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终末之龙 > 第一千四百二十四章 ? ?输赢
    当一直纹丝不动地蹲在湖边树林外的那条龙突然展开双翼,坐在沿湖长廊上的伊斯立刻就跳了起来。而当那条龙在营地上的一片惊呼声中飞掠过斯塔内斯特尔,伊斯也已经变回了冰龙,冲着那条龙直飞过去,将它堵在了湖上。

    它听见了那声来自虚无之海的怒吼……却只感到远比人类要冷的血液都在沸腾。

    它们在半空中对峙,巨大的翅膀在素来平静的湖面上激起浪花。而它紧盯着那双眼睛——那双空洞的金黄色眼睛,左眼比右眼要浑浊……银牙的眼睛。

    可银牙已死,它的灵魂消散于天地,它们的战斗是真的堂堂正正,而它死时悲哀却平静。

    它本该得到安息——此刻那双眼睛里燃烧的愤怒,根本不属于它。

    “炽翼。”冰龙轻蔑地叫出那个名字,“我以为你不至于堕落到把自己装进这样……用尸体拼凑出的躯壳。”

    即使降临其中的只有一丝意念,那也是一条……巨龙之中最为骄傲的炎龙。

    那条龙发出一声怒吼。残破的声带被强行愈合,秘银打造的利爪和鳞片纷纷脱落,带着血色的光芒流淌在新生的鳞片之上,却到底没有办法把那一片银白变成炫目的火红。

    它也没有办法用这副天赋与它完全相反的躯壳,喷出一点火花。

    发现自己事实上被困在其中的炎龙一爪抓向冰龙。

    哪怕只凭着这副不合身的壳,它也能撕碎这条不知天高地厚的幼小冰龙!

    “快快快!收帆收帆!其他人都别看了!给我滚进船舱!”

    伯特伦在独角兽号的甲板上飞奔怒骂,自己却不时抬头看看那两条刚撞在一起就打得天崩地裂的龙,一时间竟想不出哪里是安全的。

    这简直是天降横祸。他们来的时候就不该贪图方便,将船停在靠近那条龙的这一侧,也不该为了好看一直挂着帆的!

    “……詹西,转舵!转到神殿另一边!”

    他在打算让船飞到营地那边之前改了口——老实说这条船飞得并不稳,从维萨城飞来时一大半的路程都是靠魔法漂过来的,只有最后那段人人都能看见的部分飞了一段,这会儿如果他们一头栽到营地里,那才是火上浇油,他这几天的努力也全都白费了。

    即使是逃,也要逃得漂漂亮亮!

    然而要转到神殿的另一边,他们得从那两条龙下面穿过去,而它们虽然没有到处乱飞,却忽高忽低,看得伯特伦心惊胆战,唯恐它们突然砸过来撞断独角兽的桅杆……或撞碎整条船。

    或者干脆躲进水底?

    他想着,却有有点犹豫。这样的战斗,他们不能参与其中也就算了,连看都看不到,也未免太亏!

    泰瑞固然也能撑起屏障,但在这样的攻击之下能撑多久就很难说了,而这会儿伊斯显然是顾不上他们的。

    他再次抬头。冰龙的身体其实比那条龙要小上一大圈,单纯肉搏很是吃亏,全凭着身形敏捷勉强坚持下来,还时不时地能反击一记……就是,好像没什么用。那条龙的伤消失得比它还快。

    “我们……要不要帮它一把?”邦布问。

    伯特伦不禁侧目,有点不敢相信这话是平常胆子最小的家伙说出来的。

    “我们,不是有‘那个’嘛!”邦布跃跃欲试。

    伯特伦脸黑了:“你是想把我们自己炸上天,看看能不能碰巧砸到那条龙身上吗?!”

    自己都没能完全掌握的武器也敢乱用?!

    “收好你的帆!”伯特伦一脚踢过去,耳边却突然有什么声音,像破裂的水泡般炸开。

    巨大的黑影从天空急速坠落。那两条扭在一起的龙轰然落进水中,距离不远的独角兽号被骤然而起的巨浪抛起,吱吱嘎嘎地响着,控制不住地歪向一边。

    伯特伦的心都要从喉咙里蹦出来了,一半儿是因为他刚刚抬起一只脚,要不是眼疾手快抓了跟绳子,这会儿就已经掉水里跟那两条龙作伴了;一半儿是因为,现在的独角兽号的确比以前结实,但一旦有所损坏,修起来可是翻着倍地费钱!

    他抓紧绳子,欲哭无泪。而他还在半空里晃荡,那两条龙又已经从水里冲了出来。他在最近的距离看着它们巨大的身躯几乎擦着他的鼻尖向上直飞,每一块鳞片都看得清清楚楚……以及,冰龙背上那一条长长的伤口,已经消失无踪。

    伯特伦吐出了憋住的那口气——伊斯并不是独自在战斗。

    独角兽号又竖了回去,依旧在巨浪中摇晃,但湖面上这点浪跟大海根本不能比。他嗖嗖几下就爬回了船,在船身从神殿长廊的边缘擦过时,看见了站在其中的埃德。

    永恒之杖上的水波开始旋转,斯塔内斯特尔的湖面渐渐平静下来,独角兽号飞快地冲向神殿后方,却又转了个圈,倒回更靠近神殿的地方。

    神殿的防护向着湖面扩张了一些,泰瑞不会察觉不到。

    而那两条龙已经打到了神殿的另一边。

    当它们撞向神殿,流窜的电光会像蛇一样凶猛地咬过去……但并不会咬到伊斯。炽翼本身或许并不在意这样的伤害,它附身的躯壳却会在电光中不由自主地痉挛,让伊斯能够趁机狠狠地给它几下。

    它只能愤怒地咆哮着,离神殿更远一些。

    埃德并没有追着它们跑来跑去。他固然担心伊斯,但身后的神殿和神殿里的人,以及神殿外的营地,都同样是他的责任。

    被伊斯扔在了长廊上的娜娜在他怀里扭动着,尖利的小爪子紧紧地抓着他,难得地有些不安。

    “……别担心。”埃德小声安慰,“他不会有事的。”

    他低垂的视线里有娜娜甩个不停的尾巴,有长廊雪白的大理石栏杆,有斯塔内斯塔尔仍在缓缓起伏的,湛蓝的湖水……也有此刻正在神殿上空的两条龙。

    这里是柯林斯。如果伊斯会输在这里,他们的计划,就真的只是个笑话。

    两条龙的战斗粗鲁而残暴,没有半分优雅可言,就像两只狂怒的野兽般彼此撕咬。伊斯曾尝试使用它寒冷的吐息,但那被强行复活的躯体也毕竟是冰龙的躯体,对寒冰有着极强的抵抗。而它还不想过早地使用永恒之火。

    那就只有用最原始的方法战斗。

    炽翼比曾经的银牙要强壮得多,但在战斗的技巧上却实在乏善可陈。作为巨龙之中最强大的一种,很少有其他龙会去招惹它们,而炎龙同族之间也都隔得很远,它大概在数千年前还活着的时候就已经很少需要这样战斗。

    而伊斯……它也已经许久不曾用巨龙的形态来战斗。

    察觉自己的笨拙时冰龙恼怒不已。它甚至时不时地想要凝出把冰刃砍过去……它为什么不能凝出把冰刃砍过去?

    再一次灵活地从炽翼肚皮下钻过去时,它旋身甩出了长尾——尾巴里卷着一柄比它作为人类时使用的武器大得多的冰剑。

    阳光穿透它剔透的剑身,描绘出其中蜿蜒的符文,为它们镀上一层灿烂的金光。

    炽翼在那柄剑快要砍到它背上的时候才试图闪避。

    这样的武器本不该能对它造成什么伤害……但它本能地感觉到了危险。

    它躲得晚了一点。冰剑重重地砍在它后背上,破开了它的鳞片,深深的伤口向下拉至后腿,浓稠的鲜血从半空里倾泻而下,在透明的防护之上洒开一片血色的花朵。

    它放声咆哮。即使感觉不到疼痛,这也实在是莫大的耻辱……它都已经不记得自己上一次受伤是在什么时候。

    可它痊愈得比伊斯更快,扭头便咬向冰龙的脖子。

    它咬了一口的冰。

    冰龙准确地往它嘴里塞了一大块冰,趁机向下急坠,又翻身从另一侧飞到它上空,射下漫天冰箭。

    炽翼急速地旋转,冰箭在疾风中失去了准头,散成一堆无害的小冰块,又在触及营地的防护时变成一片飘飘扬扬的雪花。

    它们这会儿已经打到了营地上方。当知道到自己身处保护之中时,大部分人不再向更远处逃窜,而是大着胆子抬头观战——这实在是很难得的经历。

    有人好奇地伸手接住雪花。阳光之下,那晶莹的六瓣花朵却并不那么容易融化。

    立刻便有人试图把这东西收藏起来。不管是留作纪念,带回去做礼物还是卖钱,有什么比这更特别的吗?

    甚至有人开始遗憾另外那条龙的血居然没有渗过来。龙血可是极其珍贵的材料!

    铜焰矮人们则吵吵嚷嚷地想对那条龙射上几箭,或者扔出他们心爱的小飞斧,又被莫克头痛地压下去。

    柯瑞尔其实也手痒得厉害。他的准头可比矮人要好得多!他的箭也是极其难得的魔法箭矢……可连埃德都没有出手,他还是……低调一点比较好。

    当冰龙掌握了新的战斗方式,炽翼便有些手忙脚乱。它从不知道一条冰龙可以这样战斗。倘若它也能使用天赋的能力,它的烈焰绝不可能输给寒冰,何况它如今的能力可不止烈焰……然而这具躯体容纳了它却也束缚了它,甚至还不如斯科特的躯体好用。

    只要它在,这具躯体几乎是不死的,然而即使满怀愤怒与不甘,它也只能承认,这样纠缠下去并没有什么意义。

    又一次被冰冷的长枪扎穿翅膀的时候它连声怒吼,冲向天空。

    金红色的火焰从它的身体之中爆开,直扑到紧追不舍的冰龙头上。那火焰其实并无实质,却仍压得冰龙骤然下坠了一截,当它能睁开双眼,重新追上去,另一条龙已经从半空里掉了下来。

    那只是一具被扔下的躯壳,冰龙却仍不由自主地猛扑过去,试图抓住它。

    它可以把它撕成碎片……却不能见它这样在众目睽睽之下摔个血肉模糊。

    然而它并未能抓住。那躯壳再一次被火焰所包围,在半空里消失无踪。

    冰龙放声咆哮——那家伙到底要这样一具躯壳做什么?即使证明了它根本不好用也不肯扔下吗?!

    但并没有多少人能够感受到它的愤怒。地面之上,人们已经开始为它欢呼。

    “……所以,那条……伊斯,他赢了吗?”

    过了好一阵儿,弗里德里克才小声问道。

    “敌人都逃了,当然是赢了。”菲利回答。

    虽然那条气得在半空里转圈,一声一声吼个不停的冰龙或许并不这么认为,但它的确是赢了。

    人们只会把它的怒吼当成骄傲。

    原本聚集在宴会厅里的人这会儿都站在神殿的广场上,毕竟这里的视野更好——谁也不想错过这样的战斗。

    博雷纳不自觉地站得离湖边远远的,听着周围的人们低声的议论。恐惧与疑虑依然存在,但伊斯的胜利也确实让许多人开始觉得,埃德那大胆的主意,或许也不是异想天开。

    谁控制了那条龙,几乎是不言而喻的事。但这样一来……那位被扔下的牧师大人,处境就变得异常地尴尬。

    莱威远远地站在一边,再也没法维持脸上云淡风轻的笑容。如果可以的话,他也想立刻从这里消失,但在巨龙的吼声落下,神殿的另一重防护开启时,他就已经失去了机会。

    何况,如果他那样狼狈而逃,等待他的会是什么?就算他的神……把他忘在一边,科帕斯也不会放过他。

    博雷纳远远看着他失魂落魄,形只影单的样子,简直要心生同情。但于牧师大人而言,灾难还并未结束。

    埃德穿过人群,走了过来,开口问他:“莱威大人,您那条龙……只是个傀儡吧?”

    莱威怔了怔。他的脑子已经乱成一片,完全不明白这种时候埃德为什么会问他这种问题。

    “它并没有自己的意识,是吗?”埃德耐心十足,循循善诱,“只是个被造出来的空壳……像魔像一样,只不过自主的能力比魔像还要低。没有您的命令,它动都不会动一下。”

    莱威不由自主地点头,本能地意识到这是个推脱责任的机会——虽然给他这个机会的人有点出乎意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