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频言情 > 知我如你,情深不负 > 第7章 落花意
    “男人对年轻漂亮的女人都有好感。”

    虽然某人非常没有良心,对我未来的幸福生活漠不关心,我却时时惦记着他的伤痛,上课心不在焉,做实验魂不守舍,总想着他的伤口会不会疼,他活动是否方便,换衣服怎么办。教授刚说下课,我第一个冲出教室,去超市买了排骨和水果,直奔他的家。

    按了两声门铃,听见里面说“门没锁”,我马上推开门。

    叶正宸正在洗头发,右手缠着厚重的绷带,无助地在空中挥舞,左手笨拙地往头上撩着水,水滴顺着他古铜色的脊背流下来,淌过他光滑的肌理。他背上的肌肉竟如此强健,貌似不是文质彬彬的医生该有的。

    偷偷欣赏了一会儿某人的好身材,看得快要流口水时,我才放下手中的水果,顺手拿了条毛巾帮他擦擦背上的水:“我帮你吧。”

    “这么早回来?不去研究室,你不怕藤井教授剥了你的皮?”他接过毛巾擦了擦脸颊上的水。

    “反正已经剥过两层了,不怕再剥一层。”

    他对我眨眨眼,问:“你就那么不舍得把我一个人放在家里?”

    “别那么多废话!”我冷冷地白他一眼,搬来把椅子让他坐下,“来,坐下!”

    他乖乖坐下,我学着美发店干洗的方法,把他头发上的水擦干些,倒了点洗发水在他的头发上,慢慢地揉。他的发质很好,很柔软,磨蹭着手心,让我联想起柔软丝滑的巧克力。揉着揉着,我的眼光情不自禁地移到他裸露的上半身。

    说实话,挺有看头的,不是清瘦骨感,也不是夸张的大块肌肉,紧实的肌肤给人一种强势的力量感。

    “喂!”某人不满地抹了抹眼睛上的泡沫,“你想什么呢?魂不守舍的。”

    “呃……”我这才发现自己把泡沫弄到他的眼睛里了,慌忙拿毛巾给他擦。

    我当然不能告诉他,因为他身材太好,把我迷的魂不守舍,我只能窘迫地转移话题:“我今天在食堂遇到冯哥和吴洋他们了,一起吃的午饭。”

    “哦,难怪……”他闭上眼睛,对此不置一词。

    或许我和吴洋真的有缘,昨天刚认识,今天又在食堂遇到,吴洋本来就高,又穿着作训服,在一群身材瘦小的日本人中间特别醒目。吴洋看见我,特意过来跟我打了个招呼,说他感冒了,问我日本什么感冒药比较有效果。

    “我寝室里有感冒药。”我想说让他来取,或者我给他送去,又觉得我们还不太熟,于是说,“等冯哥有空,我让他给你送去。”

    “谢谢!”

    我笑着说:“为人民服务。”

    吴洋也笑了。他笑起来有两个小酒窝,挺可爱的,不像叶正宸,他的笑总让人琢磨不透,而他这个人更让人琢磨不透……

    低头细看叶正宸飞扬的眉毛,我想起一个早就想问,却一直没机会问的问题:“师兄,你在国内读的哪所大学?”

    “北大医学院。为什么问这个?”

    “因为,我有时候觉得你身上也有种军人的气场,还以为你是军医大学毕业的。”

    “军人?”叶正宸睁开眼睛看着我,除了面对病人,我很少见到他如此专注的神情,“什么气场?”

    “我也说不清,只是一种感觉。比如,你的生活习惯像受过军事化管理一样,站姿总是很直,还有,你很爱护国旗……”我记得有一次,公寓门前有面小小的中国国旗掉在地上,无人去理,叶正宸经过时,弯腰将它捡了起来,擦净灰尘,插在旁边的栏杆上,那动作特别有军人的范儿。

    “你小学思想品德课上过没?老师没教过你:国旗是我们民族的尊严?”

    似乎讲过,但一般人肯定没他这么细致。

    “对了,你的身手怎么那么好?”我指指阳台两米多高的围栏,“那次,你三秒钟就翻过去了。”

    “那道围栏不高,爬了五分钟还没爬上去的人不多。”他笑得很讨厌,一定又在回味我当初怎么也爬不上去的糗样儿。

    我想了想,又问:“那你爸爸是做什么的?是军人吗?”

    他抬头,目光与我的交汇,没有什么特别的表情:“我爸爸是个生意人,他希望我做个好医生,所以把我送到日本来读书。”

    看来是我想多了。自从认识他我一直有种感觉,他好像是个军人,要不就是出身在军人家庭,才会总在不经意间流露出军人那种气质和习惯。

    “你为什么突然问起这个?”他好奇地望着我,“你该不会……喜欢军人?”

    “是仰慕!”我更正,“坚毅,自律,刚强,正直,冰冷的外表下隐藏着火一样的热情……”

    我在心里偷偷补充一句:军绿色的制服下隐藏着挺拔的身躯,致命的诱惑啊!

    我对制服的爱啊,又泛滥了。我蓦然冒出来倒追吴洋的想法。

    “军人没你想的那么好,我还是觉得医生好一点……”叶正宸大言不惭地说。

    我毫不客气地鄙视他:“嘁,至少军人纪律严明,不会随便勾搭女人。”

    他听出我在讽刺他,冷哼一声:“你看见的是他们穿军装的样子,脱了军装,一样是个男人,一样有最基本的生理需求。”

    “有需求没关系,关键要能自我控制。连自己的生理需求都控制不住,那和动物有什么分别?”

    “有时候,人还不如动物……”他的眼光失去了焦距,思绪也似飘向了远方,“虎毒不食子,狼行成双……有些人,为了权力和欲望,连至亲都不在乎……”

    “你在说谁?”

    “很多人。”

    他说“很多人”三个字的时候,眉头深深地皱着。我帮他抚平眉峰,继续给他洗头,一下一下耐心地揉着,顺便按压他的百会穴、太阳穴、风池穴,以舒缓他的情绪。洗完之后,我帮他擦干头发,再用手指帮他理顺。整个过程,他一直看着我,聚精会神地看着。

    “好了,我回去给你煲排骨汤,一会儿给你送来。”

    他突然拉住我的手腕,问了一个奇怪的问题:“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因为你照顾我啊!”我不着痕迹地抽出手,对他深深地鞠躬,谄媚地笑着,“师兄,这几个月承蒙你的关照,我感激不尽。”

    “你就没有点其他想法?”

    “你放心,我从不敢对你有任何非分之想,我一直把你当成哥哥。”“哥哥”两个字,我脱口而出,可当我尝试着把眼前的男人想象成亲哥哥时,内心涌起一阵乱伦的罪恶感。

    我的心猛地一乱,目光在慌乱中四处游移,忽见一道人影从窗外闪过,穿着迷彩作训服。

    我匆忙跑出门去看,果然是吴洋。吴洋一见我,腼腆地一笑,酒窝深嵌在脸上:“冯哥说他有事,让我自己过来拿药。”

    “哦,你等一下。”一看见他的军装,我的脑子就有点迟钝,什么都没想,直接进门拿了药给他。

    等他走远我才追悔莫及,这么好的机会,我应该请兵哥哥进来喝杯咖啡,畅谈一下理想和人生。

    唉!我错过了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本以为机不可失,失不再来,没想到接下来的几天,吴洋每晚都给我打电话,虽然开场白都是向我咨询他的病情,可聊着聊着就跑了题,关心起我在日本的生活,弄得我这颗心没着没落的。

    很多人都说,在国外,孤独感特别容易让单身的男女互相萌生好感。我不知道身在异国他乡的吴洋是否因为孤独对我有些好感,反正我对他的制服越来越有好感。

    某日,初春的风吹过窗前,我站在窗边一边帮叶正宸擦背,一边发呆。

    “想什么呢?我的背都让你擦掉一层皮了。”叶正宸提出抗议。

    我满心愧疚地放下毛巾,帮他披上外衣,再小心翼翼地帮他穿上:“师兄,你说我跟吴洋靠谱不?他只在日本培训半年……”

    叶正宸看都没看我:“半年很久了,泡你这种没心眼的小丫头,绝对够了。”

    “我跟你说正经的呢。”

    “我也没跟你开玩笑。”

    我泄了气,坐在他旁边的椅子上,心事重重地玩着他的袖口:“他想泡我,是不是说明他对我有好感?”

    “男人对年轻漂亮的女人都有好感。”

    “讨厌!”我鄙视地瞪他一眼,“你以为谁都像你一样好色,人家是军人。”

    叶正宸第n遍给我更正:“武警。”

    “都一样嘛!”我小声嘀咕,“我不挑剔,穿绿色军装就行。”

    某人懒得理我,专心致志地浏览网页。我仍不放弃,哀怨地扯着他的袖子:“师兄,你经验丰富,给我点意见呗。”

    “很抱歉,我在这方面没什么经验。”

    “你跟我就不用谦虚了,给我传授点呗。”我讨好地笑着。

    “……”某人无视我。

    “这可关系到我的终身大事,我把你当亲哥哥才问你意见,你不能不负责任啊!”

    “我又没把你怎么样,我负什么责?”

    “你,你有点良心好不好?我可是为你鞠躬尽瘁,死而后已,无怨无悔……”

    “好吧!为了你的无怨无悔——”某人被我缠得没办法,一本正经地坐正,“你告诉我,你到底喜欢吴洋什么?”

    我想都没想就回答:“他有军装。”

    “是不是任何一个男人穿上军装,你都喜欢?”他指指自己,“那我呢?我穿上军装你也喜欢我?”

    我狂点头。心中不由得幻想起叶正宸穿军装的样子,这种幻想让我心里像猫爪在挠,痒痒的:“嗯,师兄,要不改天我把吴洋的军装借来,你穿给我看看呗。”

    “别用这种色迷迷的眼神看我。”

    “一次。”

    “不穿。”

    我百折不挠:“就一次,我晚上给你煲汤。”

    他想了想,凑到我耳边,呼吸热得烫人:“你晚上帮我洗澡吧。”

    “色狼!”

    叶正宸满脸无辜地指指自己:“我色?我又没让你穿制服给我看。”

    嗯,说得也是。我又凑到他跟前,继续讨好他:“师兄,那你要怎么样才肯穿给我看呢?”

    “不如,你也穿件我爱看的吧。”他眯起眼睛,满脸坏笑,连眼睛里都浸透着坏笑,笑得我浑身发毛,“我喜欢你穿白大褂,特别正统……或者,只穿睡衣的时候,灯光一照,该看见的都能看见。”

    太无耻了。

    我气得一脚踹过去,正踢在叶正宸的小腿上。我明明没有很用力,可他按着小腿一阵惨叫,表情比手臂受伤还要痛苦。

    “很疼吗?”所有的羞愤化作心疼,我小声问。

    “……”某人赌气不理我。

    “我给你揉揉吧。”

    “好啊!”这一声回答得别提多干脆,随后,他把腿伸过来,放在我的腿上,让我严重怀疑他到底是不是真疼。

    不揉不知道,他腿上的肌肉很结实,即使放松了,仍然弹性十足。轻轻揉了一会儿,我问:“还疼吗?”

    他没回答。

    我抬头,见他正专注地盯着我的脸,好像有火焰在眼底蹿升一般,热得灼人。这种眼神我见过一次,我第一次请他吃火锅时,他就这样盯着翻滚的牛肉。

    “师兄,你是不是饿了?”我试探着问。

    “嗯,是有点饿了。”某人毫不客气,“我想吃肉。”

    “我的冰箱里还有几只猪蹄,你等等,我煮给你吃。”

    “我不爱吃。”

    我摸摸他的头,柔声哄他:“乖,补充胶原蛋白,有利于伤口愈合。”

    这位一向挑食又脾气执拗的伤者难得一见地听话,竟然……默许了。

    吃过晚饭,我拉过叶正宸的手腕,看看他的手表。某人金灿灿的手表比以前那款还要刺眼,钻石跟不要钱似的,嵌得到处都是。

    呃,钻石不是重点,重点是时针已经走过六点了。

    “六点多了,我要去便利店打工了。”

    “你要去打工?”

    “嗯。日本的学费贵得要人命,奖学金又不知道什么时候能申请下来……我先打几天工,撑一撑。”我边说边收拾东西。

    “你没钱交学费?怎么不早点说。”

    见他起身去拿钱包,我忙说:“我也不是单纯地想要打工,我主要想锻炼锻炼口语。李凯给我介绍了一家便利店,在石桥那边,很近,而且每次三个小时,不会太辛苦。”

    “李凯?是工学部的那个李凯?”

    “嗯。”李凯是阪大工学部的学生,我和秦雪在工学部食堂吃饭的时候经常能见到他。他身材清瘦,眉目清秀,颇有点浙江风流才子的范儿。后来接触过几次,发现他人不错,言谈非常有文化底蕴,不像某人。

    “三个小时,那不是要工作到十点?”叶正宸的眉头锁得紧紧的。

    “嗯,也不算晚。”我说,“回来还有时间看文献。”

    安顿好某伤患,我刚要出门,想起雅虎天气上说有雨,正欲回家拿雨伞,听见叶正宸在屋里喊:“丫头,我三天没洗澡了,记得早点回来帮我洗澡。”

    “打电话叫你那些情人来给你洗。”

    “我没有,你帮我雇一个女优来吧,要漂亮的。”

    我顺手捡起拖鞋丢过去:“你不是有洁癖吗?怎么拈花惹草的时候没见你有心理障碍?”

    “我的心理障碍因人而异,我对你就完全没有障碍,不信我们试试。”

    “滚!”我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我被他气得头也不回地离开,连雨伞都忘了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