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一小说 > 恐怖灵异 > 我,万界最强仙尊! > 第510章 尘埃落定
    胡雪媚和叶知寒等人诧异地对视一眼,料想敖烈应该不会用这种手段来对他们不利,便纷纷与各家族长耳语一番,在胡全胜和袁星弘等人不解的目光中,起身踏进光门。

    敖烈等他们都进去之后,突然抬手向着常相柳丢出一物。

    常相柳一把将其接过,发现这是一只储物袋。

    他的神识向内一扫,只见里面有一枚拳头大小的黄色丹药,除此之外还有一枚青色的玉简。

    “这是……这是?”

    常相柳只觉得自己的心脏砰砰直跳。

    这种黄色丹药他曾经在一场规格极高的拍卖会上见过一次。

    据说此丹是修士联盟用神品丹药融合而成,其价值之高昂,让他们永恒家族都有些望而却步。

    然后他又将那枚玉简取出,刚刚贴在额头上便立刻浑身猛地一震,双眼暴睁,如同闪过两道霹雳!一旁的常烛龙疑惑地看了过来。

    常相柳深吸口气,没有去解释什么,迫不及待地将玉简再次贴在额头上。

    就听方暗的声音从玉简内徐徐响起。

    “雪媚和赵鸿图在秘境中曾经多承相柳兄照顾,所以特意送上丹药一枚,可助相柳兄恢复伤势。

    另外在这枚玉简里还有一套可以直达化神期的功法,以此略表感激之情。

    日后有暇再去登门拜访。”

    常相柳将玉简递给一旁早就等不及的常烛龙,脸上还挂着一丝震惊之色。

    “化!”

    常烛龙才看了一眼,立刻伸手把自己的嘴巴给捂上了。

    就见他眼睛快速地向着周围扫视了两眼,向着胡全胜和袁星弘等人抱拳道:“此间事情已了,我就先行告辞了。

    诸位回见!”

    说罢一把拉起常相柳,招呼众人奔着山下而去。

    胡全胜在后面喊道:“常兄何事如此急切?

    那窝黄皮子在秘境里如此残杀我等族人,咱们商量一番,何时去他万窟山讨个公道啊?”

    常烛龙头也不回地喊道:“此事稍后再说。

    过几日我会专程去青丘拜访商讨此事,届时还请长白山袁兄一起同往才是。”

    话音越来越远,不多时已经连人影都看不到了。

    胡全胜与袁星弘对视一眼,都在对方眼中看出了一股莫名的意味。

    显然刚才胡雪媚和叶知寒告诉他们的内容都差不多,若真是如此的话……就见他们二人不约而同地将目光投向已经消散的光门,脑海中浮现出那个在四个金丹期强者的追杀下,仍然从容应对的青年的身影。

    ……却说此时的胡雪媚一脸戒备地跟在敖烈的身后,向着传承山的方向急速行去,不时转头看向身旁的叶知寒,两人均都是神色凝重。

    赵鸿图和冰火龙龟也一起跟在后面,就连郭双媛和小舞都被他给带了进来。

    传承山顶,只见方暗正盘膝坐在一块巨大的岩石上闭目调息。

    听到众人的脚步声响起,他慢慢睁开双眼,向着满是担忧之色的众人笑了笑道:“看你们那副样子。

    怎么,还怕我死了不成?”

    “谁死了你都死不了!”

    叶知寒哈哈一笑,心里的一块大石头总算是落了地。

    众人冲到近前,见方暗身上并无什么伤势。

    胡雪媚翻着大眼睛狠狠地白了方暗一眼,这一眼非但没有什么威慑力,反倒是让人觉得千娇百媚,风情万种。

    此时这里除了方暗和敖烈之外,就只剩下断了一臂的黄玄莆死狗似的摊在不远处的地上,阴阳郎君和东雄老道却是不见了踪影。

    叶知寒和胡雪媚张了张嘴,心中有无数的疑惑想要询问,但是话到嘴边却是突然不知道从何问起才好。

    方暗摆了摆手道:“此事一言难尽。

    有什么问题等下慢慢聊,我先帮你们恢复伤势。”

    说罢从巨石上一跃而下,随意地挥了挥手将敖烈和鲲洪打发到一旁去。

    然后取出三枚拳头大小的黄色丹药递给叶知寒和胡雪媚,最后一枚则是给了赵鸿图。

    赵鸿图呆呆地伸手接过,笑了笑说道:“这药丸子可真不小啊,一个顶十个。”

    “这是从东雄老道身上得来的。

    此丹虽然炼制得不怎么样,但是好在材料够好,体量够足。

    甭管什么伤势,就算是只剩下一口气都能马上让你们生龙活虎起来,也算是疗伤圣品了。

    只是服用好像会引起极大的痛苦,你们配合着这枚丹药一同服用,便不会那么难忍了。”

    方暗一边说,一边从储物空间里另外取出几枚他自己炼制的丹药分给了他们三个。

    赵鸿图心说:“肯定痛苦啊,这丹药像个大馒头似的,这连点儿水都没有,活活噎死为止,还不痛苦?”

    在递给赵鸿图的时候,方暗的神色不由得黯淡了一下。

    他也不知道修士联盟的这种特大号丹药能不能逆转赵鸿图体内的那些创伤。

    以神识将赵鸿图里里外外仔细地检查了一遍,方暗的脸色越发阴沉了起来,眼中更是升起一股无形的杀气!只见他突然转身挥出一掌,一道犹如匹练似的掌风,“啪”地一声扇在黄玄莆的脸上,将他整个人打得像个空竹一样七百二十度旋转腾空。

    黄玄莆捂着脸,望向方暗的目光中透着浓浓的怨毒之色。

    但是一想到被割了脖子,甚至连尸体都没有被放过的东雄老道,这位一族之长愣是连个屁都没敢放,低着头悄悄向远处挪了几步,生怕方暗什么时候再突然扇他一巴掌。

    赵鸿图见方暗脸色这么差,大大咧咧地笑道:“我现在这样也挺好的,修为没降还强了不少。

    老大,你不用为我担心。”

    “你先服下丹药,我会以神识察看你体内经脉的修复状况。”

    方暗长长地叹了口气。

    “好咧。”

    赵鸿图痛快地应了一声,皱着眉看了一眼这颗比拳头都大的丹药,咧开嘴上去就啃。

    结果嘴巴刚刚伸到丹药的近前时,丹药突然化作一团烟雾顺着他的鼻息钻入到体内。

    他看着空荡荡的手心一时间有些愣神。

    方暗见此情景额头上的青筋都爆了起来,回过身又是“啪、啪”两巴掌呼在黄玄莆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