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在美国当警察的日子 > 第595章 心灵之境
    见过脸皮厚的,没见过这么厚的。

    威呐逊却认为这事天经地义,如果不是我保释你,警长你歇菜了。

    不给钱王灯明是不会让他入股的,这不叫入股,这叫强盗行径,趁火打劫,然而王灯明琢磨了一下,口头答应他百分之十的股份。

    就给你那么多,要不要拉倒。

    王灯明是给他一点面子,再则,拳击馆要真的出事了,把这东西拉出去顶一顶不吃亏。

    虽然只有百分之十,威呐逊依然毫不客气的笑纳,大小通吃,他说,他跟王灯明终于有看得见联盟成绩。

    老头高兴,王灯明于是试探着说,自己去年农场查案子的时候,被人打黑枪,问他怎么看。

    威呐逊惊讶的回答:你是警察,这件事你怎么问我呢?

    去年总共有三拨人对着王灯明打黑枪,一个是森西,一个是蝎子,还有一档子就是在农场的时候,王灯明笃定是镇长干的,苦于没有证据。

    正所谓不打不相识,不打不亲密,王灯明将这些比喻说给镇长听,意思是我们现在都是统一战线的人,你以前打我黑枪你就认了吧,我不怪罪你。

    威呐逊不认账,王灯明也没法子,至少他的目的也达到了,威呐逊自动跟着他下水了。

    有关拳击馆的事情,老猎手肯定会拿来做文章,镇长参股有个保险也好。

    两人皆大欢喜的分手,王灯明去警局,镇长回他的家。

    没森西在旁,王灯明喜欢在警局里呆着,那样能找到当警察的状态。

    他觉得自从当上了警长,他的状态一直都很糟糕,直到最近几天,当一个人静下来的时候,他似乎忽然找回了当初刚来美国时候的那种状态。

    是因为身边没女人了,还是有其他的原因,王灯明说不出。

    有女人,有孩子,那就会有牵挂,有顾虑。

    都说当间谍的人不能有家室,不能有感情,王灯明蹦出一个念头,单身的人更适合警察这个职业。

    森西不在,王灯明的思维和行事就变得简单许多。

    办公室内,他开始整理各式档案,平静的整理,直到深夜。

    泡上一壶茶,他慢慢的品尝。

    王灯明有个习惯,别人喝了茶难于入睡,他喝茶后反而有助于睡眠。

    茶杯中的茶水中好像忽然映出了森西的面容。

    这会儿,他是多么希望她能赶紧回镇子,可一晃眼,他又不希望她那么快回来。

    她回来了,事情就又变得复杂。

    他从抽屉里取出老猎手给他审讯视频。

    这个东西,他犹豫再三,七上八下的始终不敢看。

    秦大师跟他说,看这个视频之前,你首先要搞清楚森西究竟是你的什么人,是情人,朋友,路人甲还是路人乙。

    又或者是互相利用的工具。

    他利用森西吗?

    有一点。

    森西在利用他?肯定有。

    如果不是王灯明命大,他早就死在森西的手里,也不会这段不伦不类的露水情缘。

    王灯明喜欢森西,是因为她长得像妖孽一样吸引男人。

    除了喜欢她漂亮,王灯明还喜欢她什么?

    他说不清楚,这是一笔糊涂账。

    而相对凤歌隶龙,则很清晰,不能说喜欢,那是感谢,从骨子里感谢。

    那么,琼斯梅迪呢,王灯明的确是喜欢她,可人家毫不留情的把你甩了,至少目前的情况就是这样。

    他打开电脑,将u盘插入电脑的接口。

    对着电脑桌面的移动盘的图标。

    鼠标停在上边,王灯明始终没有按下鼠标的右键。

    他终于明白,他没勇气摁下去,虽然他们之间只是一场不怎么光彩的交易。

    这夜,王灯明一夜没合眼,他也没有看视频录像。

    早上七点,小敏子送来早点,发现王灯明一夜没睡,笑问:“警长,昨晚在打游戏吗?”

    “是的,打游戏。”

    吃过早餐,他开着警车上街巡逻,习惯性的巡视一下自己的地盘,那是一种心理满足感。

    对于这样的巡逻,探长高度赞扬他以身作则,但私底下跟阿奇罗说,这个财神爷脑子的某个零件是不是生锈了。

    巡街之后,王灯明将警车停在道奇宾馆的门口。

    森西还没出来,道奇宾馆的生意他得照看着点。

    服务台的那几个姑娘,潜移默化之中已经将他当成二掌柜的。

    虽然大掌柜的被抓,道奇宾馆的生意并没受到什么影响,森西的手下帮着她打理。

    每次王灯明去宾馆的时候,大堂经理都问他要不要查看一下最近几天的账目。

    这把王灯明弄得是哭笑不得,他一再重复,我是治安警察,不是道奇宾馆的老板。

    王灯明虽然不停的分辨,然而镇子上的人谁不知道森西和王灯明在耍朋友,有人开玩笑说,如果王警长愿意退出,某人会毫不客气的顶上,只要森西看得上。

    只要是地球人,不论你在哪都会八卦。

    对于这些杂料,王灯明往往是一笑了之,人家有言论自由权。

    王灯明眼下有个任务,必须每天去教堂忏悔,对着秦大师忏悔,秦大师要成为一名合格的神父,那太难了。

    他就拿着王灯明来练兵,练习如何听人忏悔。

    当然,秦大师每天都要读圣经,就像高中生高考前的几个月,加班加点,废寝忘食。

    看出来了,神棍还真的想彻底转型成为美利坚的一名坚强的神父。

    但教堂那么恐怖,秦大师居然波澜不惊,王灯明实在想不明白,大师就真的不怕邪。

    难道人和鬼,恶魔之类的真的可以和平相处。

    人家布莱恩都在练习枪法了,秦大师却在认真的学习圣经。

    当王灯明绞尽脑汁的用一些无中生有的罪过忏悔完毕,走出忏悔室的时候,布莱恩用奇怪的眼神望着他。

    “布莱恩先生,你是不是可以听我解释一下呢?”

    “不,不需要的,警长。”

    布莱恩的脸色发黑,眼袋很大,就像眼睑下挂着两个鸡蛋,一看就知道是严重的睡眠不足。

    他的助手和学生在上个星期,也就是他借枪之前就离开了。

    离开的原因,是无法忍受教堂内诡异的气氛,他们在晚上听到地底下传来的可怕的,像是人在梦境中呢喃的怪声。

    为了安全着想,他们离开了,只剩下布雷恩在坚持。

    如果让布莱恩一个人在教堂内过夜,他能否坚持三个晚上?

    王灯明想到了一个不怎么人道的有趣话题。

    “你睡眠不好,告诉我,你晚上看到了什么,听到了什么?”

    布莱恩的脸开始变得惊惧起来,但随即他强自镇定:“这个世界是没有恶魔,没有幽灵,对不对?”

    王灯明笑道:“是的,从我懂事的开始起,是这样认为的,但我们也不能什么都不相信,就像很多人相信神一样。”

    说完这句,王灯明发现自己似乎在朗读圣经。

    秦大师笑道:“布莱恩,我的朋友,你晚上要是害怕的话,我们可以同住一个房间,只要你不嫌弃的话。”

    布莱恩的恐惧从脸上一扫而光:“谁说害怕的?”

    他说完,有点生气的低头离开。

    王灯明盯着他的背影:“总觉得要出事,他不能这么下去。”

    秦大师:“我都说了,教堂的事谁查谁死,你还是想办法把他弄走吧,他是个不错的人,挺敬业的,死了的话,我对不起菩萨。”

    “他真的要死了?”

    “他的印堂黑的都没辙了,我劝了他好几回,走吧别查了,他就是不听,真是一头驴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