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51xs > 女频言情 > 逍遥神医:我的霸道女总裁 > 正文 第2468章 又一笔大钱到手
    冷凤早就发现,自从这个市局的头头出现,吴明玉就跟见到了救命稻草一样,哪里还不清楚,这人就是吴明玉专门叫来的,两人是一丘之貉。

    “当然是国家给的权力!”

    冷凤沉着脸毫不客气的说道:“别说是你,就是你们市里领导来了,也无权干涉我们的行动。识相点就老老实实呆一边儿去,否则把你也抓了!”

    “你,你们简直无法无天!”

    这个高副局长一下子气坏了,他本来打算一上来就先声夺人,扣帽子震慑住对方,然后把吴明玉带走,谁知道面前的女人这么嚣张,甚至扬言要把他抓了。

    他就像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一般,怒道:“地方上的事,什么时候轮得到你们部队上插手,你们这是违反纪律!”

    他瞥了瞥对方肩膀上的肩章,轻蔑的说道:“上校是吧,别说你这个级别了,就是将军,也不敢擅自派兵掺合地方上的事,我劝你别作死!”

    眼看着冷凤沉着脸默然不语,这个高副局气势越发昂扬,大声说道:“我是市局副局长高德伟,负责调查今晚发生在山海路上的案子,相关人等,我都要带走,请你们马上撤走,并且今晚这事儿没完,我会向贵单位通报相关情况……哼,真是无法无天,不过你也要为自己的无法无天付出惨重代价!”

    说罢,他就不再看冷凤,转过身朝着跟来的那些手下摆了摆手:“马上带走吴明玉,洪利来等涉事人员!”

    外围高德伟那些手下得了命令,便涌了过来。

    但他们还没走出两步,就被龙部队那些战士用身体挡住了路,伴随着几声喝骂,现场两拨人顿时有种对峙的感觉,但双方都很克制,毕竟是受过训练的,没有出现推搡辱骂那红闹哄哄的局面。

    但高德伟却大为不满,转身冲着冷凤怒吼道:“还敢挡路,这是要造反吗,马上管好你的手下!”

    冷凤根本没搭理他,自顾自的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那边很快接通,冷凤直接说道:“杨厅你好,我是冷凤,对,今晚遇到袭击的人就是我,情况是这样的,我们最近正在关注辽东的一个地下势力,怀疑他们的头目有境外势力的背景……嗯,所以才将计就计来了个反伏击……这算什么亲自冒险,我们单位本来就是专业对付这些亡命徒本……”

    “我正带着人抓捕那个头目,不过连城市局这边有位姓高的领导,带了很多人来抢人,似乎是那个头目打电话叫来的,杨厅你放心,这上面我肯定不会乱说,我的人已经拿到了那个头目的手机,翻到了通话记录……”

    跟电话里的人交谈了片刻,冷凤又把手机递给一头雾水的高德伟。“接个电话,你们省厅一把手。”

    高德伟眼皮一跳,刚才冷凤在他面前旁若无人的打电话,一口一个杨厅的时候,他就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劲了。

    此刻听到冷风的话,他是一点都不怀疑对方话里的真实性,因为他们省厅的一把手,确实是姓杨!

    高德伟咬了咬牙,像接过烫手山芋似的接过手机,刚放到耳边,对面就传来那位杨厅冷冰冰的声音:“高德伟,是你吧?你行啊,耍官威也不看对象。人家虽然是部队上的单位,但在部里也是挂了块牌子的,地方上有些事人家也能管,前阵子延边的崔圣雄团伙,就是人家打掉的,我们厅里遇到麻烦事儿都得仰仗人家帮忙。”

    “杨厅,我……”

    高德伟犹如挨了一记晴天霹雳,张口结舌,难怪那个女人会说人家有权插手地方上的事。

    经过杨厅这一提醒,他才想起,前阵子延边那边的崔圣雄团伙覆灭,确实是部里牵头,从部队那边拉来了一个单位打主力,才一举端掉了这个犯罪团伙,当时他们厅里都还派人过去从旁协助。

    因为当时崔圣雄逃到了辽东,又在辽东被抓获,厅里还搞了个庆功会,当时他正好在省里办事儿,也被拉去吃过一顿饭。

    记得当时在场有一对年轻男女非常出风头,连他们这位杨厅似乎都要敬对方三分,据说就是那次行动里部队方面领头的。

    当时他心里还酸溜溜的感叹,两个年轻人,比他们这些老油条都还要混得好,还有没有天理了。

    刚才黑灯瞎火的,他没怎么仔细看冷凤,现在定睛一看,这女人,可不就是当时最出风头的那对男女之一吗?

    肯定没记错,当时那女人也是冷冰冰的,而那个男人则是长袖善舞,非常好打交道,两人一冷一热,对比鲜明,给在场很多人都留下了深刻映象。

    想到这里,高德伟就暗自叫苦,自己还打算拿对方无权过问地方责问对方,甚至还扬言今天这事儿没完,要让对方付出代价。

    可谁知道,人家的单位,正好就是那种权力奇大无比的奇葩呢!

    电话里,杨厅怒哼了一声,“马上滚回去!还有,人家说了,已经翻到那个头目跟你的通话记录,你老老实实等着审查吧!”

    听到手机里传来的忙音,高德伟手足冰凉,感觉天要塌下来一般,现在他已经无心去理会吴明玉的死活了,痛恨这娘们儿都来不及。

    这娘们儿做事竟然那么蠢,跟他联系过后都不删除通话记录的吗,现在人一落到对方手里,人家一翻她手机,就找出了这娘们儿跟他不久之前的通话记录。

    高德伟想杀了吴明玉的心都有了,但他也知道这不现实,还是赶紧离开这个是非之地,稍后再想办法挽救自己的仕途吧。

    他不敢再跟冷凤炸刺了,胳膊有些颤抖的把手机递还给了冷凤。

    “冷同志,不好意思,是我没搞清楚,不知道贵单位的职责,我这就走!”

    见冷凤点了下头,高德伟如释重负,赶紧带着一群手下灰溜溜的走了。

    而那边吴明玉见到高德伟头也不回的离去,却是彻底的绝望了。

    高德伟带着警方的人走后,陈秀媚也不打算在这里处置吴明玉了,免得又有不开眼的家伙跑出来横插一脚,虽然不怕,但是嫌麻烦。

    冷凤也赞同这样处置,当即手一挥,让战士们将吴明玉和她的那些手下带上,直接回到了那个海军基地。

    到了这里,吴明玉就真的只能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哪怕她靠山再多,也不敢跑这里来抢人。

    到了地方,吴明玉直接被关进了一个做了软包的屋子里,这里本来就是该基地内部的纪检单位用来审查的地方。

    吴明玉被扔进来后就没人搭理她了,令吴明玉奇怪的是,就连陈秀媚都没有急着见她。

    陈秀媚当然懒得搭理她,大半夜的,她当然要先睡一觉再说,反正吴明玉已经翻不出她的手掌心。

    吴明玉在忐忑不安的心境中煎熬了一个晚上,期间连水都没喝一口,因为根本没人拿水给她喝,就像被整个世界遗忘了似的,这种心境下,她更是一夜都没有闭过眼。

    直到第二天早上的时候,她已经又困又饿了,整个人气色也很不好,失去了往日里的光鲜亮丽,一下子似乎苍老了十几岁。

    这时,睡了个好觉的陈秀媚走了进来,手里还拿着刚才从食堂顺手带过来的食物。

    “吃吧,吃完了我们谈谈。”将食物放在对方面前,陈秀媚顺势坐了下来。

    吴明玉已经饿得头晕眼花了,顾不得什么优雅风度,说了声谢谢,就拿过食物吃了起来。

    看到昨天还光彩亮丽的吴明玉,一下变成了这副落魄模样,陈秀媚不禁有些感叹的说道:“吴明玉你也算个人物了,一个女人想在地下世界活出一片天地,有多累有多难我深有体会,说实话,我比不上你,无论哪方面你都抢过我许多,除了玉玲珑,你也算是我见过的,在地下世界里混得最好的女人了。”

    吴明玉苦笑:“我哪敢跟三姐您比,其实我一直都很佩服三姐,这并不是恭维你,因为以前我就想过,要是我也能像三姐,和那个玉玲珑一样,靠着自己成为一个王级大枭就好了。”

    “我哪有什么值得你佩服的。”

    陈秀媚失笑,也不在乎对方是不是在恭维自己,摇了摇头说道:“我要不是靠着锋子,哪有现在的日子。再说了,这一路见了那么多事,我也不觉得王级大枭算什么了。”

    吴明玉没有到达陈秀媚这个层次,当然不明白她这些话的意思。

    而陈秀媚也收起了这点小小的感慨,说起了正事。

    “生意场上有句话,买卖不成仁义在,地下圈子里也有句话,叫冤家宜解不宜结。我来找你谈生意,你不答应也没什么,为什么就要派人来杀我呢。”

    陈秀媚冷冷说道:“你自以为能骗过我,却不知道,你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我就知道你是什么目的了。”

    “成王败寇,我输在了三姐手里,心服口服。”

    不管心里怎么想,反正吴明玉嘴上是这么说的,但服软的姿态却表露无遗。“而且我本来也没想过要杀三姐的,但是我也没办法,这是天下钱庄的意思,我受制于人,不能不按他们说的做。”

    被关了这一晚上,一个人提心吊胆,吴明玉的心理状态已经开始崩溃了。

    加上这个晚上她想了很多,终于把很多事情都想明白了,她不得不承认,当自己起了那个心思的时候,就已经输了。

    她的做法过于可笑,以为凭着刘刚那十几个人,就能杀掉陈秀媚。

    她根本就对勒天不夜城的力量一无所知,勒天不夜城两个老板,一个是李锋,那自不用多说,而眼前的陈秀媚,以前实在是太低调了,很多时候都是呆在蜀中,以至于很多人下意识的就忽略了她。

    当一个人存在感不强的时候,自然也就容易被人所轻视。

    现在吴明玉承认,她确实犯了这个天大的错误。

    陈秀媚再是低调,再是存在感弱,她也是勒天不夜城的大老板,能一直和李锋这样优秀的人共同进退,走到现在的位置的女人,能是空架子?

    “我知道,你背后是那什么东京赌博集团,他们集团老板是个叫田中川的岛国人,你在他身边做过几年事……可笑我之前还以为,你的靠山是哪个豪门。”

    陈秀媚这样说,显然没把那个所谓的东京赌博集团放在眼里。

    而事实也正是如此,东京赌博集团再厉害,那也是在境外,所谓县官不如现管,吴明玉的后台要是国内哪家豪门,那说不得她还会稍微的忌惮一下。

    当然,也仅仅是忌惮一下而已,真要下定决心的话,一个豪门的走狗,也是说收拾就收拾了。

    没办法,这就是勒天不夜城的底气。

    其他的王级大枭肯定没有这种底气,但他们有。

    因为吴家就是前车之鉴,他们更吴家干的时候,有多少豪门走狗都成了炮灰,这些人的尸体可还保持着点热度呢。

    陈秀媚说道:“不管你是不是受制于人,听命行事,你既然给天下钱庄当马前卒,那就要有替他们当替死鬼的觉悟。你的事情已经定性了,伏击军人,谋杀军官。”

    “你知不知道昨天一个电话就把你那个靠山轰走的人是谁,崔圣雄是她抓的,孔殿军是她抓的,人家家世同样不比豪门差,前途远大,背上谋杀她的罪名,谁来都救不了你!”

    吴明玉脸色惨白,口不择言:“我根本就没有谋杀她,我派刘刚他们去杀的明明是三姐你……”

    她说到这里,完全说不下去了,到现在她哪还不明白,落到了人家手里,自己已经翻不起一丝浪花,还不是人家说什么都是什么。

    吴明玉急得眼泪都出来了,哀求着说道:“三姐,我答应,我答应跟你做那个生意,只要你们放了我,天下钱庄那十五亿我就拖着不还,不光不还,还全部还给你们,我一分钱都不要!”

    “敬酒不吃吃罚酒。”

    陈秀媚摇了摇头。

    如果吴明玉昨天就答应了,那哪还有这么多事,只要答应了合作,陈秀媚犯不着去搞她,她还是辽东地下**联盟的盟主,还能坑天下钱庄七点五个亿。

    而不是像现在这样,要把十五个亿全部给陈秀媚,只期望对方能饶自己一命。

    但此一时彼一时,既然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现在的陈秀媚已经不满足之前的条件了。

    她眼皮都不眨一下的说道:“你从天下钱庄贷的那十五个亿,当然要全部给我,但这跟你没关系,是天下钱庄刺杀我给出的补偿。而你,虽然是听命行事,但既然甘当马前卒,也得付出代价。这样吧,除了你代天下钱庄补偿的那十五个亿外,再拿出十五个亿。”

    黑吃黑什么的,陈秀媚再熟悉不过了。

    “三姐这也太狮子大开口了吧。”吴明玉不知道说什么好了,让她把天下钱庄那十五个亿全部掏出来已经算了,竟然还让她拿出十五个亿,这不就是抢钱吗。

    “十五个亿,买自己一条命,很划算了。”

    陈秀媚幽幽说道:“也就是看在你体量太小的份儿上,才这么便宜你。你是没见过那些出百八十亿买自己命的,人没了,钱再多有什么用。”

    “可真要这样,我的所有老底儿都被掏空了,三姐也知道,地下世界混的人,一旦没有了钱权作为依仗,会有多凄惨,那时候,我跟死了有什么区别。”

    吴明玉惨然说道,“你也知道我背后是东京赌博集团,而东京赌博集团上面还有赫卡忒赌博集团,我赚到的钱,大头都要上交给他们。我看似是辽东地下**联盟的盟主,但真的没什么钱。真要让我掏出这么多,就算勉强能掏出来,还不如直接去死呢,至少痛快点。”

    赫卡忒赌博集团?

    陈秀媚默默把这个名字记在了心里,若有所思说道:“倒也是这个道理,这么说我这个条件,确实是一点活路都不给你了。”

    吴明玉内心窃喜,之前她那番作态,一半是真心实意,但一半却是装出来的。

    十五亿,她努力凑凑还是能凑出来的,她的家底儿肯定不止这么些。

    不过一下子要凑出这么多现钱的话,她确实也有些吃力,所以才会做出这种样子,无外乎就是想引起陈秀媚的恻隐之心,多少把条件降低一些。

    谁知道,陈秀媚这时又似笑非笑的瞥了她一眼,说道:“既然你赚到的钱大头都要上交给东京赌博集团和赫卡忒赌博集团,那对他们来说也相当的重要了,你没那么多钱,何不就让两个东家替你出。”

    “这些都是国际型的赌博集团,钱肯定不少,十五个亿华夏币折合成美元也就两亿多点,两个亿的赎金他们肯定出得起。”

    吴明玉苦笑:“两个亿美金,也只有三姐你能说得这么轻松,但他们恐怕不会出这么多钱赎我。”

    她倒是有自知之明。

    陈秀媚故意挤兑她:“那你还铁了心给他们卖命?”

    没办法,吴明玉只能硬着头皮给田中川打了个电话。

    吴明玉甚至都没敢说自己已经被抓捕了,因为她知道,那样一来田中川是肯定会二话不说抛弃她的。

    她说自己被国内的一个相关部门盯上了,要借用两亿美金打点一下,把这一关给过了。因为她正在凑钱还天下钱庄那笔贷款,资金暂时周转不了,只能来找对方。

    “天下钱庄那边已经传来消息,你已经被抓捕了,自求多福吧,我会派新的人去辽东。”田中川根本没理会她借钱的事,说完这句就把电话挂了。

    也就是田中川在境外,才敢接她的电话,要是换成国内的势力,在明知道她被抓的情况下,肯定是连电话都不敢接的。

    田中川的态度令吴明玉彻底心寒。

    此刻,吴明玉突然咬牙做出了一个决定,她对陈秀媚说道:“三姐,三十亿我会给你,不过需要时间,因为我需要置换手里一些公司的股份变现,也需要出手一些不动产,还完这些钱,我就真的成了空壳子了,仅剩的一些钱也只能勉强维持下半生的生活,但我有一个条件,就是要将我无罪释放。”

    吴明玉下定了出卖背后主子的决心,她虽然说得这么凄惨,但她决定变卖的那些股份以及不动产,实际上原本也不属于她,是他替背后的东京赌博集团代持的。

    动静赌博集团不光只有赌博一块业务,本来就有在投资领域发展,他们在华国这边也有一些投资。

    现在既然田中川不仁,吴明玉也就打算不义了,她打算直接把自己替对方代持的那些股份给变现,然后拿这些钱来买自己的命。

    而等到田中川知道的时候,已经晚了,直接气得吐血,这已经是后话了。

    对于吴明玉的条件,陈秀媚当然答应,反正钱到手,他肯定不会再为难吴明玉。

    “无罪释放你可以,但不能马上就释放,钱到位,我们这边就放人,这期间你可以遥控指挥你外面那些手下。”

    “所以接下来一段时间,你要被带去京城,消失一段时间,这也是为了你好,因为你在外面的话,无论是天下钱庄,还是你背后的老板,肯定都会找你的麻烦。”

    吴明玉点点头,这她当然也清楚,所以没什么好说的。

    不过陈秀媚的话倒是提醒了她,落在陈秀媚手里这段时间她能保证自己的安全,但是以后被释放过后呢。

    且不说天下钱庄,按照陈秀媚的说法,对方两个月后应该就会滚出华国了,对她的影响不大。

    但是田中川呢?

    对方知道自己背着他,变卖了东京赌博集团在华国境内的资产用来赎自己,肯定会气疯掉吧,以田中川的性格,肯定会派人来杀了她,甚至杀了她都不解气!

    对于吴明玉的这个担心,三姐当然有办法。

    她随后又好心的给吴明玉指了条“明路”,可以去勒天不夜城在秦城开发的别墅小区买一套别墅,价钱不贵,五个亿一套,住上五年,五年过后谁还记得她呢。

    好吧,三姐终究还是露出了自己的奸商面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