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绝佳仙医林轩秦诗诗 > 第1612章 火树雪域图腾徽记
    跟着血魔,在魔宫之中,绕过了几道悠长的回廊,越是往深处,越是幽深,越是一股凉寒之意扑面而来。

    实际上,作为魔主闭关修炼的密室,可谓是整个魔界,魔气最为集中昌盛之地。

    换言之,在这里,必然是拥有着人人歆羡的精纯魔气。

    无论是修仙,还是修魔,最为关键的一步,自然是炼气。

    炼气能够让身体基元,进入一种新陈代谢加剧的状态。

    唯有让体魄时刻保持一种焕发生机,才能迸发最为惊骇的力量。

    因此,修仙也好,修魔也罢,需要的炼气元素不一样,但本质却是相差无几。

    幽深之处。

    存在着一处密闭的密室。

    果然,真不愧是密室。

    在门外,立着一块牌匾,书写着“禁地”。

    如今,上任魔主已经逝世,哑僮这样一个体内蕴藏精纯魔气之人,从天而降,根本罔顾什么禁地之说。

    血魔指了指前面的密室,“哑僮尊上,就是这里,你看……”

    哑僮暗自唏嘘,他是成长在阳光之下的,是呼吸着新鲜空气的。

    待站在这样一个昏暗阴森之地,不觉一股寒气,从脚后跟直冲脑顶。

    他倒不是害怕,而是被这种阴暗的环境,由衷地震惊不小。

    哑僮不等血魔多说,他快步往密室走去。

    血魔略微犹豫之下,亦是紧随哑僮而去。

    他一边走着,一边继续说道:“哑僮尊上,在这魔主修炼的闭关密室之中,除了魔主修炼之外,另有玄机,不知你是否听说天魔八大长老呢?”

    哑僮故作不知,沉吟问道:“什么天魔八大长老?”

    血魔诡异的笑了笑,心下更是笃定,这么看来,就算这个年轻的小子,是魔主之子,拥有着魔主血脉。

    但是,他对魔主血脉唤醒天魔八大长老的秘密,丝毫不知。

    这样一来,那就让血魔有机可乘了。

    只要一会进入魔主修炼的闭关密室之中,让他的血脉,唤醒了天魔八大长老,那么,传言中,最为恐怖的魔界功法传承,就是他血魔的囊中之物。

    想到这里,血魔竟是高兴得有些忘形,但他还是尽量保持一贯的态度,跟着哑僮。

    “传说,天魔八大长老通常情况下,是处于沉睡状态的,唯有魔主的血脉,能够唤醒。”

    血魔进一步说道,“天魔八大长老被唤醒之后,便将魔界悠悠千载万年的功法传承,尽数传承给了魔主,增强魔主的修为。”

    “哦!”

    血魔说得口若悬河,有些眉飞色舞,甚至于唾沫横飞。

    他一想到魔界功法传承,他都是无比的兴奋。

    谁知,哑僮的回应,竟然是这么一个无关痛痒,丝毫么得感情的“哦”。

    血魔愕然之余,转念反思,难道自己说得还不够激烈?还不够激情澎湃?还不够生动形象?还不够妙趣横生?

    不!

    血魔很快得出,只有一种可能!

    那就是,这个看上去极有可能是魔主之子的年轻人,对魔界的功法传承十窍有九窍通。

    一窍不通!

    而且,天魔八大长老这么一个极为隐秘而公开的传言,也只有魔界之中,一些高层,才会知道得比较详细。

    因为传言下去,到了那些底层的魔卒,早已经不知添油加醋,变成了多少个版本。

    那绝对是比读哈姆雷特,更是一千个魔卒,一千个版本都有可能。

    这些,当然也不是血魔所关心的。

    他现在都有点激动得心脏,快要从嗓子眼里蹦跶出来。

    只要推开这道门,这道魔主修炼的闭关密室,那就是康庄大道,那就是他血魔翻身的时刻了。

    他的手都有些颤抖,上前一步,轻轻地推向那道门。

    “砰!”

    谁知,当血魔探手在门扉上,依旧,如同他之前来,试图进入这道门一样,直接被一股强大的力量弹开。

    更为确切地说,这密室的门上,被人设下了结界。

    实际上,那就是上任魔主设下的结界,因为他也担心,被魔界之中的下属,潜入闭关修炼的密室。

    所以,设下这一道唯独有魔主血脉的精纯魔气,才能打开的结界,才能进入闭关修炼的密室。

    血魔尴尬一笑,抬手示意,对哑僮道:“哑僮尊上,你也看到了,这个密室防护措施,相当了得。我估计,唯有魔主血脉,那样的精纯魔气,才能打开结界,推开这道门。”

    他的意思是,他早就垂涎这个修炼的闭关密室已久,只是,以他的魔气,根本打不开这个结界,更是没有机会潜入密室。

    哑僮淡然一笑,深吸了一口气,他和血魔一样,亦是心跳加速,仿佛心脏就要从嘴里跳出来了一样紧张。

    因为对于哑僮而言,只要他探手往这个密室的结界伸去。

    一旦他的魔气,能够打开这个结界,能够进入修炼的闭关密室,那么也就意味着,一切身世的谜底,迎刃而解。

    他轻吐了一口气,缓缓地抬起手,催动丹田内的魔气,魔气犹如奔腾到浩瀚大海的潮涌,从他的掌心疾吐而出。

    “啵!”

    一声轻盈的声响,他的魔气,与结界的魔气融合。

    随之,那一道结界像是碎裂的玻璃,一点点地撕裂开来。

    顷刻间,整个保护修炼闭关密室的结界,应声散去。

    血魔惊呆了。

    哑僮傻眼了。

    他吞咽了口水,双手抬了起来,看着自己的掌心,骤然之间,他的掌心闪烁着一个奇怪的图腾。

    是一个血红的树木之下,却是一片雪域白茫茫。

    火树雪域图腾徽记?

    这……意味着什么?

    血魔却是看得真切,慌了神,急忙向后退后一步,“扑通”一声,直接跪在了地上,“恭迎魔主之子归位!”

    哑僮“呃”了一声,瞪大了眼睛,看着跪在地上,浑身瑟瑟发抖的血魔,迟疑之下,他立即问道:“血魔,起来说话,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个火树雪域图腾徽记,是什么?”

    血魔诚惶诚恐,跪在地上哪里敢起来,他心里是畏惧,但也在思量着,眼前之人,果然是魔主之子,他身上流淌的,就是魔主的血脉。

    而他手心的火树雪域图腾徽记,不言而喻,那就是魔界之主的身份象征,只有身为魔主之人,才拥有那样独一无二的徽记……

    公众号添加到桌面,一键打开,方便阅读去添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