买大了,为了能够多穿几年。

    但江宁的衣服是最合身的,裤管也缝改过。

    一看到林文珺,小王老师就知道为什么了,**妈妈打扮得可真时髦。

    “江宁妈妈,怎么突然就给江宁转学啊?她才刚刚读了一个学期,是不是有什么不习惯的地方?”

    林文珺不想直说她觉得现在这个小学不好,只跟小王老师说:“是我们要搬家了,搬家之后就进入学。”

    “那江宁转到什么学校去啊?”

    “童梦小学,她对音乐感兴趣,想学钢琴。”林文珺笑眯眯的,语气平淡的说着炫耀的话。

    在私立小学来说普通平常的事,在这里可是大事,小王老师夸奖了江宁几句,把她的作业本图画书和学生手册给林文珺。

    江宁回到原来的教室里,王蓉蓉马上迎过来:“江宁,听说你要转学啦!”

    江宁给了她一袋最漂亮的糖果,每一颗都是精心挑选过的,还有一块小兔子形状的香味橡皮擦。

    别的同学也分到了糖果。

    江宁跟王蓉蓉手牵着手:“我妈妈说,可以请你到家里来玩,我有自己的房间,还有新钢琴,声音可好听了,你想弹钢琴吗?”

    王蓉蓉没弹过钢琴,只有上音乐课的时候,大家才能看见那架小钢琴,音乐老师才能弹的。

    “真的吗?”

    “真的,我妈妈给我买了新娃娃,还有一个很大的**绒兔子陪我睡觉呢。”

    “那我回去问问我妈妈,我妈妈答应了我就来玩。”

    孙莹莹就站在不远处,跟江宁熟悉的同学都有糖果了,只有她没有,她嘴巴一扁,把长辫子甩在脑后。

    小王老师走进教室,告诉大家江宁要转学的事:“大家跟江宁说再见。”

    她还把江宁叫到一边:“到了新的学校,也要好好学习啊。”

    江宁对这个学校并不很喜欢,所以也并不很留恋,但她喜欢小王老师。

    平时并不亲近的同学,这时都跑到江宁面前来跟她告别了,连孙莹莹也来了,她走到江宁面前:“我们和好吧。”

    她虽然在跟江宁说话,但身体微侧,让小王老师也能看见听见。

    江宁抿着嘴不开口,林文珺上前打圆场:“宁宁,她在跟你说话呢。”

    江宁看了看妈妈,又看了看小王老师,她对孙莹莹说:“我不跟你和好,你的和好是假的。”

    小王老师很惊讶,连林文珺都诧异了,她不知道女儿这么小能说这种话。

    孙莹莹嘴巴一扁,眼圈一红,跑回自己座位上,趴在桌上哭起来。

    离开学校的时候,林文珺对女儿说:“宁宁,你要大方点。”

    江宁板着小脸,她还在生气妈妈让她和孙莹莹握手的事,听见林文珺这么说,她大声道:“为什么要我大方!是她先说我坏话的,说我们是外地人,要回乡下去,我就不大方!”

    林文珺一方面觉得女儿说的对,一方面又怕她长大了这种性格要吃亏。

    上辈子她就是这种性格,跟**烨也是顶着来,一能独立就自己跑出去住了。

    江宁头扭向一边,嘴巴翘得老高,林文珺想了想说:“宁宁,孙莹莹平时跟爷爷奶奶一起生活对吗?”

    “嗯,那怎么了?”

    小孩子是说不出这种话的,都是从大人嘴里听来的。

    “是她爷爷奶奶把她教坏了。”这么秀气漂亮的小姑娘,竟会说这种话,“你可以生她的气,但要知道原因,大人说的话也不一定都是对的。”

    江宁刚刚学会分辨好朋友和坏朋友,现在又要分辨好家长和坏家长。

    “你现在还生孙莹莹的气吗?”

    “还在生。”江宁小圆脸很严肃,但她又不知道为什么,觉得孙莹莹也有点可怜。

    母女俩刚到家,就接到刘姐的电话:“小林,你爸爸妈妈来了,怎么你没告诉他们新地址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