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51xs > 恐怖灵异 > 从大佬到武林盟主 > 第645章 势均力敌
    张楚拖刀,缓缓步出红花堂方阵。

    那厢的温俭让也提着一把厚背大刀,大步朝张楚行来。

    待二人相距不足五丈时,同时停下了脚步。

    “听闻,张帮主曾压服过一位六品大豪?”

    温俭让挽了一个刀花,似笑非笑的淡声道,语气说不出的随意。

    十丈之内,就算张楚真有什么布置,他也不在乎了!

    七品与六品之间隔着的,不是品级。

    而是境界!

    张楚从这老货的眉眼间,大致猜出了他的想法,不以意的笑道:“却有此事,温长老有何教我?”

    “谈不上教,但老夫的确有一句话想要告诉你:六品与六品之间的差距,比七品和九品之间的差距还要大!”

    话音落,一道银线瞬间如同落星一般,笔直的劈向张楚的头颅。

    眨眼间的功夫。

    好在张楚早就蓄势防着这老小子暴起!

    他双手握住惊云反撩儿上,雄浑的血气四叠,汹涌而出。

    “铛。”

    两把长刀重重的对砍在一起。

    一冷一炙两股雄浑的能量在两口长刀交击之处,轰然爆炸。

    狂暴的气劲荡开,凹凸不平的地面瞬间下降尺于。

    二人也借助反震的力道,同时向后跃出丈余。

    这一刀的结果。

    令张楚心头有底了。

    他的血气,以四叠劲的手法使出来,的确可以媲美六品的真气!

    那股火气……比他想象中的还要厉害啊!

    他心头有底了,温俭让心头,却是翻起了惊涛骇浪!

    这,这,这……怎么可能!

    他知道张楚收服吴老九的事迹!

    但张楚收服吴老九时,吴老九才刚刚破境,连一身真气都还未转化完毕。

    那时的吴老九,根本就算不上真正的气海大豪,顶多只能算是介于七品与六品之间,被七品击败,也很正常。

    而他是谁?

    他是天刀门大长老!

    他是玄北州江湖上赫赫有名的“玉面银刀”!

    吴老九那种浪荡破落户,岂有资格与他相提并论?

    但方才那一刀,张楚的的确确是挡住了!

    那一刀,他动用了七成实力。

    他自忖着,七成实力,杀一个七品已经足够了。

    张楚动了几成实力来挡他这一刀,他不知道。

    但看起来……比他还要轻松!

    这不武学!

    六品与六品之间的差距,和七品与九品之间的差距一般大!

    而六品与七品之间的差距,比人和狗之间的差距还要大!

    一条狗,怎么可能和人一样说话?

    “温长老所言极是,但看起来,温长老……也不怎么样嘛!“

    张楚冷笑着回敬了一句。

    他也感觉到了,六品和六品的距离,的确很大。

    先前吴老九接他三刀。

    他三刀都是平砍。

    最强的一刀,他也才动用了六成血气,就砍得吴老九倒地,吐血不止。

    而刚刚那一刀,他动用的也是六成血气。

    但他经过这段时日的修行,实力已然再上一个台阶,绝非刚突破七品时可比。

    结果却只与温俭让拼了一个不相上下。

    不过不要紧!

    能量威力不分上下。

    就拼刀法。

    拼消耗。

    张楚自信,就算他的刀法不及温俭让这个老江湖,耗也能生生耗死他。

    “多说无益,还是手底下见真章吧!”

    温俭让语气冰寒,已不再掩饰自己心头的杀机!

    他承认,张楚是武道天才。

    该死的天才!

    “甚合我意……来而不往非礼也,也请温长老品鉴品鉴张某这一刀,斩马!”

    惊云斜劈,烈焰般的刀气澎湃涌出。

    “花架子还不错……百川化冻,破!”

    厚背大刀直斩,一道银中透着蓝光的刀气暴涨而出。

    二人数丈长的巨大的刀气,狠狠碰撞在一起,同时破碎,化成无数细碎的气劲落在平原上。

    “轰轰轰。”

    爆炸声连成一片,尘土飞扬,宛如沙漠中狂风过境。

    张楚与温俭让不约而同的一跃而起,撞进烟尘之中。

    “铛铛铛铛。”

    密集的金铁相击之声,就如同数十个铁匠同时开工。

    不多时,两人便纠缠着从烟尘中冲出,不断交错、旋转,以各种调转、诡异的角度,向对方的攻杀过去。

    再没有停下来蓄势对轰大招。

    但二人的杀招却是层出不穷!

    雪亮的刀光,笼罩着二人。

    所过之处,尘土飞扬,留下一地坑洞、沟壑。

    平坦的地面,不一会儿就像是刚被一百头野猪蹂躏了一百遍。

    二人打着打着,便从宽敞的马道之上撞入了浓密的山林之中。

    在场的所有人就只能看到,足有成人腰身粗的参天大树,成片成片的倒下。

    这一天,太平会八千红花堂帮众,算是开了眼界。

    卧槽,咱帮主竟然这么厉害?

    卧槽,人竟然可以这么厉害?

    咦,咱们太平会三川堂,好像就是就是教人练武的地儿吧?

    不行不行,回去就争取下放分舵,捞点功劳,去三川堂学武功。

    不行不行,回去就去砍了那个谁,捞点功劳,去三川堂学武功。

    不行不行,回去就灭了那个啥帮派,捞点功劳,去三川堂学武功。

    昔年,一名叫刘五的大佬,当着张楚,一拳轰开武道长路的大门,硬生生的扭转了他的职业生涯规划。

    今日,张楚一刀一刀的劈碎了八千红花堂帮众的三观,重塑了他们对”武力“二字的定义。

    八千颗种子播下去,能收获多少颗果子,谁也不知道。

    但哪怕是百里挑一,八千人中,也能走出八十个强者!

    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

    ……

    “铛。“

    惊云再一次与厚背大刀重重的对砍在一起。

    张楚与温俭让同时抽身后退。

    二人都在剧烈的喘息。

    张楚低头看了看自己破烂成百家衣的褴褛白袍,心下警惕万分的暗道:“不能再拖下去了,这老小子的刀法太工整了,再守必失!”

    温俭让感应着自己所剩无几的真气,心头同样是警钟长鸣:“不能再拖下去了,这小子简直就是个怪胎,再拖下去得被他生生耗死!”

    二人喘息了片刻,张楚率先开口道:“一招定胜负,如何?“

    温俭让:“正合吾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