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一小说 > 科幻小说 > 我的佛系田园 > 第676回
    不知不觉间,她罗姑娘今年25了,在旁人眼里甚至是26、7岁,成功晋升为大谷庄老姑娘之一……的候补。

    谷妮比较惨,她是村里的头号老姑娘,年纪最大的。

    难怪她爸妈着急,千方百计想让她回来相亲,先找到婆家再出去打工。要不是谷妮跑得太远,鞭长莫及,父母早就飞到门口堵她了。

    在本地,老姑娘的名号不好听,含有轻蔑之意。

    年轻人可以一走了之,耳根清净,父母的根在这儿走不了,要承受左邻右舍的闲言碎语和旁人同情的目光。

    那种滋味不好受。

    这不,除了大谷庄,隔壁陈家村也有两位分别50、30出头的老姑娘。30多岁的已经远走高飞,下落不明。娘家人觉得她不嫁有损颜面,当她死在外边了。

    50多岁的那位,在家和80多岁的老母亲住在一起,娘俩成天吵架。

    俗语有说,姑娘大了不中留,留来留去留成仇。

    不管吵架的起因是谁引起的,一律把罪名按在老姑娘的头上。

    压力山大,导致村里的女孩们一到年龄便着急嫁人,不管她们是将就或者真爱。总之,现在谷妮是头号老姑娘,除非一辈子不回来,否则总要面对闲话。

    甭说一般家庭着急,如果罗青羽没有男朋友,哪有今天这般清闲?家里早就闹得鸡飞狗跳了。

    但是,有男朋友也不要高兴得太早,和她一般年龄的,甚至比她小的姑娘都嫁人了。如果这次连谷采吟也嫁了,罗姑娘还在瞎混,那就呵呵了……

    其实,不管城里村里,针对老姑娘的闲话同样多。

    上辈子的罗萱离婚后,不少媒人上门介绍对象,被她一律拒绝。久而久之,便有人传她可能有暗疾,要么不能生了,要么曾经被人伤害过有心理阴影。

    没有人相信她纯粹喜欢单身,在旁人眼里,无论男人女人都想有个家,有夫有妻有孩子那种。

    等她年纪大了,闲话换一个版本,说她年轻时仗着几分姿色挑来拣去,一心想攀高枝跟前夫较劲,结果耽误终身。

    这个版本,一直到她病倒仍在传。

    不少同事前来探望时,眼含泪光,一脸惋惜的说:“哎,想你年轻的时候多好看啊!若肯早早听我的劝,不那么挑挑拣拣的,现在也不会落到这种地步……”

    这番话,让罗萱啼笑皆非,却无力跟对方抬杠。

    唉,随便她们怎么想吧。

    “我明明记得今年才22岁,怎么一眨眼25了呢?”晚上,枯木岭的罗家小院里,罗青羽给自己倒一杯去年酿的黄桃酒,借酒浇愁,“看起来不像对吧?”

    “对,年年18,你最年轻啦。”朱、田两位已婚妇女异口同声道。

    田甜向单位请了一周假,最近没什么大案子要跟,而罗老大婚期在即,到外地讲课去了。她趁机偷懒,赖在罗家不想回去。

    她的丈夫封旭不放心,天天打电话给罗青羽偷偷询问其精神状态如何。

    “唉,我开始奔四了,你这点年纪算什么?”朱迪没好气的说,一边给自己续酒。

    这黄桃酒保存得非常好,味道辛辣刺激,清香甘美。

    喝完一杯,再讨一杯,回味无穷啊!在乡下最吸引人的,便是想吃什么自己整,自给自足。

    一次做不好,做两次,总有做好的一天。

    这是罗姑娘说的,酿这黄桃酒失败过几次,这两年才酿成功,精神可嘉。

    “就是,”田甜是孕妇,只能喝牛奶,盈盈一笑,“像我们这种当妈的,自由自在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你呀,好好珍惜吧,别整天想些有的没的浪费光阴。”

    “就是,无病呻.吟……”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怼得罗青羽无话可说。可见她和已婚妇女有代沟,呵呵。

    “话说回来,青羽,你什么时候请我们喝喜酒啊?”朱迪突然冒出一句。

    “咱能不提这个吗?”刚呵呵完的罗青羽一听,脑壳痛,“今朝有酒今朝醉,只要高兴,天天喝的喜庆酒,没差别。”

    朱迪见状,唔一声,神情揶揄的对田甜说:

    “看来这妞还没准备好。”

    “嗯,”田甜郑重点头,“她男朋友的错,安全感不足。”

    罗青羽冷眼旁观,懒得分辩。

    “你别不吱声啊,说说看,什么时候结婚?你不会从来没想过吧?”朱迪追问。

    “其实也不急,她才25岁。”田甜总算记得治脸之恩,帮她一次忙。

    “年轻精力好,生孩子恢复得快,”朱迪正儿八经道,“你看罗叔和宁姨,天天催她尽早结婚抱外孙。她家四位老人住在一块,孙子外孙一起带,多热闹。”

    朱迪这些是真心话,也有所保留。

    她看得出来,罗家父母催罗姑娘还有一层用意,怕时间长了,女儿的婚事有变故。异地恋实在太考验人了,很多情侣一有机会便找时间小聚一天两天。

    眼前这一对倒好,相隔异地,却不见有儿女情长。加上未来女婿特别的优秀,难怪女方父母担忧。

    不管她们如何追问套话,罗青羽愣是不透露半个字,让她们猜个够。

    即将零点时,三人才各自回房歇息。

    罗青羽没有回自己的闺房,抱着年哥送的大毛熊,每晚到他房里睡。睡前,如果没事的话,两人习惯来一次视频通话:

    “我居然25了,你信吗?!”

    不管他信不信,反正她不信,抱着大毛熊在他床上打滚。偶尔戏剧化的坐在床上甩头发,嘴里一边唠叨:啊啊啊,信吗信吗?反正她是不信哒。

    年哥:“……”

    有人相信他家那位不食人间烟火的厌世女神,其实是一名任性的二货女神经吗?不管别人信不信,反正他原本是不信的。

    但事实胜于雄辩,唉,被她突然这么一吓,醒了,只好陪她聊会儿……

    第二天一早,农氏研发部的人拎着兔子回来了,并且拿来两份合同,其中一份是关于试药的,给朱迪签。

    朱迪开心之余,仍保持理智,联系自己的律师前来审核洽谈。若签了,便去做全身检查,手续繁琐。

    罗青羽则看着农氏给出来的研究报告,原来,她这药和运动减脂同样的原理。能够调节新陈代谢,减少脂肪堆积,堪称懒人长期宅家的必备神器。

    以7天为一个疗程,像朱迪这种体积的至少要两个疗程,不必做运动也能减肥。

    做一些简单的运动更好,有助于吸收。

    但是,这药有个副作用,影响胃口。并非吃饭不香,而是吃得不多。这药也不能多吃,吃多了会瘦成纸片人。不过放心,停止服药便能慢慢恢复正常。

    这一点,兔子已经证明过了。

    很爽是不是?可她这药里有几味药草是外边没有的。物以稀为贵,所以这药会很贵。

    她不干涉,一切由公司定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