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51xs > 女频言情 > 萌狐悍妻 > 第七十五章 牺牲
    这就是圣皇的黑色力量不能炼化李无渊的原因。

    “云河,你别得意。就算李无渊不能成为傀儡,我也不会让你死得安乐。既然他没有心,我就给他一个心,一个对你只有仇与恨的心!哈哈哈!”计划落空,圣皇不但没有生气,反而又打起另一个主意。

    下一个瞬间,圣皇反手一拍,将一道意念打入李无渊的脑海之中。

    李无渊的脑海是空白的,没有任何记忆。圣皇这道意念便轻易在他脑海之中生根发芽,成为他唯一的记忆和意识。

    李无渊慢慢合起眼睛,去消化圣皇灌输给他的意念。

    圣皇嘴角阴险地笑了笑,轻轻伸出手,在李无渊的眉头抹了一下。

    那滴狐血的朱砂瞬间被抹去,取而代之的是一道黑色充满邪气的玄纹。

    成了……

    圣皇心里暗暗高兴。

    “无渊,睁开眼睛。”圣皇下命。

    李无渊果然缓缓睁开眼睛。

    原本空洞的一双黑眼珠现在泛着阴森森的红光,眉头积滞着一股邪气,眼角眉梢之间带着一种藐视万物的冷酷无情。

    可怜的李无渊就这样被圣皇黑化了。

    “圣皇大人,请问召唤我过来有吩咐?”李无渊用阴冷的声音恭敬地向圣皇行了一个礼。

    在他的虚假记忆之中,他只是圣皇的黑魂神使,必须对圣皇的一切命令唯命是从。除了知道自己的名字叫做“李无渊”,他对自己的过去就一无所知。

    不过作为伟大的圣皇大人的黑魂神使,只需要执行圣皇大人的任务就行了,过去的记忆根本不重要。

    这次他随圣皇一起远征紫云星,而最大的敌人就是云河。

    “无渊,云河已经油尽灯枯了。你去破碎的紫云星把他抓回来吧!记住不能弄死他,我还要慢慢折磨他呢!”圣皇悠悠地说。

    “好的,圣皇大人,无渊这就去办。”李无渊说完,身影一闪就消失了。

    从刚才开始绿琴就一直站在不远的地方观望,看着圣皇把李无渊黑化,又派他去捉云河,她才从阴暗的角落走出来,轻轻地问:

    “圣皇大人,其实紫云星已经崩解,再没有任何力量能阻止您,要杀云河根本不费吹灰之力,何必那么麻烦?”

    “绿琴,这就是报仇的乐趣了。那狐妖令紫玄背叛了我,她竟然宁愿在紫云星这个落后的星球轮回再世都不愿意回到我身边,如果我不好好折磨一下那狐妖,又怎能下气?”圣皇怨恨地说。

    “绿琴愚笨,现在明白了。那绿琴就陪圣皇大人一起欣赏这场精彩的好戏。”绿琴恭恭敬敬地说。

    她心里却有些忧怨:嘴里说,不要沾染凡人的感情,可是为什么圣皇大人对紫玄的事情就那么在乎?如此报仇那狐妖,不是正好说明,这是妒忌那狐妖得到紫玄的爱,而他却得不到,有多爱,就有多恨吗?

    此时此刻,凡间与中天重叠的破碎虚空。

    墨离驾驶着紫雷神舰保持着稳定而高速的状态向着圣地的方向全速飞行。

    墨离记得云河失去意识之前曾经说过,要想重新联系九重神殿和神书的空间,必须要冲出这个世界,进入域外星空。

    然而,对墨离他们来说,现在有一个难题。

    那就是中天和凡间虽然破碎重叠在一起,但是这两个空间的外围仍不是域外星空,而是被吞天兽占据的圣地。

    如果想到达城外星空,必须先经过圣地。

    谁能保证,在圣地穿梭之时,不会被吞天兽当成食物呢?

    眼看着距离圣地与中天之间的障壁越来越近了……

    本来以紫雷神舰的承受能力,是无法到达这么近的距离,那些吞天兽全都是圣级的怪物,它们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能直接震慑天神。

    不过现在紫雷神舰有那把古兰木剑作为护盾,在障壁附近暂时能自如行驶,不受干扰。

    透过灰茫茫的障壁,可看到一只庞大得与天地合一的圣兽盘踞在圣地的虚空。

    它的身躯已经与圣地的天地万物融为一体。

    那双火红色的眼睛,就像两个红色的星球。

    “吼!”吞天兽怒吼一声,震得紫雷神舰的结界瞬间涣散了。

    那声音带着毁天灭地的力量,大家都被它震慑得心神受创。

    墨离、赵英彦和唐紫希同时被震得直吐鲜血,就连睡在古兰木棺中的云河嘴角都突然渗落一道血溪。

    所有人都受了不同程度的伤,只有怪鸟球球仍能安然无恙。

    本来在古兰木棺的保护之下云河的灵魂气息已经稳定下来,但是吞天兽这一吼之下,明显把云河千疮百孔的灵魂再次震伤。

    英彦感应到云河的灵魂气息又虚弱了几分。

    刚咯完一口血没多久,在昏迷之中他又连忙咯了几口血,赵英彦刚帮他换好的干净衣服再次染红,而且那张原本青白的脸开始发黑,看得赵英彦和唐紫希心惊胆战!

    赵英彦见状,焦急地说:“糟糕!主人的情况不好了!唐姑娘,恐怕看来光靠古兰木棺已经无法稳住主人的伤势,不如我们二人合力给主人渡点灵气!”

    “好!”唐紫希点了点头。

    两人一左一右坐在木棺旁边,伸出双掌贴在木棺。

    他们输出的灵气跟古兰木棺自身散发出来的灵气融合在一起,缓慢地浸养着云河的灵魂和躯壳,然而对云河来说,他伤得太重了,只是杯水车薪。

    赵英彦和唐紫希都有些绝望了。

    驾驶着紫雷神舰的墨离突然一脸凝重地说:

    “唐姑娘,小彦,恕我直言,就算你们把一身的灵气全都渡给了主人都没有用的。主人所中之毒至少要界王神级别的力量方可化解。”

    “界王神级的力量……”

    对唐紫希和赵英彦来说,这个级别几乎遥不可及。

    赵英彦心里不断念叨着“界王神”这几个字,双手扼着拳头,指甲都快掐进肉了里。

    他恨自己为什么不是界王神,否则他就能救活主人了……

    如果能让他获得界王神的力量,无论要他付出什么代价他都愿意啊!

    赵英彦不甘心。

    主人为三界的生灵牺牲了这么多,还没有好好地过上几天平静的日子,怎么能就此撒手人寰?

    唐紫希眼红红地说:“墨离,那我们怎么办?难道眼白白看着他在我们面前咽气?”

    “唐姑娘,你们面对现实吧!不要说古兰清藤的毒,是要外面那怪物再吼一声,恐怕主人就会受不住魂断于此!”墨离心痛地说。

    唐紫希流着眼泪道:“我知道。可我必须为他做点事情,哪怕能把他留住多一分一秒的时间也好……”

    明白,这份心意在船上的每一个人都明白。

    那个人实在太美好了,美好得无法割舍!墨离又何尝不想挽留?

    墨离暗暗叹了一口气,望向赵英彦厉声道:“小彦,你来驾驶紫雷神舰,我去引开那怪物的注意。你们能逃多远就多远,多管我!”

    要是云河还醒着,他一定不会同意墨离的。

    因为这样做,意味着墨离想牺牲自己保护大家。

    可惜他此刻全无意识,所以他什么都阻止不了。

    只要能救主人的办法,对赵英彦来说就是不须要犹豫的。

    “好!”赵英彦斩钉截铁地答应,双手离开木棺,笔直地站起来,径直奔向驾驶室。

    跟墨离擦肩而过时,赵英彦沉着声音道:“保重……”

    “你也是。”墨离淡淡地回应了一句,伸手一探,变出鱼叉,身影瞬间在大家面前消失。

    赵英彦驾驶着紫雷神舰全速向着吞天兽相反的方向飞行。

    墨离悬在破碎虚空之中,傲然而立,手执鱼叉,无畏地向着吞天兽冲过去,挥起鱼叉,生成一道半月形气刃向着吞天兽的眼睛斩下去!

    “吼!”吞天兽咆哮一声,在声波的攻击之下,墨离的气刃瞬间溃散。

    吞天兽的声波并没有就此停滞,而是继续向前湮灭。

    “噗!”墨离被吞天兽的声波击中,整个人向后倒飞出去,一路狂吐鲜血。

    破碎的虚空没有重力,他的鲜血如同一盆散落的红珠在虚空之中铺开,悲壮惨烈。

    墨离还没接近吞天兽已经重伤,可他并没有放弃,稳住身躯的平衡之后,又执起鱼叉继续向吞天兽发起攻击。

    刚才那一道气刃,已经引起了吞天兽的注意,明显吞天兽那双火球般的红血眼睛正怒气冲天地瞪着墨离。

    看到墨离在吞天兽爪下支撑不到一招就重伤,赵英彦咬着牙关,脸色越来越凝重,他没有回头,用平静地语气突然对唐紫希说:

    “唐姑娘,待会我去协助墨离的时候,你跟球球一起躲进主人的古兰木棺里吧!那木棺极宽敞,应该能容纳你们三人。古兰清藤侵蚀不了的古兰木棺,想必吞天兽也咬不动。”

    正如他面对墨离选择牺牲时的冷静,当轮到自己时,他表现出跟墨离同样视死如归的态度。

    为了守护主人,即使牺牲性命,仿佛是天经地义的,是他们应尽的责任,没什么好害怕或者犹豫的。

    “小彦……”唐紫希泪眼蒙蒙地说:“谢谢你们,如果有来世,但愿我们还能相遇。”

    唐紫希没有答应赵英彦。

    如果真的到了那种时候,她也会挺身而出,只不过第三个牺牲的人轮到她而已。

    古兰木棺即使是圣物也未必坚固得过吞天兽的牙齿,毕竟吞天兽把整个圣地连同远古时候这个星球的天神都吞噬了。

    所以最坏的结果,可能大家都会葬身吞天兽之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