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频言情 > 知我如你,情深不负 > 第24章 无奈落
    “有些人,你忘记他,需要漫长的三年;想起他,三秒钟足矣。你恨他,恼他,持续了漫长的三年,但他逗你笑,三秒钟足矣。”

    我陪着叶正宸吃了一顿简单的早餐,准备回医院去上班,叶正宸忽然拉住我,不容我拒绝,直接把我拖上车,锁紧车门。

    他启动车子,没说去哪,我也没问。两个人肩并肩地坐在密闭的空间里,这份短暂的相聚,比去任何地方都重要。

    白色的越野车在长街上平稳前行,不减速也不转弯,驶过一条条熟悉的街道。我细细观察他的车,想起了那天试婚纱时停在婚纱店门外的车,如果我没记错,就是这辆。

    我问他:“半个月前,你来过南州吗?”

    他毫不避讳地答道:“是的。我来南州看你,却看见你在试婚纱。”

    我笑笑说:“真巧!”

    “你穿上婚纱真的很美,比我想象中的更美。”

    “每个女人穿上婚纱都很美。”我清了清干涩的嗓子,笑着问,“喻茵穿婚纱一定更美。”

    他看了我一眼,冷淡地答:“我没见过。”

    “……”

    没有多久,车子从市区开到荒芜的郊区,最后驶进一片树林,直到前方再无路可走,他才停下车。

    秋风萧萧,枝枯叶落,总会勾起人内心的凄凉。他一言不发地下了车,仰头看着澄清又缥缈的天空,斑驳的树影落在他落寞的脸上。

    我走上前,踩过被他踩碎的树叶,世界好像只剩下我们两个人和一地干枯泛黄带着晶莹露水的叶子。

    我想说点什么,打破让人窒息的沉默,想来想去,终于找到了个合适的话题:“冯哥冯嫂他们还好吗?”

    他说:“很好,生了一个女儿,像个福娃。”

    想象着遗传了冯哥冯嫂福相的小女孩,我的眉眼不由得染上了幸福的笑意。我又问:“李凯呢?有女朋友了吗?”

    “有了,是冯嫂介绍的。他们去年回国结婚了。对了,白凌凌也嫁人了。”

    “我知道。她嫁给了她的导师。真心喜欢的人,是什么身份不重要。”

    叶正宸点点头:“你见过季晓婷吗?”

    “她刚回国时,我们见过一面。”

    “她还是一个人?”

    “嗯。她说,她非常后悔没在十八岁前找个男朋友。年幼无知,才敢不顾一切去爱一场。年龄越大,多巴胺分泌得越少,都忘了心动是什么滋味了。”轻轻叹了口气,我继续说,“她说得没错,年龄大了,就感受不到心跳加速了,找一个适合自己的人,爱或者不爱,并不重要了。”

    “是吗?”叶正宸质疑地看着我,突然一只手握住我的手腕,另一只手搂住我的肩膀,凑近我,呼吸喷在我耳后,滚烫如烈焰,丝丝入骨:“再叫我一声‘师兄’听听。”

    心猛地一跳,脸上发烫,我忙闪身躲避,可他的力气太大,一双手臂紧紧将我禁锢在怀抱里。

    “你——做什么?”

    他笑着,典型叶正宸式别有深意的笑:“根据我多年的行医经验,你现在的心跳至少每分钟九十五下,这就叫心跳加速。”

    “你……”看着他的脸越靠越近,我的心跳越来越乱。

    恰在这时,他的手机响了。

    犹豫了一下,他放开我的手,接通电话,咬牙切齿说:“你打电话之前能不能看看时间?”

    电话里传来很有磁性的声音:“我看了,早上八点。你该不会——你这样乘人之危不好吧?”

    “有什么事,快点说!”

    他拿着电话走远,留下我和依然凌乱的心跳。

    讲完电话后,他走到我身前,说:“我朋友说,只要有人担保印钟添不会逃走,人可以先放出来。”

    “谁能担保?我行吗?”

    叶正宸摇头:“这件事我来办,你不用管了。”

    “他什么时候能出来?”

    “你希望他什么时候出来?”他反问,直视着我的眼睛,我在他的脸上看见了矛盾,也看见了期待。

    “当然是越快越好,他没事,我爸爸才能放心。”我说。

    “你希望他快点被放出来,只是为了让你爸爸放心?”

    “当然不是……”我正要反驳,叶正宸的手机又响了。这一次,他仿若未闻,仍等着我的答案。

    “你先接电话吧。”我提醒他。

    叶正宸无奈地拿出手机看了一眼,一脸不耐烦地接通电话。因为离得近,喻茵冰冷的声音清晰可闻:“我们的离婚报告,上面批了。”

    “嗯。”他用鼻音哼了一声。

    “你下午有没有时间,我们去办离婚手续。”喻茵说。

    “没时间,我在南州。”

    沉默了几秒,电话里才传来喻茵极力压低的声音:“你什么时候回来?”

    “不知道。”他说,“领离婚证书这种小事还用我出面吗?你有空就去领了,没空就让别人去领。”

    “你!”喻茵再也控制不住,提高了声音,“法律规定离婚需要双方到场,双方签字。”

    “别拿法律压我。当初谁替我在结婚协议书上签的字,你让他再替我签一次。”

    回答他的是嘟嘟的断线音。想到喻茵那么冷静的女人都被他气得挂了电话,我对叶正宸的崇拜之情油然而生。

    叶正宸满不在乎地把手机往口袋里一扔,含笑看着我:“你现在还认为我们夫妻感情很好吗?”

    我被他看得心乱如麻,舌头都有点打结:“我,还有点事,我们回去吧。”

    “你在害怕吗?”他又靠近我一些,问,“你在怕什么?”

    “我没有……”

    “你是不是害怕离不开我了?”

    “……”

    我头也不回地离开,离开前,我看见他眼中闪烁着笑意。

    没有再多说什么,他送我回了医院便离开,此后两天再没出现,音信全无。

    我每天依然忙碌,穿梭于一间一间的病房,看着病人们对我信赖又期待的目光,用尽全力延长他们毫无质量的生命。

    三天后,无星无月的午夜,我看着昨天还跟我聊天的病人撒手人寰,真的很难过。我很想给叶正宸打个电话,什么都不用说,只听听他的呼吸声就好。

    可我不能这么做,我只能压抑下所有的渴望,坐在医生办公室为离去的病人记录下最后的一份病历。凌晨时分,我在悲伤中睡着,又在有他的噩梦中惊醒。在我还没来得及整理好情绪时,叶正宸突然出现在我眼前,眉宇隐着倦容,军装上有许多细碎的褶皱,看上去这两天过得并不快活。

    他进门,开门见山地告诉我:“事情办好了,明天放人,我带你去接他。”

    面对满脸倦意的他,我不知什么话能表达我的感动,看见他袖子上染的污渍,我低声说了句:“你的衣服脏了,我帮你洗洗吧。”

    一道光彩在他眼中闪现,眉宇间的冰霜和疲倦瞬间消融,叶正宸在我对面的椅子上坐下来,语气不再生硬:“跑了两趟陵州,累死了,先给我找个地方休息休息吧。”

    叶正宸一向有洁癖,而南州似乎没有太高档的酒店,我为难地问他:“南州有一家还算不错的四星酒店,我带你去吧?”

    “不去。”他环顾了一圈我的办公室,看见里面有医生休息室,说,“我在里面睡一下就行。”

    “不行!”我急忙拒绝。这里人来人往,万一让哪个小护士看见他睡在我的办公室,我就百口莫辩了。

    “那我睡哪?去睡医院外面的长椅?”

    他明知道我舍不得他露宿街头,还非要这么说,分明就是故意为难我。我思来想去,最后决定:“我的公寓就在这附近,我带你去休息一晚吧。”

    他的黑眸顿时光彩夺目,笑意在嘴角显现:“丫头,还是你最了解我。”

    我低下头,不自觉地笑了。

    那天,我带叶正宸去了我的公寓。进了门,他随便扫了一眼,三十平方米的小公寓一目了然。

    “你没和父母住在一起?”

    “住在一起。这是医院给我们年轻医生分的公寓,我偶尔过来住住。”说着,我俯身从鞋柜里拿了双男士拖鞋,刚要递给他,忽然想起他有洁癖,属于印钟添的拖鞋他绝对不会穿,于是又放了回去,“不用换鞋了,反正地板也脏了。”

    他若有所思看着我把拖鞋放回去,目光又扫过地板上的一对软毛坐垫、桌上的一对玻璃水杯,又看向我的卧室,里面摆了一张宽一米五的双人床。

    他一脸阴沉地拉开了洗手间的门,当看见玻璃架上孤单的毛巾和牙刷时,他的嘴角挑了挑,脸上的阴寒退了下去。

    我带叶正宸走进卧室,从柜子里找了件男女通用的纯棉浴袍给他:“把衣服换下来,我给你洗洗。”

    “我明天还要穿,能干吗?”

    他一边问,一边开始解扣子。军装的扣子一松,我的脸上骤然升起一阵异样的热度,急忙转过身说:“能,我的洗衣机可以烘干。”

    狭小的洗手间里,我轻轻揉搓着手中的军装,叶正宸侧身半倚着门框,看着我洗。被他看得有些不自在,我问他:“你不是累了吗?去睡会儿吧。”

    “现在不累了。”他说,“我想看看你。”

    “……”

    指尖缠绕着生硬的布料,心底却软了。

    之后,我们没有任何交谈,我专心洗衣服,他专心看我洗,沉默,有时是最好的沟通。我把洗净的军装挂在阳台上,小心地抚平每一道褶皱。做好一切时,天已经亮了,我又去厨房煮了两碗面。

    万籁俱寂的清晨,我将两碗担担面放在桌上。叶正宸坐在饭桌前,低头嗅了嗅面的味道,夹起一根,放在口中,嚼了许久才咽下去。

    “不好吃吗?”我问。

    他摇摇头:“你离开之后,我去过各种各样的面馆,始终没找到这个味道。”

    “这世上美味的东西很多,你可能没用心去品尝。”

    “美味我尝过很多。”他抬头,凝视着我的眼睛,“最怀念的还是这个味道。”

    一块辣椒钻进了嗓子,火烧火燎的疼,我急忙喝了口汤,却无异于火上浇油。他伸出一只手,放在我的手背上,我悄悄抽出手,放在膝盖上。

    “天天吃你就腻了。”我说。

    他扬扬眉,不置一词。

    吃过饭,我和叶正宸捧着两杯清茶,倚窗而立。晨光把我们的影子拖得很淡,很长。我指着城市的街道给他看,告诉他:“那是人民大街,那是铁榆路,南州的老区……我以前就住在那里……”

    “我知道。”

    我有些意外:“你知道?”

    “我还知道印钟添的家在那里,你们小时候时常一起玩,你们的感情一直非常好。”

    “你怎么知道?”

    “我知道的还不只这些……”叶正宸笑着抿了一口茶,“你回国之后,印钟添对你非常好,但你与他始终保持着单纯的朋友关系,直到两个多月前,你突然接受了他的求婚……”

    他知道,他什么都知道,这是否意味着,他在暗中关注我?

    他又喝了一口茶,看向远方:“我原计划三个月前回国,因为发生意外,耽搁了行程。”

    我紧紧地捧着水杯,口中全是茶水的苦涩:“我在婚纱店看到你的那天,你刚回国吗?”

    “是的,可惜回来晚了。”叶正宸顿了顿,又说,“你三年没交男朋友,没同任何男人关系暧昧,我以为你在等我,我以为你和我一样,放不下这段感情,然而当我看见你穿着婚纱,在他的怀里笑得那么幸福时,我才……”他苦笑着摇摇头,“恍然大悟:我太自以为是了。”

    胸口疼得痉挛,我一口气把杯里的茶水全都喝进去,还是缓解不了那种疼痛。我仰起头,天空模糊成一片深蓝。

    叶正宸没有自以为是,他对自己有信心,也对我有信心,怪只怪我没有这般坚定的信念,等到最后。我的一念之差,竟错过了这一生唯一爱过的人。

    他又说:“丫头,我们还可以像以前一样,一起看日出日落,一起看樱花绽放,一起去旅行……你难道不想吗?”

    “过去,已经都过去了,我们不可能了。”我喃喃低语,不知是说给他听,还是说给自己听,“师兄,你放弃吧。”

    他反问我:“你明知病人得的是不治之症,为什么还要尽全力抢救?为什么不见他咽下最后一口气,你不肯放弃?”

    “我希望他能多看一眼这个世界,多说一句话。”

    “我也一样……为了能多看一眼,多说一句话。”他望着我,继续说,“丫头,再给我一个月的时间吧,如果一个月后,你还选择印钟添,我会离开,再不见你。”

    我以为最痛不过在机场听见他说“给我三分钟”。

    我没有回头。

    等到他坐在我面前,告诉我他的婚姻是假的,一切的错过只因他身上背负着沉重的责任时,我想:这次绝对是极限了,再不可能有比这更悲惨的事了。结果,我又低估了他。他总有办法让我更心疼,更纠结,沉沦得更深。

    叶正宸转过身,锐利的目光直直看着我:“我想问你一个问题,你可以不回答我,但不要骗我。”

    “你问吧。”

    “如果印钟添离开你,你会回到我身边吗?”

    我被问得怔住了。

    如果印钟添离开我,我想不出还有什么理由能让我拒绝叶正宸这份深情和坚持,拒绝我自己心底的期盼和渴望。可是,印钟添会离开我吗?

    我突然想起国际酒店那一场不堪入目的纠缠,那正是埋在我们身边的一颗定时炸弹……

    一股寒意猛然袭来,我不安地看着叶正宸深不可测的眼睛。

    “你可以暂时不用回答我,等你想出答案,再告诉我。”他拍拍我的肩,“时间差不多了,我们去接你未婚夫吧。”

    “等等,我去给你拿衣服。”

    专案组为了封锁消息,采取的是异地提审,印钟添被关在陵州。陵州市距离南州比较远,大约三小时的车程,我们开车到达陵州时,正是上班时间。叶正宸让我在检察院的街边等待,他进去办手续。

    我焦急地等待了一个小时,终于看见了让我挂念多日的印钟添。印钟添在我的记忆中永远是西装革履,头发梳得一丝不乱,皮鞋擦得锃亮,而眼前的印钟添,让我的心酸无处存放。他瘦了,下颚骨都凸出来了,头发凌乱,结成一团,看上去多日未洗。他没穿外衣,只穿着掉了两颗扣子的白色衬衫站在秋风里,整个人显得弱不禁风。

    叶正宸站在他身边,身上的军装是我早上刚熨的,笔挺如新。

    “钟添。”我站在街对面喊他,朝他挥手。

    “小冰!”印钟添一见到我,激动地跑过来,顾不上红绿灯,穿过车流拥挤的街道,站到我面前,用力地把我搂在怀里。我明明有很多话想说,此时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因为,印钟添柔软的唇覆在我的唇上。我只有一个感觉,凉。

    叶正宸站在街的对面,一辆辆车缓缓驶过,他的身影时隐时现。

    隔着印钟添高大的身躯,我仿佛还能清楚地看见叶正宸站在风里,浑身僵直,双拳紧握,指骨根根分明。我闭上眼睛,不想再看下去,但眼前还是有叶正宸的影子,重重叠叠,晃来晃去,塞满了我整个大脑。

    几秒钟的坚持耗尽了我全部的忍耐力,我终于压抑不住,伸手去推印钟添。印钟添倒也发乎情,止乎礼,只在我的唇上留下一个浅吻,便放开了我。

    我暗自松了一大口气,睁开眼睛,只见叶正宸从街对面走过来,凌厉的目光死死地盯着我的唇,仿佛独属于他的东西被人侵犯了。

    我舔了舔被冰得毫无知觉的唇,对他说:“谢谢!”

    叶正宸握着的双拳渐渐松开:“快到中午了,我们吃完午饭再回南州吧。”

    现在已是十点多,快到吃午饭的时间,虽说我不想印钟添和叶正宸有过多接触,但也不能逼他挨着饿开车送我们回去。

    犹疑间,印钟添已替我做了决定:“也好。”

    事已至此,我也不好再拒绝,只得违心地说了几句请他吃饭表示感谢的场面话。叶正宸一向最不爱听这些废话,瞥我一眼,径自走到自己的车前:“上车吧。”

    印钟添看见这辆白色的车和车牌,似乎想起什么,看看我,又看看叶正宸。

    我打开后车门:“我们坐后面吧。”

    叶正宸曾经教过我一点坐车的礼节,比如:假如开车的人不是纯司机,那么乘车的人中应该有一个人坐到副驾驶的位置,陪他聊聊天。乘车的人都坐后面的位置,把副驾驶的位置空出来,那就等于把开车的人当出租车司机了。

    我刚要上车,叶正宸回头冷冷地瞪我,表情像在说:你跟他坐后面试试看?

    被他瞪得无地自容,我只好推推印钟添:“你坐前面吧。”

    印钟添没有多说什么,坐到副驾驶的位置上,但却一路都在半转身体与我聊天,问我爸爸的病情,问他父母的情况,我当然不能告诉他实情,只敷衍着说一切都好。

    当他问起我:“你这段时间怎么过的,是不是吓坏了?”我在汽车的后视镜中遇上了叶正宸略带嘲讽的目光。千言万语,我能说出口的只有简单的一句:“我知道你不会有事。”

    叶正宸带我们去了陵州最高档的酒店,一进门,酒店的经理就满脸堆笑迎过来,对他毕恭毕敬,丝毫不敢怠慢,还亲自为我们点菜,同时长篇大论地说着奉承话。

    印钟添闻言,低头把卷起的衬衫袖子放下,系上袖口,又扯了扯脏了的衬衫衣襟,理平,就像一个看不起自己的人担心别人看不起他一样。他不是个没见过世面的男人,大大小小出席过不少宴会,许多场面都能应对自如,但今天的他完全失去了以往的自信。

    我帮印钟添整理了一下后颈的衬衫领子。

    “你瘦多了,里面的日子不好过吧?”

    他苦笑,看向叶正宸:“幸亏叶参谋帮忙,我才能这么快出来。”

    “你不用感谢我。”叶正宸靠在椅背上,说了句意味深长的话,“你的未婚妻已经谢过我了。”

    我一惊,生怕他接下来语出惊人,于是急忙说:“是啊,我已经说过很多遍谢谢了。”

    不待印钟添开口,叶正宸顺口接道:“她就是太客套,总跟我见外。其实,只要她开口求我帮忙,我肯定义不容辞,别无他求。”

    什么叫太客套?什么叫别无他求?我吸气,忍下跟他争辩的冲动,满脸堆笑:“是啊,叶参谋一向施恩不望报。”

    印钟添当然领会不了我们之间虚伪的客套,拉过我的手,问我:“小冰,你和叶参谋认识很久了吗?以前怎么没听你提过?”

    “……”我动了动身,换了个姿势。

    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问,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说实话,印钟添这话问得有点不给人留面子,换作以前,他一般会说:“常听小冰提起你。”然后偷偷问我:“你们什么时候认识的?怎么认识的?”

    叶正宸看出我为难,主动替我答了:“我们是在日本认识的,有很多年没有联系了。要不是为了求我帮忙救你,她恐怕早忘了有我这个师兄。”

    “师兄”两个字,叶正宸故意咬得很重,听上去十分刺耳。

    印钟添眼光一沉,用心打量着叶正宸,陷入了深深的思索中。

    见气氛越来越诡异,我不得不调节一下,赔着笑脸说:“怎么会呢?当年师兄和师嫂对我那么关照,我就是失忆了,也铭感五内。”

    我不调节还好,这一调节,顿时火花四射。叶正宸扬扬眉,笑得要多虚伪有多虚伪:“可惜你当年走得太匆忙,没给我机会好好为你送行。我遗憾了好久,后来我还常常跟你师嫂说:这丫头说走就走,真让人牵肠挂肚……尤其是她欠我二十九次补课费,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还我。”

    提起补课费,一口鲜血从丹田直冲而上,我硬生生咬牙咽回去。叶正宸勾唇一笑,又补充了一句:“不信你问你师嫂。”

    听我们反复提起“师嫂”,印钟添的表情轻松自然了些,人也精神起来:“小冰,你欠叶参谋的补课费没还?”

    我干笑两声:“你别当真,叶参谋不会在意那点补课费,他开玩笑的。”

    “是啊,开玩笑的。”叶正宸微笑着说,“我不是个小气的人,我只是个有什么说什么的人……你若是非要还我,我也不介意。”

    他分明就是故意的。我扶额,硬挤出点笑意:“师兄,多年不见,你幽默多了。”然后,我为他倒了杯茶:“你喝点茶吧。”

    叶正宸垂首品茶,气氛总算降了点温,印钟添突然低声问我:“叶参谋结婚了吗?”

    “嗯,结了。”我立刻说。

    叶正宸毫无意外地马上拆我的台:“不久前已经离了。”

    印钟添讶然看向叶正宸:“抱歉,我唐突了。”

    “没关系,我们本来就没什么感情。”叶正宸故作深沉地又补上一句,“感情,没有就是没有,不能勉强。”

    印钟添脸色变了,默然端起茶杯,喝了一大口。

    饭菜端上来,我们举杯“客套”了几个回合,气氛才有所缓和。

    趁着印钟添去了洗手间,我憋了满腔的鲜血终于可以吐出来了:“叶正宸,你到底想怎么样?”

    “我没想怎么样。”叶正宸玩着手中的酒杯,“你用得着非跟我撇清关系吗?承认我是你前男友,没那么辱没你吧?”

    “这是男人的尊严问题。换作是你进了监狱,你愿意我找前男友救你吗?”

    叶正宸冷笑:“别说我进不去,就算我进了,救我的人多得是,轮不到你牺牲色相。”

    我闻言,急忙开门看看走廊,确定印钟添还没回来,我才放心。谁知,我刚坐稳,叶正宸就倾身过来,靠近我:“不过我还是想知道,如果换作我进了监狱,你会不会牺牲色相救我?”

    他一靠近,我就感觉体内又有热流涌动,我侧身躲了躲:“不会。”

    我说的是实话,除了叶正宸,没有男人能逼得我脱衣服,包括印钟添。

    叶正宸又凑到我耳边,低语:“我死都不会允许你这么做。”

    一句话,勾起了几日前激情澎湃的画面,他拥着我,百般温存。

    我转过脸,面对他眼中赤裸裸的占有欲,早就想问的问题脱口而出:“那你为什么还要逼我?”

    他笑了,是标准的叶正宸式的坏笑。

    “我没逼你……你自己愿意的。”

    “我愿意?”

    “是啊,我还没来得及说话,你就把衣服脱了,我怎么忍心让你失望。”

    “你!”我的脸像被火烧着,气得无话可说。

    “别摆出一副心不甘情不愿的表情。”他压低声音,将唇附于我耳边,“你在我身下婉转呻吟,欲罢不能的时候,可不是这副表情。”

    我刚想把茶水泼他脸上,门锁发出响动,叶正宸立刻坐直。

    见印钟添推开门,我也换上笑脸,把端到半空的茶杯稍稍放低些,碰了一下叶正宸的茶杯:“师兄,以后有机会还望你多关照钟添,多向他传授点宝贵经验……我必定感激不尽。”

    刚进门的印钟添听到我们提起他,茫然地问:“哦?什么经验?”

    正咬牙切齿的某人从齿缝里逼出四个字:“人情世故。”

    看着叶正宸敢怒不敢言的样子,心底蓦然有一道阳光照进来,唤醒了沉睡多年的心。我抿着唇角,喝了口茶,浓茶入口竟是缕缕清甜。

    原来我的心没死,只是在没有叶正宸的世界里,没人能让我心跳。

    总算吃完了一顿鸿门宴,回去的路上,我累得一句话都懒得说,缩在靠车门的位置上睡觉。

    偶尔醒来,揉揉眼,总能在后视镜里对上叶正宸的眼光,里面是一望无际的沉寂。

    闭上眼睛,梦里还是他的眼光,缠绕不去。

    有些人,你忘记他,需要漫长的三年;想起他,三秒钟足矣。

    你恨他,恼他,持续了漫长的三年,他逗你笑,三秒钟足矣。

    将印钟添接回南州,我陪他见了他的爸妈和我的爸妈,又陪他回家。

    “晚上要值夜班,我先走了,明天再来看你。”我说。

    “吃完晚饭再走吧。”印伯母说。

    “不了,我还要去医院看我爸。”

    印钟添送我到电梯口,电梯没来,他有意靠近我一些,我压抑住本能的反应,一动未动。

    他的手搭在我的肩上,问:“你和那个叶正宸,关系好像不错。”

    “还好吧。”我想了想,补充了一句,“很多年没见了。”

    “他为什么帮你?”

    “念着点过去的情分吧。”可能心里有愧,我不喜欢这个问题,有点世故,还掺了点怀疑。

    电梯来了,里面没人,我急忙向前一步,说:“你好好休息一下,别想太多,人没事比什么都重要。”

    印钟添拉住我:“哪天有机会再叫他出来吃顿饭吧。”

    “嗯?”我不懂。

    “我们应该好好谢谢他。再说,维持关系需要多沟通。”

    电梯门合上,封闭的空间里,我苦笑。维持关系需要多沟通?印钟添若知道我和叶正宸的过去,不知他作何感想。

    值班室的床上,我翻来覆去到午夜,脑中总是不断出现叶正宸那个让人不安的问题:“如果印钟添离开你,你会不会回到我身边?”

    这个问题像是一种催眠的暗示,每当我闭上眼就会响彻在我耳边,勾起许多身在异国他乡的回忆,那些欢乐,那些泪水,那些矛盾,此刻想来都是爱。

    凌晨时分,仍是无法入睡,我披上白大褂走进值班室,坐在电脑前,我调出收藏夹里各大国外医疗网站浏览,想看看有没有新的成果,有没有抗癌的新药。

    偶然在一个网站上看见有个美国专家提到淋巴瘤,见解独到,我忙打开邮箱,想给这位专家发封信,咨询一下。

    登录邮箱,收件箱里多了一封未读邮件,标题是“关于淋巴瘤最新治疗病历”。我以最快的速度点开,没有留言,没有署名,没有发件人信息。我隐约猜到是谁,急忙打开附件中的文档。

    文档中总结了为数不多的淋巴瘤成功病例的治疗方案,每一个病例后面都有红色的注解或者专家的意见。我细细地读,文档从头至尾条理分明,无处不显示着笔者的专业和严谨。

    我知道是他,只有他才能写出这样有深度的东西,只有他会为明白我最需要什么,只有他会发一封没有留言、没有署名的信——他相信我读得出,读得懂。

    读到最后一页,结尾处有一行鲜明的红字:“总结这篇治疗方案,用了我二十四个小时。”

    看到这句话,我仿佛看见了那让人又爱又恨的坏笑,看见了那道通宵达旦坐在电脑前专注工作的背影,哑然失笑的同时,我的眼睛酸疼。

    二十四个小时……他是如何在这三天里挤出二十四个小时的?我记起了昨日他脸上的疲惫。

    手边的手机响了,上面显示着叶正宸的手机号,我看了一眼电脑上的文档,心一软,接通了。

    “还没睡?”他问。

    “嗯。刚收到你的邮件。”

    “我知道。”电话里,叶正宸的声音格外有磁性,“我发邮件的时候设置了已读提醒。”

    他的呼吸声时轻时重,时缓时急,我什么都不想再说,只想这样听着他的呼吸声,一直听。

    “明天我就要回北京了。”

    “哦。”心头浓浓的惆怅只化作一个淡淡的字。

    “我真舍不得你。”他故意大声叹了口气,“可是我们师长说了,我再不回去,他就派人来南州抓我。”

    惆怅顿时化作哑然。有叶正宸这样的部下,他的师长不知愁白了多少头发。

    “怎么不说话?舍不得我?”见我还不说话,他说,“那我不走了……”

    如同一块丝滑的比利时巧克力入口,甜蜜绕舌,眉眼间不觉染上了满足的甜笑。

    “钟添说想请你吃饭,既然你没时间,那就算了。”

    “请我吃饭?你未婚夫挺识时务的。”

    “市政府那种地方,不识时务的人怎么能混下去?”我说。

    对于我的极力维护,叶正宸冷哼了一声,相当不屑:“我真搞不懂,你到底看上他什么。”

    叶正宸语气里的讽刺让我极不舒服。不是每个人都能和叶正宸一样,生在显赫之家,可以毫无顾忌地彰显他的个性,敢去和现实硬碰硬,棱角磕棱角。印钟添生在普通的家庭,有着自己的理想和抱负,且为之付出了全力。

    在市政府生存,他无力改变环境,只能改变自己去适应环境。他磨去了自己的棱角,凭着自己的努力和勤奋小心翼翼地往上爬,而立之年爬到这个位置实属不易,谁知一不小心跌下来,变得一无所有。

    有人敲办公室的门,喊着:“医生,医生!”

    “有病人叫我,不跟你说了。”不等他回答,我急急忙忙挂了电话,跑去看病人。

    从那日后,叶正宸再无消息,电话也没有一个。爸爸恢复了健康,出院了。我的工作又回到了原来的轨道上,每天尽全力抢救一个个无药可救的病人,可下了班,我的生活再也回不到原来的轨道上。

    “我今天看了一座房子,和我们以前的户型一样,位置也差不多,就是价钱有点高。”我故意找些事情和印钟添说说,希望转移他的注意力,“都怪我,当初急糊涂了,为了去北京疏通关系,居然低价把我们的房子卖了,现在想买座合适的太难了。”

    印钟添犹豫了一下:“买房子的事情能不能再等等?”

    “等?”我以为他会迫不及待地买房子准备和我结婚。

    “那笔钱,我想用用。”

    我懂了,从钱包里拿出银行卡交给他:“密码你知道的。”

    “小冰……”

    “你不用说了,我懂。”案子没结,前程未卜,他需要一笔钱以备不时之需。我劝他说:“钟添,一切都会过去的,你还年轻,可以重头再来。”

    “我恐怕很难再回市政府工作了。”

    “你很想回去吗?”

    他沉重地叹了口气,他从椅子上站起来,抱住我的腰,脸埋在我的肩上,我能深切感受到他对未来的怅惘。我想帮他,尽我所能。

    我努力回想自己认识的人,终于想起一个做生意的高中同学,两年前同学聚会时联系上了,关系还算不错:“我有一个同学,在南州市有些人脉,我找他问问能不能帮些忙。”

    他沉思了很久,才点点头。过了一会儿,忽然问了一个很突兀问题:“你会离开我吗?”

    蓦地,我又想起叶正宸的问题:“如果他离开你……”

    我非常确定地回答他:“我不会离开你。”

    然而,我并不确定他是否回离开我。

    一周的时间转瞬即逝,周末又到了。

    我下班很晚,没有回爸妈家,一个人筋疲力尽回到我自己的公寓。

    又一个病人走了,二十二岁。临走时,一个年轻女孩发疯一样跑进病房,趴在他身上失声痛哭。

    气若游丝的男孩儿突然笑了:“傻丫头,你来干什么?你不是说以后都不想再看见我,死都不会原谅我吗?”

    女孩拼命摇头,不说话。

    “我脾气不好,总惹你生气,下次记得找男朋友要找个脾气好的,还要有时间多陪你的。”

    “我不要,我就要你。”

    男孩儿安详地走了。女孩哭了整整一个下午,双手死死地抓着男孩的手腕。

    谁劝她,她都不肯放手,口中不停地重复着一句话:“你起来跟我发脾气吧,我再也不走了。”

    没失去过,不会懂得那种割舍有多苦,不会懂得那曾经的恨有多美好。看着她泣不成声的样子,我想起了三年前的自己,那时候,我也曾恨过,恨不得永生永世不会再与叶正宸有任何交集,可想在,我们真的不能再有交集的时候,我才明白,能痛快的恨,痛快的哭,也是好的。

    用热水冲去一身的消毒水味道,我蜷缩在沙发上。我忍不住问自己,这就是我将要过的生活吗?在医院,看着病人在生死边缘挣扎,却无能为力。回到家,我和印钟添就像两条平行线,在同一平面内,却永不相交。

    不知不觉,我又想到了叶正宸,不知道他现在在做什么,是不是又饿了,想吃一碗我煮的面。

    我拿起电话,犹豫许久,最终拨通了印钟添的手机。

    “小冰?你下班了?”印钟添的声音不太清晰,电话里还有点嘈杂。

    “嗯,你在哪?怎么这么吵?”

    “在饭店,我一会儿去你公寓。”他说话有点语无伦次。

    我问:“你喝酒了?”

    “喝了一点。”他的声音听上去很开心,“有一个应酬,喝了几杯酒。”

    难得他有应酬,看上去心情也不错,我不想扫他的兴。

    “什么时候结束?用不用我开车接你?”

    “不用。这么晚了,你一个人出来太危险,我一会儿打车过去找你。”

    “好吧,那我等你。”

    挂了电话,我去厨房煮了解酒汤。印钟添并不好酒,酒量也不太好,可没办法,有时候不能喝也得喝。

    没多久,印钟添来了,带着一身烟酒气,微微有点醉意。我去厨房盛解酒汤,印钟添随后跟过来,身子有些摇晃:“小冰,你猜我在酒桌上遇到了谁……”

    “谁?”我并不关心,只是顺着他发问。

    “叶正宸……”

    完全意料之外的答案,让我端着碗的手晃了一下。他不是回北京了吗?他又来了?

    我动动发麻的手指,装作若无其事地盛汤:“哦。”

    “他这个人挺有意思的……”

    “是吗?”我揉揉额头,忍着头疼听他说。

    “他今天刚从北京过来,来参加许阳的生日宴。”许阳是南州市某干部的儿子,也在市政府工作,“有人问他,是不是专程来参加许阳的生日宴,你猜他怎么说?”

    “怎么说?”

    “他说,他来看他的心上人。”

    印钟添说完,干笑了两声,声音干得发哑。我使劲儿按太阳穴。

    “他还问了我们一个更有意思的问题:‘有什么东西,比你身边的女人更重要?’”

    我一怔,立刻抬头看向印钟添:“你怎么回答的?”

    印钟添走到我身边,轻轻地感叹:“现在的我,还能有什么比你更重要?”

    我深深地皱眉,我不喜欢他的答案,它让人有无限回味的空间。

    “小冰,你说他是不是样样都比我强?”印钟添喝醉了,他不喝醉绝不会问出这样的话。

    “不是。”我认真地看着他,“钟添,你比他脚踏实地,比他沉稳执着,你是个好男人,可以让女人托付一生——”

    印钟添打断我的话:“听人说,他刚在日本拿到医学博士,回国就拿了二等功,破格提职,他还不到三十岁……就当上了某师的参谋长。你知道为什么吗?”

    “……”因为他有过别人无法想象的经历,他付出了别人无法想象的代价。

    “因为他的父亲是某军区的司令,他的爷爷好像是个……”印钟添努力地回忆着,我对此并不感兴趣,把汤端到他面前:“喝点汤吧。”

    印钟添接过汤,喝了一口,酸得咂咂嘴,放下汤:“他是来看你的,是不是?”

    “钟添……”

    “那天吃饭的时候,我就看出来了……他看你时,眼睛闪着光……”

    我双手撑着身边的饭桌,无力地笑着:“你别胡思乱想,我们没什么。”

    “那个人,是他,对不对?”

    我不敢面对他咄咄逼人的眼光,低下头:“都过去了,我和他早就结束了,你……”

    “真的是他!”

    印钟添的脸色极差,气氛陷入尴尬的沉默,直到我的手机响了。我有一种强烈的预感,这个电话是叶正宸打的。我不敢接电话,怕一听见他的声音,就什么都掩饰不住了。

    见我不接电话,印钟添似乎感觉到什么,他循着声音找了过去,从沙发上抓起我的包,拿出包里的手机,看了看来电显示。不用猜测,他苦涩的表情给了我答案。

    见他按下接听键,我的心陡然往下沉,几步跑出厨房。

    “喂?”印钟添接了电话,声音里满是风雨欲来的沉寂,“叶参谋啊……你找小冰?在,你等等。”

    他把手机送到我面前,我僵硬地接过来。

    “喂……”

    “……”电话里没有声音。

    我把手机贴近点:“喂?”

    “我在南州。”四个字,简短而有力。

    我强颜欢笑:“我刚听钟添说了,他说在饭局上遇到你了……”

    “我想见你。”短短的四个字,却余音绵长。

    “好啊!明天你有空吗?我和钟添请你吃饭。”不等他说话,我抢先说,“好,就这么定了,明天再联系。”

    一口气说完,我立刻挂断电话。印钟添僵直地站着,手中还抓着我的包。我刚想从他手中接过我的包,他一松手,包摔在地上,里面的东西七零八落散了一地,我蹲在地上一样一样去捡,捡到一盒药,冷汗顿时从脊背滚滚而下。

    七十二小时避孕药,分两次吃,事后吃一次,间隔十二小时再吃一次,我买过之后吃了一次,第二次却忘记了,忘得彻彻底底。

    来不及懊恼,我快速把药塞到包里。谁知我刚塞进去,印钟添一把抢过我的包,把我刚塞进去的药翻出来。我想去抢,已经来不及了。他打开药盒,看见里面剩下的一片药,手在空中无助地颤抖:“你……你为什么会吃这个?你是不是跟他……”

    他把药盒送到我眼前,如山的铁证摆在眼前,我的血液骤然冷却,眼前的景物开始摇晃,渐渐变黑。

    “你跟他上床了?”他的双手钳制着我的双臂,力气很大,几乎掐断我的手臂,“回答我!”

    我知道这一天早晚会来,我也找过很多理由去为自己开脱,但真正面对印钟添愤怒的表情时,我反倒什么理由都说不出口了。连我都不能原谅自己,我还有什么理由祈求他的原谅。

    “钟添,对不起——”

    眼前黑影一晃,火辣辣的巴掌打在我的脸上,我被他打得跌倒在地,额头正好碰在茶几的边缘,黏稠的鲜红遮住了我的眼。我捂着胀痛得毫无知觉的脸,眼前一片血红。这一个耳光恍若把我从噩梦中打醒,我惊愕地看着他,没有怨恨,也没有委屈,我只觉这一切来得太突然,让我措手不及。

    印钟添扯着我的衣服把我从地上拽起来,气得脸色铁青,前额上青筋毕露。他举起手,却迟迟没有挥下来,想说什么,张开口,却说不出一个字。最后,他松开手,踉跄着走出我的家。

    我没有阻拦,也不想解释什么,此刻,我只想一个人静静地想一想,我该如何向我们的父母交代,如何偿还对印钟添的亏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