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绝佳仙医林轩秦诗诗 > 第989章 生命中的贵人
    “是,轩哥,我一定会严惩他,请您放心!”

    方跃暗自抹了一把冷汗,因为林轩缓步走向蒋舒,关切地问道:“蒋舒,你没事吧?”

    “啊?”

    蒋舒回过神来,一脸狐疑地看着林轩,迟疑了许久,她才“哦”了一声,继而摇了摇头,“林大哥,我……我没事儿,谢谢你!”

    “没事就好,走吧!”

    林轩示意蒋舒,走出了洗手间。

    徒留跪在地上的方跃,背脊上都直冒冷汗,直到林轩、蒋舒走出去了一会儿,他才双腿筛糠,缓慢地站起身来。

    即便如此,他仍是浑身上下,都在哆嗦,就连嘴皮子,都是有些苍白,有些口干舌燥。

    蜷缩在厕所里的方恒,尽管意识快陷入了模糊,但是他却是看得极为真切。

    他做梦都没有想到,他一直引以为傲的叔叔方跃,竟然会给这个废物上门女婿下跪求饶。

    方跃走进厕所间里,一把将方恒拽了起来,他扬手一巴掌抽打在了方恒的脸颊上,“畜生不如的东西,你差点害死了我,害死了整个方家!”

    被方跃抽打了一巴掌,反而让方恒清醒了不少,他瞪大了眼睛,有气无力地道:“叔,你……你这干什么?没想到,你竟然会害怕一个废物上门女婿?你这是想让人笑掉大牙吗?”

    “孽畜,你给我闭嘴,你知道他是谁吗?”

    方跃快要被方恒给气死了,都到了这个份上,想不到方恒还是不知悔改。

    “谁啊?他不就是秦家的废物赘婿么?还能是谁?如来佛祖?”

    “呵呵!”

    方跃冷笑了两下,“我可警告你,他是仁济堂的真正的老板!”

    “老板?叔,你别逗了,你不是一直都说,仁济堂的真正老板,姓林……”

    方恒幡然醒悟,嘀咕道:“林轩,林……”

    “卧|槽,叔,你咋不早说呢?”

    方恒这下意识到,闯祸闯大了。

    “你还好意思说,我早就告诫过你,进了公司,给我放老实点,你告诉我,今天你几个意思?你是打算在女厕,把人家蒋舒这么一个黄花大闺女强了,还是怎么滴?”

    方跃责备地道。

    方恒尽管被林轩揍地快剩一口气了,但是,现在他完全清醒了不少,挣扎站起来,一边踱步,一边捶手,“叔,现在可怎么办?”

    “哼,还能怎么办?仁济堂,你是留不下来了。你滚蛋吧!”

    方恒一听,要被开除,他可不乐意了,立即抓着方跃,一个劲地哀求道:“叔啊,我知错了,你快点帮我去和林轩求求情,别开除我,好吗?”

    “轩哥决定的事,谁也改变不了。他不杀了你,已经是对你格外开恩了。”方跃何尝不知林轩的脾性。

    今天林轩没有迁怒于方跃,没有将方恒直接杀了。

    从某种层面上来讲,主要是林轩对方跃仍是表示信任。

    毕竟,这么长一段时间,仁济堂都是交给方跃来打理。

    方跃也的确不辜负林轩的期待,竟然将仁济堂管理运作得井井有条。

    从这样一方面的思量,林轩的确也是对方跃酌情宽恕了。

    至于方恒,那是决计不能继续留在仁济堂。

    否则的话,将不仅仅是方跃的职位不保的问题,甚至会激怒林轩,会让整个方家的家族都遭殃。

    想到这里,方跃绝对不敢做出违抗林轩旨意的事。

    方恒必须被开除,这是绝对不能留下的。

    “叔,你也知道,我可是家里三番五次,求你带着我的,这要是我被开除了,你的情面过不去吧?”

    方恒可不会就此罢休,而是一个劲地哀求方跃。

    方跃也不敢拿自己的前途以及性命开玩笑,真要林轩动怒,别说区区的方跃了,就算是多么厉害的角色,那也活不成。

    方跃颓然地道:“情面?呵呵,在轩哥面前,别跟我提情面,能活着保命,就已经阿弥陀佛,谢天谢地了。”

    “叔,真的就没有任何商量、回旋的余地了吗?”

    “方恒,这是你自找的,怨不得别人。”方跃义正辞严地说道,“走吧!”

    方恒也就彻底崩溃了,他也能够理解方跃所言,就从刚才,林轩出手教训他的架势,那样一种狠劲,绝对是毫不留情。

    本来,都快要被林轩给打死了。

    大概也是因为方跃及时赶到,这才救了他一条狗命。

    现在更加不可能,去求林轩饶恕于方恒,林轩也不可能轻易地放过他。

    方跃是心知肚明的。

    林轩、蒋舒走出洗手间,走在仁济堂的走廊里,蒋舒总算是缓过神来,停下了脚步,看向林轩,疑惑地问道:“林大哥,你……真的是仁济堂的老板吗?”

    林轩点了点头,“怎么?难道不像吗?”

    蒋舒嘿嘿咧嘴盈盈一笑,“像,像极了。只是我感到诧异,你竟然是仁济堂的老板。”

    她话锋一转,便是寻思着道:“要是曼娜知道,你就是仁济堂的真正老板,她会怎么想?”

    这也是林轩要对蒋舒叮嘱的,他马上打断了蒋舒的话,“蒋舒,关于我身份的事,保密,谁都不许说,包括佘曼娜,明白吗?”

    蒋舒略微思索了一会儿,立即应道:“好的,林大哥,我记住了,谁都不说!”

    “嗯,这事啊,成为你我之间的秘密,除非真到有一天,迫不得已,非要亮出身份。”

    “嗯呢,林大哥,你放心好了,我一定会嘴巴严实,不泄露你的真实身份。”

    “好!”

    蒋舒停顿了半晌,她突然又是问道:“对了,林大哥,你认不认识一个叫陶灵雨的女孩?”

    “陶灵雨?你是说,泰然商贸集团的那个业务员?”

    蒋舒愕然不小,“咦?林大哥,你果然认识她咧,这么说,之前来仁济堂谈判,是你叫她说,是林先生叫她来的吗?”

    林轩想了想,回想起当时,在等公交车,遇到那个插陶灵雨队的大汉,又想到了陶灵雨的样子。

    “呃,怎么了?她有说什么吗?”

    蒋舒嘻嘻地笑了笑,“我现在和她既是业务上的合作伙伴,也成了好姐妹了呢,泰然商贸集团的合作业务,方总交给我去对接,也就这样,我认识了陶灵雨,她有一次,偶尔提起那位她生命中的贵人……”

    “生命中的贵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