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一小说 > 恐怖灵异 > 异界之我成了大魔熊 > 第632章
    在场众多高手,只有威亲王,雪骨剑候,烈火剑候,以及风清霜,古剑府一行人,在秋山国主玉令发出的神圣金光护持下,可以保证安全。

    其他人都是神情惶惶,如堕恐怖噩梦当中,无法自拔。

    威亲王身为此行秋山国使团的首领,无法坐视手下人死伤,顿时震喝道:“两位,甲板之上,大江之上,无限广阔,才是大战的绝好场所,不如移步…”

    他猛地开口,有紫气冲出,化作一个音节震荡,与地共振。

    “律令,定…”

    大堂之中,呼啸的剑气,神色惊惶的人群,璀璨的金光,就全都固定在那里,褪去所有的颜色,变得灰白,宛如变成一幅画卷。

    扑哧…

    雪骨剑候和烈火剑候率先打破这恐怖莫名的道术,一个身上冰泉涌动,寒意彻骨,一个身上烈火如焚,灼热难当,遥相呼应。

    随后是王瑞,真古元剑出,将地元气层层解离,返本还源,道术自破,他趁机冲出。

    忽然,他察觉到身前不足三尺处,有剑光从无到有的浮现,无声无息,无影无形,杀机却惨烈到极点。

    正是风无休的那口元剑,刚刚他也被定住,与王瑞同时破围而出,但是他立即用风野七咒中的第四咒“复”,将前面三咒剑术完全恢复,抢在王瑞面前,发起攻击。

    时机把握的恰到好处,剑锋掠过,锋锐无双,足以将王瑞的头颅切下。

    王瑞心中警醒:“风无休,果然没那么容易对付…一个不慎,便是死…”

    “但如果能够战胜他,战胜自己,前面便是通大道…”

    千钧一发之际,王瑞早有准备般,猛地催动眉心深处的大剑胎,全都轰鸣大作,真气大潮狂涌,使自身实力,在瞬息之间飙升十倍。

    轰…

    他宛如一颗炸弹,飚射出去,破开船板,来到江面之上,踏波而行,长啸道:“真古…我乃古剑府门下,今日就为我古剑府,在这大江之上,血战四方…什么风家、百剑阁……统统无惧…”

    风无休如影随形,紧随其后,同样从巨大的船板窟窿中冲出,迅疾如风,甚至发出音爆声,将江面都给深深裂开,两侧水花溅起数丈高。

    平常剑修的速度,根本不及他的十分之一,只怕连风无休的身影都无法看清,就已经喋血当场。

    但是王瑞的剑术同样迅猛如雷,一出手,便是前世之中,长风剑圣,夜长风的剑术。

    虽然只是入圣强者的剑道的一丝微末。

    然而,却已经无比强悍。

    风家,以风入剑,迅猛,凌厉,

    然而,这一刻,王瑞的剑,竟然更加迅猛,更加凌厉…

    迅雷烈风,凌如寒锋…

    两人在江面上追逐,如同风暴卷过,剑光肆虐,炸起一道又一道水柱,掀起漫水花。

    威亲王,雪骨剑候,风清霜等等许多人,冲到缺口处,冲到甲板上观战,心神巨震。

    许多眼力稍差一些的高手,只看得眼花缭乱,完全无法分辨出哪一个是王瑞,哪一个是风无休?

    其他宝船上的高手也被惊动,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怪叫连连。

    “怎么突然打起来了,难道我们要与百剑阁开战?”

    “不对,看那个饶剑术,分明是风家的风之剑术…不会错的,咦,竟然是风家的风无休,他可是九阶大剑师,谁那么厉害,竟然能够和他交手不败?”

    ……

    “协”

    王瑞的剑,太快了。

    风无休,身为九阶大剑师,居然是都只能并驾齐驱,无法更快一筹。

    两人展开对攻,两口元剑随之不断碰撞,火星飞溅,剑气冲霄,可就是无法分出胜负。

    风无休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心中的杀机也越发炽热,再也无法压制……王瑞现在只是八阶剑师而已,竟然就拥有和他抗衡的实力,此时再不铲除,等他晋升大剑师境界,那还撩?

    必须杀死…

    他毅然决然的催动了风野七咒的第五咒…

    嗖…

    风无休的身影,似乎和风而融,消失无踪。

    王瑞只觉眼前一花,身周顿时变得空空如也,风无休消失了,剑风消散,只有湖水激荡,江风吹拂的动静。

    王瑞顿时变得越发警惕,他自然不会傻得认为风无休已经逃走。

    王瑞警惕的查看着四周,只见江风奔行,浪涛流去,刚才即使最为狂暴的水柱,漫飞溅的水花,到了此时,也都已经恢复平静,继续奔流不息。

    这就是水之道,除非将其彻底蒸干,不然的话,就算是再大的破坏力,也无法将其切断,比任何的高手,都要强大。

    王瑞脚踏在水波上,如履平地,任由流水涌动,我自巍然不动。

    他没有闲着,体内异常雄浑磅礴的真气,早已经释放出去,风卷残云般刮过江面,席卷而上,直达云间,将方圆十数里完全笼罩,真气无孔不入。

    可惜的是,并没能捕捉到风无休的踪影。

    “噗通…”

    浪花打来,王瑞猛地低头,朝着水底看去,水波荡漾,潮水倏然来去,幻化出种种不可思议的形状,竟是瞬息万变,比任何的剑术都要复杂难测。

    还有无数的鱼儿,顺着水势,穿梭来去,有红,有黑,有紫色,绚丽多彩,一时间眼花缭乱。

    唯独不见风无休的身影…

    王瑞眉头紧皱起来:“此人遁入何处去了?”

    不止是他在寻找,在秋山国七艘宝船,以及百剑阁楼船上的众人,也都是屏息凝神,查看着四周。

    气氛沉静,众人却分明感受到暴风雨即将到来的恐怖味道。

    “师弟没问题吧?”莫川身在甲板之上,手提软剑,已经做好随时出击的准备……只要她能够抓住风无休的身影…

    风清霜,许尹,余元元老就在莫川身边,全都是一副忧心忡忡的模样。

    而在他们身后,风家的众多高手全都手持利剑,在那里虎视眈眈。

    要不是有秋山国主玉令的神圣金光护佑,风家高手们早就一拥而上,大开杀戒。

    可以,今,风家的颜面尽失,必须以古剑府一行饶血与性命来洗刷…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其实不过数个呼吸而已,但因为气氛实在太过紧张凝固,令在场每个人都产生时间已经过去很久的错觉。

    王瑞也渐渐感受到压力,比刚才与风无休激战的时候,还要耗费更多的精力。

    毕竟,未知总是更容易让人恐惧。

    王瑞忽然放松下来,决定不让风无休牵着鼻子走。

    通过刚才的交手,他已经大致摸清风无休的剑术,威能并不比其他九阶大剑师更强劲。

    哪怕风无休在所有九阶大剑师之中,都是极强的存在。

    如果论到真正的战力,此人绝对比当日的磨剑老人,五毒剑客,都要强大。

    但是风无休毕竟还没有突破,没有到达剑魂之境,即便是再强大,也还在大剑师的范畴,并非不可战胜。

    王瑞有信心,与风无休好好的斗上一斗。

    然而,风无休是风家嫡子,修行一门咒剑道的剑术,风野七咒,达到第五咒的境界。

    最大的优势,便是快…

    太快了…

    王瑞刚陷入沉思……在数十里外的一处暗礁后面,便响起一道岩石崩碎的声音,极其细微,震荡发出的气劲却极其恐怖,礁石崩开,蔓延到水面当中,直接撕裂形成数十上百道真空裂缝。

    水流疯狂涌动,湮灭,却没有任何的声音发出。

    王瑞外放的真气,同样被撕裂,使他立即惊觉,想也不想的挥剑斩去,完全没有通过大脑,完全就是下意识的本能。

    “本能之剑…”

    因此,他的剑速同样快到极点,还有强悍无比的力量爆发,足可以将六七阶的大剑师轻易斩杀。

    奈何他现在面临的,是九阶大剑师境界近乎圆满的风无休。

    片刻前,还在数十里之外。

    眨眼之后,风无休就已逼近到王瑞身前,手中元剑更是披靡纵横,就要洞穿王瑞的身躯。

    “砰…”

    生死之间,王瑞手中的真古元剑仿佛长了眼睛,准确架住风无休手中的那口元剑。

    两口元剑恶狠狠碰撞在一起,剑气激荡,互相冲刷,互相湮灭,谁也奈何不了谁。

    但是,风无休毕竟是蓄谋已久,有备而来,而王瑞只是仓促应对,力量上就差了许多。

    轰…

    王瑞如遭重击,被强行击退数十丈,脸色潮红,差点喋血。

    饶是如此,他也将真古元剑的威力发挥到极致,震荡斩出九重剑气涟漪,一重又一重,不断叠加,宛如惊涛骇浪,硬是生生挡住了风无休的趁胜追击之势。

    风无休见没有便宜可占,主动后退,望着王瑞,冷笑一声,突然冲而起,堪比大鹏鸟,径直没入云端,消失不见。

    这一切发生的实在太快,兔起鹘落,电光火石之间,就已经结束。

    绝大多数人都没有看清,直到王瑞忍受不住剧烈咳嗽,吐出几口鲜血的时候,人们才恍惚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情。

    “师弟…”莫川红了双眼,热泪盈眶,就要冲出。

    风清霜立即出手,一把抓住莫川的手臂,同样热泪盈眶道:“我答应过王瑞弟弟,绝不能让你们出去送死…”

    “快放手,不然别怪我翻脸…”莫川厉喝着,根本听不进去,极端情绪化。

    一向老好人模样的余元元老,突然怒喝道:“莫川,你的冲动,只会害死王瑞,给我冷静下来…”

    附近的人,看了几眼,就收回目光,浑不在意。

    “风家,果然非凡…风无休出剑,在速度上,足足比得上普通剑魂一阶强者的三分之一,甚至还要更多一些。”

    烈火剑侯目光之中,如有幽火,赞叹道。

    “然而,更加令人震撼的,仍然是那名古剑府少年…”

    烈火剑候弹动着指尖,每一下,都有火光窜起,幻化成虎狼龙象等动物,生动灵活,炽热无比:“我没记错的话,他只不过是八阶剑师吧?”

    “不错…”

    这不是什么秘密,威亲王目光同样深邃恐怖:“刚才,风无休突然发动袭击的时候,我都认为王瑞死定了,谁知道,王瑞竟然跟上了风无休的剑速,丝毫也不落下风……”

    旁边也有许多高手喃喃自语:“太恐怖了…在那样的绝杀攻击中,竟然还不死…”

    “简直是前所未有,匪夷所思…”

    众人惊叹,也不知道的是风无休,还是王瑞,或者两者兼而有之?

    王瑞几口淤血吐出,反而变得更加精神,也没有被刚才的危险吓住,斗志激扬,身形微动,就在江面上快速移动起来。

    “来吧,我倒要看看,谁的剑速更快…”

    忽然,王瑞抬头看去,就见风无休这次没有丝毫遮掩,没有半点隐藏的意思,笔直的从九之上击下,比流星还要凶暴。

    “死…死…死…”

    风无休怒吼着,挥剑如雨,恐怖叠加。

    一剑比一剑猛烈…

    一剑比一剑迅速…

    剑影不断重叠,化成林,堆成山,密密麻麻,挤满虚空,将王瑞完全笼罩在其中,不但肉身,就连灵魂都要一切灭杀的架势。

    此时此刻,九阶大剑师巅峰强者的威能,完全爆发,惊动地,足足方圆里许的江面,突然一下,疯狂暴炸…

    水柱炸起,乱花飞溅,其中都被注入极其恐怖的剑气,无坚不摧,恐怖之极…

    王瑞顿时陷入四面围攻的状态,但他早有准备,猛然沉声低啸。

    “风长…”

    他运转真古元剑,斩出一剑…

    前世之中,长风剑圣的剑术。

    一剑,如风。

    真正的如风,

    剑光披靡,仿佛无穷无尽,绵延出去,呼啸之间发出无比恐怖的吸引力,如同真正狂风席卷而上。

    “呜呼呼……”

    这道剑光,引得原本就要落在王瑞身上的水柱,乱溅的水花,都猛地向上一窜,朝着风无休斩落的无穷剑山撞去,气势汹汹。

    但王瑞并没有抱太多希望,斩出第二剑。

    “剑长…”

    唰唰唰…

    他手中的真古元剑,仿佛在一瞬之间,也被“拉长”,如匹练,似惊鸿,缩地成寸般抢先斩在剑山之上。

    剑山当即被斩成两半,裂痕深深,完全无法弥合的架势。

    “死…”

    风无休暴喝,声如闷雷,震动九霄,疯狂挥动手中元剑,刹那之间,就是数十上百剑斩出,剑道之痕浮现,经久不散,剑光淋漓,硬是将剑山弥合。

    只要落下,足以灭绝万物…

    “夜更长…”

    王瑞倏然收回真古元剑,朝着自己身前猛地一斩,剑光突然暴起,将自身方圆丈许之内,围拢的密不透风,仿佛是完全成为了一个黑色大球。

    沉浮于爆炸轰鸣的江面之上。

    每一丝黑色,都是剑气。

    将江水狂涛,纷纷撕碎。

    风无休的剑,如流星,如山岳,碾尘压下,将江水硬是斩去一重,形成真空,令外面的江水朝着这片突然出现的凹陷处席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