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一小说 > 女频言情 > 抢救大明朝 > 第1765章 ??不好啦,万岁爷来了!
    “督主爷爷,福王殿下已经和英国公,两位骆卫帅,还有刘副督主一块儿入了南海子大营了。”

    一个小太监悄没声的出现,通报了一件要紧事儿,又悄没声儿的下去。

    被称为督主爷爷的徐应元捏着本账册,似看非看,似乎走了神。坐在他对面的人笑道:“爹,今年的盐利比往年薄了一些,北京城内也不景气,不过给您老人家的孝敬,可比去年多了三成......”

    正在向徐应元报账的,是个美貌少妇。眉弯唇淡,肤色莹白如脂。眼眸细细长长的,说话之间还眼波流动,流出的却是少有的英姿飒爽。

    这少妇正是白家天字号的当家人,徐应元新认的干女儿徐若兰,她今年不过二十五六岁的大好年华,却因为丈夫早逝和礼法的约束,早早的成了个寡妇。

    而这徐寡妇不仅克夫,还克父、克母、克干娘、克干娘的对食......自己的亲爹亲妈也早就不在了,而且干娘客氏和干娘的对食魏忠贤去年也没了。现在只剩下一个干爹徐应元可以罩着她了!

    只剩下这么一条粗腿,徐寡妇当然得努力巴结了!

    认爹只是叫着好听,真正实惠的还是“孝敬”,去岁为了保住自家不被魏忠贤牵连,徐寡妇就给徐应元送了二十万两。而今年又加三成,就是二十六万两了。

    当然了,这二十六万两也不是徐寡妇管着的天字号拿出来的......徐家的山西老号和扬州总号出的才是大头。

    毕竟盐业才是白家的主业!

    只是这主业,最近遇到了一点麻烦!

    遇到麻烦,当然得想办法解决。而解决的办法,当然就是花钱去铲事儿了。

    所以白家去年赚得少了,给徐太监的贿赂却多了。

    可是徐应元却是沉沉的一叹,露出了难色。

    “爹,”徐寡妇看着徐太监,“眼下的进项能维持吗?”

    “这个.......”徐太监摇摇头,“闺女,当家的万岁爷......这路数,我也看不清啊!”

    正说话的时候,外头突然传进一阵嘈杂,隐约还一阵阵吸溜溜的马匹嘶鸣之声。

    这是怎么回事?

    徐太监一愣,抬头看着徐寡妇,刚想发问,方才向他通报的消息的那个小太监就急急忙忙扑了进来。

    “督主,督主,不好了......不知哪里来了一群军汉,说要捉拿......捉拿徐寡妇......”

    徐寡妇闻言就是一愣:“抓我?为什么呀?”

    徐应元也有点恼,猛的站了起来,对自己的干闺女说:“闺女,你别着急,咱家去看看,到底是谁吃了熊心豹子胆!”

    说完这话,东厂督主大摇大摆的就跟着那个小太监出去了,徐寡妇不放心,也立马跟着一起出去了。一群人才到二门,就看见一群披着金甲的壮汉正持着圆盾和马刀往里闯。两下一对圆,徐应元就嚷嚷起来了:“咱家是司礼监秉笔兼提督东厂办事太监徐应元!你们是何人?胆敢擅闯民宅?这里可是天子脚下!”

    “徐公公,”一个大额头大胡子高颧骨的汉子搭话了,“额是奉旨来捉拿客氏的干闺女徐寡妇的......督公也在这里,难道也是领了捉拿徐寡妇的旨意?”

    “什么?你说什么?”徐应元吓了一跳,“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额们是帐前亲军!”

    “帐前军......入北京城了?什么时候的事儿?”

    “就在半个时辰之前!”回答的是朱由检,金盔金甲,在几个同样披金甲的大汉簇拥下,出现在了徐应元跟前。

    “万,万岁爷......”徐应应腿脚一软,就给小皇帝跪了。

    这时朱由检已经瞧见徐寡妇了,发现她姿色不赖,已经露出了满意的笑颜,问道:“那女子是徐寡妇吗?是不是知道朕要来抢,所以主动出迎了?”

    ......

    “首辅,这是三边总督衙门的奏本......上面注了火急,看来陕西的民变越闹越大了......”

    “首辅,这是总督贵州、四川、云南、湖广、广西军务衙门的奏本,也注了火急,看来张元平还是平不了奢、安二贼啊!”

    “首辅,这是辽东经略使司的奏报,奴贼正在凤凰城、镇江堡一带集结重兵,似乎有入寇朝鲜和东江的迹象......”

    “首辅,这是今年北直隶、山西、陕西三地遭遇旱灾和兵火的奏章,不少州县都报了歉收!特别是陕北州县,几乎全都颗粒无收啊!”

    “首辅,这是南直隶上报的黄河水退后徐州城的情形,徐州城被淹三年,州城几乎全毁,水退后泥沙淤积严重,最厚处达三四丈之多,全城几乎都被泥沙掩埋,惨不忍睹啊!”

    临近年关的时候,还勉强坐在内阁首辅位子上的黄立极,听着底下大臣们的报告,眉头越皱越紧,心情也越来越郁闷。

    好消息是一条都没有啊!

    首先是陕西民变镇压不下去!

    唉,西北干旱都好几年了,去年不仅没有缓解,而且更加严重,陕北许多州县都旱的颗粒无收,到了“草木尽、人相食”的地步!而大明朝廷自崇祯元年六月开始,就忙着应付和北元、后金的战争,根本无力组织赈济,而且也抽调不出强兵去陕西镇压。

    结果自天启七年开始的王二起义非但没有镇压下去,而且越闹越红火了。府谷、安塞(高迎祥就在这里)、延川(张献忠的老大王自用在这一块)、宜川等地都爆发了农民起义。

    而固原、宁夏、甘肃、榆林、临洮三边重镇的主力又要用于防备插汉部和土默特残部寇边,所以抽不出太多的军队去镇压民变。

    而且因为陕西的旱灾和民变,固原、宁夏、甘肃、榆林、临洮等镇的民运粮全都断了,这就等于三边五镇欠饷不发了——明朝的边军军饷并不都是由白银构成的,也不全是由户部发放的,而是由屯粮(军屯籽粒粮)、民运粮(也可是折色,也可是部分折色)、盐引、盐价银、京运银等部分组成。其中由朝廷财政控制的,不过是盐引、盐价银、京运银等部分。而屯粮、民运粮这两部分都是由地方筹集的,很大程度上是靠天吃饭。比如三边五镇的屯粮是当地军屯提供的,而民运粮则主要是由陕西省提供的......西北大旱搞得颗粒无收,屯粮和民运粮当然没地方去收了!

    因此三边五镇的军饷就只剩下了盐引、盐价银、京运银(因为盐务改革,盐引、盐价银这两部分都并入了京运银,从辽饷当中开支),根本不可能足额发放,如果过手的各级官员再如往常一样贪污一点,发到兵士手中的银子就所剩无几了。

    在这种情况下,三边五镇的官军自己不造反就烧高香了,还能指望他们剿匪?

    所以这陕西的民变,也就理所当然越闹越大了......哪怕是朱由检现在变成了“勇赛吕布、奸似仲达、狠如曹贼”的明君,一时也拿陕西民变没招儿。

    就只能让他们先闹着了......

    就在黄首辅为陕西的事儿头疼不已的时候,外头忽然闯进来一个吏部的主事,看见黄立极就大喊:“首辅,不好了,万岁爷爷来了!”

    黄立极一听这话,就有点着急:“说什么呢?万岁爷来了还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