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51xs > 恐怖灵异 > 我给前夫当继母 > 第96章 风起
    从元嘉六年年末, 被后世称为文忠之变的政治动荡, 就已经露出了苗头。

    无数人在翻阅这段历史时都在扼腕,张孝濂入阁半生, 首辅十年,有多少人赞誉就有多少人诋毁,后世对这位强权首辅的评价亦毁誉参半。但是无论后世如何评说, 在这个时候,张孝濂还是笃定地,问心无愧地做着他认为对的事情。

    比如替皇帝做主皇后人选。

    过了年皇帝就十六岁了,别说皇家, 即便是普通官宦子弟,这个年龄也该考虑成家立业。皇帝作为一国之首,他的婚姻大事, 自然早就有臣子替他操心了。

    众臣从京师五品, 外省三品及以上的官宦之家中精挑细选, 细细拟了一份出身清白、品德兼优, 年龄俱在十三到十六之间的少女名册递到御前。钱太后和内阁很快就拿到一份誊本, 钱太后一拿到名单, 立刻就将钱家的姑娘圈了出来。

    钱太后的心思很好理解, 三千宠爱在一身,不盼生儿只盼女,她自己就是因为外戚而起来的,当然明白做帝王家的女眷有多少好处。现在钱家因为她而成了京城数一数二的体面人家,没道理显达的时候反而不送自家的女儿入宫了。

    钱太后想让钱家继续出一位皇后, 而张首辅怎么可能会同意。

    张首辅已经为皇帝接下来的十年做好了规划,皇帝会在今年聘选一位德才兼备、品行淑均的皇后,按照开国□□的遗训,后宫诸妃不得从朝中重臣家选,而要从民间选拔,就是为了防范外戚专权。虽然□□的遗训不太符合实际,可是中心思想总是不差的,那便是皇后之家不能太显赫,免得日后国丈势大,威胁皇权。

    而且既然是皇后,那容貌便要端庄大方,太妖媚太出挑都是不行的。古来贤后看重的都是品德、文才,因为美貌而出名的无一例外都是亡国之后。

    这样一来,可想而知张首辅挑出来的,都是一些什么样的女子。

    等这份由首辅授意过的名单传到皇帝面前,皇帝翻开只是看了看最前面的几个名字,脸色就阴下来了。

    而钱太后也乐此不疲地游说皇帝,极力推荐自己十全十美的侄女们。皇帝却有心立自己身边的一个小宫女,小宫女陪伴了皇帝五年,两人思想极为契合,无论评史论古还是诗词歌赋,皇帝和这个宫女都有聊不完的话题,说不完的笑话。皇帝八岁登基,登基前因为步贵妃专宠后宫,他没有得到父皇任何关注,更遑论偏爱,登基后虽然锦衣玉食,可是外有老师张首辅,内有养母钱太后,皇帝还没享受童年就必须学着成为一个理想中的圣贤君王。紫禁城寂寂十年时光,竟然只有这个小宫女和他说得上话。皇帝将这个小宫女引为知己,自然想给心上人一个好的名分。

    首辅、太后各有主张,要命的是皇帝似乎也有中意的人选,选后的分歧一触即发,渐渐闹到不可收拾。到了后来,立谁为皇后已经不重要了,皇帝、首辅、太后三方人都觉得自己好心没好报,皇后之选不过是个□□,真正关键的,乃是这三方多年来引而不发的隔阂积怨。

    也该是多事之秋,朝中风雨飘摇的时候,年关时分西北连下了一个月的雪,农民草屋坍塌,牛羊冻死,有些地方甚至都出现了大批的饿殍。内阁为了过个体面年,便压下此事不表,而是由张孝濂私人写了一封信过去,授意山、陕总督开仓济民。

    张孝濂的心是好的,最后呈现的结果却大相径庭。首辅的书信谁都不敢怠慢,然而没有正式的朝廷调令,许多程序都没办法走,再加上地方官也想好好过个年,等山陕二地的消息再也压不住传到天子耳朵里的时候,仅西安府一天就大概有千数之众冻饿而死。

    京中因为这件事,再次掀起轩然大波。

    这一次对张孝濂的弹劾又凶又猛,远非去年初夏可以匹敌。朝中乱成一锅粥,每个人都忙着写折子弹劾,或者忙着明哲保身,几乎无人还记得关中每一秒都在死人。

    燕王实在看不过去,自请出京,去秦陕赈灾。

    “昨夜的雪可大,风刮了一宿,而今日一早却又是个大晴天,真是怪哉。”

    “可不是么。”林未曦肚子已经隆起,她在丫鬟的扶持下,慢慢地走在燕王府深深的回廊中。昨夜大雪,天地树木都被白茫茫的雪覆盖,唯有屋檐上的雪被太阳融化,露出下面绿色的琉璃瓦来。

    柳素娘提着裙子走下台阶,回身急急忙忙地对林未曦说:“这里有台阶,王妃小心脚下。”

    林未曦小心翼翼地踩在实地上,说:“我没你们想象的那样脆弱,又不是不能走路,怎么就至于这样娇弱了?被拘着在屋里待了三个月保胎,再不出来走动走动,我的骨头都要发锈了。”

    燕王刚过完年就出京收拾灾局去了,连元宵都没有过。林未曦一个人待在王府,好容易太医放话惊马的影响已经过去,只要林未曦不要太剧烈地运动,日常活动已无虞。柳素娘心疼林未曦头胎怀孕就要自己过,就大着胆子跑过来给林未曦作伴。没想到盛名在外的燕王妃却亲和的很,这几日柳素娘时常来燕王府,和林未曦也渐渐熟悉起来。

    她们俩从主院出来,在花园里逛了半圈,两人都薄薄出了层汗。正好前方有一个凉亭,林未曦让丫鬟将挡风帘子放下,唯留一面敞开,她则和柳素娘相对坐下。

    丫鬟们鱼贯捧了炭火、热茶和糕点进来,仅是一会的功夫,凉亭就变得清香宜人,温暖融融。坐在亭中能看到外面苍茫的雪景,手中捧着热茶和暖炉赏雪,清风阵阵,天高气爽,胸中的郁气也不知不觉消散了。

    柳素娘啜了口热茶,手指搭着珐琅青的瓷杯,问林未曦:“王妃,你是今年四月初的日子吧?”

    “对。”林未曦点头,手掌放在肚子上,神色不知不觉变得柔和,“他都已经七个月大了,我都没有感觉。”

    “等孩子生出来,一日一个样子,那才叫不知岁月呢。”谈起孩子,柳素娘也忍不住满脸笑,“不知这个宝贝是男是女,要我看他倒懂得心疼娘亲。他专门挑在春暖花开的四月出生,可不就是为了让王妃少受点罪吗。到时生孩子的时候天气刚好,坐月子也不至于像大夏天那样熬人,而且到时候,燕王肯定已经回来了。”

    柳素娘越说越觉得简直有如天意一般,林未曦听到顾徽彦的名字,脸上的笑不免敛了敛:“但愿吧。”

    “燕王肯定会回来的。”柳素娘也没想到自己随口一句话,竟然惹了林未曦伤怀。她赶紧安慰林未曦:“燕王此行是去赈灾,要不是朝中实在没人,燕王怎么会抛下你们娘俩儿,自己出京赈灾呢?关中的事实在闹得不像样子,相公前几日每日下朝都是忧心忡忡,直到燕王请命,他才终于放下心来,对我说‘关中是三秦两汉龙兴之地,如今饿殍遍地,再耽误下去,恐生变故。但如今燕王去了,那必然就无虞了。’”

    林未曦没有想到未来的申首辅对燕王评价这样高。申长洲担心的没错,如果关中雪灾迟迟不处理,恐怕要不了多久就会有人揭竿起义。秦汉隋唐俱是从那里孕育而来,或许关中这片土地冥冥之中带着什么力量,关中造反,不是小事。

    眼见如今张孝濂和皇上起龌龊,林未曦基本可以断定,那本天书是对的,很快张孝濂就会病逝,主心骨一倒,张党树倒猢狲散送,此后十年朝廷都笼罩在清算张孝濂、否定张孝濂,然后再为张孝濂平反的风波中。而张孝濂之后的那位首辅,就是申长洲,面前这位柳素娘的夫君。

    申首辅祖籍长洲,如今朝中党羽盛行,因祖籍而自然形成的帮派也十分强盛,所以官场中多以地名称呼。林未曦也顺了官场的做法,称呼申时行为申长洲。

    说起天灾人命,柳素娘也感慨:“谁知道今年的雪下得这样凶呢,听说西安府那边,每天都要冻死上千人。有时候一家人都冻死了,连收尸的人都没有。唉,不光是相公,其实许多人都在忧心西北那边的情况。西北民风彪悍,不远处还有外狄虎视眈眈,万一关中乱起来,北狄趁虚南下,那就麻烦了。区区狄虏当然不能和朝廷匹敌,可是这些人打来打去,受难的都是百姓。幸好还有燕王,由燕王在,外战内争都是无虞的。”

    林未曦失笑:“王爷不过走了十几日,现在恐怕才刚进西安府,现在就说这些话也太早了。”

    “这怎么能叫早。”柳素娘出乎意料地严肃了脸,郑而重之地说,“十年前北地犯边,北边燕赵齐等地都在打仗,还不是靠了燕王一人,逐渐平定各地战乱。前几年京中大乱,没有燕王及时入京勤王,指不定如今是什么场景。燕王的功绩,整个大周都记在心中。我和相公虽为籍籍无名之辈,但也真心敬仰燕王。如今西北又遭逢天灾,燕王不顾年关严寒,甚至狠心留下有孕的王妃,亲自去西北赈灾,他此举不知又要救多少百姓。燕王高义,令人景仰。我这样说并不是为了讨巧或是奉承,这实在是我的真心话。”

    柳素娘这一番话说得郑重,林未曦也不由端正起来。她看了柳素娘一会,慢慢笑道:“素娘之言重逾千钧,我代王爷谢过素娘和申明洲的信任。你平日看着文文弱弱,也不爱出门交际,没想到对政事倒有见第。”

    柳素娘猛地被夸赞,脸颊泛红,腼腆地笑了:“不过是听相公说了些,我胡乱学来而已,哪当得起王妃的赞。”

    “怎么当不起。素娘虽为女子,但巾帼不让须眉,见第之犀利让人自愧弗如。”林未曦此话发自真心,怪不得前世柳素娘去世多年后申明洲都没有续娶,依然对柳素娘一往情深,想必他们夫妇时常讨论政事,彼此心意相通互为知己,这样的感情简直可遇不可求。

    即便在自己后院,周围空无一人,她们也不好谈太多时事。林未曦和柳素娘心照不宣,很快转了话题:“你今日出来,将几个孩子都留给申明洲,没问题吗?”

    “能有什么问题。”柳素娘十分放心,“那几个小没良心的很喜欢缠着他们爹,也不想想到底是谁把他们生出来的。我也不想时常待着家里,好像我除了家里,就没地方能去了一样。别管他们,我们自在说话。反倒是你,这几日王府中只有你一人,即便有奴仆在,也太辛苦了。”

    “我能有什么辛苦。”林未曦笑道。若按天书中的轨迹,柳素娘在前年端午时被赵王推下水池,就此一身两命,早早去世了。这一世因为林未曦及时拉了柳素娘一把,她没有落下水池,也平安产下孩子,申明洲的夫人自然也没有韩家那个女儿什么事。如今林未曦看着他们一家和乐融融,心里默默道了句真好。

    柳素娘见林未曦虽然笑着,但是笑容中似有孤寂。柳素娘心里了然,燕王妃嘴上不说,可是燕王离京,她心里还是很思念的吧。说来也是,哪个女子怀孕的时候不想让丈夫陪着呢,何况林未曦还是头一胎,他们夫妻的感情又向来很好。

    柳素娘也不知道该怎么劝,她虽然斩钉截铁地说在林未曦生产前燕王一定能赶回来,但是雪灾之后恐有瘟疫,燕王要防着疫病,还要防着各地哗变,谁敢真放准话说燕王四月就能回来。柳素娘心里怜惜,林未曦对她本就有救命之恩,再加上她是燕王的妻子,柳素娘夫妻二人都很敬重林未曦。现在看到精致漂亮宛如仙娥的燕王妃露出寂寥之态,柳素娘这个女人都觉得受不了。

    柳素娘引着林未曦往孩子的方向说,柳素娘已经育有一儿一女,她说起育儿经来简直滔滔不绝,林未曦不知不觉也被带进去了。

    说起孩子,林未曦的神色果然精神许多,柳素娘渐渐放了心。她们俩正在说话,突然看到小径另一头走来一个人影。大雪天满目皆白,唯独此人穿了一身桃红,在一片银装素裹中说不出的打眼。

    林未曦看到这个人也奇怪了,她问旁边的侍女:“这是谁?”

    “回王妃,这是世子新带回府的娘子。”

    顾呈曜的妾?林未曦惊讶,什么时候的事,她这个王府主母兼继母怎么一点都不知道?随着来人走进,她的脸也呈现在众人面前。林未曦看到对方脸的时候,脸色就倏地沉了下去。

    这个妾室,长得和她前世十分相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