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频言情 > 镇世武神 > 第1777章 推论之上
    第1777章 推论之上

    面对秦玄策的话,林荒扬了扬眉,没有反驳。如后者所说,自己看见的东西虽然更多了一些。

    但是,如何落子布局,他并不擅长。

    或许跟皇甫天下差不多吧……别看他走了一条漆黑之路,不过也是以自己作为唯一的棋子去战斗。

    很值得敬重,但算不上多高明。

    随后,林荒坐了下来,跟秦玄策细细讲述外面的世界。

    从秦政到烬天帝。

    从人族本源世界到诸天万族。

    从混沌之地到神王姜尘。

    林荒自己知道的,并没有丝毫隐瞒。

    连自己的一些推测,都说了出来。

    甚至是人族的潮汐祖地,林荒的都隐晦的告知了秦玄策,以后者的聪明才智,不难理解。

    足足两个时辰,林荒才将所有的东西讲完。

    而秦玄策又是消化了一个时辰。

    ……

    “你在想什么?”

    林荒等的有些急了,忍不住的开口问道。

    “没想到,苍穹大陆竟然是这样的存在!”

    秦玄策笑着摇了摇头。

    “只不过一个本源世界下面的小界罢了!”

    林荒道。

    “当真只是一个小界吗?”

    秦玄策端起一杯茶,细细品尝道。

    林荒顿时挑眉,不知道秦玄策会有怎样的视角。

    “若当真只是一个小界,烬天帝为何要大费周章,在众人都以为他战死之际,让沈苍穹化身苍穹大陆?”

    秦玄策抬头,反问着林荒。

    “而且你要知道,在这苍穹大陆,有你在,有秦长生在,有潇潇在,有萧义山在……还有君刑世跟开了挂一样的能走出苍穹大陆,这是一个本源世界下面正常的小界?”

    秦玄策一语,便似乎点中了关键。

    当初,林荒面对沈苍穹时,也有这个疑惑,不过沈苍穹并没有说出什么有用的东西。

    “这么说,我还不能乱动苍穹大陆?”

    林荒问道。

    “这倒不是!”

    秦玄策摇了摇头,“秦政应该是整个大局中的知情者,至少也是部分知情者。他能让你在苍穹大陆乱搞,就说明你可以!”

    “这意味着苍穹大陆即便不简单,可也没有那么重要?”

    林荒道。

    “不一定,有可能是你比苍穹大陆重要呢?”

    秦玄策笑看着林荒。

    “我还是要一些脸的!”

    林荒很有自知之明。

    “我是认真的!”

    “我也是认真的!”

    林荒不接受秦玄策的这个推断,接着道:“你思考了一个时辰,就想出来了这些?”

    “你以为我是你?脑子二两轻?”

    秦玄策冷哼道。

    “我们没有苍天的视角,所以只能逆推整个结构!而整个结构的落点,便是如今的苍穹大陆!”

    秦玄策双指一夹,指尖多出了一颗虚幻的棋子。

    “其中有一点很关键,苍穹大陆的诞生,是否只承载了烬天帝目的!”

    秦玄策落子,开始分析,“假定这只是烬天帝的目的而诞生,那么他的图谋是什么?如今,你不是烬天帝的轮回之身,这个推论其实很难成立了!因为,秦政不会犯这样的低级错误,让神王姜尘假扮烬天帝的身份,烬天帝也不会将肉身留给神王姜尘!”

    “这样以来,不就找不到烬天帝创造苍穹大陆的目的?难不成……当真是沈苍穹战死,自己所化苍穹大陆?烬天帝连沈苍穹都给骗了,让后者在长久的时间中,都认为自己是烬天帝的轮回身,所以化身苍穹大陆,守护轮回身的归来?”

    林荒猜测道。

    “有这种可能,不过概率太小了!”

    秦玄策点头又是摇头,“如果真的是这样……你轮回出现的时间也太晚了,苍穹大陆的岁月长河中,都已经过去几千万年了,为何偏偏是现在呢?”

    “还有,若当真只有这一个原因,沈苍穹又为何要藏拙,这说不通的!”

    秦玄策慢慢的分析道。

    “那应该是什么原因……”

    林荒有些不理解了。

    “我有一些想法,不过也只能是揣测!”

    秦玄策手指蘸着茶水,在桌子上胡乱的涂抹,跟他要说的话没有丝毫关系,“第一种,或许苍穹大陆是一个定位,一个接引烬天帝从上苍之寂中回归的定位,而这个定位应该会比较关键,所以才特殊的诞生了苍穹大陆!”

    “可是这样,无法解释你之前所说的,为何秦长生、萧义山他们,都会出现在苍穹大陆!”

    林荒依旧摇头。

    “那就还有另外一种可能,便是培育!”

    嗯?

    林荒皱眉。

    “培育一位强者的诞生与崛起!”

    秦玄策似乎对这个说法有些肯定。

    “什么意思?”

    林荒不解,却发现秦玄策正直勾勾的盯着自己,似乎再说自己就是那个被培育的强者。

    “这个……有些扯淡了!”

    林荒摇头,“我的天赋潜力,平心而论,在人族本源世界,也算是不错的了。但是要说绝对顶尖,我也不敢有这个保证。而且……纵观本源世界的岁月长河,能盖过我的绝代天骄,并不在少数!”

    “如今的我,比上同时期的烬天帝与秦政,或许也只能说是旗鼓相当!”

    林荒道。

    “可……萧义山是你师父啊!三代神王之师,凭什么来到苍穹大陆来当你的师父?就因为追随媗公主的前世之身?”

    秦玄策继续落子,“如果不是你,难道是秦长生?他与秦政有千丝万缕的关系,背后也靠着秦政,何须一定要诞生苍穹大陆再走一遍大帝之路?还是说潇潇?潇潇因为秦长生的存在而存在啊,就更没有说法。还是你认为是因为萧义山?”

    林荒皱眉不语,思绪纷乱,不知道从哪里说起。

    反正他觉得有些扯淡……烬天帝创造一个苍穹大陆,只为了塑造自己?

    “我还没有那么大的面子!”

    林荒道。

    即便秦玄策说的看上去有那么几分道理,可是理智让他拒绝,任何人都不可能成为整个世界的中心。

    “所以……我很好奇你是谁啊!”

    秦玄策认认真真的盯着林荒,似乎想要将林荒看穿,“你与烬天帝没有丝毫关系,那么他为什么要诞生苍穹大陆,去接引你的存在?这是否说明,烬天帝也不是那背后的落子布局之人。他……不过也是一颗棋子?”

    “如果是这样,那么你是谁?”

    秦玄策紧皱着眉头,似乎想要看穿这个问题。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