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频言情 > 知我如你,情深不负 > 第17章 落花意
    “不要自作聪明地剥开谎言华丽的外衣,因为那丑陋不堪的真相未必能带给你快乐,相反,它可能会撕碎你为自己编织的美梦。”

    恋爱后,我和叶正宸的关系除了睡在同一张床上,和以前没有任何区别,他照常开着他的豪车去研究室,我照常挥汗如雨骑着八成新的二手自行车去上课,去打工。不是叶正宸没心没肺,也不是我矫情。他说要送我去学校,我当然高兴,可转念想想,我们都很忙,作息时间又不同,想要一起去,一起回,时间安排自然要相互迁就,我这人独立惯了,不喜欢被束缚,更不喜欢束缚别人。

    叶正宸也曾指着一辆酒红色的奢华跑车问我喜不喜欢,那口吻比送我名表时还轻松,我非常诚实地告诉他:“我不会开车。”

    “我送你去驾校学学。”

    “你饶了我吧。”我说,“我路痴,至今分不清东南西北,骑着自行车在阪大校园都能迷路。”

    不待他反驳,我又对他说:“自行车没什么不好,又环保,又不担心堵车,锻炼体能,还能防止身材发胖。”

    有时还能跟冯哥或凌凌他们搭伴回来,一路有说有笑,自由自在。

    自行车的确有很多优点,除了雨天,作为岛国的日本,免不了不时被大雨“关照”一下。

    没过几天,我就在回公寓的路上遇上雷阵雨。我以为雨来得快,去得也快,便在一家名车专营店门口避雨。

    我正哆哆嗦嗦地躲在背风的一角,抱怨日本的鬼天气,店里的服务人员走出来,非常客气地问我要不要进去避雨,我低头看了一眼脚上湿淋淋的鞋子,再看看人家全景玻璃房内红色的地毯,忙向他鞠躬:“非常感谢。我在这里可以的。”

    目送着店员进去,我又看见那辆酒红色的奢华跑车,奢华的金属烤漆,柔美的线条,还有那一眼数不清位数的标价。

    在这样华丽的灯光的烘托下,它确实比我的八成新二手自行车漂亮一点点。

    雨下了一个多小时,不但没有停歇的迹象,反而越下越大,夹杂着呼啸的风铺天盖地。雨水在街上纵横,街上空无一人,汽车也在减速行驶。放眼望去,自己仿佛置身于黑乎乎的水上世界。

    又等了十几分钟,确信这场大雨没有停歇的可能,我拿出手机想给叶正宸打个电话,问他能不能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英雄救美一下,拿出手机一看,上面赫然有十几个未接来电,都来自他的手机。

    我打过去,不等我开口,他先问:“丫头,你在哪?怎么不接我电话?”

    “没听见,在mb的专营店门口。”为了不让他误以为我是来买车的,我补充了一句,“躲雨。”

    “在那等我,我马上到。”

    没多久,一辆飞驰而来的越野车停在台阶前,叶正宸拿着一件我的毛衣,撑起伞,从车上走下来,一尘不染的休闲鞋踩着还未被水漫过的水泥地面走向我。我低头看看自己的运动鞋——它早被雨水溅湿了,“满目疮痍”。

    两双鞋相聚,脚尖对着脚尖,没有距离,但有点滑稽。

    “这么大的雨,在这里傻站着干什么?怎么不骑着你又环保又锻炼体能的自行车回家?”他带着笑意的声音在我的头顶环绕。

    我扭头看看自己被雨水洗得一尘不染的自行车,仰起头对他吐吐舌头:“不好意思,防水性稍微差了一点。”

    “稍微差一点?你还挺谦虚。”他笑了,眼底都是浓浓的笑意,“那么,你现在是打算坐在宝马里哭呢,还是继续骑着你的自行车笑?”

    我分析形势,权衡利弊。

    “师兄,我能不能坐在你的宝马车里笑会儿?”

    他伸手揉揉我的头发,眼里都是宠溺。

    毛衣披在我身上,他用柔软的温暖把我包裹住,一只手撑着伞,一只手搂着我的肩膀几步跑到他的车前,打开车门让我上车,又把我水淋淋的自行车塞进后车备厢。我怀疑我的自行车卖八次都不够清洗他后车厢里高档的毛毡垫子。

    我拉紧身上的毛衣,甜蜜地笑着,笑得下巴差点脱臼。往往女人索要的物质越少,从男人身上享受的温暖就越多。

    叶正宸常常说:丫头,我什么都没给过你。

    其实,他给过我很多,每一个雨天,坠下的雨滴都凝聚着温暖,每一次思念,跌落的眼泪都是千年凝成的琥珀,镶嵌着破碎的甜蜜。当然,如果能再选择一次,我会让叶正宸把这些温暖换成那辆奢华跑车,至少我能把它换成人民币拿回家孝敬父母。

    当时真傻,傻傻地追求着舒婷笔下橡树般的爱情。

    以为爱他,就不能攀附他的伟岸和辉煌,更不能借他的光彩炫耀自己。

    以为爱他,就要与他做两棵树,根,相握在地下;叶,相触在云里……

    以为……

    初夏时节,玉兰花开满枝头,远远望去,皆是一团团的白色。

    我站在便利店里,一边看表,一边向窗外张望,等着叶正宸来接我。店门轻动,一位极美的女客人走进门,我顿觉眼前一亮,连职业性的“欢迎光临”都忘了说,视线不自觉地追随着她比月华还要皎洁的素净面孔。

    她不仅有着绝色的容颜,高挑的身材,玲珑的曲线,气韵更是淡漠出尘。那种与生俱来的清高,怕是秦雪见了都要赞叹一番。如此高雅的气质,即便不穿奢侈品牌新一季主打款的连衣裙,也能看出她出身不凡。

    我正猜测这样的名门闺秀为何纡尊降贵来我们的小小便利店,她已随意选了一些食物,挑了几样日用品,又拿了几罐朝日的咖啡口味啤酒走到柜台前。

    我立刻躬身,恭恭敬敬说:“您好,欢迎光临,很高兴为您服务。”

    她微笑着颔首,指指我胸前的名字。

    “薄?”她用不太标准的日本语问我,“你姓薄?”

    “嗯。”我用日语答,“我是中国人。”

    她唇角一弯,笑意暖如春风拂面。

    “我也是。”她的声音比我想的还好听,语调舒缓,一口标准的普通话。

    “这是你做的吗?”她指指玻璃柜台里的炸鸡便当。

    “是的,刚刚做好。”我问,“需要来一份吗?”

    她想了一下:“两份吧。”

    “好的。”我从柜台里选了两份最新做的,连同她买的东西一起结算一下,“谢谢!六千一百日元。”

    她打开包看了一眼,随即眼眸微暗,满脸歉意看着我:“对不起!我忘记带钱包了。”

    “没关系。”我仍把东西交到她手里,“下次再付也可以。”

    她微怔,随即垂眸一笑:“谢谢!我一会儿拿来给你。”

    她走后,淡淡的香气久久不散。这款香水正是我非常喜欢却从舍不得买的那款。

    一小时后,她又来了,掀开钱夹,从厚厚一叠万元大钞里抽出一张:“不用找了。”

    她的语气简直和叶正宸一模一样,好像生怕几千日元的纸钞会撑破他们的名牌钱包。我知道自己没必要替人家惋惜,直接把手中刚找出的零钱放进旁边的零钱罐里——这是店里的规矩,我们不能收小费,客人不要的零钱必须放进零钱罐,由老板处理。

    她淡淡地扫了我一眼,浅浅一笑。

    我深深地鞠躬:“欢迎下次光临。”

    从那以后,她几乎每周都会来一两次,买些日用品、食物,有时还会选一两件男士用品。她选其他的东西总是很随意,唯独选男士用品总要挑来选去,连选条内裤也要细细研究说明书,有时还会咨询一下我,问问我的意见。

    日子久了我们便熟悉了。通过平时的观察和简单的攀谈,我得知她叫喻茵,刚来日本一个多月,与一个男人在附近租了栋和式的小楼。

    那个男人很忙,每月只能抽出一两日陪她去市中心的商场逛街购物,她又对大阪不熟悉,所以能在我们便利店买到的东西,她不会去别处。

    有一个周末,我帮李凯代班,喻茵又来买东西。结账时,她郑重地邀请我:“薄冰,你什么时候有空,去我家里坐坐吧。”

    “我?”我不认为我们很熟。

    “嗯,你是我在日本唯一的朋友。”

    我从她的话里听出了孤独,不禁想起我刚来日本的时光。我比她幸运,我有热闹的公寓,有志同道合的同学,还有相互照顾的朋友,最重要的,我有个好邻居。

    有些人,总是禁不住想,我刚想到他,他就推门而入。

    初夏的午后,骄阳格外明媚,叶正宸推开门,一缕金色的阳光随之而入,暗影落在他略带吃惊的脸上。

    他的眼光落在喻茵的脸上,难掩惊讶之色。我以为他被眼前的美女惊艳到,早已忘了我的存在,没想到他马上把目光转到我脸上,直直地看着我。

    “你来了?”幸福已经在我脸上荡开,我含笑说,“再等我一会儿,李凯有点事,晚点过来。”

    “没关系。”他走向我,脸上挂着特别平静的微笑,“不急。”

    喻茵淡淡地看了叶正宸一眼,刚好他也看向喻茵,两个人的眼光在空中交汇了一下,很快错开。

    出于一点小女人的危机意识,我特别留意了一下他们的表情:很淡,很冷,完全没有火花。

    “你男朋友?”喻茵笑问,眉若远山,“很帅啊!”

    我被她说得有点不好意思,脸上一热:“这是我男朋友,叶正宸。”

    我又向叶正宸介绍说:“她叫喻茵,也是中国人,住在附近,是我们店里的常客。”

    叶正宸向美女略一欠身,难得一见的彬彬有礼:“你好。”

    “你好。”喻茵脸上挂着礼貌淡雅的笑,主动伸手。

    叶正宸象征性地握了一下她的指尖便立刻松开,正人君子得不能再正人君子。

    嗯,我很满意。

    “累不累?”叶正宸问我的时候,掌心轻轻覆在我放在柜台上的手上,一黑一白的手表靠在一起,表针轻盈地同步跳动。

    “还好,腿有点疼。”我抬起头,迎着他充满深情的目光,身心顿时被甜蜜填满,满得容不下其他人和事。

    “回去泡个热水澡,我给你按摩一下……”他故意把语调拖长,显得意味深长。

    我悄悄翻过手,暗中捏了他的手掌一下,示意他当着外人的面收敛一下他的“无耻”。

    古人有云:是禽兽不要紧,好歹要装成衣冠禽兽。是不?

    他满不在乎地挑眉,俨然在向世人宣告:我是流氓我怕谁!

    喻茵到底是个年轻有教养的女人,一听他如此赤裸裸的调情,神色瞬间变得不自然了。

    “我不打扰你们了。”她尴尬地笑笑,从我手中接过新买的东西,“我们有空再聊吧。”

    喻茵的手指好美,柔若无骨,可惜有点凉。

    冰凉,冰凉。

    从叶正宸身边经过时,喻茵半仰起头,静静地看了他一眼。

    “再见。”

    喻茵将这两个字咬得很重。

    “再见。”

    同样两个字,从叶正宸的口中讲出,让人感觉格外冷漠。

    喻茵走后,我半羞半嗔地甩开叶正宸的手:“讨厌!调情也不知道回避一下外人,你让人家怎么看,怎么想。”

    “管她怎么想。”叶正宸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我们光明正大地谈恋爱,又不是偷情。”

    说得也是。要是叶正宸一看见喻茵,立刻拒我于千里之外,我才应该担心。

    这时又来了客人,店里有规定,我们工作时间不可以和朋友聊天。

    “我要工作,你去外面等我吧。”

    “嗯,你忙你的,我随便转转。”

    我忙着招呼客人,叶正宸一个人悠闲地绕着商品架观看,或许是为了打发时间,他站在日用品的柜台前,每一样商品都看得很仔细。

    李凯来了,我们交接完,我走过去,见叶正宸正拿着一款样式别致的便签纸,神情若有所思。这款便签纸是仿真树叶的形状,浅绿色的暗纹纸中嵌着金丝线做的叶脉,清新唯美。

    喻茵最喜欢这款便签纸,买过很多次。

    其实我也喜欢,几次想买又因它昂贵的标价望而却步。

    “这款便签纸很漂亮吧?一般的地方没得卖,是我们老板的朋友专门供货给我们的。”

    可能是听出我语气中的喜爱,叶正宸拿了两沓去付账,一沓送我,一沓放进口袋里。

    那沓便签纸我一直不舍得用,叶正宸的书和资料里倒是夹满了这样的便签纸。

    上车后,我收好他送我的便签纸,系好安全带,又按捺不住小女人小心眼的天性,问叶正宸:“你觉得喻茵漂亮吗?”

    “喻茵……”他重复了一遍喻茵的名字,语调异常淡漠,像是已经记不起这个陌生的名字属于谁。

    我提醒他:“就是你在便利店见到的美女。”

    “哦。”他恍悟,“没留意。”

    “少来,你明明看了人家两眼。”而且第一眼给人的感觉特别惊艳。

    他哑然失笑,沉思片刻后摇头:“不漂亮。”

    “骗人!虚伪!”一千度的近视眼都能看出喻茵漂亮,更何况他5.2的视力。

    “好吧,她很漂亮。”他趁着红灯凑过来吻吻我的脸颊,“可不管她有多漂亮,在我眼里,你都比她漂亮。”

    “真的吗?”明知他在哄我,我还是乐得嘴都合不拢。

    叶正宸凝神看着我的脸,也笑了。我眼前的万物似乎都静止了,我的呼吸也凝固了。

    有时候,男人的话是真是假并不重要。

    不要自作聪明地剥开谎言华丽的外衣,因为那丑陋不堪的真相未必能带给你快乐,相反,它可能会撕碎你为自己编织的美梦。

    他说你想听的,你就信了他想说的。

    他哄你开心,你就笑给他看。

    两个人的甜蜜就是这么简单。

    不知何时,他的指背抚过我的脸颊,拇指抚过我上扬的唇角:“我……”

    他的话戛然而止,眼光凝在车窗上。

    我顺着他的眼光看去,街边是一家车行,许多名车都停在广场上,挡风玻璃上贴着各种豪车的性能参数和标价。

    “怎么了?”我问。

    叶正宸没有回答我。绿灯亮了,后面的车按了一下喇叭表示催促。

    他还在思索什么,食指和中指在方向盘上轻轻地叩了两下。

    “你喜欢那款车?”我又问。

    “啊?”他终于回过神,“嗯,喜欢。”

    很明显,他根本没听见我的问题。

    恋爱之前,我认为叶正宸做事很有条理,细心又谨慎,然而和他恋爱之后,我才发现完全不是那么回事。他做过许多让人费解的事,比如:他经常爽约,电话关机,让我在咖啡店里傻等一个小时,等我找到他之后,他竟然说不记得约了我。

    还有一次,他明明说要带我出去玩,没过几分钟,他又突然说有事,把约会取消了。

    他好像还有点精神衰弱,容易从梦中惊醒,醒来之后要把我紧紧抱在怀里,久久不放。

    凌凌说:“这有点像第三者出现的征兆,你留心些。”

    我说:“不会的。如果他有别的女人,一定会告诉我的。”

    我相信他,始终相信。

    迟疑了一下,叶正宸将车掉转方向,驶进车行的停车场。车刚停稳,一位年轻的员工快步跑过来,为我打开车门,然后恭恭敬敬地鞠躬,用日语说:“欢迎光临,叶先生。”

    “你好。”叶正宸从钱包里拿出张银行卡,指指展示区的一辆白色跑车:“我喜欢这辆车,帮我办一下手续。”

    我擦了擦汗,我在超市买白菜也要挑来选去,他买车居然只看一眼。

    年轻员工似乎早已见怪不怪,毕恭毕敬接过银行卡:“我马上去办。”

    年轻员工一路小跑进了全景的玻璃展厅,透过明亮的玻璃墙,我看见一位穿着件紫色夹克的年轻人,他正在和客人聊天,员工进去和他说了几句话,又指指我们的方向,年轻人点点头,迎了出来。

    午后的阳光格外晃眼,却远不及他身上的衬衫和耳朵上的钻石耳钉晃眼。

    等他走近,半眯着眼睛打量我时,我才看清他的样子:典型的日本帅哥,身材削瘦性感,肌肤细白,眉目秀美,但他的眼睛很亮,比钻石更加光芒四射。

    “嗨!”他和我们打了个招呼,很随意。

    “他是井上,这里的老板。”叶正宸为我们介绍说,“她是我女朋友,薄冰。”

    我鞠躬,用日语疏离地打着招呼:“初次见面,请多关照。”

    井上热情地向前一步,伸手与我握手,并用中文说:“幸会,幸会!能见到叶的女朋友,我实在三生有幸。”

    他的发音十分纯正,语调还有点上挑,颇有些调笑的意味。

    “你的中文说得很好。”

    “我是中国人,井上是我继父的姓。”

    “哦!”

    “美女,你喜欢哪款车?我送你。”听到井上这个问题,我再次擦汗,这人送车的口吻比叶正宸更轻松。

    叶正宸也不客气:“你喜欢哪款尽管说,不用跟他客气。”

    我很诚实地回答:“没有。”

    “那你喜欢什么车,我可以给你订购,定制也可以。”

    “自行车行吗?最好有上坡助力的。”

    井上笑着与叶正宸交换了一个眼神,叶正宸解释说:“她开玩笑的,你不用当真……我们验车吧。”

    “ok。”

    两个人没有任何交流,直接走到那辆白色的跑车前,停住。他们之间好像有种难以言喻的默契,叶正宸什么都不必说,井上就知道他想要什么。

    直觉告诉我,他们很熟,不是顾客和老板那种熟,也不是莫逆之交那种熟,至于是哪一种,我想不出来。

    验完车,井上搭在车门的上的手指屈起来,有节奏地叩了两下,叶正宸看了一眼他的手指,走过来搂着我的肩告诉我:“我进去办手续,你等我一下。”

    “我和你一起去。”

    “不用了,你在这儿和井上聊会儿天吧。”没给我拒绝的机会,他匆匆进去办理手续。

    “你觉得这辆车怎么样?”井上不知何时走到我身后。

    我不太懂车:“很漂亮,师兄最喜欢这种张扬的车。”

    “你错了,他不喜欢。”

    我微愣,井上冲我意味深长地笑笑:“在所有的车里,他最喜欢越野。”

    “越野?”

    “有一次他让我从英国给他订一款他心仪很久的车,谁知他才开了三天就送回来了。你猜为什么?”

    我想起有一天,我熬了一个通宵,刚睡下,叶正宸一脸兴奋地拉着我下楼向我炫耀他新买的越野车,我看都没看,随口丢了一句:“丑死了。”转身回寝室继续睡觉,之后,我便再没看见那台车。

    “因为你说那款车太丑了。”井上收起笑意,换上一本正经的神情,“他把你看得很重,而你并不了解他。”

    阳光刺得我眼睛酸疼,我微微侧身,避开直射的阳光,看见叶正宸站在玻璃门后望着我。

    “离开他吧,这对你们都好。”井上说。

    我讶然转脸,看向井上:“你说什么?”

    “离开他吧。”

    我笑了出来:“好啊,假如井上君爱上了他,而他爱的人也是你。”

    井上无奈地笑了笑,没再多说什么。

    回去的路上,叶正宸问我和井上聊了什么,我把我们的对话重复了一遍,叶正宸笑了好久。

    “井上为什么让我离开你?”我问。

    “大概,他爱上我了。”

    我哑然:“到底为什么?不许骗我,否则我永远不会原谅你。”

    我不认为自己的话多么有威胁性,他却收起了玩世不恭的表情,专注地看着我的眼睛:“他怕我对你用情太深,会被你伤到。”

    “我伤到你?”我冷哼,“他才不了解你。”

    叶正宸淡淡地望向远处:“是啊,我这样处处留情的色狼,怎么可能被女人伤到。”

    他落寞的声音让我的心莫名刺痛了一下,我忽然想起井上的话:“他把你看得很重,而你并不了解他。”

    我轻轻地靠在他的肩膀上,对他说:“别的女人有没有伤过你,我不知道,可我一定不会。”

    他握住我的手,没再说什么。

    傍晚。

    浴室里,水雾蒙蒙,弥漫着淡淡的薰衣草香。

    我躺在浴盆里,让温热的水漾过完全赤裸的身体,驱散全身的隐隐阵痛。

    叶正宸坐在浴盆的边上,小心地托起我的腿,用掌心掬了一捧浴盐,沁了水,慢慢在我站了整整六个小时的小腿上按揉。

    看着帅哥低垂的眉宇,嘴角噙着的温柔浅笑,感受着细腻的颗粒融合了恰当的力道按摩过每一寸酸疼的肌肉,那是一种人间的极乐享受……

    揉着,揉着,细腻的磨砂颗粒被他揉化了,滚烫的掌心由按揉变成抚摸,酥麻的暖流一遍遍侵袭我的理智。

    “喂!”我动了动腿,踢了他一下,“专业点,别占我便宜。”

    哼!当我没上过按摩课?当我不知道按摩和挑逗的区别?!

    他无奈地摇头,开始给我按穴位,拇指刚一用力,一阵剧痛从小腿的穴位直入中枢神经。

    “啊!”我忍不住惨叫。

    他心疼地看了我一眼,发出一声幽幽的叹息,用毛巾浸了热水敷在我的腿上,拇指隔着毛巾按压着我腿上的穴位。

    “丫头,把工作辞了吧,这么大的工作强度,久了容易得骨病。”

    “辞了工作我靠什么生活,靠什么交学费啊?”

    “下学期的学费我帮你付,别做了。”

    我把手臂搭在浴盆边缘,撑着右腮对他抛了个媚眼:“对不起!小女子只卖艺,不卖身。”

    他抬头,冲我嘲讽地一笑:“就凭你这点‘技术’,还好意思出来卖艺?”

    我差点气吐血。

    他看向我的胸口,玩味地道:“幸好你有得天独厚的先天条件……”

    “你?!”我气得撩起水往他身上泼,没几下他的衬衫就湿透了,半透明的浅灰色下隐约可见六块强健的腹肌。

    我以前一直怀疑他这六块腹肌是在女人的床上练出来的,后来他说我体力太差,每周三带我去健身房健身,我才知道他的好身材是健身房里练出来的。

    “怎么?不服气?”他笑着捉住我的手,把我从浴缸里拖出来,放在他的腿上,双手环住我的腰。隔着薄薄一层半湿的衬衫,我完全能感受到他身体的火热。

    他的气息顺着我光裸的肩上吹进我的后颈,又麻又痒:“还想再和我切磋一下‘技术’?”

    “你想得美。”我恨恨地说,“给我按按肩膀,肩膀疼。”

    他又一次叹气,耐着性子给我按肩膀。

    过了一会儿,他又不死心地游说我:“丫头,听话,把工作辞了。我可不希望等你老了,我每天用轮椅推着你去看夕阳。”

    “谁要你推我……”我猛然回味到他话中的深意。

    “你说什么?”我转过身,捉紧他的衬衫袖子,“你再说一遍。”

    “等我们老的时候,我不想每天用轮椅推着你……我希望你能挽着我的手,陪我去周游世界。”

    会吗?会有那么一天吗?

    我们面对着彼此布满皱纹的脸,抚摸着彼此花白的头发,扣紧彼此的手,一黑一白的情侣表仍戴在手腕上——它们和我们一样成了老古董。

    “真的吗?你说真的吗?”如果能有那一天,我愿意用一切去换。

    “真的。”他对我说,“答应我,不管发生什么,都要留在我身边……三年之后,我一定娶你。”

    我吻上他,全心全意。室内弥漫着薰衣草的幽香,乳白色的雾气在半空中悬浮,潮湿而温暖,透着让人窒息的暗香。

    我依在他肩上,许下我认为永不会变的诺言:“我等你。无论三年,还是三十年,我都愿意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