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频言情 > 知我如你,情深不负 > 第11章 初吻炽
    “暗恋是无药可救的,明知前方就是无间地狱,还是一步一步走进去……”

    暗恋是幸福的,不论心情多么低落,身体多么疲惫,只要远远看着他走近,听见他说一句“嗨”,整个人就像注射了一针强心剂,顿时精神抖擞。

    暗恋是酸涩的,即使和他面对面聊天,和他笑笑闹闹,也还是想离他更近,近得毫无距离。

    暗恋是精神分裂的,前一秒钟指天发誓要和他划清界限,一刀两断;下一秒钟看见他从窗前经过,立刻冲出门问他:“你回来了?要不要来我家吃饭?”

    暗恋是无药可救的,明知前方就是无间地狱,还是一步一步走进去……

    我早已预料到自己会沦陷在叶正宸的天罗地网里,却没预料到一切来得那么突然。

    时值樱花含苞待放之期,恰是感情酝酿出火花之时。那日,李凯临时有事,我帮他代班,整整在收银台后站了六个小时。

    时针指向十一点五十五分,只剩最后五分钟便要下班,四瓶咖啡口味的啤酒放在收银台上,我忙收回揉腰的手,挂着礼貌的笑容向顾客鞠躬:“欢迎光临!”

    抬头时,我看清客人俊朗的面容,礼貌的微笑瞬间无限放大,我惊喜地呼唤:“师兄!”

    “我刚好路过,有点口渴。”叶正宸付了款,顺手打开一瓶,侧倚着旁边的柜台喝了一口,以表示自己确实口渴,“你几点下班?”

    “十二点。”

    叶正宸看看手表:“还剩五分钟,我顺路载你回去。”

    “好啊,你等我一下。”我从柜台里拿出他刚刚持续盯了三秒钟的烤鸡翅,用包装袋包好,交给他,“我做的,拿回去尝尝。”

    他没跟我客套,拿着鸡翅和啤酒走出便利店。结束交接班,我换了衣服,放下自己束起的头发走出便利店。叶正宸坐在一辆宝蓝色的跑车里,向我勾勾手,唇边的笑意让星月都黯然失色。

    我坐上车,一股新车特有的浓烈皮革味扑鼻而来:“又换了新车?”

    “那天你说我的车太丑了,我回去越看它越丑。”

    “少给自己的挥霍无度找借口。”

    他不以为然地挑眉,扯了扯我的安全带,确定我系好了,才启动车子。

    街上的车不多,他开得很慢,我蜷缩在舒适的真皮座椅上。站了整整六个小时的腰腿又酸又麻,而我连揉的力气都没有,闭着眼睛,好想就这样呼吸着他身上清爽的薄荷味道美美地睡上一会儿。

    “累了?”叶正宸问我。

    “……”我连点头都懒得点。

    “何苦跟自己过不去,找个好男人照顾你吧。”

    “你说的容易,找起来很难的。”

    “你可以多观察一下身边的人。”他提醒我。

    “身边的人?”我睁开眼睛看向他耐人寻味的面容,五官与脸型棱角分明但不生硬,眉宇冷峻又带着点温和。我最喜欢他的眼睛,半眯时蛊惑,微笑时明净,深思时幽深。总体说来,他这个人不仅很帅,而且越品越有味道。

    不期然对上他滚烫的目光,我急忙把脸转向正前方。许是夜色越浓郁,星光越灿烂,今夜的星月格外明亮,却仍是不及叶正宸的笑容炫目。

    “也对。”为了掩饰心中的凌乱,我随口敷衍说,“李凯约我下周去京都玩,我可以趁机跟他发展发展。”

    “他?他连自己都养活不了,还能照顾你?”

    “那楼下的马老师呢?我觉得他人不错,挺沉稳的,我和他接触接触?”

    叶正宸冷哼一声:“你没搞错吧?他都能做你叔叔了。”

    “哪有那么夸张!他才比我大七岁,只不过长得稍微有点显老,可能跟头发少有关系。”

    “我就不信你对着他深深的鱼尾纹不会想起你老爸。”

    我扁扁嘴,不得不承认,有时会的。

    “那你觉得谁合适?”我虚心询问他的意见。

    叶正宸笑了,露出雪白整齐的牙齿。一向满脸坏笑的他,极少笑得这么“纯”和“正”:“你不如考虑考虑我?”

    “你?”他分明又在拿我寻开心。我不满地瞥他一眼:“少来。火星人都知道,你换车的速度快,换女人的速度更快。我这么天真无知的少女,哪经得住你这色魔的无情摧残。”

    “那是世俗对我的偏见。”

    “秦雪的观点也代表世俗的偏见吗?”

    听见“秦雪”两个字,他无奈地叹了口气,耐着性子解释说:“我和秦雪没什么,不是你想的那种关系。”

    “那是什么关系?”

    “总之,我连她的手指头都没碰过。”

    一个色狼和一个美女在北海道共度半个月,连手指头都没碰,用脚指头想都不可能。我觉得头疼,无力再和他争辩,于是看向窗外,双手按住自己的额头。

    车在安静的小街上前行,经过一栋栋和式的小别墅。每一家、每一户门前都种着几株女主人精心培育的鲜花,正是春暖花开之时,各种花香混着一起,浓郁扑鼻。

    快到樱花盛开的季节了,我真想看看那最短暂的盛放究竟有多美。

    在一条街的转角,叶正宸瞥了眼唯一没有亮灯的和式小楼,停了车。

    “怎么了?”我好奇地问。

    叶正宸双手伸过来,拨开我的手,轻柔地帮我按摩太阳穴。不愧是田中教授的得意门生,他的按摩手法真不是一般的好,力道和穴位拿捏得分毫不差,绷紧的神经在他的抚慰下渐渐松弛下来。

    揉着揉着,他的手慢慢向下移,时轻时重地按着我的颈椎、肩胛骨、背……

    被他温柔以待的感觉太好了,好得我明知他在占我的便宜,我仍留恋他高超的按摩手法,由着他的手在我身上探索……

    在我的默许下,叶正宸更加得寸进尺,伸出一条手臂环到我身前,把我搂到他怀里,唇凑近我的耳垂:“别相信别人说的,要相信自己的感觉。”

    我的感觉……我感觉自己像只落在网中的飞蛾,再怎么挣扎都是徒劳,可我还是天真地以为,我再挣扎一次,再坚持一点,我就能摆脱,就能逃过被吞噬的宿命。

    “丫头,从今往后,让我照顾你吧。”

    “你一直都在照顾我。”否则他怎么会在半夜十二点路过便利店。

    他扳着我的双肩,让我面对他认真的神情:“你明白我的意思。”

    月光穿过茂密的叶子洒下斑驳的光影,名贵的跑车内亮着冰蓝色的灯,帅得没天理的男人柔情万种。

    多和谐的气氛!我似乎应该含羞带怯地靠在他怀里,媚眼如丝地问:“你真的爱我吗?”

    然而,我总是不解风情。

    我狠狠地白他一眼,推开他:“我感觉你饥渴难耐,就要兽性大发,把我吃干抹净,弃尸荒野。”

    他气得咬牙切齿:“我该给你的感官做做全面检查。”

    “好呀!我最近正好关节疼,叶医生,你一定好好给我检查一下。”

    “那就现在吧。”他作势要来搂我。

    看他要来真的,我吓得紧贴着车门,双手紧紧地抱着胸口,慌乱道:“师兄,不用检查了。是我感官有问题,你是个好人,对我更是关怀备至,我三生有幸才遇到你!呃……很晚了,我们回去吧。”

    我认为,这午夜时分,无人长街,久留绝对不是明智的选择,但我没有想到,我们回到只有一道围栏之隔的公寓,孤男寡女,漫漫长夜,更不是明智的选择。

    叶正宸显然想到了,权衡了一下利弊,点点头:“也好,我们回去再聊。”

    “啊?”还聊?聊什么?

    我和叶正宸回到公寓,他真诚得不能再真诚地请求:“这个鸡翅凉了,你再帮我热热吧。”

    我坚定地拒绝:“回去自己拿微波炉热。”

    “我的微波炉坏了。”

    “那就用烤箱。”

    “也坏了。”

    我当然不相信他那台八百年不用一次的烤箱和微波炉放在那里会坏,可我还是特没出息地被他充满期待与真诚的眼神迷惑了,不争气地说:“进来吧。”

    然后,我就这么“引狼入室”了。

    一进门,他轻车熟路地打开我的电脑,输入密码,放了一首他以前下载的音乐——很煽情、很撩人那种。我走到电脑前,换了一首周杰伦的《双节棍》。

    特没情调的“哼哼哈嘿”震耳欲聋。

    “你等等,我去热一下鸡翅。”

    “好。”趁我给他热鸡翅,他又把音乐换回去,从柜子里拿出两个玻璃杯,坐在我床尾的地毯上开了啤酒,一个人自斟自饮,颇有闲情逸致。

    “叶大少,你今晚不是打算睡我这儿吧?”

    叶正宸扬扬眉,没有否认,将倒满啤酒的杯子递给我:“坐下来陪我喝点酒。”

    “你知道我不会喝酒。”

    “所以我才要你喝。”听听,还有比他更厚颜无耻的男人吗?

    “万一我酒后乱性怎么办?”

    他回答得十分干脆:“我负责。”

    我瞪了他一眼。面对这样的无赖,我已经懒得再骂了。

    “陪我坐坐吧。”他指指身边的位置,“我明天要回国了。”

    “什么?”我以为自己听错了,又问了一遍,“你说什么?”

    “我有点急事,明天必须回国一趟。”

    “什么事这么急?”我问。

    “家事。”他简短地回了两个字,显然对这个话题不想深谈,我也不好再问。

    “你什么时候能回来?”

    “可能是几天,也可能十几天,或许更久。这段时间我的手机不会通,你不用打电话给我。”

    “哦。”深藏的情愫总是很容易被离别勾起,我一时心酸,不自觉地在他身边坐下,背靠着床尾,头枕着柔软的床垫。

    音乐真的很煽情,每一个音符都能撩动软弱的神经……

    我感觉整个人空落落的,无所依托,无意中端起酒杯喝了一口。苦涩的啤酒入口,冰冷流过身体,非常清凉。我又喝了一口,一口接一口,不觉间一杯酒被我喝尽了。

    他又为我倒上一杯。

    看着手中快要满溢的咖啡色液体,我就是再迟钝,也看出他的目的:“你真要把我灌醉呀?”

    他笑而不语。

    “师兄……”

    “嗯?”

    我抬头看着他,特别想对他说一句:“我爱你,很爱很爱!”

    话就在嘴边,我试了几次却都发不出声音,只能深深地望着他,他也望着我。我不记得我们对视了多久,暧昧的姿势,暧昧的距离,我能清晰地感受到他呼吸的温度……

    他慢慢伸手,指尖拂去我嘴角的湿润,仍在我的唇边轻轻流连。我有些慌,急忙挡开他的手,想离他远点。谁知他一反平日点到为止的作风,一把抱住我,将我固定在他的双臂和床尾之间。

    我脑子一短路,问了句特白痴的话:“你到底想做什么?”

    “为了预防我不在的这段时间有人趁虚而入,我决定把生米煮成熟饭。”

    我指指灶台的方向:“电饭煲在那边。”

    他摇摇头,双手捉住我的手腕,放在我背后:“等我把你煮熟了,再据为己有,这样我下半辈子就可以不愁吃,不愁喝,不愁没人陪我睡觉……”

    这个色狼讲话可不可以不要这么直接,转个弯会死啊!

    “你进了监狱也可以不愁吃,不愁喝。”我好心警示他,然而我的威胁不奏效,完全没有阻碍他进一步的靠近,“你放心,我一向不爱动强,我会让你心甘情愿……”

    见他的唇慢慢靠近,我一躲避,他的唇落在我的耳后,全身立刻传来触电一般的麻痹感。我努力想抽出被他制住的双手,无奈他的擒拿练得炉火纯青,我所有的挣扎都是徒劳。

    他的唇一路吮吻到我的唇边,湿润柔软,浸着咖啡啤酒的醇香,我有些醉了。

    “丫头,我很想试试你的味道,可以吗?”他迷离却透着坚定的眼神告诉我,这次他不是开玩笑,也不会适可而止。

    是迎合,还是拒绝?这是一个非常艰难的抉择。我需要时间慎重思考,至少要五分钟让我权衡一下利弊,可某色狼当然不会给我思考的时间,争分夺秒把我抱了个满怀,炽热的唇强势地靠近……

    紧贴的胸膛让我们能感受到两颗心紊乱剧烈的撞击,我的心因为紧张和期待而飞快跳动,而他的心跳似乎更快更乱。对他这样男人,这样的亲昵不是家常便饭吗?为什么他的心跳会这么乱?为什么他的表情会有些紧张?难道?该不是……他真的喜欢上我了?

    在这个关键时刻,我竟然去考虑这么不关键的问题,结果……可想而知。某色狼直接吻了我。

    双唇相触的一瞬间,我的灵魂仿佛沉进了火热的熔岩之中,身体则像是跌入了无际的红尘之中,我的眼前恍如展开一幅五光十色的画卷,紫色的风卷起红色的尘,漫天的白色樱花洒落在碧色的湖水上。

    唇舌的交缠,激情的涌动,这原来就是吻,这就叫爱……好美,好甜,好醉人!

    这个绵长的吻凝聚了太多的期盼和等待——我的期盼,他的等待,所以我没有抗拒,也不想抗拒,我闭上眼睛,双手攀上了他的肩,环住他的颈项,回应着他的痴缠,也回应给他我全部的爱。

    不知是怎么样的过程,一阵眩晕过后,我嗅到洗衣粉的清雅茉莉香,才发现自己已不知不觉躺在柔软的床上。我无力拒绝,也不想拒绝,我爱他,不论他的风流情史能写成多厚的书,我都愿意成为其中的一页,因为他是叶正宸,因为我的心早就已经沦陷。

    我不计较付出,也不计较结果,只要过程如我期盼的那么美。

    “丫头,你爱我吗?”他的声音充满诱惑。

    “嗯。”微微睁开蒙眬的眼,我依稀看见他眼底得意的光芒……

    他当然该得意。不论什么样的女人,在他面前都只是方便面,只要他想吃,五分钟足矣。

    “丫头,从今往后,让我照顾你吧?”他温柔的指尖理了理我凌乱的发。

    “嗯。”我微微点头,把红透的脸扭到一边,不敢面对他深深的凝视。

    我记起大学室友的一次夜谈,大家一致认为不要轻易和男医生交往,很容易吃亏。

    因为生理学和神经课是他们的必修课,让女人无法抗拒的敏感点他们闭着眼睛都能找到,他们想把你弄上床,和治疗感冒发烧一样手到擒来。

    我当时完全不信,贞洁烈女般嗤之以鼻:女人不想要,任男人怎么挑逗都没用。

    时至今日,我信了。

    叶正宸一个温柔加狂热的吻足以让我乖乖就范,何须其他?

    他的唇印在我的额头,凝着湿润的滚烫。我知道下面会发生什么,有些许紧张,些许期待,手捏紧床单,他却在这个关键时刻放开我,含着心满意足的笑意坐起身,整理好纠缠时压出褶皱的衬衣。

    “很晚了,我该回去了。若是再不走,生米就真的煮成熟饭了。”

    “呃?”我混沌的思维完全跟不上节奏。难道“生米煮成熟饭”不是他今晚赖在我家不走的目的吗?

    他笑着捏捏我一阵滚烫一阵冰凉的脸:“虽然我现在确实有点饿,但你……不是五分钟就能吃的。”

    “……”我的脑子更凌乱了。

    他的指尖滑过我的长发,声音低哑地说:“丫头,一定要等我回来。”

    留下这句让人无法理解的话,他开门离开,毫无留恋,留下我躺在床上,整个人飘飘忽忽的,恍如身在梦境之中。若不是身上不整的衣衫上还残留着他的味道,我几乎以为刚刚发生的一切都是幻觉。

    我拢好衣衫坐起,拿过叶正宸喝了一半的啤酒,唇印在他留在上面的唇痕上,酒的味道变得冰凉,酸苦。

    我喃喃自语:“师兄,在你心里,我到底算是什么?只是一个能给你洗衣、做饭、陪你睡觉的女人吗?”

    回答我的只有樱花树在风里飘摇的声音,仿佛在嘲笑我的痴傻。

    是啊,这个问题根本无须问他,因为从第一天认识他起,我就已经知道答案了。

    他的游戏规则从来都是,爱,只有今天,没有以后。

    我仰头,望着落地窗外微笑。

    没关系,我可以不要以后,只要今天快乐就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