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51xs > 女频言情 > 萌狐悍妻 > 第一百二十一章 心动的感觉
    这位在热腾腾的水雾中酣睡的人儿,其美貌跟唐紫希和游黎他们根本就不在同一个级别!

    瞧这仿如玉般精雕细琢般的眉目,柔美入骨的风韵是人间千年难得一见的啊!

    看来,这并不是一个普通的奴仆!

    可能是专门侍候船谷主人的奴仆吧!平时船谷主人对他宝贝得很,所以才安置得如此隐蔽。

    没想到自己今天这么走运,竟然会在幽林小池与入梦的人儿相遇。

    爱美之心,人人有之。

    美好的东西,谁不想得到呢?

    郦苏也不例外,他的目光已经完全被这个倾世绝艳的人所吸引。

    他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已经对这人儿动了感情,尽管自己连对方的名字都不知道。

    郦苏蹲下来,手颤颤地把手伸过去……

    这一刻,郦苏的眼神甚至有些狰狞。毕竟,趁着人家睡着了,去偷偷的碰人家,这跟非礼没有啥区别。

    而且他还是堂堂的一国之君,身边不乏妃嫔,居然还做出这种猥琐之事,实在有失体面的。

    只不过,这里荒山野岭,四面环山,又有丛林遮掩,那人儿又已入梦,只人碰一下,没有人会发现的!

    而且,即使发现了又怎么样?

    这人儿只不过是一个奴仆而已!

    一个奴仆能被皇帝碰,那不叫非礼,那就是临幸!

    天底下,有多少的女人做梦都想得到皇帝的临幸呢?

    于是,苏郦心里仅存的那一丝尴尬很快就被他抛到九霄云外。

    终于,他的手指碰到那张千古一绝的脸。

    天啊!郦苏的手指顿时都苏了,心里更是一种不能形容的澎湃感觉,这人儿的肌肤就像雪瓷一样,让人爱不释手呀!

    他玩过无数女人,没有一个女人的肤肌比得及眼前的人儿。

    同时,郦苏又有些心酸。

    想他堂堂一个皇帝,连补充后宫的妃嫔也只能选择甄王挑剩的次货,就像剩菜剩饭,哪里能让人提得起胃口。

    而现在,连一个隐世的谷主身边奴仆随便挑一个都倾国倾城的,把他的后宫三千妃嫔全都比下去。

    数量不在多,贵在精啊!

    如果全都是丑女人,再给你一万又有什么用?也只不过是一群让人倒胃口的丑女人而已!

    可以说,他在情爱方面的享受,连船谷主人万分之一的福利也没有。

    郦苏觉得,眼前这人儿,简直就像一块遗落在人间的玫宝啊!

    郦苏邂逅的正是唐紫希的小丈夫云河。

    说起来,云河还真是倒霉的了,在自家的地盘泡温泉,竟然承受不住小池水热,晕倒在池边,被巧好来这里的郦苏当成奴仆般非礼。

    也幸亏他此刻已经昏迷,郦苏对他做了什么,他完全没有知觉,否则肯定会哭晕在厕所里。

    由于云河的容貌过于耀眼,郦苏的眼睛都被他闪瞎了,连云河是男是女郦苏都没留意了。

    又或许,在这个男风盛行的国度,玩乐之事,男女之身真的没有区别。

    对于有钱有权的人来说,奴仆充其量只不过是一件奢侈的玩具。

    “你真美!寡人真的好想拥有你……”郦苏轻轻地抚了抚云河的脸颊,一脸陶醉地自言自语。

    然而,郦苏突然发觉,云河的脸红得发烫。

    郦苏的怔了一下,原来这个美得魅入魂骨的人儿并不是睡着了,而是生病了,还发着烧,闷晕在小池边。

    发着烧的人,是不能泡温泉的!否则全身的热散发不出去,轻则烧坏脑子,重则有生命危险!

    “宝贝,放心!寡人不会让你有事的!”

    郦苏紧张地说着,就“噗通”一声,毫不犹豫地跳入池中,将云河横腰抱起来。

    要是云河知道自己被一个大男人称呼为“宝贝”,一定会恶心得起一身的鸡皮疙瘩。

    可惜他现在晕了,什么都不知道。

    郦苏像一棵傲然而立的松柏,站在池中,云河被他稳稳地横抱在怀中。

    “哗啦啦”的水珠从云河全身沥滴而落。

    好轻……

    郦苏的体格在无境的人当中,算是孱弱的。

    但是抱着这个人却不觉得沉手,可想而知,怀中的人儿有多轻啊!

    郦苏觉得怀中热呼呼的,那单薄得可怜的小身板还在发着烫。

    由于云河穿着一身薄薄的浴衣,被水一泡,就完全浸透了,全身的肤肌在薄薄的衣衫下若隐若现,甚至连秘密的地方都能朦朦胧胧地看到。

    男人的特征是非常明显,平坦的雪地两侧镶着的两朵如寒梅般的小髓玉,仰面微往后,细白的脖子有喉结……

    “男人?”郦苏十分惊讶!

    他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天底下,竟然有长得如此美,如此妖孽的男人?

    郦苏定了定神,又笑道:“宝贝,你真让寡人意外!不过,不管你是男是女,寡人依然是那么喜爱你。”

    郦苏说着,轻轻抱着云河从小池里走了出来,踏着雨化石砌的清幽小路延路返回。

    也就是将云河从水里捞了起来,郦苏才看清楚云河的双手双脚竟然还有伤痕!

    双腕双脚各有一道很深的划痕,还密密地缝着线,看这伤口,似是剑刃所伤,那可是挑筋断骨之伤!

    无论是谁,受了这样的伤,也会变成四肢瘫痪的废人了!

    到底是谁这么忍心?把他折磨成这样?

    是船谷的主人?另有其人,是船谷的主人把他救了,带回船谷的?

    除此,云河双腕还有无数道深深的伤口,新旧不一,就像是伤害自己留下的。

    郦苏心痛:难道这个人不堪折磨,想自寻短见,却屡次被救起?如果是自己,珍惜他还来不及,一定不会如此伤害他的……

    怀中人儿是那么单薄虚弱,又是那么楚楚可怜。一种保护的渴望油然而生,郦苏的双手紧了紧,把云河抱得更紧了。

    云河全身的衣服都被浸透了,淋淋漓漓的一身水,郦苏担心,要是云河吹了风,感染到风寒,那就糟糕了。

    郦苏在思忖着,得要尽快帮云河换掉这一身衣物才行。

    想到这里,郦苏便抱着云河往树林出口的方向走,就在这时,迎面走来一个人。

    来者竟然是唐紫希!

    原来唐紫希去找小白商量好结界的事情后,回头就发现云河不在房间里了。游黎说,云河一个人去了树林,唐紫希不放心,但立即赶过去。

    没想到与郦苏迎面相遇。

    看到小丈夫全无知觉地被郦苏抱在怀中只穿着一件单薄的浴袍,而且全身都浸透了,那薄薄的衣服将他全身都透现出来,穿了跟没穿一样,几乎一览无遗……

    更糟糕的是,为何云河的脸看起来那么红?

    云河这个蠢货,没有被这个皇帝占便宜吧?

    唐紫希总有种不祥的预感,黑着脸,眼神充满敌意地瞪着郦苏问:“陛下,请问你在做什么?”

    郦苏可不知道唐紫希在生气了,还淡定地笑道:

    “唐姑娘,你来得正好。寡人来这里散心,不料看到这个仆人晕倒在池里,便把他救起来。说起来,这也是一段缘份,寡人有个不情之请,万望唐姑娘和谷主能成全。实不相瞒,寡人看中这个仆人了,希望谷主能将他送给寡人。寡人对这个小宝贝是一见钟情,他令寡人仿佛又找到了恋爱的感觉。请唐姑娘放心,寡人不是甄王那种狂唳之人,一定会照顾好他的,不会让他受到半点委屈。至于唐姑娘和谷主要什么报酬,请随便开口,只要是寡人能办得到的,寡人一定满足谷主,哪怕谷主要一座金山银山,寡人都可以答应!”

    郦苏一脸陶醉地说着,还用溺爱的眼神望着云河,好像抱着心肝宝贝似的。

    “什么!”唐紫希听了郦苏这番话险些没雷倒。

    郦苏满以为自己作为如此大的承诺,唐紫希会答应的。

    毕竟,就算皮囊长得再好,也只不过是一个卑微的奴仆而已!

    就算唐紫希平时再怎么嚣张,也不会为了区区一个奴仆跟自己斤斤计较吧?

    岂料还没有等到唐紫希的回应,郦苏就突然觉得怀中一空,云河不见了!

    当他定眼一看,云河已经被唐紫希抱在怀中。

    原来刚才唐紫希二话不说,就直接用水晶链将云河卷走了。

    郦苏正想问唐紫希你这是什么意思?

    唐紫希就黑着脸先开口了:“陛下,我想我们的合作可以结束了。请陛下立即开离船谷,这里不欢迎你!”

    什么?

    郦苏吓得不轻,他一脸问号地汗笑:“唐姑娘,你这是怎么了?我不就问谷主要一个奴仆吗?你至于如此大的反应?莫非这奴仆并非侍奉谷主,而是侍奉于你?”

    郦苏的话无疑是往火里浇油呀!唐紫希气得脸都黑了。

    唐紫希恼火地说:“陛下,你只说到了一半,陛下可知道他是谁?”

    郦苏汗汗地说:“不就是一个奴仆吗?”

    郦苏觉得大跌眼镜了,真没想到这位女侠看起来如此正派的一个女人,也会背着谷主去偷男人,而且还如此大胆地把小白脸养在谷主的地盘里。

    那位谷主就不介意戴绿帽子吗?

    唐紫希从郦苏的表情猜到了他的动机后,更加生气了!

    她气愤地说:“陛下,别将天下所有人都想得那般不堪。他是我的丈夫!也就是船谷真正的主人!昨天救你的那艘船,就是我丈夫发明的。他好歹救你一命,请你对他放尊重些!放下所有不该有的龌龊念头!”

    什么?

    这个比女人还美,有如弱柳扶风般的清瘦少年,就是那位神秘的谷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