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51xs > 恐怖灵异 > 阴倌法医 > 第三十二章 黄十一娘
    进了市区,老古下车的时候说:这件事可以不让官方插手,但无论如何都要彻查到底!

    他口气虽然还算平静,但我知道,这老爷子是动了真怒了。

    某人或许真是因为心里有鬼,对我们的身份起了怀疑,但是以工匠之能,利用厌胜术,一上来就对我们痛下杀手,其城府之深,心思之歹毒,着实让人心寒。

    掉头往回开的时候,我想起一事,猛一拍脑门。

    白晶问我怎么了,我说,我们这回真是让癞痢头彻底给带沟里去了,听他白话这半天,竟把金蟾过山阴的事完全抛诸脑后了。

    提起癞痢头,白晶兀自愤愤不平,但还是打了个电话给老古,让老古向癞痢头询问清楚后再告知我们。

    来回趟的开车,实在是很无聊的,我又不好当白晶的面在车上抽烟,耐不住性子,就随口问她,知不知道她那坐肩师父和癞痢头究竟有什么纠葛?还有,她是怎么成了出马弟子的。

    或许白晶也觉无聊,又或者,癞痢头的一番话,让她记起了往事,她也就跟我说了一些,只是,她在述说往事的时候,一直都有些恍然。

    白晶为什么会成为出马弟子,她没有说,就只说,她从记事起,就已经是黄家门下了。

    九岁那年,她爷爷让人从乡下捎来一封信,信上说,让白晶的父母,在白晶九周岁生日那天,无论如何都要带她回乡下老家。

    白晶那次回老家,只不过待了三天,但在那短短三天里,却发生了两件改变其一生的大事。

    生日的头一天,白晶一家乘坐父亲单位里的小轿车回乡,哪知到了半路,因为雨天路滑,出了车祸。所幸只是司机受了点轻伤,白晶一家三口都安然无恙。

    那时的交通还不像现在这么便利,车坏在半途,又逢大雨,无论是找救援,还是搭车,都是很费时间的。

    好在等了一阵子,终于拦到一辆顺路的货车。一家三口搭乘货车继续赶路,哪知道刚开到老家的县界,货车又出故障抛锚了。

    雨越下越大,白晶的父亲却好像突然魔障了一样,说什么都要急着往家赶。最后竟是冒着大雨,也要步行赶路。

    行至傍晚,三口人赶了几十里路,白晶的父亲见母女俩实在是走不动了,只好就近找了栋看似废弃的旧屋子歇脚。

    白晶是真累坏了,随母亲换了衣服,没多久就靠在母亲怀里,昏昏沉沉睡了过去。

    正睡得迷迷糊糊,就听母亲叫自己的名字,喊自己起来赶路。

    白晶家里虽然算是富裕的,但绝不是娇生惯养,心里再不情愿,也还是揉了揉眼睛,勉强爬了起来。

    可奇怪的是,母亲嘴上说要赶路,却走过来拉着她,往房内的楼梯上走。

    那是一栋两层的小楼,估计是要翻盖,里外的窗户和楼梯的栏杆都已经拆除了。

    白晶刚睡醒,还没顾得上问,就被母亲拉上了二楼。

    “妈,咱上楼干嘛啊?”看着昏暗的房间,白晶有些胆怯的问。

    她母亲也不言语,就牵着她的手往房间的一个角落走。

    白晶完全清醒过来,虽然拉着母亲,却越来越害怕。当时天已经黑透了,她看不清楚那角落里有什么,但是心里有种莫名的恐慌。

    她想停下来,但母亲却不管不顾,硬把她往前拉,白晶再怎么问,母亲也都不再说话。

    最后白晶挣扎的狠了,母亲才像是不耐烦似的,猛地扭过脸来。

    这一扭脸,差点没把白晶吓死。拉着她的根本不是母亲,而是一个满脸血污,一颗眼珠吊在眼眶外面的陌生女人!

    那时白晶年纪实在太小,别说反抗了,吓的全身肉软了。

    那吓人的女子还在把她往前拖,眼看就要拖入那个漆黑的角落,突然,后方又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

    “孽障,连我黄家的人都敢害,你是想作死么!”

    这个声音十分的冷酷严厉,拖着白晶的那个女人一听,竟赶忙松开白晶,一头扎进了角落的黑暗中,隐去了身形。

    这女人一消失,白晶眼前见到的情景就全变了。

    仔细一看,这哪里是二楼的房间,居然是一片低洼的荒地,正对着白晶的,竟是一个坟头。

    不知道是不是下大雨冲的,那坟头塌了一半,露出个一尺见方的窟窿。透过窟窿,隐约就见里面有一只半腐烂的人手扒着洞口!

    “丫头,别看了。”身后那女人的声音再度响起,“呵,倒是个好孩子,居然还没被吓坏。”

    白晶本来是吓得都不能动了,但是听女人的声音不光不似先前那么冷冰冰,而且还透着一股子让人亲近的味道,便颤颤嗦嗦的转过了身。

    这一转身不要紧,白晶就看到了这一生之中,让她最难以忘怀的一幕。

    身背后根本就没有人影,只有一只通体毛色金黄的大黄皮子趴在那里,瞪着两只散发着幽光的圆眼正看着自己。

    对于黄皮子,白晶是绝不陌生的。因为从她记事起,父亲就对她说过,白晶她爷爷,早在白晶降生之前,就把她许给黄家做了香童。

    话是如此,可乍一见那偌大的黄皮子,白晶也还是心里直发慌。

    黄皮子让白晶不必害怕,说自己名叫黄十一娘,从今以后,就是白晶的师父。又说刚才那个女人,其实是个才被枪毙没多久的女死刑犯,因为白晶体质特殊,又刚好在她原先的家里歇息,就想借机拉白晶替死。

    黄十一娘趴在地上,竟也似长舒了口气,“你这孩子,总算是及时赶了回来。若是过了时辰,还没见到我,就算不被这女鬼害死,也会被其它邪祟害了性命。如今你正式做了我的弟子,那便不用再担心了。”

    白晶见黄皮子口吐人言,但语气中透露着慈爱,倒是真不再害怕,反而有几分孩子的好奇。

    她忍不住想问些什么,可没等她开口,黄十一娘就说:“时候不早了,你再不回家,你爷爷就要遭殃了。我腿脚不便,你且过来驮上我,我和你一起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