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51xs > 女频言情 > 萌狐悍妻 > 第五十五章 别碰我
    <!--章节内容开始-->

    如此半天时间下来,玉仙公子竟然神不知鬼不觉地捕猎了十个初元境的妖族仆人。一个五百万,十个就是五千万!他激动不已!这回发大财了!

    恃着拥有波蓝珠,玉仙公子如入无人之境。越往里面深入,天地灵气就越浓郁,不知不觉间,他就来到飞狐谷的云野山庄。

    云野山庄是整个飞狐谷天地灵气浓度最高的地方。玉仙公子喜出望外地发现,他朝思暮想的妖族美少年云河就在云野山庄里!

    厢房里,云河依然昏迷不醒。他的脸苍白而消瘦,显然伤得不轻。尽管满脸病容,但那空灵绝世的容颜依然毫不逊色,反而增添了一种病态柔美,静静地远远看着就令人怦然心动。被褥下,一只纤瘦的手无力地晾在一侧,指纤如兰,白若晶玉,虽然一动也不动,但玉仙公子的心湖仿佛被这只手轻轻地拂动了。

    “宝贝,原来你在这里!”玉仙公子贪婪地盯着云河,觉怎么看都看不腻。如果有可能,他想把云河活捉回去。在心底,玉仙公子可舍不得像对待其他妖族仆人那样,拿云河去换三千万报酬,因为云河的价值远不止这些!

    在树林那时,玉仙公子急于将云河一招击毙是情非得已!那时候,他折损了十个手下,郑墨重伤被废,又没拿到龙纹八仙果,只有以最快的手段将云河和唐紫希制伏,重获龙纹八仙果,才能将功补过。而现在,门主孙雄并没有怪责他,那就没有击毙云河的必要!

    这样美得绝世的妖族,直接击毙了就太可惜。正如玉仙公子初见云河那样,他被云河的颜震憾了,觉得云河不但有很高的“玩赏”价值,还有很高的“研究”价值。

    云河只不过是飞狐谷的一个仆人而已,一个仆人失踪,相信没人会在意吧?玉仙公子又打算重施故技,悄悄下手。不过,显然现在还不是下手的时候。

    一来,蓦然接近云河还是很危险的。不要忘记,玉仙公子在树林里想偷袭云河,结果还没接近云河,就被他的吊坠所伤。二来,这时有一群妖族和人类正紧张地围着云河转,殷勤地侍候着,玉仙公子不好下手。他决定耐心地等待下手的时机……

    “主人今天怎样?”金豆在一旁询问。

    坐在云河枕边的小金龙沮丧地摇了摇头:“主人频频梦魇,还边睡边哭,逸逸给他服用了安神的汤,才刚刚睡稳……”

    “我刚才去竹棚看过,那里混元五叶参还没长大。已经三天了,也不知道颜大管家和唐紫希在神梦山找到五叶参没有。我看主人真的熬得好辛苦,可惜我一点都帮不了忙。”金豆难过地说。

    “我相信希希!希希一定能救醒主人的!”小金龙跳到被子边缘,小爪执着云河一只冰凉的手指,眼泪汪汪地说:“主人啊,你一定要加油好起来!呜呜呜,看到主人这么惨,渊渊好难过……”

    金豆黯然地垂下头,小声地说:“渊渊,我跟你一样难过。不过你在这样哭闹也没用,反而会打扰主人休息。”

    “呜呜,我知道了,我不哭,我不吵……我现在就去厨房为主人煎药。”小金龙的小爪依依不舍地放开云河的手指,然后噙着泪从窗户飞了出去。

    他们唤云河为主人?难道云河就是飞狐谷主?躲在房间外偷听的玉仙公子心头颤了一下!

    玉仙公子早就怀疑这云河的身份不简单!一个妖族少年,拥有归空境修为,倾世绝艳的颜,会可能是一个仆人吗?而这个飞狐谷又是妖族隐世聚居的地方,既然云河是飞狐谷主,那么一切的解释就合理了!

    这里的阵法还有那颗波蓝珠极有可能都是云河打造的。想起了富饶的飞狐谷,想起了那招可怕的舞天破,玉仙公子不淡定了!

    飞狐谷主、超级战技、阵法奥义、炼器之术……云河到底还有多少底牌?多少秘密?如果能把云河捉住,令他把所有财富和秘技都交出来,自己就可以在赤炎国横着走了!

    玉仙公子越想来越心动!云河果然是宝物,不只是皮相好看,还有不可估计的价值!没有把云河的身份汇报给孙雄是多少正确的一件事!贪婪的玉仙公子滋滋自喜,打算将云河拥有的一切据为己有。

    “主人,大家都很担心你,快点好起来吧!”金豆叹息一声。刚才云河没睡稳时,把手伸出来了,金豆担心他会着凉,把他的手重新放进被窝里,又帮细心地帮他重新盖好被褥。

    也就在这一瞬间,玉仙公子看到云河脖子系着的吊坠在闪烁着蓝光。玉仙公子害怕得出了一身冷汗!那天在树林,云河也像现在这样昏迷不醒,可是从这个吊坠里发出来的光芒贯穿了他的前膛,差一点就击穿他的心脏!

    然而,现在那个吊坠闪烁的光芒极微弱,并没有攻击他的意思!玉仙公子又细细一想,笑了。

    那枚吊坠的发动,想必是需要意志的。刚才那条小金龙说,云河刚服用了安神的汤,恐怕现在一点意识都没有了。再说,自己身怀波蓝珠,等于有了一道护身符,就算云河醒着,也未必能察觉自己的存在!

    玉仙公子嘴角阴险地笑了:真是天助我也!

    待金豆掩门而去,玉仙公子身影一闪,悄悄踱到云河的卧席前。

    那枚吊坠实在太危险了!哪怕云河恢复丝毫的意识,自己的小命就会丢掉。因此,想活捉云河,必须先夺云河的吊坠!

    于是玉仙公子掂手掂脚地掀开被子,轻轻把云河的吊坠取下来,放入空间戒指里。在这个过程中,吊坠不断地闪烁着蓝光,拼命向云河发出警报信号,可惜服用了暮雪逸的安神汤后,云河果真如玉仙公子猜测的那样,全无知觉。

    危险已经解除,玉仙公子得意地笑了,把魔爪伸向云河……

    本来他想封住云河的修为再掳走他,但当他的灵念探进云河的身躯后,他才发现,云河的灵海已碎,一身灵气荡然无存,内伤未愈,气虚力弱,纵使醒了,尚且连常人都不如,根本不足为惧。玉仙公子都懒得对云河动手足了。

    空间戒指存在扭曲的空间法则,不能收取活人,那活人一进去就会一命呜呼。所以玉仙公子直接把云河横腰扛在肩膀,借助波蓝珠的掩护,神不知鬼不觉地离开了飞狐谷。

    此时此刻,玉仙府,一间雅致的厢房。

    昏迷不醒的云河被玉仙公子扔进帷幕里。安神汤的效力开始消退,云河再度陷入痛苦的梦魇,淋淋漓漓出了一身冷汗。

    玉仙公子盯着云河,阴险地笑道:“宝贝,从此以后,你就是我的了。让我看看你的庐山真面目。”说完,挥动一个又一个手印,生成了一道金色的现形咒,“嗖”的一声没入云河的身躯之中。

    刹时间,云河仿佛触电般,全身在抽,本来就痛苦的睡容甚至扭曲了,他在梦中凄厉地轻声惨叫着,那清宛而细腻的声音,是那么凄凉。

    玉仙公子没有半点恻忍之心,他冷眼旁观。

    很快,云河的黑发就褪退成银白色,人类的耳朵也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对毛绒绒的兽耳,后部还长出一条银白的长尾,但他的相貌却未发生变化。

    “噫!难道你是狐妖?可又不对呀,中了我的现妖咒,必定会打回原形,为何你只出现了半妖化,仍能保留着人类的容貌?”玉仙公子啧啧称奇地打量着云河。

    只有两种可能!第一种可能,云河的境界和实力比自己高出太多,自己的现妖咒不能完全起作用。但这种可能玉仙公子立即否定了。把云河掳回来之后,他就是验清楚了,云河的境界只相当于归空境一重,比自己还低两个小境界。他之所以能击伤自己,是全凭那枚吊坠。

    第二种可能,云河并不是纯血统的妖族!他的父母当中,可能有一方是人类,因此他妖化后,便是这种半人半妖的形态。

    半妖形态更美妙呀!玉仙公子目不转睛地盯着云河,眼神尽是贪婪之色。

    银色长发把云河的脸衬托得更加空灵神秘!美丽的银白眼捷下,映着高贵而深遂的绝世容颜。那薄薄的里衣被汗水浸透了,晶白如玉的肌肤若隐若现,完美的身材几乎一览无遗,随着膛腹微微的呼息间,优美的线条勾人地起落有致,加之那夺魄的呻喘之声,仿佛一尊神秘的睡玉雕在旖旎地呼唤着,等待着被人掀开最后的面纱……

    玉仙公子忍不住就伸手去抚云河的脸,也就在这时,云河大叫一声,从梦魇中惊醒,睁开眼睛。那一双燃着幽幽蓝焰的美丽眼睛就瞪着玉仙公子。

    “是你?”云河怒不可遏地瞪着玉仙公子,挣扎着坐起来,发现自己不在飞狐谷,而在陌生的房间,第一反应便是抗拒地往后挪。

    “宝贝,你终于醒了啦?”玉仙公子伸手托起云河的下巴,笑盈盈道:“瞧瞧你这个样子,人类和狐妖杂交的品种,真是罕有呢!”

    “别碰我!”云河气愤地将玉仙公子的手打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