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一小说 > 恐怖灵异 > 闪婚成宠:偏执老公太凶猛 > 第125章 你在威胁我
    “所以,你是在威胁我?”

    见叶梓涵生气,陈雯适时服软:“梓涵,我没你想的那样坏,我也没有真的要授权给谁,这是一个意外!这家店的老板叫萧宇,是汉服圈的很厉害的人物。他是看到八叶抄那个组合的节目,相中了那件‘霓裳羽衣’,特地找上我,想要替这个系列调查市场做推广。”

    我信了你才有鬼呢!

    叶梓涵无动于衷。

    陈雯小心翼翼瞟着她,继续说道:“我动用了那二十万,是萧宇帮我还上的。我知道你脱离徐家,手里一定也缺钱。你设计那么多衣服,却没有换取一点经济价值,我也是为你……”

    “够了!”叶梓涵打断陈雯的谎言,“我们同学一场,你不用在我面前说这样虚伪的话!你以为我会信?”

    陈雯也恼了:“叶梓涵,我都低声下气向你解释了,你还想怎样?”

    “不怎样,把衣服拿回来,我们之间的恩怨一笔勾销!”

    陈雯精明的眼珠子转了一圈:“那、那二十万……”

    你都做这份上了,难道还想我出这笔钱?

    看到陈雯那直白的眼神,叶梓涵只觉得恶心:“那是你自己的问题。”

    陈雯被噎得脸色一白,紧咬嘴唇半晌才启口:“你还真绝!二十万对你而言不过一顿饭钱,这么点小事你都不肯帮吗?何况,我可以看在你的面子上投资徐氏的股份,结果亏成这样,你难道就不觉得良心不安吗?”

    叶梓涵简直被气笑了,这特么都什么鬼逻辑?

    “陈雯,你是不是搞错了什么?首先,我没你说的有钱有势,其次,我也没你说的那么奢侈,再则,我的开销都是我自己赚的,同样是学生,你该知道赚钱的艰辛,没有平白无故送人二十万的道理。最后,即便我有个便宜爹,你应该也知道我跟他已经断绝关系,他趁机还大肆炒作徐氏股份,你作为我的同学,这种时候不仅不替我打抱不平,反而毫不犹豫将出卖我的作品的钱拿去投资,你觉得自己有什么资格跟我讨价还价?”

    叶梓涵句句戳心,将陈雯的虚伪面目拆穿,陈雯的脸上顿时有点挂不住,瞬间恼羞成怒:“叶梓涵,你知道你最大的缺点是什么吗?得理不饶人,难怪秦安华不要你!”

    说罢,竟然忿忿不平甩门而去。

    胸口那口怨气半晌没缓过来,叶梓涵坐在沙发上,看着门口,只觉得好累好疲惫。

    曾经,她尽过全力去挽留一份亲情,曾经,她也倾心以赴想要守住自己的爱情,曾经,她觉得对人好,便能理所应当得到对方的感激,结果,事实证明,曾经的自己,就是个傻x!

    过了很久,她才拿起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你说,我是不是太不会看人?”

    裴楚楠正在跟自己的手下开视频会议,讨论得正热闹,他突然示意禁声,听着叶梓涵细弱近叹息的声音,温柔启口:“我去接你。”

    男人没有多问一句话,甚至没有问她的位置,只是让她乖乖呆在原地,等着他到来就好。

    那一刻,叶梓涵冰冷的心再度温热起来,瘫在沙发上,放空一切,这次,自己的选择总该是对的了吧?

    不到半个小时,门口出现一道身影。她嗅到他身上独特的男人气息,却没有动弹。

    裴楚楠小心上前,脱下西装外套,将蜷缩在沙发上的小女人裹紧抱起。叶梓涵懒懒睁开眼,“有时我在想,我是不是那种拿着一手好牌打得稀巴烂的人。”

    裴楚楠非常正经地说道:“他们若都算好牌,那我算什么?你留一对王炸就够了。”

    叶梓涵笑了,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很开心。

    那天,她将自己的工作室腾空,将所有东西都搬回了别墅。

    裴楚楠将别墅的整个三楼都改成了她的工作室。等傍晚陈雯冷静下来,重新回到这里时,看到房东过来收拾房间,并将她的行礼扔在门口。

    “叶梓涵,你没必要做得这么绝吧?你是在防我?”陈雯没压住自己的怒火,打通电话大声质问。

    此刻的叶梓涵已经联系上了那家汉服店的负责人萧宇,正在网上沟通霓裳羽衣的事,她可不会将拿回这套衣服的希望寄托在陈雯身上。

    “你说你是霓裳羽衣的设计者,有什么证据?”对方并没有因为被人找上门而乱了手脚,反而非常直接点出问题关键。

    叶梓涵直接丢出几个截图:“外观设计专利算不算?”

    对方看完,并没有直接肯定她,而是说:“明天上午面谈,地点……”

    “好。”

    结束这边的交谈,叶梓涵才搭理手机对面的人。

    “冷静下来了吗?”

    叶梓涵拿着手机晾了陈雯足有三分钟时间,陈雯再“义愤填膺”此刻也该觉得自己态度有严重问题。

    “梓涵,对不起,是我冲动了。”

    “冷静下来就好,那我来说说我们之间的问题,你已经不适合看守工作室,所以,我们的雇佣关系解除。”

    陈雯愣了一下,虽然在学校她一直不承认自己要仰仗叶梓涵给口饭吃,但现在解除了雇佣关系,岂不是她连生活费都没保障了?

    “梓涵,你在生我的气?”

    突然放软讨好的声音,叶梓涵有弄死她的冲动。

    “是的,我很生气!”

    “梓涵,你就不能原谅我吗?”

    “能!拿回霓裳羽衣,我可以当这件事没发生过……”

    陈雯纠结了一会儿才回:“好。”

    “你信她?”旁边递过来一杯鲜榨的果汁。

    叶梓涵接过,回以男人一个微笑:“最后一次机会。”

    翌日一早,叶梓涵便按照萧宇给的时间前往约定的地点。

    萧宇这个名字在汉服圈有个响亮的绰号“古爷”,叶梓涵虽然设计古代服饰,但其实并不混汉服圈,也是昨天搜这个x宝店,特地去搜了一圈,才发现这个人竟然算得上是汉服圈的权威人事,在圈内是公认的,从这点看陈雯的确没骗她。

    她曾经也想过找一家权威靠谱的汉服店合作,萧宇的身份地位倒是相当合适的。

    当然,在这个颜值即正义的年代,若是一个土肥圆,再专业再考究,也最多被人敬重而已,绝对不会像萧宇这样被万千汉服娘追捧。

    叶梓涵随便翻了几个他的扮相,的确算得上风度翩翩,玉树临风。倒不是说他长得多惊才绝艳,只是由内而外自然而然散发着一股儒雅风流的气质,就像从水墨画卷走出来的贵公子一般。

    叶梓涵一到对方说的茶楼,一眼便认出那个穿着水墨开衫的男人。碎发到肩,上半部分简单挽起,别有一翻韵味。

    叶梓涵不太喜欢留长发的男人,总觉得有耍酷装帅之嫌,甚至有些还特别娘,但这位却是浑然天成的英气,气质干净纯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