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末日乐园 > 第2302章 给95的打赏感谢番外。
    给95的打赏感谢番外。

    等二人做好准备进入“办公室政治”副本的时候,远方天色都渐渐泛开暗蓝了。

    【梦醒仲夏夜】里的每一个自然时段都各有各的美,但朝日初升与暮色四合的时候,总能吸引最多的目光。整一片营地区的人,几乎都停了脚步、放下了手头的事, 仰起头,静静地看着语言难以描述的光影与色彩,像淡烟、像梦境一样流过天幕,笼下人间。

    趁着谁也没注意,樱水岸与吴乌二人悄悄地滑入了楼里。

    好像副本是可以逃过世界之力的,所以楼房的样子平平无奇;虽说它也不算难看,可跟四周环境一比,却好像梦境上生了一块胎记。

    “不要担心, ”吴乌坚持要打头走在前面, 还不忘安慰他:“虽然以前没遇见过几次,但我对这种寻宝副本专门了解过,你跟我行动就好。”

    樱水岸以前只经历过一次副本,还是不小心踏进去的,正是在那个副本以后,他才知道了世界上还有副本这种东西。吴乌说的不错,由她领着,他们确实还算顺利、有惊无险地摸上了二楼;这楼房生前是一个商业办公楼,只要想办法从一楼“保安”身边混过去,寻宝地图就在他们眼前打开了。

    二人面临的前几个挑战都不算太难,最初那一项“10分钟内送达文件”甚至可以算是充满了紧张感的游戏,好玩多于危险,让两个人边走边笑了一路——自然,获得的奖赏也都普普通通, 哪怕入门级进化者也能看出来它们不算珍贵。

    樱水岸把东西都推过去,开玩笑似的说:“这些都给你,楼上好东西都归我。”

    正在把小玩意往容纳道具里收的吴乌, 闻言不由看了他一眼,过了几秒,樱水岸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了,解释道:“别当真,我是跟你开玩笑的。”

    “我知道啊,我骗着伱了吧?”吴乌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不过随着二人逐渐往上走,难度也开始越来越大,到了第六层的时候,二人神色凝重,早就没有半丝说笑的意味了——顶多再走两层,他们就会因为难度过高而不得不打道回府。

    “准备好了吗?”吴乌小声问道,在樱水岸点了点头后,她推开门,二人一起走进了第六层的第一家公司。

    与以前走入的每一家公司一样,他们只要一进来,就立刻成了该公司的最新雇员——接下来,果然从部门经理办公室里走出了一个幽魂似的人影,冲他们招呼了一声:“今天入职的?过来, 我有工作分配给你们做。”

    幽魂似的副本生物——或者说部门经理——给出的任务, 让樱水岸面皮都抽了几下。

    作为新入职员工,他们的工作量却大得惊人;好像整个部门里最恼人的、没人愿意干的活,全都一股脑倒在他们头上了。副本与办公室一结合,“工作”就变成了一件非常讨厌危险的事,比如说要从不肯出咖啡的咖啡间里,找出规律、寻找破绽,想方设法地破解出它把咖啡豆藏哪了,怎么才肯做咖啡,还要抵抗击退时不时来偷咖啡的“同事”——否则被偷走一次咖啡,就要被扣掉五个小时寿命。

    这种工作,“部门经理”一口气给他们发了六个,却还不算完,还有一个“额外奖励项”。

    “我听说最近有风声,公司里有人私下准备联合大家成立工会。”副本生物推了推眼镜,说:“工会这种东西可太坏了,对不对。在你们工作的时候,我希望你们能够找出究竟是谁带头的,谁打算参与,他们的诉求是什么,并且不管你们用什么手段也好,都必须要让他们的计划流产。”

    临走时,副本生物补充道:“有了工会,多影响工作效率?以后让人加个班都难了……这都是为了公司好。为了给你们动力,你们只要完成一部分工作,就能立马收到相应的奖励。不过当然了,他们也会反向侦查,所以你们自己要小心,别被他们发现了……否则你们也要有危险的。”

    樱水岸挑了三个工作任务以后,吴乌则变成了办公室里的清洁阿姨——她脑子转得快,马上就想到可以借着清洁的便利,查其他人的电脑、文件和垃圾桶。

    “来,”樱水岸在走过她身边的时候,悄悄递给了她一个滚来滚去的眼珠子。“这个是我刚拿到的,我觉得你正好用得上。”

    “你不能都给我啊,”吴乌看了看“眼珠子”,说:“不过这个我确实用得上……唔,算是我向你借的吧。”

    “没事,”樱水岸拍了拍她肩膀,“都是朋友了,还客气什么?等你补回了救命道具再说。”

    吴乌听见“朋友”二字时,微微一怔,随即眼睛里闪烁起了明亮的光;她咬着嘴唇,却也止不住笑地点了点头,“嗯”了一声。

    别看樱水岸才进化,战力还不强,但他心明眼亮、头脑敏捷,完成任务时几乎势如破竹,不过三十分钟后,就又拿到了一个新物品:【牵引线】。

    “这是干嘛用的?”他向部门经理问道。从副本里拿特殊物品,好处就是副本同时也会给出对奖励物品的讲解。

    “这东西可好得很,”副本生物一本正经地说。“别的进化者不管要对你干什么,首先得找得到你,对不对。这个【牵引线】,就是冥冥之中一股力量,能将别人看你的目光、别人走向你的脚步,别人对你发出的攻击,别人对你亲上来的嘴……总之,只要是你不想要的、来自其他进化者的,哪怕是注意力,也能统统引到别的地方去。”

    嘴那个,是怎么回事?樱水岸腹诽道,就因为他是本地人?

    这么说,【牵引线】确实很珍贵。比起事后才能救命的道具来说,事先能避免伤害的无疑更好……

    樱水岸一走出办公室,立即在格子间大厅里找起了吴乌;但没等找到吴乌,他却被一个意料之外的任务给缠住了——他不小心走过前台时,被那儿的副本生物给拉住了,非要他马上就帮忙理清办公室用品才行。

    原来办公室里还有临时出现的挑战?

    “我刚才看你又去了部门经理办公室,”前台坐在椅子上,居高临下地看着他清箱子,又像嘲讽,又像试探似的问道:“你今天都去好几次了,看不出来,你还挺会找部门经理拉关系的?”

    樱水岸动作一顿,想起了部门经理的警告。“我完成了几个工作,要找她汇报,”他含含糊糊地说。

    “跟你一起入职的,可从没有去汇报过呀,”前台生物笑嘻嘻地说,“是她什么都没完成吗?”

    吴乌在打探情报的同时,也完成了两个任务,这一点樱水岸很清楚。他直起腰,笑着说:“是你恰好没看见吧?不信你去问问她。”

    ……还可以顺势找到吴乌。

    前台生物哼笑了一声,转过椅子,却不再提这一茬了。樱水岸只好低下头继续工作,这时候听见前台电话响了;那副本生物捞起电话,懒洋洋地说:“你好——哦,是你呀。嗯,对,确实是,我问了……那就证明给我看呗。”

    在说什么?

    樱水岸才生了一点好奇,却骤然只觉后背上一寒——他如今在重重历险之后,也培养起了对危机的敏锐感,立时就意识到,背后有什么东西袭上来了。

    几乎在同一时间,办公室大厅里响起了吴乌的惊叫:“樱水岸!小心!”

    当背后那一道尖锐的破空之物在眨眼间就吹起了他的头发时,手腕上的【牵引线】已经火烧火燎地烫了起来;樱水岸微微一侧腰,反手向下一抓,果然摸到了一条无形无色、纯由能量形成的线——他一挥手臂,那个袭来的小小影子从他耳边凶猛尖利地擦了过去,轰然一下,将整面办公室墙壁撞出了蛛网。

    “你没事吧?”吴乌大步跑了过来,脸色都白了。

    “我没事,”樱水岸给她看了看【牵引线】,将来龙去脉简单讲了。“多亏了这个东西……想不到我一拿到就用上了。”

    “太好了,那你千万别摘下来,”吴乌拍了拍胸口,小声说:“他们发现我们在打探消息了?”

    “不,你应该戴着它,”樱水岸想了想,将【牵引线】取下来,说:“你做的事比我危险,他们不可能有证据证明我在打探消息,有谈的余地,可是你必须得有保护。”

    “可是……”

    吴乌似乎想反驳。在她在考虑该说什么的时候,樱水岸忽然捕捉到了身后墙上一声极细微的动静,就像是……像是被撞碎后的一小块墙皮,轻轻跌在了地毯上。

    几乎没有任何理由的,他的脑海里再次发出了警告讯号。

    假如有时间回头看的话,他会发现刚才那一个小黑影,正从墙上蛛网的中心里一点点往外拔,从而碰掉了墙皮;可是樱水岸此刻除了往前一扑、伸手揽上吴乌之外,半点空暇也没有了——吴乌骤然被他压上来,一时间受了惊,在下意识的挣扎中一闪身,反而叫那一个凌空刺过的小小黑影给划开了手臂肌肉。

    血像小瀑布一样涌出来,顺着她一下子软了、没了生命般的手臂流下来,将她半边身子都给染红了。

    “对不起,”樱水岸一时什么都忘了,赶紧跪坐在她身边,急声说:“我怕我避开之后,那东西就会迎面打上你,所以才……我这就帮你处理。”

    他没有多少能急救的东西,也想不起来找吴乌要,情急之下,一把脱掉了身上黑T恤,紧紧地将吴乌皮开肉绽、触目惊心的伤口给裹了起来。

    那东西就跟回旋镖一样,说不准什么时候就又要再打回来;樱水岸想到这儿,赶紧抬眼看了看——却发现那小黑影此时正一动不动躺在不远处的地毯上,好像没了气力似的,原来是一个背后数层翅膀如同旋转刀刃一样的金属甲虫。

    他扎紧了T恤,疼得吴乌抽了一口凉气;那金属甲虫背后薄薄的羽翼,微微颤了一下。

    樱水岸看了看吴乌,又看了看那金属甲虫。

    “你没事就好,别管那个了。”吴乌捕捉到了他的目光,面色苍白地说:“我们大不了赶紧走,反正工作任务也完成了……什么额外奖赏,不要了……”

    樱水岸回头看了看前台。办公室里的副本生物,远远近近地站着,看着地上两个人,谁也没有开口或伸手的意思。

    “你拿到了几个奖赏?”樱水岸低声问道。

    “不重要,”吴乌顽固地摇了摇头,“奖赏都是身外之物,我们人没事才——”

    “不,我的意思是,你刚才完成了两个任务,你就应该已经拿到了两个奖赏,对吧?”

    吴乌一怔,看了看他。“……是啊?”

    “哪两个?”樱水岸的声音十分温柔,目光专注而明亮地流连在她脸上。“能给我看一眼吗?”

    “现在?出去再看行吗?”吴乌不解其意地问道。她的面庞没了血色,一双眼睛却水润黑亮,抬眼望着他的时候,嘴唇还发着颤,如同一头战战兢兢、仍强压惊惧的小鹿——

    樱水岸突然被这一个念头给击中了胸口,仿佛胸骨都跟着一起碎了。

    “那头鹿呢?”他柔声问道。

    吴乌一怔。“什么?”

    “你包扎完以后,我就再也没看见那头鹿。”樱水岸低声说,“我默认为你把它放生了。”

    “是、是呀,我是放生了的……”

    樱水岸从地上站起来,垂下手臂和眼皮,看着地上的女孩,面容渐渐凉了下来。刚才的汗,沾上的血,点点缀在他赤|裸的皮肤上,闪着颜色不同的光泽。

    “我们【梦醒仲夏夜】的本地人……在进化之后,对于被收割的美,都很敏感。”他微微笑了一笑,说:“怎么?我忘了告诉你吗?”

    吴乌低下头,考虑了一会儿。

    等她再抬起头的时候,她身上那一种小鹿般无辜澄澈、引人怜爱的美,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她张开嘴,抱怨响了起来:“怎么会这样?你们本地人到底有多少优势?”

    “我骗你的。”樱水岸说。

    吴乌一怔。

    几秒以后,她又是好笑又是好叹一样,反复摇了几下头,说:“真的?你还有这种心眼?想不到……我居然被你给骗了。”

    “为什么?”樱水岸近乎冷静地问道。

    “什么为什么,”吴乌捂着手臂,站了起来。“你自己都说过的吧,收割了人,我能激发、能获得的优势才最大。而且你身上有一种我最想要的特质,别的本地人身上都没有,让我不得不出此下策……你以为我就很愿意费这么长时间跟你绕圈子?早在发现你受重伤的时候,我就可以解决你了。”

    “什么特质?”樱水岸机械地说。

    “信任人的人才会被别人信任。”吴乌笑了一笑,倚在墙上,说:“我特别喜欢你那种……怎么说呢,就像一头飞过雪山高原的野鹰一样,看起来又干净,又自由,让人觉得只需时机对了,你就会献上全部的信任。我想要那种特质,装的再好,也装不了一辈子。”

    樱水岸打量着她,不得不承认一件事:他确实经历的还不够多。美貌的东西或许有毒,可不美貌的,却未必就安全。

    “为了那种特质,我必须要让你信任我。你不信任我,你不展露出那种信任,那我收割了你,也无法拿到最大的优势。所以,你必须得在对我的信任中,被我杀死,这一点你以为很容易做到么?”吴乌坦诚地说——或许有点坦诚得没必要。

    眼角余光里,甲虫忽然颤了颤。

    樱水岸明白了。

    这样的一个人,怎么可能牺牲压箱底的宝贝去救他;所以,【细胞将军】未必压箱底,【细胞将军】也未必失效了——吴乌在拖延时间,恢复伤口。

    “你笑我天真,可是你嘴上怎么说是一回事,实际行事上,我却从来没有见过像你这么又天真、又一腔浪漫的人。”吴乌继续说道,“你这样迟早要吃亏,你就当是我教了你一课……”

    她的话没说完,樱水岸的脸忽然脱离了头颅,骤然朝她压了过去,仿佛五官都要在半空中崩溃四散一般,身体却还站在原处;吴乌这一惊非同小可,一声惊叫之中,地上的甲虫果然迅速腾飞了起来。

    【吓你一跳】只有这么大作用,可是也够了。

    樱水岸轻轻走上了一步,趁着吴乌还没缓过神,一把抓住了她的衣服前襟,扬臂就将她朝甲虫甩了过去——金属羽翼旋转着破开皮肉的声音,吴乌的惨叫声,一时间与血点一样,溅在了半空里。

    “她是负责打探工会消息的探子,”樱水岸没有朝她投去一眼,扔下了一句话,转身就朝办公室门口走。“我完成任务了,我走了。”

    不知道为什么,他的皮肤一直滚烫着;直到他走入楼外的凉夜里,汗依然在蒸腾着离开了他的皮肤,令他仿佛走在一身光晕与雾气里一样。

    樱水岸抬起头,发现今夜【梦醒仲夏夜】安排的夜空,是一片巨大银河。

    没有关系,他对自己说。

    美当然是罕有的。

    ……他大概果然只是一个无可救药的浪漫主义者,在美不再存在的世界里,寻找着美。

    这一个番外巨长,我觉得起码能顶五千个债了,大家说对不对?标题不能相同,所以我用三个标题自问自答了一遍……希望大家看得高兴吧,樱水岸的起源故事,自然没有乔元寺的,但是我希望你们看到后来,能感受到乔元寺的存在感……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