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现代杀手生存指南 > 第552章 带路党
    酒店七楼,角落杂物间。

    约莫巴掌大小的女式化妆镜前,年轻男子松了松领带,解开最上面的衬衫扣子。接着又捏了下额前刘海,抓散头发,快速整理出个颇具层次感的流行发型……

    就这样三拨两弄,短短几分钟不到的功夫,一名打扮入时的富家公子哥形象便顷刻速成。

    得意抿嘴,哔的一声,对着镜中自己吹了记短促口哨。

    随即啪嗒轻响,合上化妆盒,俯下身来,连同散落在地的衣物,蜷吧蜷吧塞进个黑色塑料袋中。

    那是套酒店工作制服,认出这点,再结合一旁的手推清洁车,年轻男子的身份便昭然若揭,正是之前那名清洁工。

    当然,清洁工并不是他的本职工作,只是客串商业间谍的伪装身份而已。

    没错,他便是那名幸免于难却尚不自知的越后御羽忍者,久川健。

    拿起一旁吸尘器上的胶卷,揣入怀中。这是他此行的任务目标,已经顺利完成。手掌拿出来时,顺势掏出手机,按键开机。

    途中想到什么,转头看向手推清洁车。抬脚上前,掀开大号垃圾箱的塑料封盖。

    里面,是名蜷缩腿脚的少女。背靠箱壁,眼帘微垂,小猫酣睡似的安静坐躺。

    不是尹珠贤又是谁。

    毫无疑问,这是个意外。无论对于尹珠贤,还是久川健来说,都是如此。

    好在目前看来前者并没什么大碍,只是被强制入眠了而已,通俗来讲就是被打晕了。

    如此结果倒不是久川健心慈手软,和明星粉丝什么的更扯不上关系,纯粹就是没必要。

    毕竟他此行是客串商业间谍,而不是来搞暗杀。就算换个人来,他大概率也不会节外生枝下狠手。最多就是像现在这样,敲晕放到一旁,等对方自然醒转就好。反正那会他早已离开现场,不会有丝毫影响。

    久川健确实也是这么打算的,只是现在,居高临下,静静欣赏着少女近在咫尺的恬淡面容,心中却是一动,情不自禁的抬起胳膊,探出手掌——

    也就在这时,蓦地,左手握着的手机,刚一完成开机程序,便迫不及待的嗡嗡震动不停!

    手臂顿在半空,久川健愕然低头,只见一条条来电提醒短信疯狂刷新手机屏幕。下意识点开,竟是有十多条,且都来自于同一个号码,看时间皆是在他方才办事途中打来。

    瞬间挺直身形,收回手臂,神情微凝的滑动手机屏幕,找到条短信——事情有变,我在酒店一楼大厅等你。落款:仁见仁基!

    瞳孔微缩,震撼抬头。

    虽然没有打过交道,或者更准确的说是没资格打上交道,但久川健当然知道仁见仁基是谁,尤其是在如今越后御羽整体并入北藤司的前提条件下。

    这位来了?为什么……类似疑惑刚一泛起,便被强烈的不安警觉直接替代,出事了!

    一念及此,久川健顾不得再去考虑其它,揣上手机,盖上垃圾箱。再一把拎起地上黑色塑料袋,塞进旁边杂物堆中。接着快速扭头扫视四周,确定没有留下什么明显痕迹。

    整理装束,深吸口气,大步来到门前,抬手就要拉开门锁。然而,

    指尖刚触及门把手,下一刻,却好似触电般蓦地缩回!惊悚抬头——

    嘭!

    低沉闷响,门锁崩飞,整个杂物间大门竟于此刻由外向内霍然洞开!

    呼声风啸,算是提前有所反应的久川健,将将后退半步,险险避开了门板拍脸的悲惨局面。但一侧肩膀却委实躲之不及,直接被门板砸中,身不由己的踉跄后退。

    这还不算完,门板扇过,一道挺拔身影随之凌厉踏进,如狂风卷至!

    已经失去身体重心的久川健,只能眼睁睁看着只大手罩向面门,勉强抬起胳膊格挡,手腕却被瞬间拿住,一拉一扯,整个人好似提线木偶般被玩弄于股掌之间,进而中门大开。

    下一刻,砰的巨响,完全不设防的胸膛好似被辆疾驰货车正面撞上,伴随着咔咔密集骨骼断裂脆响,直接离地飞出,急速越过丈余空间,狠狠砸在后方摆满各式清洁用具的塑合金材质货架上,轰——

    一个呼吸,一次照面,胜负已分。

    “哇……咳咳……呼哧呼哧……”

    低头看着自己好似塌方般大面积凹陷下去的胸口要害,久川健禁不住大口吐着血沫子以及各种无法辨识清楚的碎块残渣,几次挣扎试图起身,然都是徒劳。

    一双硬底休闲鞋踩着遍地狼藉不疾不徐走到近前。

    勉强抬头,映入久川健充血眼眸的,是张宛若梦魇的熟悉面庞:“你、你……呼、呼……”

    “还真是你啊。”俯身辨认,轻轻摇头。拍了拍抽搐肩膀,温声安慰,“没事,就当长个教训,下辈子记得别耍小聪明就好了。”

    道理是这么个道理,不过久川健显然已经没法听取体会,仰躺在变形扭曲的铝合金货架上,艰难咽下最后一口气,双目无神的望向天花板,就此寂然不动。

    来者,好吧,也就是我们的唐朝童鞋,扭过头来,大概打量下杂物间陈设布置,目光自然而然的落向手推清洁车的大号垃圾箱。

    正待起身走去,忽然听到什么,再次回头看向身下尸体。抬手入怀,摸出一卷断裂胶卷,以及一只屏幕碎裂却还在嗡嗡轻震的手机。

    啧,质量不错。

    点亮破碎屏幕,率先看到的是那条示警短信。勉强读完内容,不禁撇了撇嘴,想想还是接起电话。

    刚放到耳边,一声惊咦传来,“哎,通了?!喂喂,是久川嘛,我是……”

    “我是你大爷!”

    “呃……”

    很显然,电话那头并没有料到会是这么个简单粗暴答复,准备严重不足,以至瞬间失语。

    “你让我很生气啊,老好人!”唐朝淡淡语气里带着不加掩饰的讥讽,随即话风一转,嘴角微扬,“不过有一说一,这次真得好好感谢你。没有你的带路,我还真找不到这里。合作愉快,谢谢啊~!”

    “……”

    事实便是如此,唐朝又不会未卜先知,自然不可能知道久川健会忽然接个商业间谍的私活,瞒着所有人偷偷离开安全屋。

    而他之所以现在能出现在这里,并顺利宰杀掉这只漏网之鱼,就是因为一路火急火燎的仁见仁基的亲身指引……

    一点小手段,打个信息差,说穿了不值一提。

    但这真相对于还在一楼大厅傻傻等待的仁见仁基来说,无疑就太过残酷,也完全接受不能了。

    哈?

    带路党竟是我自己?

    我这还巴巴的过来救人,合着是带了个死神过来?闹呢!

    当场自闭,半晌无语,连电话什么时候被挂断都不知道……

    且先不提后者如何在一楼大厅怀疑人生,七楼杂物间内,唐朝轻笑着放下手机。果然,再狡猾的狐狸也斗不过好猎手。老朋友,这次是我赢了呢!

    心情大好之下,抬手给久川健抚上双眼。然后左右看了看,起身扯来块换洗床单,简单盖住尸体。

    做完这一切后,唐朝转身来到手推清洁车旁,掀开垃圾箱封盖,惊喜收获睡美人一只……好吧,开个玩笑。

    唐朝是知道尹珠贤在这的,不然也不可能找过来,只是过程有点凑巧而已。

    方才他与仁见仁基同时抵达酒店,因为不清楚久川健的具体位置,也联系不上。仁见仁基便选择进入酒店在一楼大厅等候,他则决定在酒店外面守株待兔。

    原计划是等到仁见仁基把人接到,走出酒店大门的时候,直接打黑枪。

    位置射击角度包括撤退路径等等,他都看好了,失手概率几乎为零。至于大庭广众下开枪杀人的偌大影响,这不是还有仁见仁基在现场呢嘛……

    而后之所以取消这个计划,是因为唐朝在外面看着那酒店招牌名称,越看越是眼熟,总觉得在哪里听过,转念一想,才发现是尹珠贤今晚要表演的宴会地点。

    意识到这点,唐朝掏出了手机定位,本意是想看看尹珠贤工作是否结束,有没有离开酒店。结果一定位,好家伙冒出来两个信号……谢薇也在这里?

    再一联系那名失踪的忍者,唐朝坐不住了,虽然尚不清楚其中的道道,也不确定有没有关系,但为防万一,他还是从后门摸进了酒店。

    接下来的事情就顺理成章了,结合调取的酒店内部结构,谢薇的信号进到十八楼房间,而尹珠贤的信号则进了七楼杂物间,哪个出事一目了然……

    探了探鼻息,确定没啥问题后,唐朝并没有立刻动手将尹珠贤从垃圾箱内抱出来。

    值得一提的是,扮作清洁工的久川健只是做做样子,并没有真正打扫,所以箱体包括内层垃圾袋都是干净的,少女偶像的形象也得以暂时保全。

    当然,这不是问题的关键。关键是尹珠贤一时半会很难清醒,而以她在南韩地界的扎眼程度,唐朝几乎不可能通过正常手段悄无声息的带她离开酒店。既如此,那索性再待会好了。

    不过,这杂物间是肯定不能再待了。

    重新盖上盖子,唐朝推上清洁车到外面,反手虚掩坏掉的房门,刚要继续前行,没走出几步,遥遥数声惊恐尖叫通过曲折环绕的走廊通道,陡然传入耳际。

    是楼层电梯方向,动静还挺大,似是发生了什么极其恐怖的事情。

    唐朝闻声脚下不由一顿,微微皱眉,一时有些莫名其妙。

    恰在这时,右手边房门开启,一名身材发福的中年男客拿着帽子与房卡从屋内走出。刚好看到唐朝与清洁车的组合,也没注意装扮,直接招了招手,说了句韩语。

    唐朝没听懂,考虑半秒,便转身抱歉笑了笑:“sorry。”

    “啊?”

    砰!一记手刀,干脆放倒——

    …………

    1秒记住大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