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51xs > 都市言情 > 1627崛起南海 > 第1995章
    宁波盐在品质方面要明显好于江淮盐,两厢对比之下很容易就能分辨出来,所以这伙外乡人在码头上兜售的散装食盐,只要一看便知不是本地货。附近的盐商派人过来确认之后,这便遣了一名管事过来一探虚实。

    这名管事顺着搭在岸边的跳板上了船,见甲板上果然有一位男子悠哉游哉地坐在藤椅上品茶,当下便主动上前招呼道:“在下庄开,大成商行管事,请问阁下怎么称呼?”

    龚十七笑了笑应道:“在下姓龚,单名一个齐,整齐的齐。”

    “原来是龚老板,久仰了!”这庄开拱了拱手道:“不知龚老板在这里卖的盐,是从何处运来?”

    庄开其实已经通过其他消息渠道大致知道了这两条船的来历,不过他还是想看看这当事人面对质询会如何反应,是推诿掩饰谎称其他来路,还是含糊其辞尝试蒙混过关。

    龚十七指了指自己对面的藤椅道:“庄管事先坐下喝杯茶吧!”

    “那就叨扰了!”庄开见这姓龚的不慌不忙,似乎一点也没有意识到自己找上门的真正意图,当下也就不急于发作,要再看看对方的态度。

    龚十七给庄开倒了一杯茶,这才不急不慢地说道:“我卖的盐,都是有盐引凭证的官盐,至于产自何处,那重要吗?庄管事如果要买盐,不妨报个数目,价格可以慢慢再议。”

    庄开闻言一愣,如果按照本朝所执行的“纲盐制”,对方的说法的确没什么问题。只要是拿官方开出的盐引凭证从盐场拉出来的盐都算合法官盐,与产自何地的确没有太大关系,倒是运销数目、价格、卖到何处,按理说这些才需遵循盐引凭证上的规定。

    本书首发创世,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宁波盐在品质方面要明显好于江淮盐,两厢对比之下很容易就能分辨出来,所以这伙外乡人在码头上兜售的散装食盐,只要一看便知不是本地货。附近的盐商派人过来确认之后,这便遣了一名管事过来一探虚实。

    这名管事顺着搭在岸边的跳板上了船,见甲板上果然有一位男子悠哉游哉地坐在藤椅上品茶,当下便主动上前招呼道:“在下庄开,大成商行管事,请问阁下怎么称呼?”

    龚十七笑了笑应道:“在下姓龚,单名一个齐,整齐的齐。”

    “原来是龚老板,久仰了!”这庄开拱了拱手道:“不知龚老板在这里卖的盐,是从何处运来?”

    庄开其实已经通过其他消息渠道大致知道了这两条船的来历,不过他还是想看看这当事人面对质询会如何反应,是推诿掩饰谎称其他来路,还是含糊其辞尝试蒙混过关。

    龚十七指了指自己对面的藤椅道:“庄管事先坐下喝杯茶吧!”

    “那就叨扰了!”庄开见这姓龚的不慌不忙,似乎一点也没有意识到自己找上门的真正意图,当下也就不急于发作,要再看看对方的态度。

    龚十七给庄开倒了一杯茶,这才不急不慢地说道:“我卖的盐,都是有盐引凭证的官盐,至于产自何处,那重要吗?庄管事如果要买盐,不妨报个数目,价格可以慢慢再议。”

    庄开闻言一愣,如果按照本朝所执行的“纲盐制”,对方的说法的确没什么问题。只要是拿官方开出的盐引凭证从盐场拉出来的盐都算合法官盐,与产自何地的确没有太大关系,倒是运销数目、价格、卖到何处,按理说这些才需遵循盐引凭证上的规定。宁波盐在品质方面要明显好于江淮盐,两厢对比之下很容易就能分辨出来,所以这伙外乡人在码头上兜售的散装食盐,只要一看便知不是本地货。附近的盐商派人过来确认之后,这便遣了一名管事过来一探虚实。

    这名管事顺着搭在岸边的跳板上了船,见甲板上果然有一位男子悠哉游哉地坐在藤椅上品茶,当下便主动上前招呼道:“在下庄开,大成商行管事,请问阁下怎么称呼?”

    龚十七笑了笑应道:“在下姓龚,单名一个齐,整齐的齐。”

    “原来是龚老板,久仰了!”这庄开拱了拱手道:“不知龚老板在这里卖的盐,是从何处运来?”

    庄开其实已经通过其他消息渠道大致知道了这两条船的来历,不过他还是想看看这当事人面对质询会如何反应,是推诿掩饰谎称其他来路,还是含糊其辞尝试蒙混过关。

    龚十七指了指自己对面的藤椅道:“庄管事先坐下喝杯茶吧!”

    “那就叨扰了!”庄开见这姓龚的不慌不忙,似乎一点也没有意识到自己找上门的真正意图,当下也就不急于发作,要再看看对方的态度。

    龚十七给庄开倒了一杯茶,这才不急不慢地说道:“我卖的盐,都是有盐引凭证的官盐,至于产自何处,那重要吗?庄管事如果要买盐,不妨报个数目,价格可以慢慢再议。”

    庄开闻言一愣,如果按照本朝所执行的“纲盐制”,对方的说法的确没什么问题。只要是拿官方开出的盐引凭证从盐场拉出来的盐都算合法官盐,与产自何地的确没有太大关系,倒是运销数目、价格、卖到何处,按理说这些才需遵循盐引凭证上的规定。宁波盐在品质方面要明显好于江淮盐,两厢对比之下很容易就能分辨出来,所以这伙外乡人在码头上兜售的散装食盐,只要一看便知不是本地货。附近的盐商派人过来确认之后,这便遣了一名管事过来一探虚实。

    这名管事顺着搭在岸边的跳板上了船,见甲板上果然有一位男子悠哉游哉地坐在藤椅上品茶,当下便主动上前招呼道:“在下庄开,大成商行管事,请问阁下怎么称呼?”

    龚十七笑了笑应道:“在下姓龚,单名一个齐,整齐的齐。”

    “原来是龚老板,久仰了!”这庄开拱了拱手道:“不知龚老板在这里卖的盐,是从何处运来?”

    庄开其实已经通过其他消息渠道大致知道了这两条船的来历,不过他还是想看看这当事人面对质询会如何反应,是推诿掩饰谎称其他来路,还是含糊其辞尝试蒙混过关。

    龚十七指了指自己对面的藤椅道:“庄管事先坐下喝杯茶吧!”

    “那就叨扰了!”庄开见这姓龚的不慌不忙,似乎一点也没有意识到自己找上门的真正意图,当下也就不急于发作,要再看看对方的态度。

    龚十七给庄开倒了一杯茶,这才不急不慢地说道:“我卖的盐,都是有盐引凭证的官盐,至于产自何处,那重要吗?庄管事如果要买盐,不妨报个数目,价格可以慢慢再议。”

    庄开闻言一愣,如果按照本朝所执行的“纲盐制”,对方的说法的确没什么问题。只要是拿官方开出的盐引凭证从盐场拉出来的盐都算合法官盐,与产自何地的确没有太大关系,倒是运销数目、价格、卖到何处,按理说这些才需遵循盐引凭证上的规定。宁波盐在品质方面要明显好于江淮盐,两厢对比之下很容易就能分辨出来,所以这伙外乡人在码头上兜售的散装食盐,只要一看便知不是本地货。附近的盐商派人过来确认之后,这便遣了一名管事过来一探虚实。

    这名管事顺着搭在岸边的跳板上了船,见甲板上果然有一位男子悠哉游哉地坐在藤椅上品茶,当下便主动上前招呼道:“在下庄开,大成商行管事,请问阁下怎么称呼?”

    龚十七笑了笑应道:“在下姓龚,单名一个齐,整齐的齐。”

    “原来是龚老板,久仰了!”这庄开拱了拱手道:“不知龚老板在这里卖的盐,是从何处运来?”

    庄开其实已经通过其他消息渠道大致知道了这两条船的来历,不过他还是想看看这当事人面对质询会如何反应,是推诿掩饰谎称其他来路,还是含糊其辞尝试蒙混过关。

    龚十七指了指自己对面的藤椅道:“庄管事先坐下喝杯茶吧!”

    “那就叨扰了!”庄开见这姓龚的不慌不忙,似乎一点也没有意识到自己找上门的真正意图,当下也就不急于发作,要再看看对方的态度。

    龚十七给庄开倒了一杯茶,这才不急不慢地说道:“我卖的盐,都是有盐引凭证的官盐,至于产自何处,那重要吗?庄管事如果要买盐,不妨报个数目,价格可以慢慢再议。”

    庄开闻言一愣,如果按照本朝所执行的“纲盐制”,对方的说法的确没什么问题。只要是拿官方开出的盐引凭证从盐场拉出来的盐都算合法官盐,与产自何地的确没有太大关系,倒是运销数目、价格、卖到何处,按理说这些才需遵循盐引凭证上的规定。宁波盐在品质方面要明显好于江淮盐,两厢对比之下很容易就能分辨出来,所以这伙外乡人在码头上兜售的散装食盐,只要一看便知不是本地货。附近的盐商派人过来确认之后,这便遣了一名管事过来一探虚实。

    这名管事顺着搭在岸边的跳板上了船,见甲板上果然有一位男子悠哉游哉地坐在藤椅上品茶,当下便主动上前招呼道:“在下庄开,大成商行管事,请问阁下怎么称呼?”

    龚十七笑了笑应道:“在下姓龚,单名一个齐,整齐的齐。”

    “原来是龚老板,久仰了!”这庄开拱了拱手道:“不知龚老板在这里卖的盐,是从何处运来?”

    庄开其实已经通过其他消息渠道大致知道了这两条船的来历,不过他还是想看看这当事人面对质询会如何反应,是推诿掩饰谎称其他来路,还是含糊其辞尝试蒙混过关。

    龚十七指了指自己对面的藤椅道:“庄管事先坐下喝杯茶吧!”

    “那就叨扰了!”庄开见这姓龚的不慌不忙,似乎一点也没有意识到自己找上门的真正意图,当下也就不急于发作,要再看看对方的态度。

    龚十七给庄开倒了一杯茶,这才不急不慢地说道:“我卖的盐,都是有盐引凭证的官盐,至于产自何处,那重要吗?庄管事如果要买盐,不妨报个数目,价格可以慢慢再议。”

    庄开闻言一愣,如果按照本朝所执行的“纲盐制”,对方的说法的确没什么问题。只要是拿官方开出的盐引凭证从盐场拉出来的盐都算合法官盐,与产自何地的确没有太大关系,倒是运销数目、价格、卖到何处,按理说这些才需遵循盐引凭证上的规定。宁波盐在品质方面要明显好于江淮盐,两厢对比之下很容易就能分辨出来,所以这伙外乡人在码头上兜售的散装食盐,只要一看便知不是本地货。附近的盐商派人过来确认之后,这便遣了一名管事过来一探虚实。

    这名管事顺着搭在岸边的跳板上了船,见甲板上果然有一位男子悠哉游哉地坐在藤椅上品茶,当下便主动上前招呼道:“在下庄开,大成商行管事,请问阁下怎么称呼?”

    龚十七笑了笑应道:“在下姓龚,单名一个齐,整齐的齐。”

    “原来是龚老板,久仰了!”这庄开拱了拱手道:“不知龚老板在这里卖的盐,是从何处运来?”

    庄开其实已经通过其他消息渠道大致知道了这两条船的来历,不过他还是想看看这当事人面对质询会如何反应,是推诿掩饰谎称其他来路,还是含糊其辞尝试蒙混过关。

    龚十七指了指自己对面的藤椅道:“庄管事先坐下喝杯茶吧!”

    “那就叨扰了!”庄开见这姓龚的不慌不忙,似乎一点也没有意识到自己找上门的真正意图,当下也就不急于发作,要再看看对方的态度。

    龚十七给庄开倒了一杯茶,这才不急不慢地说道:“我卖的盐,都是有盐引凭证的官盐,至于产自何处,那重要吗?庄管事如果要买盐,不妨报个数目,价格可以慢慢再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