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医路坦途 > 第十四章 哎呀 姑爷回来了
    吃饭的时候,张凡不得不给张之博拿出酸奶疙瘩,不然他非常努力的也要参与进来。虽然茶素的小肥羊分店开的满世界都是,但之博现在还不能吃,好在茶素的酸奶疙瘩还是可以糊弄住他的。

    普通市面上的酸奶或者奶棒,什么牛的,什么利的,还有什么意大利贵族的,其实糖分含量还是高,至于其他什么增稠剂之类的,就不说了,张之博这个年纪吃,容易造成孩子口味的加重,就如同吃盐一样,一旦习惯了重口味,再要回到清淡很难。

    这方面,有时候比戒烟都难,很多肾病患者,医生不论怎么交代,少吃盐,少吃盐,少吃盐,结果榨菜咸菜一天吃的飞起。而且最主要的是幼儿肾脏功能还未发育健全,在饮食上一定要注意,不要你觉得淡,就给孩子加盐。

    而茶素这种酸奶疙瘩就不一样了,特别是这种湿酸奶疙瘩,市面上根本就见不到。第一这玩意不符合现代人的甜酸口味,这玩意就一个原始菌群发酵的味道,奶制品发酵后的酸涩。

    张凡从肃省来边疆,可以说相对而言,边疆的美食比肃省的多。但唯一这个湿酸奶疙瘩,张凡真的降不住。这玩意怎么说呢,看起来特别漂亮。

    湿湿润润、奶白奶白的,就像是快融化的奶油冰激凌,看着就极其诱人。可吃到嘴里就不是那回事了,酸,就如同老陈醋的瓶底子一样,一口下去,绝对是上头的一种奇特酸涩,经不住让人打冷颤的酸。

    当然了,邵华她们就不一样,据说能吃出奶制品特有的味道,这玩意是童子功,张凡学不来。好在之博倒是挺喜欢吃的,小舌头一下又一下的,安静的抓着酸奶疙瘩,干饭的时候正儿八经的两耳不闻窗外事。

    老实交代,上周星期五的下午,在步行街你和谁在一起等吃着差不多的时候,贾苏越放下筷子,一副抓贼的表情问王亚男。

    王亚男楞住了,然后嘴里的羊肉鼓囊囊的,你见到了我了?

    废话!快说,不然让之博咬你,对不对啊小胖墩!

    张之博倒是喜欢笑,贾苏越逗他,他也不知道啥意思,就咧嘴笑,还舞动小拳头。

    讨厌!我家之博才不会咬人呢。邵华不乐意的打了一下贾苏越,昧着良心的说着,之博咬哭她的事情,她已经忘记了!

    然后给张之博擦了擦嘴,邵华好奇的看向了张凡,张凡撇了撇嘴,邵华笑了笑,张凡的意思就是我也不知道。

    张凡好奇的也看了一眼王亚男。能让贾苏越如此好奇的,王亚男肯定是和男的逛街了。

    先等等,让我吃饱了再说。但贾苏越和邵华的饭量就没办法和王亚男比,两个人加起来都感觉没王亚男吃的多。贾苏越瞅了一眼张凡看了一眼王亚男。

    张凡心里再骂娘,这个货意思很明显,你们茶素医院的都是饭桶吗!

    不过对于王亚男能和异性逛街,张凡还是打心底里乐意的,现在茶素地面上都有说法了,茶素电视台的少妇多,茶素医院的女光棍多。

    具体这个少妇到底特指什么意思,张凡现在都没明白。不过王亚男、吕淑颜、以前的赵燕芳泌尿的何心怡真是四大婚姻困难户。

    不是说她们不优秀,而是太优秀,华国女性在婚姻上有时候真的很难,比如女博士,被人调侃成一种精神病的存在。

    而茶素的这个四位,外表真没说的,甚至可以用漂亮来描述,再说工作和收入,除了忙一点以外,几乎可以说已经是普通人中最顶尖的存在了,可就是婚姻艰难。

    普通一点的男性,先不说什么,一听这几个人的情况,自己就首先萎缩了,跟不要谈接触结婚了。

    赵燕芳现在倒是不错,剩下三个,张凡有时候也忧愁,特别是王亚男,甚

    至她老娘都跑来和张凡翻白眼。

    张凡吃了三盘羊肉,贾苏越和邵华两人估计也就吃个一盘半,王亚男一个人就吃了两盘肉,吃饱了还喝了一大杯山楂水后,王亚男这才擦嘴说话:我都烦死了,还不是上次跟着你们家老张去高原吗!

    张凡白了白眼睛,心说:现在成老张了,当年骨科站不住脚的时候,乖的和个小狗一样,要尾巴不敢给爪子的,现在尼玛上岸了,就开始老张了!

    当时救我的那个连长,因为不能耐受高原环境,就复原了,好好的内地不去,非要自己选择来茶素。然后,三天两头的来找我,本想翻脸,可人家又救过我。

    多大?张凡插嘴问了一句,要是其他人,估计张凡不会这么八卦,王亚男虽然是嘴硬,但人家是王大爷,张凡关节骨科一点都不操心,全是人家在哪里顶着,嘴硬就嘴硬吧,张凡也忍了。

    好像比我大两岁!

    哦挺好的。张凡问完也就不说话了,剩下三个女人叽叽咕咕的开始八卦,张凡心里想的是,等会要和朱兵打个电话聊一聊。

    中午吃完饭,邵华把睡着的之博放在安全座椅上,一家三口就朝着农场出发了,哎呀,哎呀,我的大孙子啊。奶奶可想死你了。

    上了车的之博感觉睡眠特别好,从茶素市区到农场大约六十多公里七十公里的样子,小伙子一路上就睡的香甜的连个梦都没有做。

    当张凡的车刚进农场没多久,邵华的农场里,就如同吸铁石一样,人越来越多了。

    姑爷回来了啊!农场的团长和政委前后脚的就来了,然后连队的干部、周围的邻居,一个一个的凑了过来。

    张凡赶紧从车的后备箱里拿了一条的中华烟,开始发烟。说实话,张凡现在这个级别,在鸟市政府或者农场总部都无需这么客气。但到了这里,张凡甚至要更客气一点,因为这是给自己老丈人丈母娘还有邵华脸上增光。

    倒也不是说自己老丈人需要这种虚荣,其实人就这样,总是希望别人知道自己过的好。

    一时间,农场小院里都没地方坐了,而且烟雾缭绕的,不知道的还以为这地方着火了。

    邵华抱着张之博赶紧去了地里,今年的薰衣草周末马上要开始,邵华要去看看农家院的食材什么的准备的怎么样。

    这两年因为张凡和邵华的缘故,农场里的薰衣草销售的特别好,高卢鸡的公司直接高价就承包了农场的薰衣草,他们也不用再被二道贩子砍一刀,而且花朵盛开的时候,又能跟着邵华的薰衣草周末赚到二茬钱。

    所以,这地方不光邵华父母,就连张凡父母都喜欢来,因为别人都会明里暗里的奉承着几个老头老太太,而到了市区,特别是张凡邵华的别墅里,周围的人都控制着一定的距离,颇是让在大集体中生活的老人不习惯。

    院子里张凡丈母娘和老丈人忙着招呼来的客人,也就一杯茶。

    姑爷啊,农场的医院归不归你管啊,上周医院才买了新设备,结果会用这个设备的人去地方医院了。我们现在去团场医院看个病都不方便,医生都快跑完了。

    有上年纪的老人给张凡告着状,张凡笑着客气的一边帮人点烟,一边说:农场有自己的卫生局,不归我们地方管!

    周围的邻居们喝了几口茶,抽了两根烟,就打着招呼离开了,出了门邻居就感慨,老邵的命好啊,娶的媳妇当年就有见识,咱们都觉得农场上学也挺好的时候,她宁愿举债也要把孩子送到市里去读书。

    结果考了大学,大学毕业还进了银行,本来以为这已经很厉害了,结果又找了个这么厉害的女婿,甚至咱们都能沾上光。

    华子的这个女婿不过还真的挺客

    气,一看就是聪明人,听说都是大干部了,可瞧一瞧,人家有点架子没有,一点都没有,给我点烟都是双手的!

    不像一连的李富贵家的那个儿子,小小的一个县里的秘书,就是个不举手的副线长秘书,带着老婆回家,你猜怎么着,他老婆下车的时候竟然还带着白手套。

    尼玛,她以为她是蒋夫人吗!就这点傲气牛逼的样子,他也就只能当个秘书。

    等邻居们走了以后,农场的团长和政委笑着给张凡说:张院别见笑啊……

    这有什么,乡里乡亲的,就应该这样。

    张院,我们原本想托邵总去找你,没想到今天就见到了,农场穷啊,你瞅瞅现在别说医生老师了,就连从小这里土生土长的年轻人都留不住了。

    张凡感慨的点着头,不过轻易不说话。这两个和一般的邻居不能比,真要说个什么答应个什么,绝对能上杆子的爬,而且毕竟是两套系统两套体系,张凡也不愿招人恨。

    张院,我们其实也是受了上级的指示,过来问问您,有没有可能给我们农场系统也安排几个企业啊。

    其实本来是领导要亲自来,可我们不正好亲近吗。邵华在这里出生长大,现在有出息了,我们当叔叔肯定要求到门上的。

    张凡笑了笑,心里大概有了点想法。

    以前的时候,张凡几乎从来没想过,不过随着年纪和职位的变化,张凡肯定会想的,虽然自己帮不上什么大忙。

    可就看在当年这群人这帮人,能稳住国家的大西北,甚至抛家舍业的七千湘女上天山的壮烈举动,张凡都会在有能力的情况下拉一手的。

    当然了,话不能直接说,张凡肯定需要师级甚至农场总部出面,张凡才能具体说点什么,现在只能是透漏一下自己的意愿。

    嗯,我也是这样想的,不为其他,就看邵华的面子,我也是应该帮一帮农场的!不过,我倒是不太熟悉农场这边的情况,比如茶素政府设置的高新区,几乎给医院的地皮就是送的。这边具体情况,等我了解以后,咱们再说好不好。

    两人一听,有门,只要张凡能开口就行。

    两人走的时候,还特意握着老邵的手,一定要招待好咱们的姑爷啊,等我让人送来一只羊。

    张凡,你千万别因为我们为难,如果为难,我们就回市区,现在我们也老了,在这里其实也干不动了。

    邵华老娘送着客人走远回来后,就担忧的看着张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