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重回九零 > 第8章 新房子
    怀愫/文

    这件事上辈子有没有发生过,林文珺根本就不知道!

    在听说江烨只给了程志军五百钱的时候,她还感叹一声:“该多给点,也能让他过个好年,他老婆孩子怎么样了?”

    江烨根本不愿意跟她多谈,连答都没答她,转身上楼去书房了。

    林文珺想起后来专门有人盯拆迁户,骗他们去赌,就为了掏空他们的拆迁款,有许多人好好的家被折腾散的!

    黄、赌、毒前两样沾上了还能救一救,最后一样,只要上了瘾就再没回头路了。

    他们家里才刚只有这点钱,就……就被人盯上了?程志军也是这么被人盯上的?

    这样回想起来,可能当时程志军就设过套,但江烨觉得她顶不住事,一句都没跟她透露过。

    林文珺给江烨倒了杯热茶,扶江烨躺到小床上,大夏天,他浑身都是冷汗,用毛巾毯裹住了才勉强躺下来。

    “我去给你热点牛奶。”

    林文珺打开煤气灶,往奶锅里倒进牛奶,看着“簇簇”跳动的烟蓝色火苗,搓着手臂让胳膊回温。

    万一要是江烨染上瘾了呢?那她们家里会是什么样?

    牛奶在锅子里冒起一个个“咕嘟咕嘟”的小泡泡,热牛奶的香味在夜风中散开来,林文珺听见传出屋里悉悉索索的声音。

    她把牛奶倒进杯子里,进屋就见江宁搬了家小板凳坐在江烨身边,小手握住爸爸的大手,像个小

    大人一样劝说她爸爸:“少喝点酒吧。”

    林文珺端着牛奶走到床边:“宁宁快睡吧,爸爸喝了牛奶就舒服。”

    江烨慢慢喝下去,他头发晕,时不时还恶心想吐,靠在床上闭目休息。

    “程志军这个人就不要再来往了。”今天他能给江烨加了东西的烟,明天就会想别的办法拉江烨下水。

    “我知道。”江烨闭着眼,刚刚那根应该是过量了,又点火烧过,一下子劲太足才让他反应这么强烈。

    如果程志军慢慢来,那他也许在自己没发现的时候就上瘾了。

    “但现在不能拆伙。”公司才刚刚办起来。

    一个人只要染上瘾,就会变得不像人,他今天能干这种事,下回就会在公司的事情上坑他。

    “那怎么办?”林文珺还真的没办法,不论过去还是现在,她对江烨生意上的事一窍不通。

    “先忍忍。”江烨皱着眉头,只能先忍耐,等他更有钱了,马上单干。

    江烨不舒服了一晚上,第二天睡到中午,程志军心里有鬼,一个电话也没打来,倒是林文珺接了一个他老婆的电话。

    “林姐,江哥回来没有啊?我们志军一晚上都没回家,他们是不是在一起啊?”

    林文珺看了江烨一眼,江烨摇摇头,示意她别说。

    林文珺吸口气,她记得程志军的妻子姓周:“是小周啊,他们昨天喝酒了,江烨喝了洋酒,劲太大,回来吐了一地,是志军送他回来的,他后来没回家吗?”

    又聊上两句,就把电话挂了。

    “他儿子就比宁宁大一岁,怎么能染这种东西呢!”

    程志军的老婆高挑漂亮,儿子斯文乖巧,一家人是很和乐的。

    后来两人离了婚,程志军的儿子根本不认他这个爸爸,全家为了躲他,又搬家又换工作,跟老朋友也不联系了。

    好好一个家,说散就散了。

    江烨根本没闲心操心别人的家会怎么样,他操心的是公司的生意,程志军也不知道染上那玩意儿多久了,他得假装不知道,几个重要的工程还得自己来监管。

    “买房子跑贷款的事儿,你能自己办吗?”

    林文珺一怔,这还是江烨第一次问她能不能,也许以前他也问过,但那时候的林文珺犹豫胆怯着没答应。

    “能,这有什么不能的,不就是按流程多跑几趟嘛。”

    “那行,我们先去看房子,到时候你能办的事就先办了。”程志军既然沾了那种要命的东西,等于是把公司架了火上,不知道哪天就会炸。

    他得慢慢拆分,最要紧的是财务帐目,程志军现在没动公款,但是万一呢?

    还有小佟,公司里最能干的项目经理,他得把小佟一起带走。

    江烨在床上躺了一天,除乏力恶心吃不下东西,倒没别的不舒服,但林文珺还是拖着他去了医院做体检。

    直到确认没事,她才放下心。

    江宁今天就像过年一样开心,一家三口一起出门,她记忆中一共也没有几次。

    林文珺先给女儿换上小裙子,又从柜子里拿出双新凉鞋,这双凉鞋是江烨的朋友从香港带回来送给江宁的,因为大了一点,就一直收着没穿。

    江宁很喜欢这双鞋子,时不时会拿出来看一看,透明质地的小鞋子,像水晶鞋。

    现在上脚正好,等到明年夏天,这新鞋子就太小了。

    “试试看。”林文珺笑眯眯的。

    江宁自己穿好了鞋子,抬脚臭美,看见妈妈的白皮鞋边缘都泛黄了,她说:“妈妈买双新皮鞋吧。”

    江烨听女儿这么说,低头看了一眼,林文珺的衣服鞋子都是旧的,还是没来海市之前买的,已经穿了四五年了。

    他拍拍女儿的脑袋:“等爸爸忙完了,带你们去买衣服。”

    “不过年就买新衣服啊?”只有过年才会一家三口一起出门买衣服。

    “不用等过年,我们先买房子,再给你买钢琴买新衣服。”江烨想了想,“上次爸爸给你的字帖,你写了没有?”

    江宁顿住了,她好几天跟着妈妈一起出门,回来又看新课本,忘了练字帖。

    “这几天忙,等忙完让她补。”林文珺揉揉女儿的脑袋。

    一家三口热热闹闹出了门。

    林文珺已经提前看好了小区,只是带江烨和江宁来看一看。

    房子就是以后很普通的那种三居室,楼层高,有电梯,一层里住着七八户人家,外墙是涂料的,现在看着漂亮,过些年就会显得老旧。

    阳台窗户也只开了半层,跟以后的落地大窗采光不能比。

    但二十多年前的现在,这已经是很好的房子了。

    林文珺挑的是整层里户型最好的三室,一百平,三室两卫一厅。

    “怎么样?”

    “三室?”原来老家的房子是两房,江烨就一直觉得两房够用了,没想到林文珺一看就看中了三室的。

    “两房和三房总价差三万。”林文珺指着厅和卧室,“厅大,还多一个卧室。”

    三室比二室在单价上还便宜些,大头都出了,还在乎多这两万,更何况确实是大点更舒服。

    她已经想好要怎么装修了,现在大家都流行包墙面吊顶灯,柜子也要实木打到顶,好像这样看起来才气派,但空间本来就不大,不能用那种老气的颜色装修。

    到时候就全体用浅色装修,多装灯,她喜欢家里亮堂堂的。

    “要是现在就买,抓紧时间装修,最多两个月就能住上新房子。”房产销售笑着说,“现在政策是拉动房产销售,买房子就能进户口,但政策这东西,说不清楚的,今天有,明天也许就没有了。”

    江烨只略微想了一会儿,转身用询问口吻问林文珺:“那就……买了?”

    虽然现在贷款的利率实在是高,但江烨是有信心能在一年里全还完的。

    林文珺站在他身后,坚定点头。

    现在的几百块房贷,到后来那根本不算钱。

    买房子入户口,还贷款还有返利!这样的好事再过几年那是作梦都梦不到的。

    江宁在房子里转圈圈,在老家的时候她就有自己的卧室,按大小分配,小的那间就是她的,每个卧室还都有阳台!

    林文珺牵着江宁,带她进次卧:“这个房间就是你的。”

    “那小房间给谁住啊?”江宁大眼睛里满是光,外公外婆一直都想到海市来,多一个房间他们是不是就能过来了?

    “给小宝宝住呀!”林文珺都想好了,等生了孩子,她就找个全天保姆。

    她上辈子生孩子的时候还不流行月嫂,除了生江宁的时候没条件,只能自己带。

    等生后来两个,那会儿亲妈说要来照顾月子,说要侍候她吃好睡好。

    可事实呢?买菜的钱大概被这老两口贪掉一半,一到夜里就把孩子扔给她,林文珺在月子里连一个整觉都没睡过。

    生江媛的时候是亲妈来的,生江辰是亲妹妹来的。

    多好的两个亲人,谁也没夜里替她带过孩子,五十多岁的时候林文珺右半边胳膊都抬不起来,手腕上又有棉厂里做工留下的旧伤,看上去自然比江烨要老得多。

    这一回谁要来她都不会答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