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51xs > 网游动漫 > 少女伏魔录 > 第394章 囚鸟
    “佛阿子,有何看法?”

    佛界两大天才,一为佛阿子,一为叶云图。

    此时,二人正站在灵岩寺山顶,即便天边太阳还未落山,周围的光线都令人感觉明显的黯淡了不少,一股逼人阴气,浓郁到犹如大海波涛一般,跌宕起伏,让人吃惊。

    二人其实已经在这里站了许久,一直在默默的用各自的方法,感受着这股阴气的来源之地。

    而在山下,在那晚战斗中,灵岩寺也受到了不少的破坏,但此时经过工人一天的收拾,也都差不多了,只是这灵岩寺原本的僧人被屠杀殆尽,唯有主持方丈净石大师幸存。

    之所以如此,倒不是千岛家不想杀净石,而纯粹是感觉跟净石纠缠的话,实在是太耽搁时间。

    净石即便是被困住了,尚且能够随着时间而脱困,更别提如果没困住,那估计交起手来,千岛家根本就无法安心的举行召唤八歧大蛇的仪式,到时候不知道就要拖延多久的时间。

    现在灵岩寺可以说是人疏烟净,一时间也没那么多的僧人来填补这个空缺,但好在,有佛门散修叶云图在此,再加上赶来的佛阿子,倒是一时间可以预防暗中可能有谁想要浑水摸鱼的举动。

    灵岩寺重建修缮的事,由几名界中人在管。

    净石在那场战斗中,损耗性命争取到了时间,现在也是消耗极大,一直在闭关修养。最后,整个寺中,也就佛阿子和叶云图二人,能够自由活动,于是便一直在研究山顶这个莫名冒出的阴气口了。

    “古有阴曹地府,十八层地狱。我看这个缺口,到很像是出入地府的大门!”

    佛阿子依然一身十分简便的衣服,手持念珠,英俊非凡,不管是模样还是气质,都与站在身旁的叶云图不遑多让,眉心更有一淡然红点,意为佛门白毫,说明在上次来到灵岩寺再回去之后,修为又有所精深。

    这进展之快,便是连叶云图也自叹不如,可即便如此,却无端想起那名同为佛门散修的宋笺秋来,不知是否能一较高下?

    思绪略微走神,在听到佛阿子如此之说后,叶云图便说道:“我等皆知,这世上并无地府地狱!”

    “神话传说,并不完全是空穴来风。”

    佛阿子语气淡然,继续说道:“不管是佛门还是道家,皆有人认为,阴气口的里面,便是所谓的阴间,只是虽有不少人主动跳入其中,却无一人回来,苦无证据来证明。”

    “那佛阿子是认可这个猜测了?”叶云图问道。

    佛阿子没有回答,却反问道:“叶兄觉得呢?”

    “**不离十!”叶云图很肯定是说道:“可即便如此,又能如何?”

    “是啊!又能如何呢?”

    轻叹之后,二人久久不语,直到天色变暗,太阳完全落山之后,叶云图才开口打破了沉默,说道:“这缺口之事,事关重大!当从长计议!”

    “自然!”佛阿子点头说道:“此地也不宜再大开方便之门了!”

    这话的意思,自然是要封闭这里了,但对于这个决定,叶云图却也是赞成的。

    如果没有这个缺口,那么继续放开也无所谓,即便还有人想打什么主意,他们也不虚,可现在,有了这个缺口的存在,也就不好随便让外人来参观了,万一发生了什么意外怎么办?

    “叶兄如有事,可自行离去,我想在这里静坐!”佛阿子忽然开口说道。

    “那某告辞!”叶云图单手行礼,在佛阿子回礼之后,转身飘然而去。

    在叶云图离开后,佛阿子无视地面的尘土,原地盘膝坐下,双手置于双膝,阖上双眼,默然无语。

    这一坐,便是坐到了深夜。

    当月上中天,一天之中阴气达到鼎盛之时,灵岩之下的阴气骤然间活跃起来,浓郁到犹如实质的阴气,从缺口处往周围扩散开,看着就像是雾气铺地一般。

    佛阿子睁开双眼,眉头微皱,右手捏了个佛印,一点金光在指尖绽放,遂即落入缺口之中。

    接着,便见那铺地而开的雾气,便像是受到惊吓的兔子一般,眨眼间便缩了回去,消失的无影无踪。

    佛阿子见此,脸上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来。

    …………

    时间一天天的过去,转眼将近九月底。

    在这些天里,周妤晴一直都跟宋笺秋她们走在一起,李楚燕等人也并没有出现倒霉的情况发生,让几人安心了下来,对外界流传的消息不再相信,甚至连之前在麻辣烫店里,亲眼看到的那个男子倒霉的一幕,也都觉得只是巧合而已。

    而这种情况,也让一些原本深信不疑,想要看戏的人都是大跌眼镜,不由得也怀疑起以前接触过周妤晴之后,发生在自己身上的倒霉事情,究竟是必然的?还是巧合而已?

    在看到宋笺秋等人跟周妤晴相处的一直不错之后,不少人也就因此而动摇了。

    宋笺秋也趁机叮嘱,让周妤晴去主动接触班上的同学,而不要被动等着人来接触她。

    周妤晴听从了宋笺秋的建议,只是她自己一向是孤独惯了,骤然间要她主动去跟人打好关系,却也是有些放不开。

    宋笺秋也不急,只让周妤晴慢慢的接触即可,时间久了,自然而然的也就能够放开了。

    眼看即将临近十月一日,国庆七天长假,去哪里玩,成了学生们最为关心和议论的问题。李楚燕等人对此也是议论纷纷,早早的开始做计划,而宋笺秋这边,倒是已经决定跟玉知秋和周妤晴去龙虎山,然后再去正一派参加那个什么大会了。

    至于宋文成和林玉琴,因为前者一直在忙着医院的事情,没空去旅游什么的,所以后者便也打算不出门了,就在家里呆着,而对于宋笺秋出门去龙虎山正一派什么的,二人倒是很支持,也没阻止她。

    总体而言,宋笺秋的假期已经安排完毕,到时候只要跟着玉知秋即可。

    这天,距离十月一日还有不到三天的时间,虽然是星期天,但因为按照放假的老规矩,做了调换,所以学校里依然是要上学的。

    宋笺秋在学校的生活基本上已经算是固定了,除了作为班干部,偶尔要安排下老师交代的事情之外,倒也没有什么别的太大起伏。

    倒是张美美等人画的黑板报,在一月一次的班级黑板报中得了二等奖,让人感觉到意外之外,日子依然风平浪静的过着。

    然而,到了下午第二节课课间休息,宋笺秋等人去找周妤晴时,却意外的得知,后者今天没有来上学,倒是让人感觉有些诧异。

    难道是不知道今天要补课吗?

    不可能!一般这种事老师都是会直接在上课的时候通知的!没理由不知道!

    那就是生病了?可询问之下,周妤晴也没有跟六班班主任请病假。

    简单而言,对方是毫无预兆,突然就没来上学了。

    “或许还是生病了吧?”

    虽然没有请病假,但冯倩觉得应该还是生病了的关系,几人跟周妤晴玩了这么久,自然也知道,对方是没有手机的,如果突然生病发高烧,起不了床,又没手机的话,确实也没办法请病假。

    “但昨天不是还好好的吗?”韩晨露还是感觉有些奇怪。

    “生病这种事谁知道啊!不都是突然来的吗?”王兆雪说道。

    宋笺秋微微蹙眉,其实早在几天前,周妤晴就表现的有些心事重重的模样,似乎遇到了什么问题,但她问过,对方却没有说。

    于是她也就没在意,可现在回想起来,会不会是发生了什么事?

    “放学后,我去她家看看吧!”听她们议论了一会儿,宋笺秋才开口说道。

    应该不会有什么大事吧?

    …………

    狭小的地下室里黑漆漆的,唯一的一个透气窗,也被木板死死的钉住,只留出了两指宽的缝隙用来透气。

    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抽着烟,沿着楼梯来到地下室门前,开了锁,摸索着开了灯,只扫了一眼,就看到了将身体挤在角落里的女孩。

    “怎么样?答应了吗?”中年人看着女孩,开口说道:“你婶婶已经把你卖给我了!就算你不同意,我也可以对你做任何事!我劝你还是老实答应了好,不然又要吃苦头了!”

    女孩将整个身体挤在角落里,只将自己的背部暴露在外,但从她身上上的情况来看,显然是被鞭打过的,身上穿着的衣服到处都是鞭痕,惨不忍睹。

    中年人抽着烟,沉默了一会儿,没有得到女孩的回应之后,脸色微变,显得很生气,说道:“你这女娃怎么这么倔?我就不信我还收拾不了你!”说完,从腰间抽出皮带来,握着有金属头的这边,劈头盖脸的便朝着女孩抽了过去。

    一时间,地下室里便充满了噼啪声响。

    过了好一阵,中年人都抽得喘气了,才停了下来,看了眼身体微微颤抖,却不发出丝毫声音的女孩,皱起了眉头,感觉这样抽也不是办法,这女娃皮肤这么好,要是抽出伤疤来,那也不好看,要不就饿吧!饿个三四天的!估计就屈服了。

    “你一天不答应,我一天就不给你饭吃!你就饿着吧!”恶狠狠的说完,中年人便转身离开了地下室,锁了门,到了地面大厅里,一个老太婆看到他,便问道:“怎么?还是不肯答应?”

    “哼!”中年人哼了一声,算是回应。

    “这丫头,我们都是花了钱的,她怎么可以不答应呢?”老太婆露出一脸的愁容,说道:“这不行啊!跟之前说好的根本就不一样!得找那个女人说说去。”

    “说说?有什么好说的!人家收了钱,早就走了!哪里还会管这种事?”中年人冷哼一声,说道。

    “那,那咋办?总不能这样下去啊?”老太婆担忧道:“你这样打她,打坏了身子,不能生娃咋办?”说完顿了顿,又继续说道:“要不你用强的?生米煮成熟饭了,对方就应该会答应了。”

    中年人闻言,脸上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来:“可以试试!不过她现在还有精神,先饿她几天,没力气了再来!”

    “那也成,不过可别饿坏了!”老太婆絮絮叨叨的说道:“要是饿出什么毛病来,娃都还没生,却还要花钱治病,那不亏大了!”

    “哪能饿坏!妈!你就别操心了!”对于自己母亲的唠叨,中年人显得有些不耐烦。

    “好吧好吧!我不操心,你自己看着办!”老太婆见自己儿子似乎有些生气了,只能讪讪的说着话,一边走开了。

    中年人见老人走了,便在门口的椅子上坐下来,望着外面,似乎在想着什么心事。

    而在地下室里,就在中年男子离开之后,随着门关上,光线又变得昏暗了起来,但接着从透气窗缝隙里照射进来的光亮,依稀能够看清周围的环境。

    被抽打了一顿的女孩颤颤巍巍的将头探了出来,露出的面容赫然便是没去上学的周妤晴。

    此时她脸色有些憔悴,下嘴唇因为太用力的咬合而出现了血痕。

    不过,她顾不上擦拭,而是快速的从自己口袋里掏出了一张符纸,借着一点点光亮,开始折叠起来。

    其实她也是没想到,以前她婶婶一直说要把她嫁出去,却不见付诸行动,她就一直以为只是说说,用来吓唬她的而已。

    可没想到,最近在看到她又是新衣服新鞋子,每天还那么开心的情况下,不分青红皂白,便把她臭骂了一顿,说她在外面当人小三,被人包养,丢尽了家里的脸云云。

    其实要骂就骂吧!她也已经习惯了,反正她从来不还嘴,等骂累了,自然也就安静了。情况似乎也正如她所料的那般,骂过之后,也就消停了下来。

    然而,就在三天后,她婶婶突然带来了一个四十多岁,足以当她爸爸的中年男人来家里,对着她指指点点的,依稀听到她婶婶像是在介绍商品似的,说她细皮嫩肉,屁股又大好生养什么的。

    当时她意识到不对劲,想要逃跑时,却被中年男子一把抓住,被打晕了过去。

    等醒过来时,便已经在这里了。

    所幸,对方没有用强的,而是希望她屈服,同意跟他结婚,她自然是不肯,于是就受到了鞭打。

    现在差不多过去了一天一夜,宋笺秋应该发现了她被绑架了吧?更何况,她还放了那么多的纸鹤,为什么都没用呢?

    小心的把叠好的纸鹤从透气窗缝隙中放出去,捏着道诀,念着还不熟练的道咒,纸鹤微微动了动翅膀,遂即便飞了出去。

    目送着纸鹤离开,周妤晴才稍稍松了口气,重新缩回了角落里,静静的等待。

    然而,她不知道的是,就在纸鹤飞出去后不久,忽然被一阵风吹过,于是便翻着跟头,撞在了墙壁上,接着便掉在了地上,一动不动。

    之前她释放的纸鹤,几乎都是如此,飞不了多久,便落在了地上。

    究其原因,终究还是她学习道术的时间擅短,基础不够,法力不足,连一只小小的纸鹤都无法支撑。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