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51xs > 玄幻魔法 > 超级捉鬼道长 > 第2145章 青鸾
    周凤尘将元智带回“天盟”所在的“云乐园”,又悄悄看了小仙和上官仙韵后,直奔北方而去。

    他做过探查,天龙观玉僧的的确确在闭关,就算不是为了治疗伤势、重新斩出另外二尸,也为大限来临,升仙做准备。

    那么他如今需要做的,便是斩杀枯剑老祖四人,无论是不是天龙观玉僧的阳谋,无论这四人是不是因为听了命令,都必须要死!

    朱不凡他们临死前的恐惧,这四人必须要尝试一下!

    一路北上,经过东海市时,周凤尘迟疑了一下,结果还是去看了下父母。

    依旧是那座别墅,依旧是那片园子,依旧是那个人参精在扮演着小仙。

    只是,父母头上又添了些白发,脸上皱纹也多了些。

    细雨蒙蒙。

    周凤尘在别墅外的角落中站了很久。

    直到头上多了把伞,鼻尖传来淡淡的清香,一身都市时尚女孩模样的青鸾公主站在了身旁,“为什么不进去呢?”

    周凤尘说道:“我不知该怎么面对他们,一个接一个谎言,已经说够了,也许将来尘埃落定,我会回来,再也不离开。”

    青鸾轻声说道:“二老还能等到那时候吗?”

    “能!”周凤尘语气肯定。

    青鸾不再说话,跟着他一起看过去。

    过了好一会,周凤尘才问道:“你参与了天盟和仙盟之战?”

    青鸾挽了下耳边发丝,“差一点点就魂飞魄散了,前段时间养好了伤,唐虎和小朵他们留在天盟守着小仙,我回来守护二老和产业。”

    周凤尘点点头,从父母身上移开目光,“去你那。”

    青鸾身体颤抖了一下,脸色也微微泛红,“好!”

    青鸾依旧住在元氏集团大楼上,仍是那片复古式宫殿模样。

    领着周凤尘走进去,她的心情极好,一边请周凤尘坐在铺着貂皮的紫檀大椅上,一面提起小炉子,煮起了花茶。

    周凤尘看着她的背影,皇家公主的气质还没有完全淡去,“在煮什么茶?”

    青鸾回头甜甜的笑道:“很多很多年前,我在洞天世界做公主时,母后教我熬制的醒神花茶,请您品尝。”

    周凤尘“哦”了一声,点着桌子,“没回去过吗?”

    青鸾沉默了一下,“回去过,早已经物是人非了。”

    周凤尘轻声问道:“他们……还在吗?”

    青鸾摇摇头,声音说不出的惆怅和落寞,“都不在了,寒山和夕瑶两位师兄师姐先离世,接着是姜布衣、姬玉、火如归、风长歌他们,最后我妹妹梦罗和孙寒双双去世。

    熬到最后的三人,是你妹妹唐菡、妹夫苏生和韩凰曦师姐,我去时,唐菡夫妇刚刚死去三年,韩凰曦死去六个月。

    韩凰曦师姐最可怜,那次婚姻失败后,孤独终老,如果我早些去,还能见她一面……”

    说着眼圈红了。

    周凤尘沉默了一会,“那么你呢?跟我回来,这些年真的没有后悔过吗?”

    青鸾摇头,“从未后悔过,只是有些人言而无信罢了。”

    语气明显带着小怨气。

    周凤尘默不作声。

    青鸾小心看了他一眼,没话找话说,“苏菱生了孩子,男孩,姜浩的!你妹妹陈思雅替小仙管着陈氏企业。”

    周凤尘“嗯”了一声。

    青鸾起身倒了两杯花茶,“请品尝。”

    周凤尘抿了两口,点点头,“香而不腻,清幽馥郁,淡雅悠长,不错!”

    青鸾笑了起来,“呵呵,是吧,我母后当年还一直责骂我煮不好呢。”

    周凤尘说道:“你母后知道,一定会很开心。”

    “是啊。”青鸾乐呵呵的,又给周凤尘的茶杯满上。

    两人连续喝了几杯,天色已经暗淡下来,青鸾看了眼天色,“我去准备晚餐吧?”

    周凤尘看了她一眼,点点头。

    青鸾欢天喜地的出去了,很快带着两个恭恭敬敬的“天局卫”端着酒菜上来。

    酒菜不多,但足够精致、精美。

    两个天局卫下去后,青鸾笑容满面的亲自斟酒、夹菜。

    周凤尘也是来者不拒。

    吃到一半时,青鸾鼓足勇气问道:“我听说了你和夫人上官小姐的事,你为什么不去见她?”

    周凤尘看着她,“你理解上官仙韵吗?”

    青鸾想了想,“我和她相处的时间不多,只知道她性格直爽,敢作敢为,又漂亮大方!”

    周凤尘说道:“她是天底下头一号敢爱敢恨的女人,她的泼辣、果敢超过很多男人,她能醒来,我很开心。

    然而,我如今所做之事,关系太大,如果和她相见相谈,不仅会磨了我的锐气,她也会拼尽一切帮我、追随我,但偏偏她这种性子,瞒不过任何人!”

    青鸾叹了口气,“但对她来说,何其残忍?”

    周凤尘点着酒杯,“残忍总比凄惨要好,总会等到云开见月明!”

    青鸾起身给他倒满,笑着说道:“和我见面你完全不用有任何心里负担,我很听话,你让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因为我是你的……属下。”

    周凤尘指着酒水,“属下?属下绝不会在我的酒里下这种助兴的东西!”

    青鸾脸色“噌”的红了,“不会伤身的。”

    周凤尘说道:“总归要给我个解释吧?”

    青鸾低着头,“你知道小三或者小蜜吗?”

    周凤尘点头,“当然。”

    青鸾指着自己,脸红到了耳根,“我可以做的。”

    周凤尘看着她,“你真这么想?”

    青鸾神色严肃了一些,“我想要个孩子陪我。”

    周凤尘端起酒杯,一饮而尽,“我晚上在这里。”

    青鸾抿着嘴,压抑着笑,直到最后捂住了嘴,吃吃的笑出了声。

    周凤尘诧异,“嗯?”

    青鸾起身,“你再喝些吧,我去洗澡!”

    转身匆匆去了隔壁洗浴。

    看着她的背影,周凤尘不由轻叹一声。

    ……

    没有婚礼。

    没有亲朋。

    甚至没有像样的喜服。

    青鸾只是穿着一身大红的长衫。

    红烛、暖被。

    人影摇晃。

    一朝心愿得偿。

    极尽迎合之能事。

    从笨拙到熟练,再到索取无度。

    一直到快天亮了,周凤尘才迷糊着入定了一会。

    睁开眼睛时,梳妆台前,青鸾脸色红润,眉眼都是笑,长发盘成了新花样,很好看。

    周凤尘问道:“这是什么发型?”

    青鸾羞笑道:“嫁做新妇,都要盘成这种发型!”

    周凤尘说道:“可惜没有你父皇母后的祝福,也没有宫女伺候!”

    青鸾脸上笑容不断,“很好了呀,我感觉已经很好了!”

    说着伸手护着肚子,“至少有他她陪我!”

    周凤尘吁了口气,“胡说八道!”

    青鸾做出一个手势,羞涩的笑了笑说道:“七次!她们当年一次便有了,我存于体内,每月结临,为什么不能有?”

    周凤尘无言以对,起身穿衣,“我要离开。”

    青鸾脸色变了,“这么快吗?”

    周凤尘脸色变冷,“你就当我从没来过,今日之别,非生即死,别做其他念想了!”

    说着身形一闪,消失在天台上。

    “你等等,这个给你防身!”

    青鸾随手拿起一副软甲,追出门去,等到了阳台,放眼四望,哪里还有周凤尘的身影?

    “啪!”

    软甲掉在了地上,这是她还是女孩子时,她的父皇赐给她,未来给她驸马的。

    两滴泪顺着眼角滑落。

    “新妇发髻”被风吹乱了些,身影无比孤独、萧索……