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51xs > 历史军事 > 魔帝在上:盛宠腹黑二小姐 > 第994章 让你静若处子
    听了骆绝尘的话,颜天心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连忙松开手,一脸的歉意,“那个对不起,刚才是我太激动了。真的对不起。”

    伸手扶住自己的头,骆绝尘扶着石头做了下来,揉着太阳穴揶揄道:“我说,也得亏你只是激动,不是疯狂。”

    “照你这么个摇法,本大美男的脑浆都要被你摇出来了!”

    骆绝尘此刻有一种想吐的冲动,颜天心真的是个大家闺秀吗?怎么这么象二十一世纪的女孩子?

    “绝尘,到底南宫长情怎么了?好好的怎么会中毒的呢?”

    凤千凰看着骆绝尘,此时北凰冥听到他们的对话也走了过来,一同看着他。

    骆绝尘对凤千凰眨眨眼睛,而后转向颜天心:“也不是什么严重的毒药,就是一些小毒,估计是生意上的竞争对手,趁着今天的混乱找机会下的手。不过,已经被我给解了,现在人已经没事了,在南宫府休息呢。”

    “真的没事了吗?”

    颜天心似乎还是有些不放心,继续追问。

    骆绝尘故意提高音调,“怎么?连我的话都不相信吗?我可是绝世神医!”

    “不……我不是那个意思。”

    颜天心也觉得自己刚才的话,是有些失当,连忙道歉。

    一旁,北凰冥和凤千凰却对视一眼。

    刚才骆绝尘那促狭的眨眼,他们可都是看在眼里的,看来南宫长情没事,也没有中毒。

    既然如此,那么一切就都是骆绝尘搞出来的事情了,结合刚才他的话,不难猜出,这家伙是要用些“非常手段”来帮着俩人,迈这一道坎儿了。

    “不是那意思,就赶紧回去好好睡上一觉,明天一早收复心情,好好想想今后的事情。”

    骆绝尘缓了一会儿,感觉头没有那么晕眩了,站起身看着面前的月湖之畔,对身边的颜天心说道。

    颜天心心里很不安:“可我还是担心长情哥哥。”

    “担心又能怎么样?难不成你打算这深更半夜的去南宫府看他不成?要是那样的话,可就真的是不守规矩的放纵女子了。”

    骆绝尘故意把话说重了,为的就是要颜天心明白,之前北门关的是不是什么大事。

    如果她此刻没有控制住自己,直接上门造访,一个未出阁的姑娘深夜去看一个未婚男子,虽说是世交,可这深夜里堂而皇之的登堂入室,其实良家女子所为。

    “走吧,我和冥送你回去。”

    凤千凰适时走上前,拉住颜天心的手,一起离开了。

    看着远去的三人背影,骆绝尘伸了一个懒腰,打着哈欠,一路回了倾城居。

    那儿还有他的亲亲小时时在等着他呢。

    ……

    一夜安静,第二日一早,原本还想赖在被窝里享受温存的骆绝尘,被北凰冥从被窝里拎了出来。

    此刻,骆绝尘站在自己的院子里。

    只穿了一件亵裤,光着上身,双手捂住自己的重要位置,对着北凰冥叫嚣个不停,“北凰冥,你大早上不睡觉,来干嘛?难不成是小凰凰昨天晚上没有满足你吗?”

    “你再叫一声试试。”

    北凰冥伸手掏了掏耳朵,被骆绝尘真的生疼,冷冷的威胁着他。

    下一瞬,骆绝尘果然闭上了嘴巴

    因为,他后知后觉地想起北凰冥这家伙会禁言术。

    要是被他在下一次禁言术,又要一个时辰不能说话,不能和他的小时时玩儿亲亲,太痛苦了!

    好汉不吃眼前亏,先放过他。

    北凰冥很欣慰他还是识时务的:“算你识相。”

    “说吧,找本大美男干什么?”

    “千千找你。”

    “小凰凰?”

    骆绝尘嫌弃的撇着嘴,上下打量着北凰冥说道:“那干嘛不是她来,反而是你这个醋精来?”

    而回答骆绝尘的是北凰冥竖起的是手指,上面是禁言术的结印,紧接着就是骆绝尘苦逼的“呜呜”声,在院子里响起。

    凤千凰梳洗完毕,正坐在院子里喝茶,身边坐着水清寒和火妖娆,苏远和玄月在一边切磋,好不惬意。

    不多时,骆绝尘就跟在北凰冥的身后走了进来。

    看见一片祥和惬意的情形,难得没有开口说话,只是安静等待跟在后面,规矩的很。

    看见这个的骆绝尘,凤千凰眉头一挑。

    今天是良心发现,还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走到近前,北凰冥大气的闪身来到凤千凰的身边,在凤千凰差点惊呼出声的时候稳稳的搂在怀中,最在了她原来做的位置,伸手拿起凤千凰的茶杯,信自喝了起来。

    凤千凰无奈的摇摇头。

    他还是一如既往的喜欢她用过的东西,真是没办法。

    有骆绝尘在,却没叽叽喳喳的声音,凤千凰还有些不习惯:“小绝,你今天是怎么了?转性了?何时变得这多么安静了。”

    “……”

    骆绝尘不说话,只是用眼睛狠狠的裂了一眼凤千凰身后的北凰冥,而后将头撇向一边,不理人。

    “嗯?”

    凤千凰头看了一眼北凰冥,在询问。

    只见北凰冥伸手一挥,她就看到一道细微的红光在骆绝尘的嘴边一闪而逝,心中了然。

    原来是被下了禁言术,难怪一进来就耷拉着脸,好像全世界的人都欠他钱一样。

    “有本事别给我解开呀。”

    感觉束缚在嘴上的那道力量不在了,骆绝尘愤恨的看着北凰冥,抗议的举着拳头。

    凤千凰伸手拿起一块云饼,松紧凤千凰的口中,冷冷的开口说道:“要是再废话,我不介意再给你封上。”

    苏远停止了和玄月的切磋,一边朝这边走,一边说道:“骆大公子,你还是老实一点儿比较好。据我所知,北凰冥的禁言术可是突破入门等级了。”

    “那又怎样?”

    骆绝尘不服气的反驳着苏远。

    “怎样?我听说,这禁言术,可是会根据修炼人的等级不同,所禁言的时间也不同,也就是说,等级越高,禁言的时间越长。如果突破高级的话,可就是想什么时候解除,才能恢复。”

    苏远笑的想一只狐狸,嘴里的话,也没有说完全。

    不过这接下来的话,不说所有人也都听明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