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51xs > 女频言情 > 萌狐悍妻 > 第八章 紫醉金迷
    云河悄悄抹了抹眼泪,然后笑着跟大家说:“好了,我们回家吃饭。”

    他伸手一探,把大家从九重神殿带回现实世界。

    晚宴继续。

    看到上皇他们又突然回来了,卫皇军的侍卫们再次面面相觑。

    自从叶王突然回宫之后,神奇的事情不断发生,他们已经开始麻木了。

    此刻,因为烈帝和赫连锦两人已经渡过神劫,皇宫天空上的劫云早就消散了。

    夜晚,天朗气清,一轮明月就像玉盘一样高高地挂在夜空上。

    烈帝让宫女再次上酒。

    “皇兄,中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你给我说说。”烈帝突然饶有兴趣地问。

    烈帝和赫连锦是凡间人族的两代国君,凡间的形势他们还是有必要知道的。

    想到这里,云河脸色一阵黯淡,他沉重地说:“圣地沦陷,中天面目全非,凡间也岌岌可危。”

    吞天兽已经入侵至圣地与中天之间的夹层,补天结界已经守不了多久。

    中天千万年以来受古兰清藤的侵蚀,有些地方的天地灵气连凡间都不如,沧海桑田,面目全非,黑翼鸟龙的猎食以及孟飞熊残酷的以人为饲令到中天人口凋零,劫后余生的人只剩下一百万左右。

    中天出现了跟凡间一模一样的黑色水晶球,但是召唤出来的影傀却是九重天神境。虽然云河已经把这次的傀儡师孟飞熊打败了,孟飞熊最后又变成了一个听话的植物巨人,但是仍没有办法对付幕后的圣皇。

    为了打败吞天兽,云河和唐紫希正在寻找界王神境的力量。中天他们已经找遍了,现在他们把最后的希望放在凡间,因此才会下凡。

    为了不让烈帝担心,云河已经把自己修为被废,身陷牢室的糟糕经历隐去。

    不过一说到当前的形势,云河就烦恼得柳眉深锁,一向纯真的眉宇间凝结着深深的忧郁,这样消沉的他并不常见。

    还有,云河明显黑眼圈了。他已经成神,只要用神力一冲刷,黑眼圈不就说拜拜吗?躯壳不可能会出现如此疲劳的状态!

    除非他十年,甚至二十多年之久没睡觉。

    烈帝凝视着这样的云河,心痛了。

    烈帝真的猜中了,自从来到中天之后,云河就没有正常地好好睡过一觉,除了他重伤昏迷的时候……

    虽然在中天才一个多月的时间,但是他有二十多年是在宝物空间里渡过的,在那些空间里时间是扭曲的!

    在四重天突破至九重化神,他用了十年!

    将变成植物巨人的孟飞熊驯化,他也用了十年!

    在唐紫希的神书空间里,还有一百倍时间加速……

    “皇兄,你知道我为什么生气吗?”烈帝突然问云河。

    云河苦笑道:“我让你等了五十年。”

    “错!你还是不明白。你还记得飞升中天之前答应过我什么?”烈帝摇了摇头,生气地说:

    “你说,只是去中天探探路,而我也叮嘱你,要是在中天混不下去就回来,因为这里是你的家,没有人会嫌弃你。要是人手不够,或者受了委屈,我也可以去帮你!你是随口答应我了,可是结果呢?你把我的话当耳边风,把我搁在这里五十年!你不知道我有多担心你吗?”

    “阿澈,对不起。”云河也知道等待和担忧的滋味,他自知理亏,只能老老实实向烈帝道歉。

    看到烈帝一个劲地责怪云河,唐紫希是个护夫狂魔,她实在看不下去了,便道:

    “阿澈,你听我说,云河有苦衷!这事都是因我而起,你要怪,就怪我吧!”

    “此事怎么说?”烈帝着急地追问。

    希希,千万别将我的糗事说出来啊!

    云河拼命向唐紫希使眼色。

    无奈唐紫希却视而不见,一个劲地把所有事情都说出来了。

    唐紫希回答:“我们一去到中天就失散了!他四处找她,得知我被孟飞熊幽禁后,他不顾一切来救我,岂料遭人陷害,身受重伤,还被打入地牢,废去修为,沦为凡人,差点性命不保。云河好不容易才再次渡劫成神。”

    烈帝越听脸色越黑。

    云河扶了扶额,都不敢去望烈帝了。知道自己这次定会被烈帝责骂。

    果然,烈帝拍案而起,恼火地说:“皇兄,世人只看到你表面的风光,想不到你在中天比我想象中混得更糟糕。我真心觉得你是招虐体质,在凡间被人折磨得死去活去,去到中天还是老样子,看看你在中天都是什么经历?”

    看到小丈夫挨骂,唐紫希不但不心痛,反而心里在偷笑。

    她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老是让云河别那么拼命,他就是不听劝告。现在就让阿澈皇弟教训他一下。

    云河汗笑着说:“阿澈,你莫激动,到最后我不是都赢了吗?现在我是中天的第一高手了。”

    烈帝似笑非笑地反讽:“言下之意,我还要为你自豪?”

    “难道不是吗?你有一个中天第一的皇兄。”云河不知何来的自信,厚着脸皮拼命往自己脸上贴金,以掩饰心虚。

    烈帝白了云河一眼,睥睨地哼了哼,真想从此把这傻呼呼的狐妖皇兄锁在身边,由自己亲自保护。

    “皇兄,你还是老老实实在喝罚酒吧!”烈帝突然腹黑地笑道:“你才喝了三杯,你还欠我两千九百九十七杯。”

    呃……自罚三千杯,这可是云河说的。

    云河这回算是自己挖坑往坑里跳了。

    按理来说,自己已经成神了,对凡间的酒水应该不会有反应才对,为啥自己刚喝了三杯就觉得全身热呼呼的?

    这酒入口好,既芳甜香醇又带着天地灵气的,并不是一般人能酿出来呀!完全不比天狐果酒差呢!

    而且酒的颜色居然是紫色的,这真是闻所未闻!

    “阿澈,你这是哪里弄来的好酒?”云河好奇地问。

    “此酒名曰紫醉金迷。”烈帝淡然地说:“是用紫火山上种植的谷物,加入酿制八仙果酒的那种特殊曲饼以及九品紫晶旷洞里灵气所凝结而成的水酿制而成,你现在所饮的紫醉金迷是四十多年的老酒了。”

    “紫火山到处都是火焰还能种植谷物?真是稀奇啊!”唐紫希听了觉得十分不可思议。

    烈帝回答:“普通的谷物当然不行,那是用飞狐谷的种子培育出来的新品种,在种植的全过程还得要用紫晶矿洞的灵水去灌溉。紫晶灵水带有紫火元素,谷物吸收了这种灵水就能抵御紫火。这可是火狼国、九狸国和赤炎国的植物大师几十年的心血结晶,现在紫醉金迷是这几个国度的皇室里最流行的一种美酒,因为即使是达到化神境的修士也抵不住这种酒的烈性。”

    唐紫希听了烈帝的介绍又觉得无语了:“区区一种酒,还要人族和妖族共同研发?真是稀奇了!”

    烈帝听了淡淡地笑了笑:“自从打败梵祭司之后,我们这几个国度用云河留下来的资源培养人才,现在达到归空境的人已经不计其数了,而各个国度的重要人物也基本上是化神境。凡间的酒已经不能满足我们,俗语有云,酒壮英雄胆,像我们的人,要是没有可喝的酒,人生将会相当无趣。”

    “好吧!你们这些男人就是好酒,还找借口。”唐紫希不客气地怂一怂烈帝。

    烈帝不生气,对于这位见义勇为的皇嫂,他一直有无限的好感,并且以此定义为好女人的模范,甚至连那个为他生小孩又早逝的女人,也跟唐紫希的容貌有几分相像。

    不过对于烈帝来说,结婚生子就像走一个流程,完成传宗传代的任务即可,谁让他那位让人担心的皇兄动作太慢?

    他们家里有个皇位等着继承呀!只有这样他才能腾出手来帮云河去中天和圣地打江山。岂料一等就是五十年呢?

    烈帝不断灌云河喝酒。

    烈帝说了,这酒连神仙都能灌醉的。

    云河有紫莲这件超级净化宝物在手,就算是紫醉金迷,也灌不醉的,紫莲一运转,那些酒精不就全都从皮肤的毛孔里排掉了吗?

    然而,云河却不打算作假。

    他自罚三千杯的呀!要是作假了,烈帝肯定会生气,所以他不敢使用紫莲。

    于是烈帝灌他喝多少,他就老老实实地喝多少,杯杯不拒,杯杯见底,真把酒当水喝了。

    看到云河一杯杯地一饮而尽,脸色越涨越红了,连眼眸都有了朦胧的睡意,唐紫希担忧地劝云河:“云河,你别喝了,你会醉的。”

    云河醉薰薰地说:“希希,只有这一次,你别劝我……”

    看云河这语气,是不醉不休了。

    唐紫希叹了一口气,知道是劝他不住了。

    那就由得他吧!

    中天的他已经够他烦心的了,偶然放松一下也好,而且难得跟阿澈见面,就让他们好好地饮饮酒吧!

    看来今天是不能离开皇宫,要在这里住上一宿。

    想到这里,唐紫希便不再理云河,自己用膳,期间还经常跟赫连锦聊天。

    她挺喜欢锦儿这个小侄的。

    赫连锦懂事、聪明、有礼貌,不会因为自己是个皇帝就高高在上摆架子,还很绅士地给自己夹菜。

    不聊则矣,一聊吓一跳。

    原来连锦儿都成家立室了,而皇后已经身怀六甲,临盆在即,也就是说,这个冷面君王阿澈居然快当爷爷了!

    烈帝和赫连锦的造人速度真快啊!

    这让羡慕死唐紫希。她跟云河可没少做那种事,为什么播下那么多种子连一粒都没有发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