它洁白无瑕像苹果那般大小, 顾禾沅伸手握了握, 又硬又滑。

    “这个是什么?”顾禾沅拿着这个左看右看都没有看出什么名堂来, 她抬起头好奇的问道。

    哪知颜冬青挑着自己的那一双剑眉,两手一摊故作神秘道:“一种果子罢了,你猜猜它是干甚么用的?”

    顾禾沅闻言狐疑的看了他一眼,果子?她没听错吧,这么硬邦邦的是什么果子, 她可是从来没见过。

    看着她满脸都是不相信的神情,颜冬青摇摇头笑了笑, “你肯定没见过,这是巫灵大陆上的特产, 这个地方应该是没有的。不过你可以猜一猜这是干什么用的?”

    颜冬青那一副会有惊喜的表情着实吸引起顾禾沅的兴趣,她兴冲冲的拿着这个仔细观察,这果子不就是让人吃的吗?

    她将这个据说是果子的东西拿到鼻尖, 仔细闻了闻, 有一种淡淡的植物的草木香味, 并没有香甜的味道。

    她拿着这个果子在桌子上轻轻磕了磕,梆梆作响,这么硬肯定不是直接吃得,那不成就像核桃一样。她记得早先见过核桃树,在核桃还在树上时都是像青果子一样, 剥去外面的青皮, 才能看到里面硬质的坚果。

    “三哥, 快帮我把这个果子敲开看看。”顾禾沅将手上的这个果子又递了回去, 刚才她试过这个的硬度,委实不是她这个小力气的人能够打开的。

    颜冬青倒是没有拒绝,对着在旁边眼巴巴看着的顾禾沅道“要先去厨房拿个碗。”说着就要起身去拿。

    “我来我来!”顾禾沅按住颜冬青,站起来就往厨房赶去。

    “慢点儿!不着急!”看着她急哄哄的样子,颜冬青心不免提了一口气,嘱咐道。

    “三哥,这个碗够不够用,厨房还有一个咱们放汤用的搪瓷大碗!”顾禾沅拿了一个平时装饭用的小碗,碗口较浅,看着那一个苹果大小的青果子,比划了一下,应该够了吧!

    看着顾禾沅一脸紧张的看向他,仿佛他摇下头,她就立马去换。“够了够了!”颜冬青心底失笑,连忙说道。

    那个碗真的跟盆一样大小,用来装这个真的是小材大用了。

    既然都准备好了,颜冬青也不再吊着胃口,他握着那颗光滑的果子一使力,雪白的外壳上面列出一条纹路。

    颜冬青像磕鸡蛋一样将它里面的内容磕进碗里,雪白柔滑的液体一下就将碗给填满了,容量刚刚好。

    “这是...”顾禾沅一脸惊奇的端起碗,一阵似牛奶一样香甜的滋味盈绕在鼻尖“它的果汁吗?可以喝?”

    看着颜冬青点了头,一脸鼓励的让她喝的样子,顾禾沅才张开嘴少少的抿上一口。

    一股浓郁的奶香为盈满整个口腔,咽下去之后,仿佛还混有有一丝的草木香残留在唇齿间,意外的好喝,顾禾沅惊叹道“味道真是不错!”

    颜冬青看她喜欢,眉目带着笑意为她说明道“这个果子叫做牛奶果,因为里面的物质营养丰富类似于牛奶,但比牛奶要好消化。巫灵大陆的特有产物,我刚出生的时候母亲也去世了,我哥就一直拿这个喂的我。”

    “你是说这个可以给小孩儿喝?”顾禾沅一脸惊喜道。

    颜冬青点点头,然后说道“这个牛奶果可以给刚出生的婴儿喝,而且可以代替母乳,这个在我们那里都是这样的,就算长大了也是可以喝的。经常喝它可以在一定程度上炼体,而且没有任何副作用。”不过有一点他没有说,这个牛奶果在他们那里算是贵族食物,它的植株长成需要耗费不少的灵力。只有有能力和金钱的人才能不间断的提供它给下一代享用。

    顾禾沅听说这个倒是高兴坏了,上前抱住颜冬青留下一个香甜的吻。

    在她那个时代,她也是个有钱人家的小姐,孩子生下来就是少爷级别的,不说奴仆成群,最起码是各种营养品都候着。有些好东西孩子吃不了,就让奶娘吃下,产下的奶水再让他喝。

    可是现在物资缺乏,就算有钱也可能买不到什么好东西。自从要生孩子,她恐怕孩子生下来后没有什么好东西喂养,倒时候营养上亏了嘴,她就心里发愁,现在碰上这么好的东西已经是个惊喜了。

    两人自从当了准爸爸和准妈妈,做什么事自然会下意识的考虑孩子。

    颜冬青这时候很庆幸他是九级的灵植师,才会有这个资本给妻儿提供比较好的条件。他温柔的抱住自己怀里的妻儿,平时清冷的眉目都染上了暖色。

    两人之间的气氛很是温馨,而铁子家里,气氛却异常冰冷。

    “红儿啊,瞧你嫂子,这多大点事儿整天往娘家跑。这十里八村的哪家媳妇像她这样嚣张,把俺老张家当啥了?”张铁生他娘看他独自一人回来后,这嘴就没闲过,这不又嘟囔起来。

    不过她也学聪明了,和儿子讲话没反应,不还有一个讨她欢心的闺女不。

    可惜这次闺女也没顺着她说话,张秀红看了她失魂落魄的哥哥一眼,心里颇不是滋味,小心翼翼的说道:“娘,这次嫂子万一...万一不回来了可咋整!”

    她内心有些惶恐,她之所以平时跟着她娘一块欺负她嫂子,不就是因为害怕这个家以后没有她什么地位吗?

    人家都说嫁出去的闺女泼出去的水,娶进来的媳妇才算的上真正的一家人,这让从小受哥哥宠爱的张秀红心里感觉越来越不得劲。每次看到哥哥娶回来嫂子后对嫂子那温柔备至的样子,总感觉自己唯一的哥哥被别人抢走了。

    可是如果嫂子不回来的话,她心里还是不得劲,毕竟这个嫂子虽然她不喜欢,但说句良心话人家对她还是没话说的,尽到了一个嫂子应尽的责任,更何况哥哥还那么喜欢嫂子,这要是分开了,哥哥说不准会对她心生怨言。

    张秀红心里止不住的后悔,偏偏她娘还一脸不屑的说:“不回来就不回来,赶明让俺铁子再找一个!”到时候她想回来可就没那么容易了。一个嫁过人的女人能有什么前途,还不哭着回来求着俺儿子。

    兄妹俩的娘笃定了谢凤琴一定会回来

    “够了!娘!”在旁边的张铁生忍不住了,这还是他在家的时候,他娘都这么说,那要是他不在,他娘会怎么对待凤琴那还用说吗?

    “哎呦!你这是为了你媳妇在吼你娘!”张母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张铁生好像不认识他了似的。她一声中最满意的不就是生了一个好儿子,贼孝顺她,村里的好多人都羡慕她。可是在今天她儿子居然为了一个家里的外人吼她,她不免对那个谢凤琴愈发不满。

    脸上满是伤心,心里却在琢磨着这是不是儿媳妇挑拨的?

    “娘,俺不是...”张铁生是个大孝子,是因为他爹去世的早,他娘把他兄妹俩拉扯大不容易,他早些年看着他娘为着他们兄妹俩操心劳苦了半辈子,好不容易挨到他娶媳妇了,自然要让他娘好好享清福。平时媳妇和他抱怨他娘不讲理时,也只是宽慰谢凤琴再忍耐,这头一次顶撞,他内心也很是不得劲。

    “娘,别的俺不说,俺就问你,你是真的身体不舒服还是骗俺呢!”因为这事是导致他媳妇离开的直接*屏蔽的关键字*,他想搞明白他娘是不是在骗他。

    还有这事?张秀红惊讶的看向她娘,她还以为是因为她这两天偷懒,指使她嫂子干了原本属于她的做早饭的活儿导致嫂子和她哥大吵一架,一怒之下跑出去的,结果她娘在这件事上是大头。

    她虽然不知道具体,但也清楚她娘用这方法,从她哥那拿过好多次钱,至于借口买的药,她也没见着!不过她娘的身体挺好的,这一点毋庸置疑。

    看着儿子清澈质问的眼睛,张母颇有些不自在的转移了视线,“傻儿子,俺要是不帮着要过来,不都让你媳妇把这些钱转移到娘家了吗,这可都是咱们老张家的财产!”

    “那就是你是骗俺的?”张铁生垂下了眼眸,幽幽的说上那么一句“娘那是俺和凤琴的积蓄,那里面还有她十块钱的嫁妆,你把它还给俺!”

    “十块钱?”旁边的张秀红大惊小怪的惊呼出口,不过又赶紧将自己的嘴给堵上了。她还没嫁出去,在家里也没管过钱,平时兜里有个块儿八毛的都觉的自己有钱的不得了,好乖乖,她哥这次被娘坑了多少哩!

    “俺不给,她嫁进来就是俺们张家的媳妇,嫁妆啥都是咱家的。”张母听说这个就炸了,她一副拒不合作的样子,照她看来,谢凤琴整个人都是张家的,就该像她一样为张家劳累一辈子。

    再说她不信她儿子还能把她怎么办!

    张铁生看着他娘一副蛮不讲理的样子,不知道为啥心里涌上来一丝悲哀,连嘴巴里都泛着苦味。

    他站起来,脚步蹒跚的走出了屋,没有搭理他娘和妹子在身后呼喊的声音,看着他和媳妇的婚房的窗里黑着灯,心里更是茫然,有种无家可归的感觉。

    “你哥他去哪了,也不知道吃饭!”说完了的张母拿起一个杂粮馒头,恨恨的咬了一大口,也就过年这几天能天天吃上馒头,平时可都是些拉嗓子的窝窝头。

    张秀红看着她哥沧桑的背影,心里感到有些不舒服,她娘这次是过分了。“娘,你就看在哥哥的面子上...”

    “闭嘴!俺是她婆婆,哪有俺给她道歉的道理!”这要是在以前,她得等着儿媳妇过来三叩九拜,哪像现在,哼,都是她儿子惯得,她得好好治治她这个臭毛病。

    “你别管了,你哥能去哪,肯定去颜家老三那了!要我说那个谢凤琴这个做派没准是和颜家老三他媳妇学的,俺瞧着她就不是个安分的,上次俺还见过她指使爷们刷碗,这像话吗!...”张母还在喋喋不休的表达她对颜家老三媳妇儿的各种看不上。

    张秀红以往都会跟着附和,可今天确是异常沉默。她见过那个人,名字好听人也好看,过得日子更是幸福的不得了。要是她选,她也要像那个人一样活着而不是像她娘一样要求儿媳妇以夫为天,劳累一辈子!

    顾禾沅可不知道自己在被人念叨,不过就算知道了,心里也不会当回事。她过的就是开心,就是快乐,让那些看不惯的人好好看看她是如何如何的幸福!

    两人现在忙得很,算算日子,现在已经二月了,顾禾沅已经怀了快四个月,那个叫牛奶果的东西就要多多储备。

    牛奶果的植株长的很矮小,大约只到成年人膝盖的高度,每个植株上能长成不到十个果子,而植株的从种子种下到结果得需要一个月的时间,着实紧张的不得了。

    两人吃过饭意识就来到空间内劳作,虽然顾禾沅是个孕妇,但来两人的身体没进去,也不会有什么危险,只不过容易感到精神上的疲劳,这时候好好睡一觉也就好了。

    两人趁着这几天,将空间内一半的区域都种上了这个,灵池中的水足足用了一半,等到一个月后,大约会有三百左右的牛奶果结出。

    颜冬青这几天也不顾严寒,每天上山去山林间采集木属灵气用来修炼,灵池里的水在缓慢的补充着,而且这几天两人还有了一些意外收获,逮着了三只山鸡和两只兔子。空间里的这类肉储存的还不少,两人就将它们活着的圈养在了空间里,还把它们圈了起来,怕祸害旁边的灵池和地里的植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