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51xs > 女频言情 > 私房男医生 > 第443章 这是鸡血
    刘长青本来是要打个车回酒店去的,但是中途却接到一个电话,是苗晓曼打过来的。

    苗晓曼在电话里的声音很轻,还透着丝丝惊恐:“长青,长青,我房子里有东西,好恐怖,你快来救我……”

    “啊——”

    刘长青一听就懵了,连忙问是什么东西。

    苗晓曼颤抖着声音,道:“我……我也不知道,我就在房间里,那个东西在房间外面,我把门锁上了……不会是那种脏东西吧?”

    她首先想到的就是鬼怪之类的,因为在这个房子里,曾经可是闹过鬼的,虽然那个女鬼是白玉带过来的,现在也被刘长青收服了,但是心里总是有阴影。

    “可是我还在阳光市……”

    “我不管,我不管,你快来救我啊!”苗晓曼已经害怕的毫无道理可言了,一只手拿着手机,一只手拿着吹风机,打算用吹风机跟外面的脏东西战斗,嘴里还很小声的说道,“我要是被害死了,你等着我,我做鬼也会缠着你的……还有还有,我的银行卡密码是,我的支付宝密码是,长青,你一定要……”

    没等苗晓曼说下去,刘长青立即说道:“别胡扯,我现在马上赶回来,现在你就打电话给桂花嫂,让她带几个强壮点的男人去你那儿,我也赶紧给我娘打,还有还有,你来月经没有?”

    苗晓曼道:“你怎么知道我今天来那个?”

    “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你现在赶紧把裤子脱了,把你下面的血涂在脸上,身上也涂一点,什么胸口,肚子,要快。”

    “啊——,这,这……”

    “快点啊,我现在就打电话找人。”

    刘长青飞快的狂奔,他需要到外面去找一辆车,一边还给老娘打电话,可是老娘的手机竟然处于关机状态,没办法,只能找另一个,王小玉。

    “二狗子,你去了阳光市怎么样……”王寡妇在电话那头说道。

    “王姨,先别说我了,你现在立即找几个男人去刘家老宅,找苗晓曼,她在家里遇到了点麻烦,要快!”

    “啊?小苗村长,出了什么事啊?”

    “可能是……小偷!”刘长青可不敢说是鬼啊什么的,不然以牛家村这个封建迷信村的基础,恐怕打鬼的人少,过去诵经念佛的却有一大帮;而他说是小偷,王小玉马上操起家里镰刀,快步冲了出去,就在隔壁挨家挨户的拍门喊叫,大家一听说小苗村长家里进了小偷,那还不全动一起抓呀?

    “呼啦啦——”

    短短几分钟时间,甭管男人女人,甚至老人小孩也纷纷出动。

    要知道现在正是放暑假的时候,一些中学生什么的都在家里,顿时一批人冲了过去。

    而苗晓曼呢?

    听了刘长青的话,咬咬牙终于在下面抓了一把血,皱着眉头抹在了脸上。

    然后又吭哧吭哧的涂在胸口小腹。

    那个时候,因为怕鬼怪,什么都顾不得了……因为她耳朵里似乎听见房门有动静,那个东西已经朝着她房间里过来了,她心里胡思乱想:一定要有用,一定要有用啊!那个东西不会穿门而过吧?

    可实际上,经血能不能阻挡鬼怪,刘长青自己也是瞎蒙,只是想起以前好像看过某个电影里面的桥段。

    紧接着,苗晓曼就听见外面传来喊打喊杀的声音,声音很杂乱;

    再然后,她听见门外传来咣当什么东西倒地的声音。

    她倒是想凑到门边缝隙去看看,不过外面没开灯,什么都看不见,倒是过了一会传来轰的一声巨响,刘家老宅的大门被猛的踹开,赶来抓小偷的乡亲们到了——

    “小苗村长,小苗村长……”

    “你在哪里?小偷在哪里,小偷呢,大家把门堵上,不要让小偷跑了。”

    很快他们见到了满脸是血开门出来的苗晓曼。

    王小玉看得头皮发麻,大声叫道:“啊——,小苗村长,你怎么了?是被小偷打的吗?快快快,送小苗村长去医院……”

    “不不,不用,这……不是我的血,是,是鸡血。”

    天啊,这当然就是我的血,可要是被人知道这是从自己下面捞出来的,她这个村长以后就别出门了,肯定要被人笑死。

    而在阳光市,刘长青在路边拦了一辆出租车。

    “师傅,去平安县青山镇,快。”

    “什么?平安县?青山镇……那么远,不去不去。”司机把脑袋摇得像拨浪鼓。

    “一千块,去不去?帮帮忙,我有急事。”

    “一千块……不去,不去,来回油费过路费都要好几百。”司机还是不愿意,虽然一趟下来能赚五百左右,但是那地方太偏了。

    “两千。”

    “呃——”

    “三千……不去算了,我找别的出租车。”刘长青说着就开门要下车。

    司机赶紧喊:“去去去,三千块,必须去,但是要先付钱,支付宝。”

    “行,你赶紧的。”

    于是,出租车立即启动。

    刘家老宅,众人在房子里搜索了一圈,并没有找到小偷,但是看到天井旁边本来叠着的一个小号水缸砸破了,在地上留下一地碎片。

    “小偷从这儿跑了!”说话的是包子刘十八,“这儿还有个脚印,肯定是从这儿翻墙出去的,快去追。”

    可是,那脚印也只是在墙上有一点点,等逃出这边,脚印就没有了,哪里还能找到小偷?

    苗晓曼听说只是小偷,她倒是松了口气,没有那么害怕了。

    可是等心静下来,闻到脸上那股子奇怪的血腥味,她就郁闷了——

    “该死的二狗子,你给我等着,我一定要跟你算账!”

    刘长青哪里知道自己出的馊主意真正把苗晓曼给惹毛了,他心急火燎的赶回来,出租车司机的动作也是飞快,很快就上了高速,风驰电掣,可刚刚上高速,他就接到了王小玉的电话,说小偷跑了,踩着墙边的水缸翻墙出去的,小苗村长没有事,现在就住到他们家去了,甚至还在那边夸赞:“小苗村长真是机灵啊,知道小偷进门,马上用鸡血涂满了脸,身上也是,我看了都要吓死了,那小偷如果看见小苗村长,估计也是吓疯的结果。”

    居然真的是小偷。

    刘长青心里嘀咕,回头苗晓曼不会找自己算账吧?

    三个小时后,差不多是十一点种,刘长青的出租车到了牛家村。

    下车后,那司机也长出了口气,之前可是还在担心刘长青会劫财呢!

    “小哥,以后有这种长途,记得找我啊,加个微信怎么样?”司机赚了钱,很是高兴,这一趟做好,等于一星期不用干了。

    “有急事,有缘再见吧!”

    刘长青快步回家,很快见到了一脸阴霾的苗晓曼。

    “你跟我过来!”

    苗晓曼一见到他,牙齿就咬得咯咯响。

    刘长青一看苗头不对,撒腿就往外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